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们看海去

心如止水

 
 
 

日志

 
 

默默香之四:堕落天使  

2017-05-30 08:13:59|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牵着他的手,他就如同一个孩子似的跟在你身边,这个时候估计看演出的人们已经散场了。来至大厅,看看他:“你的房间?”“左边104。”接过他手中的房卡,放慢了步子,而翟靖始终保持错后一步的距离,直到为他开了门,想在他进了房间后便抽身而去,却被直勾勾地盯着:“我的房间都不值得你进去坐一会儿吗?”那么冰冷的语调。

“不是怕太晚了影响你休息吗?”我轻轻扶了下他的肩,这么说着便已经被他逼进了房间。身后的翟靖随手关上门。他倚靠着门,还是木呆呆的表情,痴痴地看着你。我真的不知道如何是好。这是间标准的单人间,以为他会与阿任在一起。他的目光,我竟然不敢去碰触,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早点儿休息吧,明天还得陪我们逛呢。”

始终无言地直视着我的翟靖在一步步紧逼,我不知进退,木桩似的杵在那。只是轻轻地一搂,我便闭了眼睛:不想伤害他,也就不好拒绝,这是一种怎样的相处啊,我又该如何应对?我的双手始终在空中僵持:“好了,我回去吧,听话。”以为他搂上一两分钟也就罢了,却想错了。他根本就是陶醉中的相依,如此一宿都有可能。试着想分开他的手,却被他箍的更紧。才意识到,眼前的翟靖再也不是当年听话的小弟,他终究都经历了些什么?

“就这样陪我,别走了,算我求你。”他呢喃的话语吹得我耳根发痒,那轻轻地啃啮,分明是要唤起我体内已蛰伏许久的欲望之龙。这是海南的夜晚啊,有如天津的夏夜,我们都是T恤短裤,仅有的两层织物怎么会隐去身体的反应?已被他传染,异样了的身体,无法不被他感觉到。难道身体已经不再听自己的使唤?还是原始的欲望在沉寂了太久后竟然被翟靖轻松地引燃?即使是有悖常伦。此时的翟靖像一条蓄积着力量的蛇,一下子便抓起我的T恤提到头顶,都没有反抗他的思虑空隙,魔术般的便被他得逞。赤裸着的上身,似乎让翟靖眼睛一亮,他竟然躬下身子侵袭起我那僵硬的胸膛。他的唇舌竟然如此神奇,我一把托起他的脸膛。“你要干什么?别逗了!”眼前这双已湿润的眼睛,一下子便击垮了你所有可能搭起的防护。

“过了这么多年,老天还把你送到我身边,我不想再错过。我这辈子不可能结婚的。哪怕你只属于我一晚,明天之后再也不理我,我也心甘情愿。”还没等我说什么,他已经深深地吻了上来。

我几乎就窒息了,稍稍推开他的面庞:“坐下说说话吧,我可以陪你一晚。你随便说什么,我都听。”我拉着他坐在床沿上,他根本就是粘在你身上,还没等我坐好,他一用力便将我推倒在床上。他死死地搂着,恨不能合二为一:“就这样,今晚不走了。”

“也不说话,这么着,叫什么事啊。让人知道可不好。”我无奈地说,轻抚他的肩头。

“屋里就我们两人,谁也不会知道。要是能永远能与你这样该有多好,你是不是嫌我脏?”

“别瞎说。”这么说着,竟然感觉身体再次起了反应,是他腰身有意地碰触。

他又开始了对我的侵扰,我真想就这么跳起身迅速地离去,留给他一个匆匆地背影之后,是否他会伤心一晚?他的舌头,简直就是一把开启欲望之门的钥匙!

翟靖啊翟靖,难道一个僵挺中的男人也会带给你愉悦?我简直想不通。试图推开你,你却得寸进尺……我KAO,你怎么会这样?堕落天使?我不需要!

“该死的翟靖,你快打住,我——”实在无法忍受了,我竭尽全力地推开他,看也不看他的表情,拾起地上的背心逃避瘟疫似地冲出他的房间。

 

清晨。

在大堂前我们相遇,只是微微点了点头。翟靖依然精气十足的妆扮,皓齿明眸。那充满亲和力的微笑啊,简直就是与他人迅速接近距离的天然法宝。我先前竟然还想着面对他时持何样一种表情,真的是多虑了,远没有翟靖此刻的随意自然,不禁暗自笑笑。

车驶离酒店后拐了两个弯,又到了昨晚用餐的地方。自助的形式。从开始在海南吃第一顿饭便是座无虚席的状态,此刻依旧。

740分。我们的旅行车便开始了新的一天行程。阿任介绍了今天的主要参观景点:定水县南澳猴岛、海洋公园、鹿回头公园。他说:“我们大概有一小时20分的车程。经过一晚的休整,此时大家精神饱满状态超佳,接下来是不是请翟帅哥出场了?大家可以错过南澳猴岛的猴,要是错过翟帅哥的歌,可是大大的遗憾哦。”

翟靖总是被阿任以这样的方式引出,似乎已经无所谓阿任如此的调侃,接过麦克风,未语笑先盈:“每次迎接从家乡来的客人,我都特感亲切,就是那种与家人相处的感觉。而今天这个团还特意为我带来了另外一份惊喜:有一位已经与我多年失去联系的好友同学,他的出现让我到现在还难抑心中的平静。”说到这,翟靖故意停顿下来,目光已投射到我这。我不知道他要卖什么关子,眼神木然地盯着他。此时,同事团友们已经有人回过了头。我冲大家笑笑。

黄文来接过了话茬:“姜明亮,怎么都没听你说过?早知道这样,咱来之前,凭你们的关系,至少还得让康亚给咱优惠,完了,这下又便宜康亚了。待会儿你们俩请大伙吃椰子,最起码得是银椰。”大家都在应和着。

女儿接过了话茬:“不让靖伯伯请,让爸爸请。”大家于笑声中又把目光转向翟靖。

我与翟靖相视一笑。他接着说:“今天有机会肯定请大家吃椰子,放心好了,人人有份。”而我们踏上海南的土地,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第二天,竟还未来得及品尝椰子呢,却先送出了承诺。而此刻,翟靖的泰然自若,仿佛在我们之间什么都没发生似的:“接下来,我为大家送上一首张学友的《忘记你我做不到》。”

记得当年,他最爱哼唱的就是张学友的歌,却没有听他唱过这一首。他的视线再也没有投向我,而这支歌却让我陷入了沉思。领会别人眼神言词中的隐含之意,是我最弱的项。偏偏翟靖最擅如此,所以与他在一起时,我只有被调笑的份儿。他的歌仿佛又让我回到了当年的教室中,曾经的浅吟低唱就如此真切地复原在你眼前,娓娓于耳畔。翟靖啊翟靖,你瞬间便完成了从导游到一个歌者的角色转换,却让我的思绪再也无法平静。你现在究竟是怎样的一种生活?你到底都经历了些什么?为什么你的笑靥没了往日的纯真?是我害的你吗?你那些曾经被我视为玩笑的言语,难道都是发自你内心的表白?那个时候不是我没有引申你的影射,是我不可能接受与一个男生的另类相处。与你的友情我一直珍惜,不是我有意冷淡啊。你这样一路走来,收获了什么,只有你自己心里最清楚。最重要的是,你的妈妈怎么会接受你如此走下去?翟靖翟靖啊,这一次我再也不会与你失去联系的,一定会促成你早日成家,不要再让妈妈为你担心。我也相信我们的友谊会绵延一生……

翟靖的歌声刚落,黄文来又开口了:“下面该姜明亮了,人家翟导这么周到,就让姜明亮代表大家唱一个,表示一下。”大家附和着。我只得站起身,连连摆手:“我可比不过翟靖,上学那会儿我就五音不全, 现在加了个更字,还是别刺激大家的听觉神经了。让我们家小公主给大家唱一段《小黄莺》吧。”这是女儿每次在幼儿园中拿手的保留节目,是她自己跟着儿童剧学会的。此时,女儿已经在前面翩翩起舞了,翟靖不时要伸手扶她……

 

南澳猴岛。

真正的新奇体验是第一次坐在高空缆车上,脚下是河湾渔船是树木岩石,越升越高,心便开始有些慌慌的,却又忍不住要往下看一眼。妈妈已经捂住了女儿的眼睛,女儿却非要看看清楚,她竟然没有丝毫害怕的意识。

走马观花般进入猴岛,而对于并不陌生的猴群,只有小孩子们被吸引了目光,而大人们却把目光放在了形态各异的松柏上了。迤逦而行。四十分钟,匆匆而过。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