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们看海去

心如止水

 
 
 

日志

 
 

默默香之九:颤抖与拥抱  

2017-05-30 08:22:50|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明月大酒店前,阿任诚心交待道:明天的行程较为轻松,所以明天早晨7点半集合,8点用餐。大家今晚可以舒舒服服地睡个好觉。

大堂前,阿任翟靖与黄文来说着什么,我已然放慢了脚步,回头却不见他们有散开的迹象,终于到了电梯跟前。也许今晚真就如阿任所讲:安心睡眠吧。为了明晚的回程奔波,这样的安排也有其合理之处。

迈入房间的瞬间,身后传来翟靖的声音:“唉,等等。”我退后一步,与急匆匆赶来的翟靖相对而立。

“一会儿过来陪我说说话吧,哪怕几分钟也好。”翟靖那期盼的表情容不得你有丝毫拒绝的心。

这样单薄的身子究竟还能有多少未知的谜?我倒要探求一番,回到天津不一定有如此方便的机会。这么想着,我痛快的地点点头。

“一会儿见,Bye-bye。”翟靖露出了会心的笑。

 

当我走进翟靖的房间时,他早已洗漱完毕。桌上是打开的上网本,不知他正在浏览着什么信息。

“还以为你看电视呢?”我坐在了沙发上。

“我很少看电视。开着电视,大多是为了制造点声音,不想让屋里静得几乎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要不就听听音乐。反正一个人不能太长时间呆在安静的氛围中。你肯定没有这种感觉,白天晚上身边都有人陪。我也想。”翟靖递过他早已泡好的兰贵人茶,“正好现在喝。”

我呷了一口,香染唇舌,而这香也便慢慢地溢满了整个房间,茶香?他的体香?反正从一进门就闻到了,也许他在使用某种香水。翟靖似乎永远与“臭男人”这个词沾染不上。想到这,我不禁笑笑。

被翟靖凝神注视着,我的笑,他捕捉得一清二楚:“有什么好笑的,说出来,也让我分享一下。”

“你真的很适合海南这样山清水秀的地方,整个人看上去又清澈又健康。一旦回到天津,每天像上足了发条的陀螺,总是一脸的严肃,老不老少不少的表情,天天如此。”我将杯子放到唇边,近距离感受着那股清香。

“我怎么听着像在说你自己。你要是真喜欢这里,可以再请几天假,留下来再玩儿几天,我可以找人陪你。你要是能陪我一道回天津,太好不过了。”翟靖从床边移到了沙发上。

“我倒想,其实我们单位已经开工了,听说天津在下雪,好大的一场雪。”我只是盯着手中的杯子。

“既来之则安之,彻底放松自己,工作的事统统让它玩儿去,又不是你一个人在这旅游。你一说下雪,我倒有些想家了,我是大年初一赶到的海南,你们是我接的第二个团,就算开门红吧。我从没有主动跟客人合影的习惯,以前总是被一些阿姨大妈们说得不好意思了,勉强同意跟客人照几张相。是你让我有了改变,所以阿任说我这一次带团跟过去不太一样,我明白,是阳光照进了我的心。”翟靖略带神秘地一笑。

“你不就跟我主动合影了吗?还有谁?”我总觉得他的话怪怪的。

“对呀,你也是我的客人,这还有错?”翟靖一本正经地说。

“晕,你还是保持本色吧,你这样,我一时习惯不了。客人客人的,好像什么似的。”我连连摇头。

“本色?你无法接受本色的我,现在我不带任何情感色彩跟你说话,你又这样说。我真不知道该怎样面对你了,你——是不是打心眼儿里讨厌和我坐在一起?因为我已经不是当年那个清纯的翟靖了,是这样吗?”翟靖已笑意全无。

“你不要歪曲我的意思,好吗?我们是同学是好友是兄弟,你把我当客人?是有意疏远我,你可以把这一团中的其他人都称为客人,唯独我,不能,我是你明亮哥,没说错吧?”我靠近了茶几,与翟靖又拉近了些距离。

翟靖无言地盯了我好一会儿,视线慢慢落到了天花板上:明亮哥啊明亮哥,我想听的就是你这样的话,我不主动激发,你根本就是吝惜于我。如果上苍让我在现实生活中真的有一位如你这样的亲哥哥,也许我就不会走到今天这种地步。是欲求而不得,偏偏又在心中种下了结,便总在寻找,寻找与心中那个完美形象的吻合体。是你害了我!你知道吗?因为你是推开我情感大门的第一人,而你又无情地远离,让我再也抓不住。如果说上学那会儿还有几分青涩,那么今次相逢我已经完全表白。看来明亮哥只能是明亮哥,其它的,真的是自己的奢望。明亮哥啊,你的好,依旧。只是接受不了我的这份另类之爱,那么明天之后呢?明亮哥啊,我真的好害怕如此宁静夜中豪华宾馆中的独处——在极力抑制眼眶中打转的泪,更不想让自己不由自主的颤抖没出息地再次在你眼前暴露。

我不由得伸过手去抓住了翟靖的手,凉凉的没有任何反应。

“中专毕业后,你来我家的那次,还记得吗?”翟靖依然面朝天花板。

“是,怎么会忘,深秋,十四经路上一地的落叶,你在风中不知站了多久,手冰凉,就跟现在的感觉一样。”我抓紧了他那无助的手,哪怕有一丝的温暖传递过去,也许就不会让他再发抖。

“那天,进屋好长时间了,我的手还是冰凉,浑身抖个不停。你说我傻,天凉,不知道多穿件衣服。我当时只是笑笑,你知道我为什么发抖吗?”翟靖合眼的瞬间,泪终究顺着眼角滑落。

我一时怔住:“又怎么啦,我哪句话说错了,你掉泪?”

翟靖似乎没听到我的话似的,接着说:“只有当一个人面对他喜欢的人却又不能向对方表白时,才会抑制不住地发抖,你知道吗?嘴上可以违心地说,身子却遮盖不住内心。那不是冷得发抖,是一种渴望,是怕被拒绝,是怕失去。”翟靖缓缓地扭过脸庞,“你明白我说的吗,明亮哥?”

此时的翟靖已如寒风中丢了衣衫的孩子,抖得让你只想把他拥进怀中。我不由得站起身,只是眼神的相望,他似乎已经感应到了我的内心,我微微张开双臂,他便迎向了我的怀中,我紧紧地搂住了他。紧紧地。也许只有我的体温可以让他恢复平静。怀中的翟靖一动不动,羔羊般的温驯……

“这是梦吗?抱紧我,不要离开我。想你想的好苦,是上天又把你送到我身边,别走了,留下来陪我……”他那呓语般的呢喃。

我只想让他别再颤抖,脑子里真的消失了所有。此刻。再也没有合适的言词应对他,而还有什么抵得上这温暖的怀抱!也只有这超乎寻常的拥抱是我所能给予你的,仅仅是拥抱,你能满足吗?翟靖啊翟靖,我们这样其实已经超越了兄弟间的相处,对吗?

时间在消逝。

翟靖周身已有了温度,我才缓缓问道:“听阿任说,你3月份就不在海南了?有新的工作安排吗?”

“嗯,再接一个团,26号晚上回天津。休息两天。我带的第一个台湾团,32日直飞台北,八天。我回天津这两天,我们还见面吗?”翟靖的鼻息抵在了我的颈窝儿。

“如果时间允许,我会去你家,关键是看望伯母,见你不见你倒在其次。”话音未落,翟靖已狠狠咬住了我的脖子,情急之中双手掐捏住他的腰际,他终于笑着松开了口,旋即他的双手又搭在了我的肩后,又是咄咄的逼视。

“喜欢与你这样。”蓦地,他的脸又深深贴在我的脖劲,他的手便蛇一样肆意摩挲着我的脸颊。

欲望在升腾。

我紧紧抓住他那游移的手:“你要是女人,我现在就要你。别逗了。”

瞬间便镇静,他那紧贴着我的身体开始松驰,目光相对时,透出一股冰冷:“你看着我——你说过,我这张脸比女生还漂亮,你忘了?”我真服他了,那泪水那么挥洒自如,真恨不能收拾他一顿。想避开他的视线,怎料他竟然捧住我的脸:“如果你认为与我的交往会让颜面扫地,如果我让你感觉恶心,你告诉我,我发誓再也不会出现在你眼前。如果喜欢你也是错的话,我情愿一个人承担这份错——”泪流满面的翟靖再次浑身颤抖。

我使劲摇摇头:“你都胡说些什么呀。”而脑海里却一片混乱,不知道他哪个问题值得我回答,似乎根本就没有我需要回家的问题。许久,我才说:“我一直把你当成最亲近的小弟,我没有与男人这么拥抱过。因为你是我的小弟,我打心眼里喜欢你,才会与你拥抱。我真的没想过别的,我这辈子都会与你交往下去,你放一百个心。我可以与别人打逗,与你却不能,因为你在我心中完美得不能有丝毫的被亵渎。我要保持大哥的形象,我是你永远的明亮哥,对吗?”翟靖啊翟靖,我的心让你彻底搅乱了,乱得一团糟。

“不对,是明亮哥又怎样?与我保持距离,就维护你的形象了?我心里早已接受了你,无论你对我做什么,我都知道你没有伤害我的心。就算你再结婚,我也不怪你,也许命中注定我一生都是一个人独来独往。一旦你结婚,我不会再打扰你,你放一个万个心。”怎么又是一副冷若冰霜的表情?这还是面对众人时那个笑容满面的翟靖吗?

我捏住他的下巴,一字一顿地说:“听清了,我们是兄弟跟我结不结婚没有任何关系!你这辈子不结婚,我不信!”

翟靖拿开我的手,似是而非地笑笑。许久。他抬头眨眨眼,问道:“你相信有来生吗?”

我摇摇头。

“我信,如果有来生,让我们做夫妻不做兄弟,你能答应吗?”他在凝视。

我舒了一口气,笑笑:“嗯,我答应。不过先过好这一生再想来生吧,你呀。”我狠狠地捏捏他那挺直的鼻梁,却没有提防他瞬间的再次粘贴上来。是唇与唇。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