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们看海去

心如止水

 
 
 

日志

 
 

默默香之十三:牵挂  

2017-05-30 08:28:41|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以后再想喝兰贵人茶,我会让阿任寄过来,你放心。”翟靖打开了电脑。

我摇摇头:“平时不怎么喝茶的,你不用总记着这事,我比不了你那时尚的生活。”

“去你的,这跟时尚没关系。喝茶只有好处,你一定要坚持。来看看我们的合影,你肯定没看。鹿回头前你的表情太不自然了,就跟身边站着个怪物似的,我有那么恐怖吗?”翟靖打开了一个文件夹。

我移到电脑前,翟靖稍微动了下身子,一只手搂在我的腰际。我不禁笑笑,照片上的翟靖简直就是大自然的宠儿,那么和谐亲切的笑容,而我却僵持在那他身边,真真煞了那风景。翟靖鼠标一点,天涯海角前的这张显示出来。这张还像那么回事,两个好兄弟的感觉。

回来的这几天,我根本没来得及整理照片。明天周日,又是元宵节,正好让妈妈与女儿好好回味一下海南之旅。我想起了他空间的文字,说:“你的经历够复杂的,在北京那段时间特有故事的感觉,表面上可看不出。把那样的文字放在空间里,你也不怕同事们读懂吗?不明白你怎么想的。”

“我已经斟酌了字眼,不是真正懂我的人不会读懂其中的含义。虽然我心里抱定一个人生活下去的心里准备,可还是没有勇气出柜,也许再过个三五十年,社会环境会宽松些。可那时候,地球上有没有我这一号,还另说呢。就算活着,只剩一副枯骨,还有什么劲。除非不是一个人过活。”翟靖离开了电脑,倚在窗前。他背着窗,那脸上的表情已无法看清。

“出柜?出轨吗?”我以为自己听错了。

翟狡黠地看了我一眼:“出柜!就是公开性取向。笨!”

“我已经知道了你,算你出柜吗?”我还是不解。

“不算,就你一个知道不算。身边的人都知道才算。”他接着说:“回到天津之后,我就没怎么再写涉及情感的文字,都是些游记之类的。有时干脆就直接上传些照片,手头懒了,脑子也就懒了。你看了那些照片了吗?云南的最多。我在云南呆得时间最长,很喜欢昆明,虽然没有明显的四季轮换,至少没有风沙。滇池,红嘴鸥,到现在还时常进入我的梦中。还有同里江南人家,美得像走入画中一样……”

我的视线早已离开电脑,眼前的翟靖活脱脱一个刚从梦境中走出的大男孩儿。我说:“你真的选对了职业,你就是一只没有翅膀的飞鸟,仅在国内走,不应该是你的全部,对吗?”

“让你说中了,我会努力拿下出镜领队证的,台湾只是个过渡,其实这已经不是国内线路了。好了,不说这些了。说说你好吗,我想知道你下一步的打算。”

“我?我有什么好说的,上班回家,两点一线,比你的生活单调得不是一星半点。”我起身也到了窗前,窗外灰暗的树枝上偶有一两只麻雀停留,竟然也会打量窗中的人。

“你别避重就轻,你知道我指的是什么。跟嫂子没有复婚的可能吗?”翟靖转过身,可以感觉到他的目光。

我摇摇头:“她已经出国了,去了澳大利亚。我在她眼里是那种没出息不求上进的男人。如果她不离开我,也许永远不能圆出国梦。我从不怪她。只是婷婷还小,时不时地想妈妈,我也没办法。好在我妈妈身体还行,照顾婷婷没问题。我还没心情考虑以后的事,走一步说一步吧。这回有时间跟那帮狐朋狗友们聚了。”

“不许,还是下班后早回家吧,伯母也是上了年纪的人。又照顾婷婷又做饭,你真忍心。”翟靖终于又按捺不住搂住了我:“如果我是女人,你会完全接受我吗?我要你的真心回答。”他那殷切的目光,容不得你有丝毫的欺骗。

“会!”我不敢看他的眼睛,仰起了脸。为什么世间会有如此叫人两难的抉择?为什么迷幻中会让你失去了意识?难道是长时间没有发泄的能量在作祟?

“这就够了,谢谢你。明亮哥。属于我们这样的日子,不会很多,现在我只想这么安静地搂着你。做你的小弟,我也很幸福。我再也不会冒犯你。”这份让人难以推却的依恋啊,不算冒犯又算什么,我已经没了思想……

4点钟了,我必须必须离开,将近一个半小时的车程之后,天也就黑了。

翟靖一直看着我上了车,才不舍地回转身。快速路上车速飞快。我什么也不愿去想,却有信息传来。是翟靖:“不知什么时候能再见到你,你走了,也把我的心带走了。”把手机放进衣袋,不知道该回复什么。车窗外的城市已经暗了下来。暗中的穿行。车与人。

推开家门已近6点钟。门还未关好,婷婷就跑了过来:“你可回来了,我都饿了,你去哪了呀?”婷婷噘着小嘴。我才想起提了一路翟靖非让我捎着的他专门为婷婷准备的小吃。“是靖伯伯给你买的,都是你喜欢吃的。咱先吃饭,好吗?”抬眼见妈妈已经进了厨房。

“靖伯伯说来咱家看我和奶奶,是真的吗?”婷婷吃着饭想起什么似的。

我点点头:“会的,靖伯伯说话算数。”而他开始了台湾之旅后什么时候会有时间来,终是未知。

 

当我又开始新一周的工作时,我们又在网上相遇。翟靖始终显示是忙碌状态,而我几乎就很少在电脑前久坐。无语的上午。

中午,我刚坐到电脑前,便见他那温暖的头像在闪烁。

“在干嘛,明亮哥?同事陪我一起给大爷大妈们做了一上午的讲解,因为是我的第一个团,心情有些忐忑,不过我相信自己会出色地完成这次领队任务。因为我一直是公司里最出色的男领队。”

我回复道:“你有一份天然的亲和力,只要你用真诚的心与客人相处,我也相信你们的合作会轻松愉快。你现在是最成熟的状态,我倒希望会有一份姻缘降临到你头上。随团的过程中,不要怕暴露自己的单身面目,兴许这群大爷大妈当中就有你的岳父母大人。呵呵呵。”

翟靖:“去你的,不许再提这件事,我警告你!!!我偏说自己已婚,让你一辈子为我操心。我同事形容这趟线路是飞来飞去又八天,也许八天中都不能与你联系,我不知道想你时怎么办,实在受不了,我会电话你。不过,飞来飞去的八天总比海陆空十一天好过,说不准下一个十一天团就会轮到我。”

我:“八天也好,十一天也罢,你愉快地去与回是最重要的。真的很羡慕你,总在变换着沿途的风景与伙伴。你现在即是行万里路又同时在阅人无数,你厉害。以后与你在一起时,我得小心了。哈哈。”

翟靖:“晕死。说的我好像是个大阴谋家似的。同事们都说我傻,我也承认,最主要的是自己活着不累。去吃饭,一会儿见。”

我笑笑。靠着椅背闭了眼睛。真的想不通自己身上的哪一处吸引了翟靖这么执着的追随。只是那四年的中专生活中比别的男生多关心过他?从没有取笑过他?而我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有取笑他人的资本,也就不知道如何取笑别人。反觉得自己有时木讷的样子,倒是会成为同学们取笑的目标,也许就是因为身材的高大体格的结实,让有过这种想法的人都未曾开口过。他却说我像高个子版的吕良伟。自从那时候起,我才关注起这个香港的明星,总是憨憨的笑,自成一种魅力。可惜我哪有那份帅气。也是从他说出吕良伟这个名字后,我才明白他的书本中为什么尽是这个人的明星粘贴。也许他把从那虚幻的世界中收回的视线转移到了我身上?如此细碎的记忆竟然是在时隔这么多年后被清晰忆起,都是因为翟靖,关键是那份直白的表述。算了,不想了。

匆匆忙忙一下午。

当我洗完澡回到办公室时,已过了下班时间。翟靖依然是在线状态。我必须回家了,便礼节性地发了一条信息:“明天见吧。祝你明天开始的旅程愉快顺利。有时间再联系。88”静候了两分钟未见他的回复,便迅速关了电脑。

进了家门,妈妈正在忙着晚饭,婷婷从卧室中跑了过来。每天都是如此温馨的场景,我真想用DV记录下来,好让翟靖看看,看看这样环境中的温馨依然有缺憾。这也许是我已经根植于心的必须引导翟靖尽快走进婚姻生活的无意识的心理显现吧。我会把这种感觉转述于他。

饭后,婷婷又坐了电视机旁。

妈妈拉了我一把,我随手关了卧室的门,到了厅中。

“今儿上午,三姑来电话了,说有一个也是刚离婚的没有孩子,要不见见?比你小一岁,在一家合资公司坐办公室。”妈妈尽量压低着声音。

我一时愕然,赶紧摇摇头:“过过再说吧,婷婷还在等她妈妈回来呢,她一直相信妈妈是出远门了。最起码得等婷婷把妈妈忘了吧。也许一年也许两年,可不好说。只是您太辛苦了。”

“我倒没嘛,只是不一定总有合适的。见了也不一定能成。你说呢?”妈妈迫切的心情,我完全理解。

“让我想想,过两天给您信儿。”我敷衍道。

“过两天?这有嘛可想的,行就见,不行,我就直接跟你三姑说,利利索索的。”妈妈一贯的作风。

我点点头:“过过吧,我现在真的不想。”

回到卧室,我倒在床上了。这还不到半年的时间,怎么可以迅速又重新开始一段情感生活,如果没有女儿还好说。单身时是一个人找一个人,现在呢,是一个人的心中要同时接纳两个人。谈何容易!仅仅与翟靖相差一岁,我面对的是再婚,而他居然连初婚都不愿滤及。倒是如他所讲,一个人来去自由。

人啊,到底是牵牵挂挂为幸福,还是无牵无挂快乐多?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