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们看海去

心如止水

 
 
 

日志

 
 

默默香之五十八:假期(上)  

2017-05-30 10:34:32|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因为邢恺已放寒假,他特意嘱咐翟靖回来后千万回家吃饭,便错过了与郑权的相聚。之后便开始了又一行程,而归期锁定在了腊月廿七。归期之日,他并未去郑权宿舍,在回程的火车上有了感冒症状,只是在电话中告知:让郑权到家里过年。郑权当然同意,只要他介绍好二人的关系。

腊月廿八。妈妈在厨房蒸着馒头,翟靖倚在门口:“每年春节都蒸这么多馒头,买几个多省事啊,您歇会儿,我揉面吧。”

妈妈沿袭着的属于她自己对年的看法完全与传统契合:“二十八,白面发。你姐姐、邢恺都爱吃我蒸的馒头,你不也说家里做的好吃嘛。平时不蒸,也就算了,过年就得有过年的样儿。你啊,该干嘛干嘛吧,我自己就行。”

“对了,妈妈,我有个大学同学来天津工作了,一直住单身宿舍,我也是才知道,他没有父母,我想请他来咱家一起过年,您同意吗?”翟靖试探的口气。

“这有嘛不同意的,不就是多双筷子嘛,多个人热闹些,省得你大姐不放心咱娘俩儿。对了,你说的是男同学女同学?”妈妈扭过脸看着翟靖。

“男同学啊,哪有请女同学来家里过年的。”翟靖看出了妈妈的关切,赶紧回到客厅中。

“过了年就32了,你怎么就不着急谈对象呢,你总得让我死那天闭上眼吧!”妈妈追到厅中,沾着面粉的双手拃着。

“您就甭替我操心了,我会照顾好自个,这不是没遇上合适的嘛。您快看看锅吧,别熬干了。”翟靖推着妈妈回了厨房,“大过年的别把死啊活的挂嘴上,多不吉利。对不对。”

“你赶紧找个合适的对象结了婚,我就嘛心思不走了,关键是趁我身体还凑合可以帮你们把孩子拉扯起来。你总跟我打岔。”妈妈开始往锅里装着馒头。

 

翟靖接到春节后开年第一团名单,被陈萍的名字吓了一跳,想起了明亮哥婚礼上的那位美丽伴娘,会是她吗?身份证上的地址显示却是和平区,难道重名?带着疑问,翟靖走进了会议室,要对这一团成员宣讲行程注意事项。一进门,被坐在最靠前的女生定住了视线,就是她!一怔,旋即平复了心情,简短的自我介绍后便按部就班地讲解起早已烂熟于胸的各种相关事项。这样的团队,年龄结构偏中青,那么陈萍与谁结伴而来?只要一遇到她的目光,翟靖就心生疑惑。

进入自由提问环节,她依旧只是默默地注视着翟靖。直到送走所有的客人,翟靖才意识到陈萍依然坐在那,不由得冲她笑笑:“很高兴为你服务,希望这次旅程玩得开心。”

陈萍忽闪着眼睛,许久才说:“我想问你,我与其他人都不认识,我的安全有保障吗?是不是有嘛事都得直接找你?”

“可以。安全问题,你放心,上了年纪的爷爷奶奶们十一天海陆空行程都能平安返回,何况我们年轻人团队。”翟靖不敢再直视她的眼睛。

“我害怕一个人去,想喊上颖姐陪我去,可是她怀孕了,父母又去不了,索性自己去,只有跟你的团,我才放心些。”陈萍过肩的长发笔直。

“谢谢你对我的信任,整个行程,我会照顾好每个客人,不会让你失望。”翟靖看看表,对明亮哥再次要当爹的信息装作无感觉的样子。

“好,到时少不了麻烦你,你不嫌我烦就行。那我先回,提前祝你春节快乐,节后见。”陈萍高挑的身材匆匆一闪,只留下一阵香。

翟靖追出门:“你慢走,我还得去经理那,就不送你了。”

陈萍头也不回地下了楼。

 

从张金津手中接过年终奖金,翟靖并未高兴起来,才两千块钱。走出旅行社大门,便拨通了郑权的手机:“今天就来我家吧,我妈妈盼着你来呢。”

“你知道你有多少天没伺候我了吗?现在就想亲你,晚上见。”郑权单刀直入。

“我怎么有一种引狼入室的感觉,那还是别来了。”翟靖逗他。

“好好好,我做一回正人君子,绝不碰你,成了吧。”郑权心有不甘。

“到了家里,规矩些,别让我妈妈看出什么来,拜托!”翟靖略有担心。

“明白,你当我成什么了,只是过过嘴瘾而已。说实话,想我了吗?”郑权走出设计院大门。

“不想。”翟靖已到了车站旁。

“口是心非。我回宿舍收拾一下,大概6点半到你家。”郑权快步如飞。他想象着在翟靖家住两晚,初一早晨就回。所以至少换洗的贴身衣物得带两件,他穿不了翟靖的尺码。

“带着你的嘴来就可以了,我妈做了好多好吃的。”

“嗯嗯,那是肯定!”

 

翟靖拉开门,郑权两手提着沉甸甸的提袋立在门前。新近才修剪的头发衬得他愈发精神,那一刻真想拥抱他一下:“来就来呗,非得花钱啊。”

“又不是给你。”郑权递过提袋。

“快进屋,干嘛站门口说话。”妈妈已至近前。

“伯母好,我叫郑权,给您添麻烦啦。”郑权站在门厅前等着翟靖找拖鞋。

翟靖从卫生间里拿出一双塑料拖鞋:“这是家里最大号的拖鞋,凑合穿吧,应该给你买一双。”他才想起郑权那双大脚足足大了他三个号码。

“有你姐夫的棉布拖鞋,你啊,都不像家里人了。”妈妈从鞋柜中找出另外一双鞋递在郑权脚下。

面对一桌子的丰盛,郑权心中陡升一种莫名的感动:“这才是家的味道,我一直羡慕翟靖,都这么大了还要妈妈照顾。”

“那就以后常来吧,就当这是自己家一样,别客气就行。”妈妈紧着给郑权加菜。

“以后您就当多了个儿子吧,翟靖再带团,我来陪您做伴。”郑权呵呵笑着。

“那感情好,省得你大姐总往这跑。”妈妈倒不反感郑权,翟靖心下安稳些。

“我这一个儿子还操不完的心呢,再多一个没成家的儿子,还不让我妈妈天天睡不着觉。”翟靖以饮料陪郑权白酒。

“这人高马大的还不成家,可不能再耽误啦,回来我托那些老姐妹给你介绍一个。”妈妈似乎重点关注的只有这么一件事,翟靖狡黠地看看郑权。

桌下,郑权的左手已搭在翟靖腿上,手指竟然伸到了内侧。翟靖不好有太过激烈的动作,推开他。

“有好的先介绍给翟靖,他成了家,您老就放心了,我一个人早一年晚一个不着急。”郑权那么轻淡的笑与私下里根本就判若两人。

“都得成家了,再不结婚都影响下一代了。你们哪,往哪摆,都有模有样,我是想不通。”妈妈看看儿子又瞅瞅郑权,“这一年年的,过得太快。一辈子几十年,一晃,人过留名雁过留声,不都是这么过来的。”

“您说的是生命延续,好比儿女延长了父母的生命。”郑权那么虔诚地听着伯母叙叨。

“明白就好,你们论个头学历长相都挺好,怎么就遇不到合适的。工作上有总结有规划有目标,生活上也得有吧,一年的时间完成终身大事,也不能算仓促。一个翟靖就快给我整成神经病了。不说啦,吃菜。”妈妈让着郑权。

“打上学那会儿就羡慕翟靖,现在还是。”郑权拿起杯子碰碰翟靖眼前的杯子,心中在说:陪老公喝两杯,助助兴。

翟靖丝毫感受不到郑权第一次上门的拘束,倒像是与妈妈有缘似的:“明天你还要上班,少喝点吧。”

“忘了告诉你,明天我们不上班。”郑权已被这个家的春节气氛感染。窗玻璃上团团簇簇的窗花,窗外轻舞的红吊钱,尤其是眼前悬于墙上喜庆通红的中国结格外醒目,“这么多年一直坐在宿舍里看窗外天津人如何过春节,这回是坐在家中看窗外,真不一样。”

“哦,在天津好几年啦?”妈妈不经意地一问吓了翟靖一跳,翟靖捏捏郑权的大腿。

“以前偶尔过来帮忙,就没告诉我。今年正式调过来,才告诉我的。”翟靖忘了交待郑权他与妈妈言谈中关于郑权的情况介绍。

“是是是,天津人过年给我留下的印象很深,好像有许多讲究,以前听人说起过,没亲自感受过。”郑权眼中尽显柔合。

“你们慢慢吃慢慢聊,我去准备明天一早的素包子馅儿。”妈妈起身离了饭桌。

“您别忙了,明早我们跟您一块弄,都不着急啦,这回。”翟靖强行把妈妈按在沙发上,“您今天连桌子都不用收拾,全包在我跟郑权身上。”

“人家是客人,全包你身上还差不多,你可真好意思。小郑啊,你多喝点,明天不用上班,可以多睡会儿。”妈妈还不忘照顾郑权。

“你可是贵宾待遇,别喝了,喝多了,没人管你。”翟靖悄声说。

“又不是在外面,喝多了睡觉。”郑权的目光开始散溢暧昧。

“你说的,你要不老实,直接把你扔楼道里。”翟靖陪坐在他身边,看着他自斟自饮。

在翟靖一再催促下,满头大汗的郑权才端起饭碗扒拉了多半碗饭。

郑权想跟着一起收拾桌子,被伯母劝阻到沙发上。翟靖有心不去理会他,终还是提醒他脱去羊绒衫,上身只剩件跨栏背心,正襟危坐在沙发上。

“你们要是不爱看电视,就回屋看电脑聊天,不用陪我。”妈妈收拾好厨房,见郑权无语地盯着电视,翟靖自顾自地嗑着瓜子。

 翟靖侧脸看看郑权,想笑又不敢:“去屋里躺会儿吧,喝多了别硬撑着。”

郑权得了大赦般进了翟靖指向的房间。翟靖紧跟进屋,想帮他铺好被子,却见他迅速关了门,一把抱住翟靖狠狠地吻着他的颈背。

“闹了半天是装的,去洗漱吧,你要是真喝多了就先睡,我再陪会儿妈妈。”翟靖怕他在颈后留下痕迹,仰手推开他的脸。

“就搂一会儿。”郑权的双臂越来越用力。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