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们看海去

心如止水

 
 
 

日志

 
 

默默香之五十四:你是我的  

2017-05-30 10:05:13|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翟靖永远都不会忘记与郑权的第一夜:20101225日。

那天晚上从车上下来,车还未走远,郑权就迫不及待地拉着翟靖钻进楼栋。楼梯间里就可以感受到郑权的火辣辣,愈是接近他的宿舍,翟靖心里越怕,到门前才发觉自己一直在颤抖。

随着门“咣”地一声在身后关闭,翟靖似乎从一种浑噩中醒来,刚要准备换下鞋子,已被郑权牢牢锁在怀中,无法抵挡的火势迅速漫延开来,想掰开他的手都不能,他在撕扯翟靖的衣服,惹得翟靖咯咯直笑:“你以为是for one night啊,至于这样吗,你就不能绅士一回。

“我想绅士,你问问它想绅士吗?”郑权与他的身体间横亘着一截突兀。

“那也不至于撕我的衣服啊,都是新的,好不好。”翟靖死死攥住他的手。

郑权一把扭转过翟靖,想说什么,吻却袭来,霸道而直接,毫无情调可言。喘息之际,翟靖解开他的外套:“永远都会在一起,又不是明天就再也见不到。”

郑权捧着翟靖的脸:“想吃了你!以后,你只属于我一个人,答应我。”

“累了一天,冲个澡吧,又不是二十岁的毛头小伙,是你的就是你的。”翟靖一件件褪下他的衣服,郑权享受地张开双臂,只剩一件内裤时,翟靖停止了动作:“好啦。”他不想被郑权那分强劲之势迷了眼睛。郑权一把抓住翟靖:“一起洗。”几下扒掉翟靖的衣服,想除下他的最后一层包裹,却被翟靖死死拽住,便是这股羞涩明亮了郑权的眼睛。翟靖哪里是郑权的对手,仅几秒钟便缴械投降,不想如此面对郑权,先他一步钻时卫生间,想把他那份呆愕甩落在本就不大的厅中,门未关闭,郑权一只脚已经探进,一样的光洁无遗。面积狭小的空间怎好容下两个高大的身躯。翟靖想象不出这样的环境中会有啥沐浴效果,而被郑权的怀抱裹挟着竟然有些晕眩,来不及思索便被他湿漉漉地抱进了卧室。一切都已无法左右……

即便是郑权万般呵护,翟靖依然被疼痛侵扰,然后便是如堕深渊地承受。整晚地索要,那一夜几乎让他心生后悔之意:再不想与他单独在一起!找不到丝毫白天坐在饭桌前的那份笑容可掬。迷蒙中不知睡了多久,醒来已是大天大亮。郑权的臂弯,他的气息他那睡梦中安然的面庞,便是此刻真实的感触,旋即钻心地疼漫延开来。翟靖狠狠咬住他的腮,想报复。

郑权睁开眼睛:“干啥,不让你老公睡啊,这一晚上你都把我掏空了。”

翟靖恨恨地推开的他胳膊想坐起身,不想“哎哟”一声:“你让我怎么回家,一动就疼,浑身上下全是你咬的痕迹,以后我可不敢再陪你。”

郑权一把抓住翟靖:“你想干啥,躺下休息,我伺候你一天,保证你会完全恢复,都是我的错,还不行嘛。”

翟靖被他憨憨地样子逗笑了:“要是一开始就发现你的本质,我才不会这么快就答应你,简直就是一头公驴。”

郑权搂紧翟靖:“这不是时间太久了嘛,以后我会注意的,第一晚太兴奋,原谅你老公吧。”

翟靖一把捏住他的要害稍一用劲,惹得郑权叫出了声:“你真捏!把我废了,你就守活寡吧!”翟靖又是狠狠的一下,郑权差点坐起来:“你好狠,我保证以后再不会弄疼你,我发誓!”

翟靖再次感受他昂起的态势,推开他的身子:“你是哥哥,我是弟弟,哪来的老公,你是真不明白假不明白?我想回家了,一会儿妈妈就得来电话。”

郑权顺势压身上来:“你惹了它,本来它还没醒,怎么办吧?”

翟靖有些怕:“你不能再碰我,还疼呢。”

“你这一走,下次相聚是哪天,你告诉我!我想天天搂着你睡,多呆会儿,好吗?”郑权容不得翟靖再说什么,吻了下去。

“我的工作性质决定了我们只能是聚少离多。每次带团回来,我可以先到你这歇会,看你能不能回来见我,往后晚上我可不好再陪你。”翟靖推不掉他沉重的身体。

“一个月能有一次相聚就知足,我这是有老婆的人吗?”他的胡茬儿蹭得翟靖胸脯痒得难受。

“受不了就去找别人,你不说,我又不知道。”翟靖笑笑地说,手上狠狠捏了下他的后腰。

“屁话,把自己的老公推给别人,你真舍得?”郑权又要索吻,吻得二人火烧火燎。

翟靖的手机响了。

“是我妈妈,你放开我。”翟靖赶紧抓过手机,而身上的郑权哪管他说什么,继续放肆着。

“我这早市都遛回来了,你还没回家,几点回啊?你也是三十的人了,还跟十七八似的,一天不结婚,一天就长不大。等你回来包饺子,我准备着。”妈妈一连串的话都容不得翟靖插言。

“以后不会再玩通宵了,我就快到家了,您放心吧。”翟靖暗淡了目光,推开郑权。

“如果将来真的改成朝九晚五,就得天天回家,我更不好找理由过来陪你一个晚上,你想过吗?”翟靖深情地看着潮红了面庞的郑权。

“想过,像今天这样,已经很难得了,以后想你的时候,哪怕我们只在一起呆一两个小时,我们都应该短足,谁让我们不能在阳光下牵手呢。我永远等你,除非你不打算要我了。”郑权哪里舍得他走。

“我怕妈妈伤心,只能偷偷地见你,对你不公平。既然认定了你,你的怀抱就是我唯一的向往,除非你不喜欢我了。”翟靖眷恋他有力的臂弯。

“还疼吗?”郑权一时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怀中这位极品男人那么安然于自己的怀抱。

“好多了,你再睡会儿,我得起了,赶紧回家吧。”翟靖再次搂住他宽阔的胸膛。

收拾停当的翟靖真要走时,一丝不挂地郑权挡在门前。翟靖抓起件外套披在他身上,他顺势揽住翟靖:“等你!我已经等了三十年,才遇见你,恨不得就这样抓着你,永远不撒手,你是我的,永远是!”

“嗯。”翟靖心中暖暖的,“也不穿件衣服,太不文明。”

“我的身体好不好,你知道。跟你在一起我文明不起来。”郑权把他的手按在那始终像要投入战斗中的勇士似的加伙上。

“那,我回家给你网购一个美女吧,喜欢哪个明星?”翟靖吐吐舌头。

“再胡说,我现在就扒光你,你信吗?”郑权哭笑不得的样子。

长久的拥吻。

 

翟靖搭了辆出租车赶回家,一路上的圣诞氛围根本入不得他的眼,却是无尽的伤感萦绕心间:相约意味着什么?彼此忠诚?为何像偷情?怎么就高兴不起来?何时何处才会有属于自己跟郑权的空间?他已决定单身,这点是接受他的最有力因素,而自己呢?心下虽已打定主意独身一生,可妈妈这呢?一道无法逾越的天堑啊。放不下种种,即使与郑权在一起,那份欢愉都被沉重影置。这样的体会永远不会说与他,本就短暂地相聚,不应再被无关搅扰。

一进家门便被妈妈彻头彻尾地审视一遍,真怕妈妈眼睛有透视功能。此时他才觉出郑权的吻痕都被衣服遮挡在里面,却原来他的肆意也有仔细。他只想回屋睡觉,跟妈妈做了鬼脸便倒在床上:“我要睡到自然醒,您中午吃饭不用喊我。”

“让我说你嘛好啊,哪像个三十岁的人哪。唉。”妈妈无可奈何状。

醒来已是下午四点钟,妈妈点着火为他专门煮好一份饺子:“也甭管现在几点了,晚上要是饿了再吃。这会儿你自己吃吧。”

翟靖懒懒地靠在沙发上,享受着妈妈亲手制作的美味,突然间感觉到这个家中没有一丝郑权可出现的余地。勉强吃了些,又回了卧室。床头柜上的手机早已有信息提示。

郑权:想你!你扔下我一个人,于心何忍!等你的日子都是漫长的。啥时想你老公了,来看我。

郑权:再也不会对你粗鲁,原谅你老公,只因太爱你!

计调吴哥:28日起,台湾11日老年团。

郑权:屋里静得都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你的气息仍在,真想保留住你的痕迹。你在干啥,为何不回我信息?

郑权:今晚想飞到你身边,硬得难受。

翟靖犹豫中回复了他的信息:除了睡觉还能干嘛!我现在身上痕迹太多,幸好妈妈没看到,你只顾自己!不敢再见你,心理阴影面积太大。

郑权迅速发回:我错啦,下次不会这样啦,我保证。晚上早点睡。啥时回来,给我个信儿,好为你接风(坏笑)。

翟靖:明年。

郑权:啊?你要熬死我,有你这样的弟弟吗?你让我怎么对你温柔啊,我说。

翟靖:笨!下一行程回来就7号了,不是明年是哪年?

郑权:我就是笨,才可爱啊,要不然怎么会让你看上。

翟靖:我困了,睡中可以忘记疼痛,你给的疼痛。

郑权:要是再不懂爱护你,就让我阳萎。

翟靖:最好,我就不会再怕你。

郑权:才不信,口是心非。

翟靖:你也累了,好好休息吧,明天还要上班。

郑权:好吧,老婆,我爱你。

翟靖不想再回复,如今对他的感觉已完全颠覆了最初的印象,或许都跟床有关。没了距离便现出本性,表面上看,他根本就是个不擅表达的人,而自己是不愿表达。看来不擅与不愿都是有特定对象的。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