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们看海去

心如止水

 
 
 

日志

 
 

无刺玫瑰(下)  

2008-06-06 11:40:16|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周晓洋似乎已从心里接受了这位年轻富有的父亲,仅仅在父亲家住了三个晚上便打点行装登上了开往驻马店的列车,与父亲。看着窗外,周晓洋心里是说不出的滋味:才出来一个半月便又往回赶,却变了个人似的,身边的刘秋阳始终攥着周晓洋的手,充满爱意的目光笼罩着周晓洋,令周晓洋不敢对视。无论真假,他对自己的这种呵护是发自内心的,不会错。两天来周晓洋始终是一个人在家,黄阿姨在下午四点钟时才过来收拾家务,做好一家人的饭菜。周晓洋听父亲说是在料理工地上的事情,因为这次回张湾不知会呆上几天。便是第二个晚上,周晓洋眼睁睁地看着父亲走进了刘晴的房间,周晓洋听到了刘晴的哭声,他不知道刘晴会怎样对自己,毕竟是自己的突然出现让她的生活再次无法平静,不知道她能否接受这一切。而今天早晨一起床,周晓洋便发现门缝下塞进了一封信,是刘晴写的,回身便坐在床上捧读起来:

      “真为你高兴——你找到了爸爸,我却高兴不起来,总感觉你会把爸爸从我身边夺走,因为你还有妈妈在淮河边等你们。多了你这个大哥,本来我应该高兴才对,可妈妈才离开我两个月我真的高兴不起来。爸爸既然决定回你们老家,我只求你让爸爸赶紧回来,如果你真是兄长的话,就不要让我一个人长时间在家空等。

      这么短时间内发生这么多事,我真的要承受不住啦,为什么让我面对这么复杂的人和事?常听同学们议论当爸爸的都喜欢儿子妈妈喜欢女儿,此时我真的有些害怕,你只在家里住了两个晚上,你在爸爸心中的位置已经很重要,我能感觉出来。自打你第一次住在家里,我就怀疑爸爸为什么这样对你,肯定有事,果真如此。

      现在我的学习任务很重,我真怕家里的事影响了我的学习,但愿不会。

      让爸爸早些回来,我先谢谢你啦。

                                                            刘晴

                                                  1997年4月22日晚11:52”

      周晓洋的心在看过信后一下子沉到脚底:是我抢走了爸爸,从刘晴身边。我没有。周晓洋拉开房门却见刘秋阳坐在沙发上似乎在等周晓洋。周晓洋说:要不我自己走吧,让晴儿自己在家好吗?怎么啦?她怕你不回来。怎么会呢,我都跟她说好了,放心吧,她不会有事的,我们最多呆两天就回来。刘秋阳微微一笑。

       是下午六点钟的火车。刘秋阳与周晓洋此时谁也不说话。刘秋阳本来想过一段时间再告诉刘晴,可不知此行会是怎样一种结果,还是早告诉吧,早晚要面对。面对这样一种局面,晴儿说出大人般的话:我不会这么快就接受一个新妈妈,我更不想失去你,你这一走感觉就像你不再要我了。我能看出来你很喜欢周晓洋。孩子,你放心,你是我最疼爱的人,爸爸怎么会舍得下你,你放心吧,好好学习,请相信爸爸。人活一世总要面对一些意想不到的事情,无论什么时候都要有一颗爱心,都要勇于承担自己的责任,才不枉为人哪。相信爸爸。我相信。刘晴一直看着妈妈的照片。

      车往南行,可以感受到夏天的气息,春天的脚步便在远离。青青啊,我们便要在这样的季节相见,此时,你又在忙些什么?只要一闭上眼睛,便是青青弯着腰在田地里劳作的画面。二十年啦,你不会忘了我的,为什么就没收到你的一封回信,是因为晓洋?你不可能等我到大学毕业,所以你选择了出嫁,嫁给一个腿脚有毛病的人。我真真的没想到在我大学毕业的时候我们的儿子已经会满地跑啦,血缘呀,总要回归。刘秋阳使劲揉搓着周晓洋的手。

      终于换乘了汽车,也便近了。心跳也开始嘭嘭地加速。

 

      天已渐亮,还是那处宅子,只不过已被一所陈旧的砖瓦房代替,昔日的土坏房只有在记忆中长存。

      晓洋啊,你先进去吧,不用说谁陪你来的,一看这里面的东西,你妈妈就明白了。刘秋阳从包中抽出一支长扁形包裹精制的锦盒。周晓洋接过来轻轻地看了看刘秋阳。快进去吧,我先在外面站一会儿,随后就进去,我们已二十年没见面啦,我的心现在要跳出来了。刘秋阳向周晓洋挥着手。

      终于敲响了家门。是妈妈的声音:这一大早的,谁呀?门吱呀地开了。妈,是我,我回来啦。周晓洋一把搂住了妈妈。咋的啦,我的儿,你不是说要到麦收才回来了吗,啊?真的是你吗,让妈好好瞧瞧。这么说着青青便落下了泪。咋拾掇的像个人儿似的,我的儿出息啦?边看边摩挲着晓洋的脸颊。天津那边冷,受罪了,脸都瘦成一条了。妈——,你先看看这个。周晓洋随妈妈进了屋,当着妈妈就拆开了那个锦盒。杜青青抹抹眼角:啥好东西?肯定不便宜。是人家送的,你先看看。这么说着,眼前便呈现出一支鲜灵灵的玫瑰——无刺玫瑰!将无刺的玫瑰送给情人,此情不长久。这是这里的传说,父亲应该知道的,而天津的花店中都是剪过刺的玫瑰。周晓洋愣愣地看着妈妈。你怎么会捎来这个?杜青青凌厉的眼神射向晓洋。是人家送的。谁?晓洋歪过头望向屋外:他说在外面先待会儿。杜青青噌地站起身,两步跨出了西屋。此时,刘秋阳已立在了院中。杜青青倚在了堂屋的门框上,泪顺着两颊涮涮而落:天杀的冤家,以为这辈子再也见不到你了……杜青青顺着门框像无了筋骨一般瘫坐下去。刘秋阳一个箭步冲了过来,揽住杜青青。杜青青许久才哭出声来,哇哇的。周晓洋一时慌了手脚,不知该干什么,与父亲一起扶妈妈进了屋子。杜青青搂过周晓洋仍是在恸哭,二十年啦,所有的风雨似乎在此刻都涌现而出。刘秋阳也不去管自己一脸的泪水,只是站在那看着眼前的一切:瘦削的青青已不再年轻额前竟有了一缕白发,粗糙的双手无助地捶打着晓洋。

      有邻居闻声而至,先是张五爷:晓洋他妈,出啥事儿了。声先于人而至。这不是当年的五叔吗?刘秋阳一把抓住张五叔的手:五叔,您还认识我吗?老人先是一愣,仔细端详着刘秋阳:是——秋阳,没错。你小子,真是你?张五叔使劲拍打着刘秋阳的膀子,怎么会忘记那个曾经跟自己田前田后干活的瘦高的知青小子,那眉眼还是往日的样子,可惜青青终究没留住他呀,苦命的青青。刘秋阳点点头:是我,阳子。你还知道回来,二十年啦,你可把青青害苦啦,当年还是我赶着马车送你走的,早知这样,不把你拴驴棚里才怪呢,甭想走。这一走就二十年哪。这边张五爷大声说着话,青青已渐渐从伤痛中回转过来,趋于平静。五婶子也颤颤微微的进了屋,搂过青青擦拭着她那一脸的泪痕:唉,这回可熬出头啦。当年是张五婶为青青找的人家,老实厚道的周家瘸老二。

      娃呀,他是你爹,你亲爹。你知道吗?张五爷乐开花的老脸上也有闪亮之痕,便又拽过周晓洋:瞧瞧,这才是爷俩,老婆子你看呀,太像了。张五婶没搭言,青青倒像在自语:他这是找我要儿子来了,没了儿子我还有啥活头。张五婶劝道:别瞎说,这是一家人团圆,好事喜事。得,晓洋呀,先跟五姥爷回家吃饭,让你爹你妈好好唠唠。走吧,老婆子。张五爷抻抻张五婶的衣角。青青,人家大老远地来了,再不对也是一家人,可不兴往外撵,啊,别哭了,一会儿到五婶家吃饭。五婶又抿了抿青青的头发。青青勉强挤出一丝笑,看着五叔五婶出了屋子。

      青青。屋子里静得出奇,青青感觉自己的心都要跳出来了,也不敢去看一边还站在那的刘秋阳,抑制不住的颤抖再次让青青泪如泉涌,坐在那只知道涂抹着,却未曾料到刘秋阳已挪至跟前,竟蹲下身跪在了眼前。刘秋阳抓起青青的手,这还是当年柔软纤长掐花都会被花刺伤着的手吗?刘秋阳让这双手再次捧起自己的脸颊,旋即握住青青的手想让她随自己手的力量狠抽两下自己的嘴巴,青青已意识到,在复又贴近他的脸时执拗地僵持着,仍是轻轻地捧起这张既熟悉又陌生的脸,已不再青春年少,触到是浓密的胡茬,这种感觉似乎已远离自己许多年,青青细细地抚摸着这张脸的角角落落。是青青的颤抖让刘秋阳的血也燃烧起来:跟我走吧,我们再也不分开,不分开。青青笑笑,泪眼朦胧地摇摇头:我已习惯了这的日子,哪也不去,能看到你就够了。我把儿子养大,为的就是这一天,我相信你会来看儿子的。青青不知自己是如何靠在了刘秋阳的怀里:放开我,我受不了。感觉自己就如同一朵绽放的花,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要在阳光下展露,在细细品读着他身上的味道,却已再难在记忆中搜寻出相像来,四年相对于二十年真的是太短太短。我和晓洋回来就是为了接你,晓洋想给你先来个信儿,我没让,我要让你高兴一回。刘秋阳搂得更紧了,下巴轻抵着青青的额头。青青咬住了刘秋阳的颈窝:我想杀了你。

 

      四五百口人的小村庄沸腾了,当年与刘秋阳相知相识连同看热闹的男女老少一同出现在张五爷家的门口、院中,看戏似的都要挤进屋里瞧瞧,瞧瞧这位来自天津的女婿。杜青青与张五婶忙着给大家端茶递水,孩子们过年似的跑前跑后嬉笑打逗着。
  评论这张
 
阅读(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