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们看海去

心如止水

 
 
 

日志

 
 

默默香之八:相伴到天涯  

2017-05-30 08:20:01|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阿任的介绍依然如昨——今天的行程是这样安排的,上午大家将浏览两个景点:南山佛教文化苑、大小洞天;下午也是两处:西岛、天涯海角。因为这几个地方离得比较近,所以大家可以尽情的享受三亚迷人的风光。

很快便抵达南山佛教文化苑。转过绿色的屏障,那通体皆白的观士音菩萨雕像完全呈现在了大家面前。南海观士音。南海岸边。神话与现实的完美展现。大家都仰望,仰望着这高逾百米的雕像。而前面的人已如朝圣般地前移着,更有上了年纪的大爷大妈们早已双掌合十,口中念念有词。从来不信神佛的我,此刻心里也无比的安静。面对着中国神话中最慈祥的女神,竟然没有听到女儿喊爸爸的声音,回过神来,却见女儿已被翟靖抱起。我冲翟靖笑笑,翟靖根本就对我视若不见地跟女儿说着什么。

阿任已找来景点中的一位导游小妹,声调的柔美恰与这圣洁的环境相融合:大家看到的这尊观士音菩萨像建成于2005年,高108米,比美国自由女神像还高15米,现在价值1亿以上。凡是来到海南的善男信女必拜观士音菩萨。如果天气条件适宜,在菩萨像上方会有光环出现,据说有幸看到这一天象的人,一年中都会有好运哦……

越是近前越需仰望,也就不能拍下圣像的全貌……

风起时,我们终于登上了南山寺的石级——祖国最南端的寺庙背山靠海而建。那左青龙右白虎的捍卫,只有在导游的讲解过程中才能识别出个大概的影像。那就是大自然与人之想像巧妙的结合。

身边不时有信徒请来那一柱擎天的长香进行着上香仪式,而我们则绕过一堵高大的影壁墙。哇,眼前视野顿时开阔:那浩瀚无边的南海啊,海风飒飒海浪滚滚,大家不由得沿石级而下,近距离地与海浪接触着。南海的风啊,吹得大家如同一群无忧虑的孩子。我回头张望时,见影壁下临海的石栏前,阿任与翟靖正有说有笑呢。翟靖冲我摆摆手。我迅速拉近他在相机中的影像按下了快门。他海蓝色的背心真的很适合那灰白色的影壁与石栏。

回程时,迎面依然会碰上扛着硕大贡香的游客。相比之下,我们这一团人真正是游山玩水的过客,可这即将错过的是我国最南端的寺院啊。

午餐过后,直奔西岛。

午后的阳光明媚煦暖,这样的天气正适合大家戏水。女儿已期盼了许久,登艇下艇间丝毫没有惧怕的心。翟靖帮着女儿挑选着泳衣泳圈,我随便拿了件泳裤,随在翟靖身旁。大家依次走进更衣室兼冲洗间。妈妈与方老师选择了在沙滩上行走,翟靖陪在一厢。我的目光已被女儿牵扯,虽说是浅水区,翟靖与阿任一再叮嘱不能大意。

第一次与海如此亲密的接触,大家都兴奋异常。女儿一会冲这边一会儿冲那边不停的撩水,不停地往下走,她就悬浮了起来,仍吵嚷着往深处去,我始终拽着她的泳圈。

“咦,海水没有颜色呀,怎么都说海水是蓝色的?”女儿捧着一汪水,像在自言自语,又像在询问我。

“对,因为天空是蓝色的,天空倒映在海水里,水也就成了蓝色的。”我笑笑。

“我回去后,就把海画成黄色,黄色比蓝色好看。”女儿小手一扬,水线便在空中飞散开。

“可以,你是小画家,你想让海水是什么颜色,它就是什么颜色。”我已仰躺在了水面上。此刻,朵朵白云清晰地在眼前移动,海天之间没了一丝杂尘,天便透明得更近了,仿佛触手可及。海面的晃动让人消失了思想。

风渐渐大了起来。阿任翟靖开始招唤大家上岸,而此刻已有人游到了围网的浮球边缘。

即将上岸,女儿还不忘撒向翟靖一汪海水,翟靖也不躲闪,她根本就全然不顾奶奶在一旁的假嗔。

当我与翟靖目光相遇时,他一时的视线停顿,迅速扫了我的全身,是我阳光下的赤裸招惹了他?我赶紧接过他手中的浴巾,想再接过衣服,翟靖却视若无睹。我低头直奔冲洗间,瞬间便冲洗完毕,知道门外站着翟靖,拉开插销,翟靖猫一样的闪身而进。他先递过内衣,我想像的轻轻一接他便松手,怎料他竟然拽着不放。我真真哭笑不得:“你也不嫌脏。”翟靖立即打出嘘的手势旋即指指两边冲洗间,同时放了手。我迅速穿好,将浴巾递给他,他却不接,猛地扎入我怀中。

“明天这个时候,你们就要返回海口,我舍不得你走。”又是喃喃低语。

我仰起脸,花洒上的水珠儿滴落到我额头。我拍拍他的腰身:“等你回到天津,我们好好地聊。赶紧放手,外面的人都等着咱呢。”

翟靖不情愿地离开。

大家已聚集在一起。翟靖默默走到了阿任身边。

“同学加好友,关系是不一般。感觉你跟这个团像换了个人似的,哪不一样呢?”阿任打量量着翟靖,像在看一个陌生人,“是脸色好看了,白里透红。”

“越说越离谱,别胡吣!”翟靖捶了他一拳。

“咱俩要是匀匀就好了。跟我站一块,显得你更白了。我枉是南方人,没让水滋润好,唉。”阿任总也忘不了插科打诨。

“好了,该起程了,贫吧,你就。”翟靖指指手表。

 

抵达天涯海角时已是下午4点。正是游人如织之时。

椰风海韵。阳光沙滩。如此怡人的景致,即使只是就这么走走,也是天堂般的享受啊。费翔的歌声在记忆中开始飘荡。

“大家快看,前面海水中的警天一柱礁石,就是802元人民币的背面图案,是不是似曾相识的感觉?”阿任指着不远处正是游人密集的地方。远近都是人影重重。

这就是传说中的天之涯海之角吗?封建王朝中无数“逆臣”遭流放的荒蛮之地!是不是选错了地方?即便再郁闷的人,到了这里也应该是超凡脱俗近仙般的感觉啊。若是在寂静的夜中眺望远方,身边又有一个书童陪伴,不就是一幅画吗?而如果没有“逆臣”们的被流放,此处是否仅仅是海南漫长海岸线上的普通一隅?是他们捕捉到了此处的灵性,水石也便如同有了生命。“逆臣”们来去间的感受也便在吟哦中漫漶开去,引得更多人的走近,走进,而后用心去聆听去感悟。

“区区万里天涯路,野草若烟正断魂”、“碧水蓝天晴一色,轻烟淡影漫婆婆”。到底是谪居之地,还是诗画美景,已让人无法分清。若不是众人之前,我真想把脸深深地埋入在石前的沙中。我要无限地接近,哪怕仅仅一瞬间。南海的风啊,你吹吧!当我站在一块形状怪异的石上时,不禁张开了双臂。

我回过神来,再次追寻到翟靖的目光时,他已没了那种发自内心的笑,更像一只落单的羔羊。被他视线牵扯着,我到了他近前时,他已面向远方的大海,风吹起了他额前的头发。

“总也看不够的海,就是这么看看也让人心情舒畅。真羡慕你总有这样的机会。”我也迎着海风仰起了脸。

许是被我无声的靠近惊醒,翟靖迅速收回视线,回望着大家,自语般地说:“居然会有一天与你相伴到天涯,也永远不会忘记今天这个特殊的日子。虽然来去匆匆,我已经知足了。一样的礁石一样的海风一样的椰林,为什么我的心里就跟这海一样心潮澎湃?你——会是那个真正懂我的人吗?”

他那饱含深情的目光已经粘住了我的眼睛,我一时无语。眼前的翟靖真的让人无法猜透。是因为我明天就要返津的缘故吗?又不是再也不能相见!许久,我才说:“到了宾馆,把你的地址写给我,我会尽快抽时间去看望伯母。”

翟靖点点头:“我妈妈对你的印象最深,还埋怨我不好好珍惜你。回去之后,我就对妈妈说,不是我不珍惜,是人家不稀罕,我总不能厚着脸皮上赶着吧。”

“胡说八道,败坏我的形象,小心我收拾你。”女儿已向我们跑过来。

翟靖狡黠地看了我一眼:“你舍得吗?”

阿任冲我们招招手:“两位好兄弟,我给你们拍一张,马上就要往回走了!”

翟靖是征询的目光,我做了个请的姿势。翟靖嘴角微动,在想:鹿回头前那么不自然,因为爱情;天涯海角无关风月,所以欣然。

阿任变换着角度,俨然专业摄影师。他递过相机笑笑地说:“姜哥要是不介意,我就把你们的合影放到我QQ空间里,你们可以做两个景点的形像代言人了。”

我点点头:“随你,只要翟靖不反对。”

翟靖一脸严肃道:“备注上要注明:兄弟俩。”

阿任指着翟靖对我说:“你这个小弟啊,纯粹一人精,要是个小阿妹,不知会让多少人想着呢!”

“你这话不对,小弟会让好多小阿妹想着,你费费心,帮我弟特色一个合适的海南妹,事成后,我好好请你。”我伸在半空的手想拍一下阿任的肩,怎料翟靖一巴掌抢在了我之前。“快闭上你的乌鸦嘴。”几乎就在同时,翟靖狠狠地踩了我一脚,那么的不动声色,随后从我们之间穿过。

“是你这个当哥的太粗心,人家在天津有女友。这么精致的帅哥,在个人问题上绝对不用别人操心。只可惜我与他也合作不了几天了。”阿任无奈地笑笑。

“怎么啦,他是要回天津,还是到别的地方做地接?”我一脸疑惑。

“你不知道?他没跟你说?”阿任一脸惊讶。我与阿任走在大家身后。

“我们根本没来得及说什么。”我想像不出会有什么新的变化将要发生在翟靖身上。

“他3月份就要跟台湾团,他的领队证马上就要下来了。”

我点点头,过去的这两天中哪有机会好好坐下来,总是情切切的样子。但我相信,无论你到了哪里都会是最优秀的。

选在门口一处开阔的地方,阿任为大家留下了第二张集体合影,这一次翟靖也成为了团队中的一员,站在队伍的最后一排,翟靖紧紧扣住了我的手。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