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们看海去

心如止水

 
 
 

日志

 
 

默默香之五十三:相约  

2017-05-30 10:02:06|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向自强听到郑权的设想之后,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他万万没有料到这俩相识才一个多月的人竟然做出了这样的决定,惊愕之余还是点头赞许:“虽然你们实际上才认识了一个月,凭我对你的了解,凭张哥对翟靖的了解,才有了我们的牵线,就好像早已注定了你们的最终相识,我为你们高兴。”

郑权交叉着手指坐在向自强对面:“他参加完同学的婚礼就跟变了人似的,我感觉他是想要一份有见证人的承诺,我怎么说会等他一辈子,他都不信。”

向自强说:“我理解他,他想要一种稳定的情感生活,如果他是个随便的男生,你这会儿不会坐在这跟我说这些。他一旦决定付出,将会全身心投入地爱一个人,我相信自己不会看错。”

郑权笑笑:“我和翟靖商量了,那天的酒席费用由我们承担,总给你们添麻烦,都不好意思了。”

向自强摇摇头:“这里从没有过婚礼之类的庆典,我跟国庆商量一下怎么运作,我先看看日子。”他起身到了吧台前仔细看着挂历,很快胸有成竹地坐回郑权面前,说:“你刚才说他这趟行程是23号回来,就定在25号吧,圣诞节。西方的节日,他不可能跟妈妈有什么安排,再说又是周六,就说跟同学同事们出来玩一天,他妈妈也会相信的。至于晚上,有没有你的机会,那就要看你的造化了。”

郑权摆摆手,不好意思地一笑:“就听自强哥的安排吧,我回来告诉他一声,也好准备一下。”

 

当翟靖接到郑权发来的信息时正躺在开往武夷山的火车上。1225日,也就意味着自己真正告别单身,而一切来得如此之快。翟靖心里却格外平静,之后的行程越发顺利,十一天的行程匆匆而过。

23日中午一到公司门口,直接拨通了郑权的手机:“我回来了,你好吗?”

郑权:“挺好啊,你要是不急着往家赶,就去看看我收拾的房间吧,床单被子之类的等你回来买,明天我请假,争取一上午搞定,下午要么休息,要么到咖啡馆看一下,你说呢?”

翟靖琢磨着——难道你只想的是采购些床上用品,忙说:“我现在到你宿舍,一切往前赶吧。”拖着行李箱背着背包拦了辆出租车——那次郑权到翟靖家,临走时留下了一把他宿舍的钥匙。

宿舍中果然是焕然一新:新粉刷的墙壁,重新换了地板革,那两张单人床已拼到了一起,换了两张新床垫,门窗厨房卫生间都进行了彻底的清洗,看来是辛苦他了,这些日子。翟靖转了一圈,这样挺好,除了床上用品之外什么也不用添了,毕竟是单位宿舍。那么只剩二人的衣服了,翟靖列好了清单。肚子咕咕叫时,翻出了厨房中的方便面,赶紧煮了两袋。香啊,真真是上好的美味,还没来得及刷锅洗碗,郑权回来了。未等翟靖说什么,他便拥住翟靖:“想我吗?”

翟靖摇摇头。

“不信,让我看看,我都想不起你的样子了。”郑权生硬的吻让翟靖笑出了声。

“这几天辛苦你了,把宿舍收拾得这么干净,要是你同事来,你怎么说?”翟靖道出了自己的疑虑。

“干净干净,谁来也说得过去。只是床铺上,你在这,就换上新的,你不在,就收起来。”郑权拉着翟靖坐在了床上。

“哪天单位要是再安排新人进来,至少床垫是义务奉献了。”翟靖呵呵一笑。

“明年夏天之前肯定不会有人来,这些日子我一直在关注房子,期房现房差价不小,等我们核计好了再定,无论买哪种首付应该没问题!你有时间也得留心,为了我们的家。”郑权揽翟靖入怀揉搓着他的肩。

“就算你能买处房子,我一个月去不了一两次,太对不住你。”翟靖想到这一点就心愧。

“有了我们的家,你什么时候来,都不用担心。”郑权说。

“现在我们只买些必须品,其它的等我们有了自己的家再添置,你说呢?”翟靖说。

“都听你的,有你在我怀里,我就知足了。”郑权心中那份期待终于有了终点。

“明天早晨,我在中心公园等你,争取半天时间回来。”翟靖递过自己列出的单子。

郑权见纸上写着:西装衬衫保暖内衣皮带领带鞋羽绒服双人被。

“我们穿戴好了,谁是新郎?嗯?”郑权斜睨着翟靖。

“都是。反正我已经把25号当成了自己一生最重要的日子,从那天起,我就再也不是单身。”翟靖殷切的目光让郑权心中一颤。

“嗯,我们再也不是单身,从此后,你就是我最近的人。”郑权心中的那份感动油然而生,仿佛父母的在天之灵正居高临下地看着这对相拥的人,“是我娶你,所有的费用都由我承担。”

“我娶你!”翟靖狠狠捏了他一把,“以后你就直接喊我名字,我喊你哥哥。”

“现在就喊。”郑权从没有这么惬意过。

“该问一下自强哥他们,我们明天还过去看看吗,还是后天直接去他那?到现在我还没通知张金津呢,只顾了往这跑。”翟靖想起了什么。

二人开始分头打电话。

当张金津接到翟靖的电话听他说请自己在近距离酒吧吃饭,佯装惊讶道:“要谢媒人吗?幸亏我跟老婆定的是26号去老丈人家。”

“去了就知道了,越早越好,不许开车,不许穿休闲装。”翟靖不想解释什么。

“代言人发话了,我敢不依吗?”张金津其实早就听向自强念叨这事了,只是在等翟靖的电话。

而郑权也说了向自强的意思:25日一早到就行。

翟靖觉出了疲倦,想倒床上歇会儿,郑权就要过来侵扰,只得离开。即使再恋恋不舍,郑权还是送翟靖上了出租车。

 

25日。天还未亮,翟靖就起了床。匆匆吃了早点,便跟妈妈说:“跟同事定好了一起过圣诞,有可能看通宵电影。”

妈妈看看翟靖:“这么早出去还要玩一天一夜啊,真服你们了。邢恺小,玩通宵,你比他大十一啊,也这样,不结婚就是玩儿心大。能回家睡最好,外面怎么着也不如家里舒服。”

“那我走了。”翟靖伸手拥住了日渐老去的妈妈,怕泪会溢出,赶紧开门离去。

翟靖拦了辆出租车直奔郑权的宿舍。昨天,二人整整围着滨江道和平路转了一天,花了近8000元。翟靖选的是湖蓝色床罩,刚好与郑权一年前换的海景图案的卷帘相匹配。另加淡草绿色双人蚕丝被。所有的穿戴都是同样式同花色相邻两个型号各一套或一件,用郑权的话说,这哪是打扮两个新郎,分明是在打扮一对双胞胎。回到郑权的宿舍都不敢耽搁,翟靖便匆匆赶回了家。

翟靖想象着郑权一个人享受新鲜被物的感觉,就打开了房门。郑权早已穿戴好,只等翟靖现身了。翟靖细细打量着装饰一新的郑权:白底暗紫色条纹的衬衫配暗金红色领带,深色西裤黑皮鞋,只剩西服上衣及外套。倒是一表人才,翟靖赶紧换着自己那套衣服。

“自强哥已经打来电话了,我说马上就出发。”郑权止住了脚步。

未等郑权品味出翟靖赤裸的背影,翟靖便收拾好了自己,再次相看一回,又为郑权拉紧了些领带。郑权看直了眼睛:“二十一世纪再也找不出我这么遵纪守法的新郎了,今晚留下吧。”

“还没想好呢,看你今天的表现。”翟靖忍住笑。

郑权的手机又想了。

二人赶紧穿上外套,蹬蹬蹬下了楼。

 

郑权翟靖一并出现在近距离咖啡馆大厅,与于国庆向自强张金津一一握手,俨然是要参加一场谈判,个个都是西装革履。翟靖不敢直视张金津的眼睛。向自强指指大厅里侧的布置,翟靖心中一震:只见从前放映电影的白色幕墙已被紫色帷幔遮挡,就如婚庆一样,布幔两侧是银色装饰,中间悬挂着同心造型。撤掉的两排小餐桌空出了一块场地铺上了红地毯,最邻近的一张圆桌上摆放着一簇怒放着的红玫瑰。

“太张扬了,只说是与大家一起吃顿饭的。”翟靖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强哥会当成一场婚宴来设计。

“你不用紧张,没有外人。我们今天照常营业,凡是到场的客人都是你们的见证嘉宾,请相信我。”向自强指指单间,“你们先去休息一会儿,马上就开门纳客了。”

而此时,咖啡馆的门前已打出广告:圣诞酬宾!中午将免费向所有的客人提供饮品。

张金津一进屋便从兜中掏出了两个精致的盒子递给这二人,说:“是巴西黑玛瑙佛珠。”

翟靖打开一看,笑笑:“这还没出家呢,领导就送上一串佛珠,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得了吧你,以前见你戴过红木手串。现在的时尚男女把这东西当饰品,不一定非得信佛才戴。玛瑙辟邪,又象征友情跟希望。”张金津解释着。

“谢谢津哥,翟靖只是玩笑话,您自己的手下,您还不了解。”郑权呵呵一笑。

“我没想到自强哥弄得这么郑重,还对外营业,让人欣赏国宝似的,我都不敢出屋了。”这二人脱下羽绒服,翟靖挂在衣架上。

张金津被这一对光彩照人的男人吸引了目光:“感谢我吧,是我跟自强参谋的,弄那些东西都不费劲。主要是考虑咱五个人太没气氛,凡是来的客人都是朋友,你们就是大家的希望。”

“我就觉着这其中不对劲儿,其实你早就知道今天的事。我打电话,你还跟我装,没有一点领导的材料。”翟靖假嗔道。

“让大家都感受一下我们的幸福,也好。”郑权拍拍翟靖的手。

  翟靖偶尔喝口水,心中越发慌慌……

当张金津接到于国庆的信息时,向自强已经站在了小小的舞台上,此刻,音乐已微弱近无。正在用餐的客人们都把目光集中到了台上。向自强微笑着说:“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圣诞节,可是对于我们身边的一对好朋友来说,却有另外一层深深的寓意。他们选择今天要向对方送上庄严的承诺,所以今天到场的朋友都是他们的见证人。我替他们谢谢大家的到来,谢谢。”

大家都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似的,旋即响了热烈的掌声。

“下面有请郑权翟靖一对好兄弟出场吧。”向自强的话已经传到了单间里。

翟靖紧张的双手直冒汗,郑权催促着他,自己却原地不动。张金津拽着这二人走出房间。一进大厅,便让这二人走在了前面。客人们的目光已转移到了这二人身上,又是一片掌声。上了台的翟靖手都不知放于何处,而眼前圆桌上又多了个数层高的蛋糕。

向自强开始进入角色:“大家已经看出来了,这边是郑权,站在那边的是翟靖。今天的场合没有他们的亲人,但是翟靖的领导到了现场。因为要见证一场美好的相约,就叫他证约人吧。下面有请证约人——翟靖的领导张先生上台,为这一对新人送上第一份祝福。”

张金津站在翟靖一侧,接过话筒:“能够参加郑权与翟靖的相约仪式,我非常激动。这也许是我一生中唯一一次这样的经历,既荣幸又高兴。荣幸的是这对好兄弟对我的信任,高兴的是我的得力干将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幸福。衷心希望郑权与翟靖二人在今后的人生道路上相互扶持相互尊重,让自己的人生画卷更加绚丽。谢谢大家。”

掌声!翟靖已模糊了双眼。这场没有亲人祝福的仪式即使再微型也已被赋予了神圣的色彩,心中的那份感激面对着所有在场的人。

向自强请二人表述自己的此刻的心情。翟靖先开口:“此刻我的心再也不能平静,因为之前我们邀不到其他的参加我们相约仪式的人,是在座的朋友给了我自信。我希望我们这份快乐让更多的人分享。谢谢你们,谢谢。”翟靖深深地鞠了躬。

郑权是一脸的庄重:“天津是我的第二故乡,我为自己能够结识国庆哥自强哥还有张哥,倍感自豪,能够遇到你们是我一生的福气,一个谢字根本不能表达我此时的心情。从此后,我会更加喜欢这座美丽的城市。”郑权也是深深地一躬。

“好,接下来请这对好兄弟分别回答我的问题。郑权:你愿意与翟靖先生携手一生,永不离弃吗?无论对方是生病还是老去。”向自强肃穆地说。

“我愿意!”郑权的表情已被向自强感染。

“翟靖:你愿意与郑权先生携手一生,永不离弃吗?无论对方是生病还是老去。”

“我——愿意!”翟靖的泪再也抑制不住。

“祝福你们,请拥抱一下自己的心上人吧。”向自强也湿润了眼睛。一直安静的客人们发出了声音:接吻!接吻!

郑权翟靖只是轻轻地相拥,便被大家此起彼伏的声音震慑住,不自觉地看看向自强。

“吻一下又何妨,让大家分享你们的幸福。”向自强笑笑的样子,令翟靖放松了下来。

只是轻轻地一吻,翟靖便红了脸颊。如此的大庭广众之下,是第一次啊。

掌声再次响起。向自强再次面向大家:“接下来请一对好兄弟切分这个象征甜蜜的蛋糕。凡是在场的朋友都会得到这份甜蜜,大家举杯吧。”

二人走下了舞台。舒缓地音乐再度响起。

分派蛋糕的时候不时有人起身与翟靖合影,重新回到桌前的郑权翟靖端起早已斟好白酒的杯子。郑权一脸的凝重:“这第一杯酒,我们二人敬三位哥哥。今天的这一切,让我们像做梦一样,我们无以回报。”

向自强接过了话:“笑对生活,顽强地走下去,就是对我们的回报。”

于国庆张金津微笑着点点头,也已端起了杯子。

席间,客人当中不时就有人过来向这对好兄弟敬酒。早已红艳了面庞的翟靖每敬必陪。

向自强适时让服务生传送了主食。应该让他们早些回去,翟靖从带团回来后就没好好休息过。临出门时向自强往翟靖外套兜中塞进一包夜用品,悄声说:“估计你们肯定没准备。你没时间,他太粗心。往后有时间来玩,啊。”

翟靖即便羞赧,好在脸上已分辨不出,拥抱了一下向自强:“你对我们太好了,谢谢自强哥。”

走下咖啡馆的台阶,向自强嘱咐着郑权:“千万要照顾好他,你要是亏待了他,我们仨都得找你算账。”

张金津笑笑:“有什么不放心的,人家好着呢。”

郑权点头嘿嘿笑着,二人上了一辆早已准备好的黑色奥迪轿车。

车子才起动,翟靖便接到了张金津发来的信息:“原谅我曾经对你的玩笑,真心为你们高兴。”

翟靖想也没想,便回复道:“你一直是我心中最优秀的领导,呵呵。”随即删除了他的信息。

    目送着车子离去,郑权牵着翟靖的手走进小区,向他们布置好的“家”中走去。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