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们看海去

心如止水

 
 
 

日志

 
 

默默香之五十六:家  

2017-05-30 10:12:22|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郑权选择的是处位于外环线外城市之南的一片小区。翟靖倒也喜欢,只看了样板间,在郑权的要求下,二人与售楼处鉴定了购房协议。一室一厅的单元,首付126000元。

“之所以看中这个小区,是交通方便,我们上下班都有直达的公交,只是你往返于妈妈家与咱家得倒一趟车。”郑权始终牵着翟靖的手,从售楼处出来后。

“我也想朝九晚五,有规律的生活更好,下班后,或者六日都可做出安排,是独享还是与家人好友相聚。不像我现在,整个一陀螺,又真像网上传说的那样带一次团就收获回扣无数,估计这次买房,我们都可以付全款了。”翟靖不时看看前后左右。

“时间不规律不要紧,只要你喜欢这份工作就好。从事自己喜欢的职业,钱多点少点都没有关系,我这样认为。”郑权松开他的手,已至公交站前。

喜欢吗?一晃都五年了,那份最初的新奇早已褪色,如今只剩下一份为收入而干的心情。“等房子下来,我也就攒够买家具电器的钱了,你以后别太节省了,身体重要,一个人住要知道照顾自己。”翟靖知道他从此过上了还贷的日子。

“身体没问题,保证每次见面都会满足你!就是这两年没法与你规律,饥一顿饱一顿。”郑权狡黠地看看他。

“你不会飞啊,又没人拦着你。”翟靖未回应他的眼神。

“那多可惜,精华给你留着,养颜。”郑权看不够这张脸,如果他选择与哪个有钱的中年男人斯混,哪里还有他郑权的机会。一丝隐忧总会不经意间飘过心头。

“恶心。”翟靖知道快要分手了,不想在情感上的表露。

“下一个行程,你几号走?”郑权揽过他的肩,他才不在乎旁人的目光。

10号,8天直飞。”翟靖试着分开他的手,无效。

15号是我的生日,下周六,没人陪。谢谢你昨晚陪我。”郑权用力拥着他,真想再贪婪地享受一回搂他在怀的感觉。

翟靖心头一震:“17号回来,去你那,为你补过,喜欢什么告诉我,给你带来。”车已至近前。

“啥都不要,只要你。”郑权的声音很轻却横冲直撞进翟靖的耳朵,“找个地方吃饭吧,然后你再回家,好吗?”

“明天吧。”翟靖上了车,不敢看他。

对呀,明天周日。郑权心花怒放:“我在宿舍等你!”

车已启动。

 

“妈,我回来了。”一进家门,翟靖径直到厨房给妈妈一个拥抱,嗡嗡的油烟机声音让妈妈听不到刚才翟靖的敲门声,是他自己用钥匙开的门。

“里外里11天变成12天,给你们加班费吗?”妈妈对翟靖的每次出行都核算好归期,尤其是上次台风危机之后。

“给。做的嘛好吃的,一进楼道就闻到香味了。”翟靖要揿锅盖。

“还没熟呢,三鲜馅包子,你去洗手脱外套,先坐会儿,马上熟。”妈妈把儿子推出厨房。

翟靖累了,倒在沙发上就不想动,却不知此刻郑权身在体处:他会开火做饭吗?一个人是否又将就?若与他一起品尝妈妈的手艺该有多好,可惜他不是姜明亮。也许哪天把他领进家中,只当是自己的大学同学,或老同事,然后呢?不敢再往下想。

午饭后,简单洗漱后便上了床。妈妈一个劲地唠叨:“这都两点多了,你睡俩小时,晚上还睡不睡?晚上想吃嘛,我做好喊你。”

“不用啦,不用喊我,我只想睡觉。”翟靖脑袋里嗡嗡的,连手机都扔在了客厅沙发上。

 

郑权回到宿舍倒头便睡。一个人的午饭,做着也没啥意思,回想着与翟靖的缠绵,嘴角不禁现出笑来。这临时拼到一起的床自打翟靖第一次住下就没拆开过。有同事来玩,他只说睡觉不老实从单人床上掉下来过,好在不曾有人在他这留宿。能拼一天是一天吧,说不定哪天又会有新同事住进来,到时再拆分开也不迟。前几年,常有大学同学喊他吃饭喝酒,这几年结婚的结婚当爹的当爹,周末已鲜有人再喊他。他更多时候是沿着天塔湖疯跑,看来今天只能免了,迷茫中睡去。是在饥饿中醒来,窗外已灰暗。随便煮了包方便面。舒展舒展筋骨,开始收拾该洗的衣服。早晨翟靖收好的被单,此刻又呈现在郑权的眼前,一片片记录着他与翟靖肆意的爱的印迹逗笑了他,摸了摸,已僵硬。

一阵忙碌后,抄起手机给翟靖发了信息:干嘛了?明天能来吗?你不在我身边,我都懒得做饭。许久不见回复。他侍弄起哑铃。窗外已是夜色阑珊。

翟靖睡梦中被妈妈叫醒,还有手机的吟唱:“接不接啊,响了好半天。

眼睛还未睁利索的翟靖接过手机,是一串似曾相识的手机号:“喂,你好。”

“你在哪?是在家,还是在旅途中?”是何海昕。

“干嘛?我在睡觉,才跟团回来,累。”

何海昕:“这样啊,想约你吃个饭,你吃晚饭了吗?这还不到6点。”

翟靖早已删除了他的手机号,真的不想再与他往来。只是因为自己住的小区与他的店相距太近,似乎让他彻底从自己的生活中消失,不太现实。伸手关好房门,压低声音说:“我现在有男友了,他要是知道我私下里与你交往会不高兴的,所以,不见最好。”

何海昕有些失落:“这样啊,这么快。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找个人说说话。你离我最近。好几次拨出你的电话,都怕你不在天津,就挂断了。发QQ,你又不回,我有那么讨厌吗?”

翟靖顿了顿“不是讨厌不讨厌的问题,是我不想让你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他真想点明原因所在,好让他专心对待夏陆冰。

何海昕还是不死心:“做好朋友都不行啊,我在天津没多少亲人朋友,认识你,我很珍惜的。相信我,好不好。”

翟靖改了主意:“你在哪?”

“店里。”

“我现在下楼,还在那家饭馆吧。”

何海昕高兴得差点蹦起来:“好好好,谢谢靖哥哥。”

给了妈妈一个深情地拥抱,翟靖出了家门。他想了结何海昕对他的所有妄想。北风呼啸,翟靖裹紧了自己,穿过高架桥下,却见路边站着一身黑色修身装束的何海昕。他近前就拉翟靖的胳膊,被翟靖止住。

还是那家饭馆。

“靖哥哥又帅啦,一晃都好几个月没见了呢。”何海昕那黑亮的眼睛透出股坏小子气。

“你店里生意还好吧。”翟靖不想接他的话茬儿。

“是姑姑的店,我与好友占了一角做完美产品销售,没事时帮姑姑接待一下客人啥的。你要是想做按摩美容啥的,可随时给我打电话,免费,算我请客,若是有朋友需要完美系列,8折优惠。”何海昕推销着两个类别的产品。

“你的按摩技巧可是够水平,是不是有富婆富奶专门指定你啊。”翟靖倒也钦佩他年纪轻轻就放弃职场,也许职场上的收入满足不了他的需求吧。

“也有中年男人,做减脂按摩的多。”何海昕已开始选址,计划单独开店,而方位的选择上至少远离姑姑这。也就远离了翟靖,那时见面岂不更难啊,“我就要到河西那边开店了,门面已相看好,只差签合同,到时我就没空来姑姑这了。下次再见你,谁知又是哪年哪月。”

“事业为重。我比不了你,只能挣点死工资,凑合活着吧。” 翟靖不知该不该点破他与夏陆冰的关系。

“我要像你这样凑合活着,老天都不答应,只有拼命干,怪只怪自己选择留在天津。”何海昕虚眯了眼睛,欣赏着眼前这张精致的脸,“刚才电话中,你说有男友,是真的?”  

翟靖伸出左手,那枚张金津送他的白银指环,他始终戴着。

“真好,能让靖哥哥接受的人,他得多优秀啊,妒忌那小子!”何海昕灌下一杯啤酒。

“你不可能没有男友,以你的条件,只要别见异思迁就好。遇到了要好好珍惜。”翟靖不想谈论自己与郑权。

何海昕想起夏陆冰,这个霸道的男人每次来市里开会都会住一晚,何海昕当然逃他不掉。好在夏陆冰及他的朋友同事从自己手里至少购入了上万元的完美系列产品。与夏陆冰在一起除了感激与回报,或许掺入了情感色彩。夏陆冰清楚地表明让他赶紧结婚,可是,让他跟谁结婚啊,说得轻巧。除非回乌苏,再也不回来。

“家里还在催我回去结婚,在天津买一套房子的钱永远攒不够,还想开个自己的店。女友不想来天津。不说了,喝酒。”何海昕碰碰翟靖的杯子。

“喝多了,可没人送你,提前说好。”翟靖倒希望他早一天远离这边。

“那就露宿街头,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然后被公安当成一具无名男尸处理掉,没人心疼没人落泪。”何海昕勉强一笑。

“也没这么惨,要真那样,我去给你收尸。”翟靖不知该如何帮他,却又要提防他,言语上的随意不好拿捏。

“靖哥哥还是心疼我的,谢啦。”何海昕给他们二人都斟满酒。

直到饭馆中只剩他们二人,而主食已不再是随意点,只有米饭,二人才起身离开。何海昕只字未提夏陆冰。知道他将远离这个小区,翟靖心中的防备已无刚出家门时的森严程度。

高架桥旁,二人各归各程。翟靖站在桥下阴影中,看着有些晃的何海昕沿着边道一直走下去,直至背景模糊才朝自家所在的小区迈开步子。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