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们看海去

心如止水

 
 
 

日志

 
 

南方之行 三  

2014-08-12 14:20:55|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来到杭州的第一个晚上——2007826日,我竟然吞下了顶头上司的精华!即使从南方回来之后的好长时间,仍会在梦中被杨哥的体液弄醒:梦中也许是一身,也许就又是一口。被惊醒后,感觉咽部怪怪的,嘴唇干干的。

我如电击般迅速离开他的身子径直跑进卫生间,对着马桶干呕了几下,只是吐了两口酸水,赶紧抄起杯子牙刷狠劲地漱口刷牙!我不知道杨哥躺在床上会是怎样一副表情。我又站在花洒之下任水肆意冲刷。

当围着浴巾再回到房间时,杨哥已睡了。我关了电视,躺到先前杨哥躺的那张床上,竟也没有丝毫睡意:为什么这么轻松地得到了却又是这样的举动?也许第一次都是这样?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才消失了意识。

 

2007827。杭州耀江大酒店,820室。

当我醒来时,已是大天大亮,杨哥还在睡梦之中,看着他熟睡的样子,我这心里却是打倒了五味瓶般。望着天花板,感觉这一宿像是走了几十里山路趟了几道大河越过好几道山岭——累!不可能再睡了,还是赶紧洗漱吧,一会儿还不知道去哪里吃早点呢,听上一队来学习参观的人说,他们有两三个早晨没吃早饭,就是为了赶时间。

我正在卫生间里专心地漱口,杨哥赤裸着身子推门而进,我们在镜中相视,我的脸上几乎就没有什么表情,旁若无人般低下头。他站在了花洒之下,我们无语。我加快了速度,迅速逃离了卫生间。

他还是赤裸裸地呈现在我的眼前。我不禁开口道:你就不能围上浴巾吗?这么光着身子出来进去的,嘛玩意儿,注意点形象好不好,好歹也是个副总!

他略带笑意地说:别跟我装正经,咱俩都这种关系了,谁还怕谁不成?再说我现在穿内裤也不迟呀。从卫生间到床头也就十几步,我可没你那么文明,大老粗一个,你还不知道吗?他一边着衣服一边往我这边瞥。

敲门声,是大李小郝,他们已准备停当,我们定好一起下楼去吃早点。

 

沿着秋涛路我们一直往认定的方向走,分不清南北西东,偶而看见一两个提着油条豆浆的大爷大娘。看来杭州的早晨的确不同于天津——路边几乎随处可见各种卖小吃的摊贩。我们几乎走了有两站地才在一个小区里发现卖早点的。就连煎饼都不同于天津的,薄薄的一层,豆浆盛在类似于麦当劳肯德基快餐店中装可乐的杯子中,同样配有吸管。我顺便买了一份当日的《环球时报》。一路往回走,我们便吃完了这份早点。

当孔经理来到宾馆时已是将近8点钟,我们开始出发,第一站直奔上虞工业园区。小赦坐在副驾驶座上,我与杨哥大李坐在后边,我在中间,左手大李右手是杨哥。一路行驶在高速路上,我却打起瞌睡来。小赦大李开玩笑说:没睡好?咱领导怎么折腾你了,嗯?我笑笑:什么呀,本来就睡得晚,头儿又打呼噜,能睡好吗!杨哥马上反驳道:我可不打呼噜!我捏了一把他的腿:还说呢,自己打呼噜当然不知道,你不知道这一宿我踹了你几回吧?!

还是先前那队人马参观过的工厂,但此时已不同于两个月前,好多工厂都处于半停产状态,当地环保局抓得很紧,而又限制用水量排水量。每一家都是热情的招待,临近中午时,孔经理推说已与某某单位定好,我们便在一个小镇边上的餐馆中简单用了饭。下午继续参观。这并不是我们的兴趣所在,而孔经理也许领会错了老板的用意,实际是借参观学习的名义来旅游。

回到宾馆已是下午3点钟,稍做休息,便由小郝开车,孔头儿做向导直奔河坊街。一路行来,经过了杭州市中心。当我们置身于河坊街时,有一种在天津古文化街的感觉,只不过河坊街依傍着小丘,而用各色丝绸做脸面,便也就有了她的不同。又有许仙当年与白娘子开的药铺,更显示出河坊街的古朴。沿街尽是那浑厚的木棕色,多了一份神秘。我们只是在孔头儿的介绍下买了些龙井茶。

晚饭是与我们的一个客商姚经理先前约好的,在一家我已忘记了名字的高档酒店,在座的还有另外几家企业的老总。这顿饭一直吃到9点钟。席中,我与小郝喝的是饮料,大李、杨哥与孔经理与大家一起是白酒对饮。酒过三巡,杭州尚兴公司的刘经理兴致很好,非要请大家到西湖边上的“茶人邨”喝茶,推托不过,我们便又趋车直奔西湖景区。

掩映在绿树灌木之中的“茶人邨”古香古色。大家坐定,我一看茶单上的报价,不禁吸了口凉气,一杯绿茶最便宜也要80元哪,而几位经理人物点的普饵茶要价180元一杯!天哪这比吃顿饭的花销也不会小,只是喝几杯茶而已。略等一会儿后,随茶一起上来还有各色点心干鲜水果之类的小拼盘,竟还有蒸饺!难怪一杯茶要价这么贵!只怪自己刚才在饭桌上吃得太饱,而此时摆在眼前的都是自己爱吃的。孔经理曾说过我们四个人当中属我最孩子气。我并不反感他这么说,本来就已经年过三十了,保持一颗未泯的童心不好吗?一开始,大家还有些掬促不安,只一会儿,在几位经理的玩笑中,我便甩开腮邦子猛吃一痛,而茶确没怎么喝!

 

从“茶人邨”出来已是午夜,我们与孔经理在宾馆前分了手,他回办事处。我们四人鱼贯而行,只剩我与杨哥两人站在820室门前时,我的心不禁再次怦然而动,而就在他插卡开门时,左手紧紧地抓住了我的右手!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与杨哥在一起的第二个夜晚。

  评论这张
 
阅读(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