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们看海去

心如止水

 
 
 

日志

 
 

默默香之五十五:郑先生  

2017-05-30 10:06:07|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每天都通过QQ 传递着信息。翟靖报告着自己的行程,而郑权则用尽关注之词:小心别着凉,注意安全,早点休息,别太累,心与你同在……翟靖总会在一份甜蜜中睡去,有他的关注,自己的宾馆之夜不再孤单。单调的行程第一次感觉不再漫长。

7日归来,郑权好说歹说让他留宿一晚,翟靖同意了,却陷入对妈妈撒谎的境地。当他拖着行李箱走进郑权宿舍时,被眼前的布置惊住:与他们相约那晚一模一样!是郑权根本就没收拾起来那些新鲜的铺盖,还是今早重新又布置好?似乎根本就没有这十几天的间隔。若一直如此,他就真不怕同事们突然来找他?疲倦的翟靖只换了鞋子便倒在床上,本想直直腰,就睡了过来,不知郑权何时进了屋。翟靖是被一份沉重压醒,身上的郑权只剩一身保暖衣裤,坚实的包裹折射出一股张扬的力量。翟靖想推开他:“我真的很累,吃了饭,我还是回家吧,等哪天休长假再来你这,好吗?”

郑权的吻封住他的口,瞬间的温柔便变化了章法,翟靖想制止他:“就不能好好说会儿话吗,就不能先做饭吃吗?我说郑先生。”

郑权被他逗笑:“有我们这样的蜜月吗?你就像一阵风刮来,一会儿就不见人影,好不容易见着了,不得让我好好享用一回啊,想吃饭可以,先得伺候好我再说。”

翟靖抓住他的两只腕子:“我去洗澡,你去做饭,乖。”

郑权无奈:“好吧,一起洗,洁癖先生。”

趁翟靖不备,走在身后的郑权一把拽下他的裤子,惹得郑权哈哈大笑。

郑权哪里控制得住自己的身体,缠着翟靖,一次次被推开。才冲净泡沫,郑权一把抱住他,跌跌撞撞回到卧室。升腾的渴望燃烧了郑权的目光,狰狞的身体简直如凶器般随时投入状态。翟靖不由得颤栗着,蜷起身子,一个劲儿地往后缩。

这与郑权想象中的缠绵不相符啊:“你这样子,好像我要强暴你似的,我是你老公,你不想我啊,这么多天没见?”

翟靖笑笑:“想,有些怕。”

郑权邪笑道:“不会那么粗鲁啦,相信我。”他伸手从床头柜中取出先前向自强为他们准备的东西。

翟靖猫一样钻进他怀中:“只想你搂着我,这样就好。”他摩挲着郑权硬实的胸膛,不去看他的挺拔。

郑权带着他一次次畅快淋漓地嬉戏,就在他湿滑的怀里沉沉睡去……

醒来已是日上三竿,翟靖只是安静地注视着依然酣睡的郑权,不由得吻了他的腮。曾经不洗澡都无法入睡的人,居然在大汗淋漓之后就这样与另一个人相拥面眠!惊讶异常啊。腰酸背痛的翟靖轻轻离开郑权。无论如何,他今天该回家了,按以往回家的时间推算,他已错后十八个小时,妈妈心中的火车晚点是否会有如此之久?颈下又是郑权的吻痕:该死的郑权!回到卧室找寻着衣服。如果郑权就这样睡着,正好悄然离开。才穿了两件,郑权便醒了:“今天周六,干嘛着急走,你已不是小孩子了,晚一会儿回家,妈妈不会不放心吧。”

翟靖回过身:“昨天下午就得到家的,只要我一带团我妈就天天在日历上标注,我跟妈妈说火车晚点,不可能晚24小时吧。一会儿电话就得打过来。”

郑权掀开被子,两步跨到他跟前:“我们去看房,让我们有个自己的家,你别走。”

看哪门子房?翟靖疑惑中收拾好自己。床上有他们的痕迹,他犹豫中撤下被单,收好所有属于他们二人共同财产的铺盖,自己不在这时,这里本就该是个单身宿舍的样子。郑权说过,偶尔会有同事过来玩耍。

洗漱好的郑权被端坐在床沿的翟靖抓了目光:白色套头衫映衬着唇红眉画,微笑的样子传递着一份这间屋子里久违的温暖:“你可真利索,我们还是新婚燕尔呢,干嘛收拾这么干净。”

“得空把被单洗洗,都是你的DNA。”

“你就这样疼你老公啊。”郑权几下穿好衣服。

翟靖笑笑::他又何尝不想与郑权拥有一份私密空间,还有相处时的自由,而究竟该如何迈过妈妈这道槛?

“如果将来我们真能生活在一起,让我给你洗什么都行,何止一条被单。”翟靖想象着自己走后,他一个人出出进进的孤单身影。

“如果?将来?你我七八十岁了,两头白发,两脸皱纹,两副驼背,那时再生活在一起?”郑权一把揽过翟靖,“我要现在,你不能总撇下我一个人独守空房。我不用你洗这洗那,我只要你在我身边。”翟靖那红润翕动的唇,让他毫不犹豫地吻下去。

翟靖清晰地感受着郑权的不舍,可他不知该如何做才能与郑权生活在一起:“我找不到搬出来住的理由。我一带团走,大姐就过来陪妈妈,以前是我外甥邢恺,后来大姐让邢恺住校了,估计大姐是怕我传染了邢恺。妈妈早就规划好了我婚后的住房安排——我与媳妇信大屋,妈妈住小屋。”

“你大姐知道你不喜欢女人?”郑权紧搂着翟靖。

“嗯,我短信告诉她的。”翟靖喜欢摸他的鼻梁。

“我等你!现在跟我去看房,以后你再带团回来,先到咱家住一晚再回你妈妈那——先尽老婆的义务,再尽儿子的责任。”郑权憨憨一笑。

翟靖拉住他的耳朵:“我让你再说!你自己去吧,没心情了。”

郑权笑个不停:“好弟弟饶了我吧。”

翟靖才正式考虑郑权的提议:“你不打算住宿舍啦?”

“没遇到你之前,我不知道该怎么规划未来,现在知道了。有了我们的房子,我一个人住也不叫家,只有与你一起住,才叫家。我们已经结婚,当然得有个像模像样的家,这些日子我一直看各种售楼信息,相中了一个小区,公积金贷款啥的也都咨询完了,只要你喜欢就签合同,不能再晚啦,小朋友。”郑权穿好外套。

翟靖听懂了:“可是,我手里只有五万,我们凑得上首付吗?”一说到钱,翟靖倍感惭愧,他这几年真的挣了不少,也花了不少,因为他打心眼儿里就不打算结婚,也就没有存钱的概念。为妈妈为邢恺为大姐买这买那,总会招来妈妈的责怪,哪里会想到还有这么一天!

“我选的是期房,还便宜些,首付刚好够,我不会用你的钱,是我娶你,只是得一年后交房,你愿意吗?”郑权一脸凝重。

翟靖心潮澎湃:“我从来不在乎房子车子名牌衣服,我只在乎大活人,有你就够了。如果有一天你不喜欢我了,我会迅速消失,就如同我没有出现过。”

郑权凝视着翟靖:“你别烦我就行,我都担心你总带团出行,万一让哪个坏男人勾走,我都不知道去哪找你。”他的职业让他接触的人太多太杂。

“想勾引我的人多了去了,我不还是在你怀里吗!小心眼儿。”翟靖捏了他一把。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