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们看海去

心如止水

 
 
 

日志

 
 

南方之行 一  

2014-08-12 14:05:35|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是在20076月,公司决定前后分几次让这几个生产一线的中层领导们去南方参观学习。而让许多人看来是以参观的名义去旅游,我始终不作评论,因为我也属于中层领导范围,而老板又是我的表哥。

我是第二批去的,定于825日晚8点的火车。而之前我一直拒绝顶头上司杨哥(只有在工作之外,我们才敢这么称呼我们顶头上司)的安排。杨哥是副经理,表哥的助手,42岁,黑黑的皮肤,个头与我一样。他非让我参加第二批次的参观学习,我说:我是仓储部的,还是让生产一线的另外几个人去吧,我不想让人说三道四。这次杨哥是领队,他担心回来之后老板会让领队写什么感受之类的总结或心得什么的,所以非让我去。我实在推不开便也就同意了,其实名单一经敲定便不会更改,我的推辞在下面职工看来有虚假的成分,但是杨哥明白我的用心就够了。

我、杨哥、大李、小郝四人中,只有我与杨哥是第一次坐火车,所以从当日一进火车站起便煞是兴奋。大李是湖北人,在天津已呆了十几年,每年都有坐火车的机会,所以,他便成了我们车站内的领队。从登上火车开始我与杨哥便很兴奋,四个人都是相邻的下铺,先是坐在一起看外面频频变换的景色,无外乎是远近的绿而已。很快天便黑了下来我与杨哥换在一个包间里,小声的聊着,不久我便进入了睡梦中。是我先醒来,已是破晓时分,而此时窗外已是南方模样:绿的田垅,远近相间的小楼,有船在行进的小河,起伏的山岳。而头脑中回忆着地图的分布,此时也许是在江苏地界,因为喇叭里播报过会在早晨740分到达上海站。

火车,整整坐了一宿的火车,我们便在上海的朝阳中与之挥别。一出火车站便与接站的销售部孔经理相遇。随着他匆匆的步伐,我们匆匆用了早餐,随后又转乘大巴车直奔杭州。以为上海便与我们只有擦肩而过之缘,上了大巴后,孔经理告之:最后一天我们会回到上海,会让我们看看外滩的夜景、逛逛南京路感受一下大上海的气氛。我们终于疏了一口气。

杭州,令无数人向往的杭州,便是在这样一个晴朗闷热的日子里向我们走来,而在心中还未做好去面对她的心理准备。而在离开天津之时是带着学习的使命而来,接下来不知道会是怎样的安排,忐忑之情,让人回想起来好笑。以为是真真切切的来参观,便连照相机都没带来,兴亏杨哥与小郝都带来了。

下午,我先带你们去西湖玩玩,有嘛事明天再说,啊。孔经理在宾馆把我们安顿好后说。我们终于有了放松的机会:这才是正道!

一出耀江大酒店便开始下雨,时急时缓。这怎么好?五个大老爷儿们要冒雨游西湖!多么有情调啊。车子一进入西湖景区雨也便停了下来。我们终于松了口气。孔经理说,你们来的真是时候,杭州已热了十好几天了,下了这点雨正好凉快凉快。先去岳飞庙。我们五个人便开始追随着有导游带领的队伍听导游的讲解,而我们这几个野游者不愿意雇野导。知道了岳飞葬在了此外,也只有在这样一个风景秀丽的地方才可让我们的民族英雄安息长眠。

灵隐寺。让人无法不想起那个疯疯颠颠的和尚——济公。我们走在这样一个夏日的午后却怎么也寻找不到济公的痕迹。天越来越闷热,当我们历尽艰辛登上飞天峰时都是浑身精湿,杨哥已脱下了上衣,一拧,汗湿的衬衫哗哗往下淌水。杨哥那黑亮的肌肤始终给人一种健康的讯息,尤其是胸前那巴掌大的一片胸毛。我说:你不注意自己的形象了?杨哥抹了把脸:注意个屁,你现在让我全脱了,我都敢。就刚才那一阵子凉快,这会子比咱天津那闷劲还难受。你也别斯文了,脱了凉快些。我笑笑,只是把扎在裤子中的衬衣下摆抻了出来。而此时大李小郝也已都是赤膊上阵了。

再坐回车里,我们都贪婪地感受着空调的舒服。当我们来到六和塔前时衣服已全干了。如果此次不来杭州,我们的确不会知道,六和是一个小男孩的名字,就像天津传说中的精卫。

花岗观鱼,给我们留下的印象最深。不只是那里的鱼,是那里的景色让人乐不思蜀,流连忘返。我们真的不想回天津了。坐在那绿毡子似的草坪上,真有一种如入人间仙境般的感觉。无数叫不出名字的草木让我们想起了海南。从天津上车时还有些咳嗽,而走在这绿风水镜间竟已浑然不觉。

回到宾馆,我们才感觉到周身的疲乏。匆匆用过晚饭后便各自回了房。因为大李与小郝都是烟民,所以我与杨哥便自动进了一个房间。

    我一下子便把自己扔在了床上:头儿,你先洗吧,我得歇会儿,累死了。杨哥进了卫生间。我打开电视选定在CCTV6上。好半天杨哥才出来,不只洗净了自己,也洗净了这一天湿了干干了湿的衣服,只穿了件蓝白道相间平角内裤,从胸间一直到脐下毛茸茸的一线而下,胯间那凸凸的蒙古包格外显眼,再往下是两条毛腿——整个一外国串子。记得我们素日在浴室中洗澡,大伙给全公司的加伙排坐次,杨哥的那根便在前十之列。因为我视力不太好,平时在浴室中也看不出子丑寅卯,而今天我没想到会这么近距离的观瞧他那仅有一层织物遮盖的加伙——的确快把他的内裤撑破。我说:头儿的加伙确实大,难怪他们给你排上了坐次。杨哥笑笑:你要是喜欢,今晚上给你!我真的没想到杨哥会说出这样一句话,什么意思!也许平日里在公司里戴着一副面具,总是一副不苟言笑样子。我没再说什么拿起换洗的衣服进了卫生间。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