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们看海去

心如止水

 
 
 

日志

 
 

默默香之五:鹿回头  

2017-05-30 08:15:34|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再回到车上,便直奔三亚。车速飞快,行在海南的东海岸上,偶尔便有浪涛拍岸的景象。又是一个小时的车程。

风卷残云般的用餐。

阿任为大家介绍起海洋公园。关于潜水。直到到了公园门口才被告知:均是自费的哟。翟靖已暗示过:要是不想潜水就在沙滩上遛遛吧,看看海景也不错。我问好妈妈女儿,都一致同意翟靖的建议。还有财务方老师。

直到大家分散开,这边只剩了我们五人。前面是妈妈与方老师领着女儿,我与翟靖跟在后面。沿着沙滩,我们悠然自得地迈着步子。椰林中是躺在晃床上的肆意,阳光下则是避在小茅屋中的惬意。沐着海风,远眺水天一色,只是这么走走,不也是一种享受吗?不知不觉间,我与翟靖已经落在了她们身后。笑眯眯的翟靖偶尔抓我一把,我只是笑笑。

“这里的游乐项目都很贵,要是不感兴趣,舍弃也不算遗憾。半潜,其实就是坐快艇到远处的一艘大一些的船上,下到船舱里,透过玻璃看海底,船只是随风摇晃而已,其实也是在岸边。每人180块。在这里,也就潜水还可以体验一下。凡是自费的项目,导游都是有提成的,我不说,你应该也明白。后悔吗,听了我的建议?”翟靖迎着我的目光。

“你说哪去了,跟你这么走走,我更开心。对于北方人来说,眼前步步都是美景:蓝天白云大海沙滩还有椰林。永远呆在这里多好,估计一辈子都不用打针吃药。”我抬头望望头顶上快速移动的云朵。

“你少说了一样美景。”翟靖拍了下我的肩。

我略带疑惑地看看他:“什么?”又下意识地望望周围:茅草屋?海风?实在想不出,目光就再次落在了翟靖的脸上。

翟靖眼中分明隐含着一份情愫,果然,他笑笑:“好友。再美的景色,没有人,也是没有生气的,对吗?尤其当一个人面对游人散尽的空旷场景时,这种感觉最强烈。因为你,我第一次感受到兴隆夜色的美。也是因为你,今天的大海沙滩椰林多了份柔和。这种感觉以前从来没有过。同样的景,只是因为身边的人不同,却有了感觉上的天壤之别。你能体会到我说的这种感觉吗?”

“你的职业真让人羡慕,总是在风景中行走,还有这么多人陪。”我随口说道。

“不是你一个人这样说。如果天天让你吃燕窝鱼翅,你也有个腻的时候,我倒盼着有一天单独与你走一次这趟线路,死也瞑目了。”翟靖已经望向了别处,我抓了一下他的胳膊。

“瞎说吧,你就。等你回到天津,我请你吃饭。我们好好聊聊。”我知道自己无法左右他的语言攻势。

“我就知道你不愿意和我单独在一起。”翟靖扭过脸,仿佛仅在瞬间,他的脸上便消失了笑意。

“你就曲解我的意思吧,我是说不要总把死啊活的挂在嘴上,才多大。你要是跟别人说自己才二十六七岁,都有人信。你还跟过去一样,招人喜欢。”我真的不知说些什么好。

“如果我在你心中还是过去那个翟靖,我真的很高兴。无论将来发生什么,你永远是我最信任的哥哥,你在我心中的位置谁也替代不了。只有你疏远我。”翟靖已住了脚步。他那深情的目光中,真的会让你产生错觉——如果眼前是个女生,我真的会再次被卷入情感的漩涡。

我扶了扶他的肩:“不要胡思乱想,我们这回好不容易见到了,就再也不会断了联系,放心吧。我还要帮伯母给你张罗婚事呢。”

“你——给我张罗婚事?!”翟靖一副哭笑不得的表情,“亏你想得出来,其实我早有暗恋对象了,你心里比谁都清楚”

“你把我搞糊涂了,我们都好几年没联系了,我哪知道你暗恋谁?”我有些迷惑。前边不远处,女儿已堆起一个沙丘。妈妈与方老师坐在一边的木廊下聊着什么。

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有人回来了,在阿任的带领下到了椰林的阴凉中。阿任已经在招呼我们。

眼前的一个椰子摊。几个人不约而同地看着我跟翟靖。翟靖开口道:“说了请大家吃椰子,现在让阿任帮大家挑,我买单。”阿任与摊主调侃着,大家一一接过不老不嫩的青椰。标价每个2元,倒是挺便宜的嘛。翟靖专门找摊主挑了个银椰送到女儿手中:“来,喝吧,你肯定喜欢,从今天起,伯伯一天给你买一个。”女儿眨巴眨巴眼睛轻轻地吸了一口:“呀,真甜,好喝。”而我手中的青椰水入口的感觉一样甘甜爽口。如此天然的饮料,简直就是上天赐给海南人最好的礼物,这一年中,海南人得少进食多少食品添加剂啊。目光不时与翟靖相遇,他却总是适时朝向别人。当我到摊前准备结账时,摊主指指一边的翟靖:“那位帅哥已经结完了。”抬头搜寻翟靖的目光,却见翟靖已在招呼大家准备上车。我只能看到他的背影。

 

“下一站我们将奔赴三亚最高的景点——鹿回头公园。说起鹿回头公园,这里有一个美丽的传说……”阿任开始了侃侃的叙说。传说有一位阿牛哥与母亲相依为命,母亲病重之际,阿牛请来了郎中。郎中告之要用新鲜的鹿茸做药引才能治好他母亲的病。阿牛只好背起弓箭上了山,可巧就发现了一只长有鹿角的母鹿正在与小鹿吃草,阿牛几次拉开弓,箭却没有射出去,因为鹿母子让他想起了自己与母亲。两手空空的阿牛回到了家。母亲的病更重了。转天,阿牛发誓一定要打到一只鹿。他再次背上弓箭上了山,他走出了好远,终于发现了一只长有美丽大角的鹿!但是,只要阿牛一张弓搭箭,它就狂奔而去。阿牛紧追不舍,一直便追到了三面环海的山崖上。阿牛再次张开弓,箭终于射了出去。旋即,鹿幻化成一缕轻烟消失不见。原来,这只鹿是位仙女,她爱上了勤劳善良的阿牛哥。当仙女再次出现在阿牛身边时,阿牛惊呆了……所以,三亚又叫鹿城。

如此美丽的传说被阿任讲的着实吸引了大家。故事讲完了,也便到了公园门口。

抬头仰望,果然是座小山。索道与步行,自选吧。至于费用吗,可要自理哟。阿任还是那种惯有的调调。我陪着妈妈女儿排在了索道旁。已不知翟靖此刻身在何处。山本不高,索道也便缓和些。缓慢而沉稳的索道。

下了索道,回头便见步行上来的团友们已到了近前。得,又失去了一次爬山的体验。阿任招呼着大家,沿向上的缓坡路,转过一个弯,视野豁然开朗。“大家站在这个位置就可以看到三亚的全貌。美不美?”阿任指着远处。三亚市宛如在一湾海水边用各色的珍珠堆砌而成,背倚青山面朝大海,风韵悠悠。在这样的景致中生活,恰如畅游在诗情画意中。有人便以此为背景拍起照来。我已随着人流前行。

抬眼便见一肉色石鹿,高大挺拔地矗立着。真的是在回头,回头却依偎在了阿牛身边。近前,你只能仰望,神奇的鹿女神与阿牛哥此刻如此安谧地注视着大家。正如阿任所讲,神鹿与阿牛哥会为每对恩爱中的男女带来幸福吉祥,同来的夫妻或恋爱中的帅哥靓妹千万不要错过在这合影留念哟。阿任指指正在被别人占用着的一块圆形石头——那是此外最佳的拍照位置。

我们这一团队大多是三口之家,唯有方老师与儿子,我与妈妈、女儿似乎不太适合在这样的氛围中留影,我便站在一边微笑地看着大家轮番拍照。

“还有谁?不一定非得是夫妻,来此一趟不容易,大家随便啦。”阿任似乎看到了我跟方老师这几个人始终与那个最佳位置保持着距离。我边催着妈妈和方老师,边说:“阿任说的对,我为大家照,来吧。”方老师与儿子。奶奶抱着孙女儿。我正准备转身离开,身后翟靖的声音让我一惊:“麻烦你一下,阿任。”他已经到了我身边,伸手就接过我手中的相机也递给阿任,拉着我指指那个最佳位置。我明白了,脑中一丝的犹豫瞬间飞过,却已被翟靖引领到了石头上。翟靖紧紧搂着我的腰,那一刻真的是莫名的感觉,身体有些僵硬。翟靖的声音响在我耳边:“放松点好不好,我又不是魔鬼。”阿任接连按着快门:“真不错,帅哥就是帅哥。”阿任打出胜利的手势。我们迅速跳下那块早已被赋予了特殊意义的石头。我不想再回头看:恐怕是第一次有两个男人在这个位置合影吧。

阿任递给翟靖相机的时候,也不忘打趣:“你要是个靓妹,跟他真是绝佳的一对。”

“去你的,乌鸦嘴。”翟靖拍了他一巴掌,“我们一直是好哥们,跟哥哥照张相不行啊?”

“行行,谁说不行,我只是感觉怪怪的,刚才翟帅哥的脸好像红了。我长得黑,脸紫了,别人也看不出来,你长得太白,想不让人看出来都难。”阿任嘿嘿一笑。

“越说越离谱。”翟靖紧走几步追上了我。

“忘了一件事。”翟靖拉了我一把。

“什么?”我确不知他所指。

“我还不知道你的手机号呢,你说不会断了与我的联系的。”翟靖瞥见刚才黄文来在接电话,突然间想起。.

“真是的,这怎么说的,从一见面到现在只顾了说话,呵呵。”我笑笑,“我这是天津卡,出了天津就用不上了,只看时间用。你记下号吧……”

翟靖飞快地在手机上输入着,随后说出自己的号码:“我的号已经用了好几年,不会换的,你要是换号,千万告诉我。”

“放心吧。”

再次登上大巴车,我们都觉出了疲乏。翟靖清点完人数,也坐在了位子上。车再次起程。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