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们看海去

心如止水

 
 
 

日志

 
 

默默香之六:爱晚亭之醉  

2017-05-30 08:16:53|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以为直奔酒店,却在一栋白色的建筑前停了车。阿任适时开口道:“大家马上就要参观的地方,是有着浓郁海南地方特色的茶艺室。由身穿民族服饰的小妹为大家演示茶艺,估计这会儿大家已经口渴了,那就来吧。”

进得门来,只见一间间十几平米的房间中都围坐着好多人,房屋正中是小妹标准的茶艺演示。我们一行人被引领进一个大房间中。甫一坐好,便有两个小妹端来茶具,展示着为大家准备的茶叶:五指山兰贵人,雪茶,苦丁茶……品种不一,泡法也就有区别。游山玩水似的将水倾入数只茶盅中,茶的清香便盈满整个房间——其实从走进这栋建筑的那一刻起,茶香便悠悠地散布在各个角落。酒盅大小的茶盅,每人一盅茶。真正的品茶,唇齿间的清香久久。确不是让人来解渴的,嘻嘻。这边的小妹收回茶盅,那边的小妹便魔术般的从桌子下掏了各色包装的茶叶,口中报价不一。

原来如此,大家会心地笑了。如此的销售方式,也可称得上高雅。

平日里,我跟妈妈根本就不喝茶,结果还是选了两包苦丁茶,单单看准了去火的功效。翟靖始终注视着我的举动,我也没多想。

终于,在奔波了一整天后,大家走进了明月大酒店的大堂。

“大家有半小时的休整时间,然后还在这集合去吃海鲜,今晚由黄领队请客”。 阿任与黄领队不知又在调侃些什么。大家已奔向电梯。

 

爱晚亭酒家。

我跟翟靖走在后面,他说道:“初三那天,也是在这,你们老板喝多了,走路都有些晃了,让人搀回去的。”

“酒星都在那个团里了,陪着老板,想少喝都不行。我们这帮都不怎么喝酒,就会吃。”我说。

“太好了。”翟靖一回想那天被他们老板劝酒又回敬酒,着实被害苦了,这么多年酒量就没练出来,胃里是翻江倒海得难受,未出饭馆便找机会钻进卫生间吐了酒。今天有姜明亮在,应该不会再让那一幕重演。

三张桌子正好占据大厅的一个角落。翟靖很自然地坐在我右手边。阿任则被黄文来叫到了跟前。随着一道道海鲜菜品的相继上来,翟靖不时说起上一队的趣事,最后竟站了起来:“陪着你们老板真得加倍小心,几次都要威胁投诉呢。你们这一团应该比他们的行程更合理紧凑了,我可不敢再让黄领队有一点意见。所以我真诚地敬大家,感谢大家对我工作的支持。”翟靖适时地端起酒杯,仰脸便是半杯下了肚。大家附和着,我拉了他一把:“差不多就行了,没准我们老板是跟你开玩笑呢,你也当真?”

“你是不知道他那讲话的语气,就跟发表演说似的,上纲上线的,我只有洗耳恭听的份儿。”翟靖将自己小碟中的全贝递到了女儿盘中,而女儿似乎对那些形态各异颜色鲜艳的贝壳更感兴趣,吵嚷着要让奶奶带回去。

黄文来的几次调笑,又让翟靖两次起身离座轮流给那两桌敬酒,我的视线随着他流转,又是两杯下肚。这么干巴的身板,能承受得了这么多酒?真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曾经连啤酒都不喝的人啊。再回到座位上时,他那已完全酡红的脸膛,天哪,简直艳若桃花。我一时竟痴痴地盯了好一会儿,惹得他在桌下紧紧抓住我的手:“干嘛这么看人,不认识似的。”他的另一只手支着脸颊,那微微的笑,斜睨着你的眼神分明透着一份柔蜜。真的不应在这样的场合中如此,我提醒着自己,狠狠掐一把大腿。手与目光几乎同时收回。

旁边的方老师劝着翟靖吃菜:“别再喝了,他们都比你有酒量。”

“没事的,我喝一口酒也是这样,只要大家高兴就好。”翟靖不时喝着茶水。

“喝的太急了,又没人强让你喝,喝这么多干嘛,别听黄部瞎忽悠。”我不知道他确切的酒量。此刻,他脸上红已经漫延到了眼睛上。

“我高兴,我想喝,不行啊?你们单位请客,我和阿任一起跟着沾光,这样的机会可少有。”翟靖随意夹了口菜。

只要我放下筷子的手一落在腿上,便被翟靖的手便毫不犹豫地抓住。我竟然也迎合着他,紧紧相握。在宽大厚重的紫色桌布下面。也只有如此的身体接触是我可以自然接受的,如果可以带给你一些心灵上的安慰,我也很高兴。紧握的手时而揉搓时而胶着时而静止时而轻扣,这是寻常竟义上的握手吗?我可是第一次遇到,再也不敢看翟靖的眼睛,而他辣辣的目光总会在我的脸颊上停留。

直到散席时,翟靖脸上的红,才略有些淡去。

夜幕早已降临。三亚的夜啊,舒适得无法形容:风醉人地吹,天深远地蓝。我跟翟靖走在大家身后,翟靖始终摽着我的胳膊。“你看你看,海南的月亮,美不美?”翟靖突然停下了脚步指向远空。我不禁顺着他指的方向抬起了头。真好,虽说是半弦月,却清晰得近了一大块的感觉。是亲近。我说:“怎么连海南的月亮都比天津的大好多?”

“这是一片净土,只要你爱上,就舍不得离开。山水花草都透着份洁净,净得让你都不忍心去触摸。也许有一天,我会永远留在这里。”此刻的翟靖遥望着夜空,眼睛里空旷得没了丝毫的魅惑。

“走吧。”我拍拍他的手背,“回去早些休息吧,累一天了。”

翟靖乖巧的有些异常,无语地低着头随在我身边。又有人开始流连在路边的烧烤摊前,而另外一些人早已到了酒店。我看看翟靖指指酒店,他没再说什么。从走进酒店一直到我房间门前,翟靖依旧无语,却先住了脚步,欲言又止的样子。我笑笑:“洗个澡,早些休息吧,明天见。”我想伸手与他相握,他却无动于衷。

好久,他才说:“一会儿到我房间来,401,我有东西给你。”

轮到我惊讶了,会有什么东西?终于还是说道:“明天吧。”

翟靖一脸的失望:“明天?对于我来说,还有几个明天?你说回天津请我吃饭,要好好地聊,为什么不能是现在?我一个人的住宿,你知道一年中会有多少天吗?好不容易遇到了你,你却不想陪我,也许是我太自作多情了。对不起!”他转身的一瞬间,那哀怨的眼神一下子揪住了我的心,我跨出两步攥住了他的腕子。

“怎么听着跟永别似的?你别这样好不好,让人心里不好受。”我多么希望眼前可爱的小弟脸上永远充满笑啊,为什么不能?

“感觉这心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往下坠,空的难受。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啦。这样的心情,你让我冲你笑,怎么可能?如果在你面前,我也戴副面具,我的生活是不是太悲哀了?”背对着我的翟靖略抬着头,而他的肩头分明在抖动,我真的就想一把扶住他,又作罢了念头。后边已有了说话声。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