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们看海去

心如止水

 
 
 

日志

 
 

默默香之十六:林熙阳之二:圈套  

2017-05-30 08:32:44|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已经考完试了,要是方便的话,我1点钟可以到你家,你问一下你家老爷子,我等你消息。”翟靖刚一出考场就拔通了林熙阳的手机。即将开始的漫长的暑假,翟靖真的不想一个人呆在校园里宿舍中,那种几乎可以听到自己心跳的寂静,想想就让人心慌。在入校前两年的工作中攒下的钱如今也仅够大四的学费,而其它的花销,必须开始筹措了,都已经24岁了,怎好向父母开口要。对这个已经跟随了自己三年的手机都不敢有换的想法。

手机响起,是林熙阳:“你去我家吧,我爸这两天总念叨你,晚上你要是不嫌弃就住我那屋吧,我今晚不回去。我现在不能过去接你,坐公交,自己要小心。”

翟靖心中升起一股暖意。这来自于男人的关爱,三年啦几乎就忘记了。

路过小卖部,翟靖买了个面包,然后直奔公交车站。一路上未遇拥堵,终于在1点钟敲响林家的门。是林阿姨开的门,林伯伯的精神已好于前次见面时。翟靖洗了手直接坐到了电脑前,就这么专注地录入着。当感觉到手腕酸胀时,已是两个小时的光景。林阿姨端过两杯茶。翟靖站起身活动着手腕,被林伯伯引到厅中:“休息会儿,一个姿势久了会受不了的,我就是现成的例子。年轻的时候没当回事,岁数大了,就全找上身了。”

翟靖笑笑,想起了林熙阳,不禁惴惴地问道:“林哥还没结婚吗,他那么帅,少不了女孩子追的。”

林阿姨接过了话:“都30岁的人了,整天还是玩儿的心,常常半夜回来,我也纳闷儿,同学们差不多都结婚了,谁有闲工夫总陪着他,我要是问多了女友的事,就说有代沟,口口声声说误不了我抱孙子。我跟他爸也是干着急,唉。”

“林哥肯定有他自己的安排,您该放心才是。”翟靖起身回到了书房,又正襟危坐在了电脑前……

有一股饭菜香幽幽地飘进了书房,翟靖不禁伸了个懒腰,意识到自己该离开了,回到一个人的宿舍中享受那份难挨的寂静,关闭了文档,对藤椅上的林伯伯说:“林伯伯,电脑我就先不关了,您晚上可以看看我录完的文字。您可别忘记关啊。”

林伯伯坐了起来:“林阳说你今天住下,今晚他不回来,你就睡他的房间。就算他回来,那张床也睡得下你们两个。别走了,饭都熟了。”翟靖扶着林伯伯不知该说些什么。

一见林阿姨,翟靖更不好意思了:“我还是回吧,在这只会添麻烦。”

“你呀,回学校不也是睡觉吗,同学老师都放假了,也太冷清了些。先吃饭,你要能住下,我和你林伯伯高兴还来不及呢。你可以坐在林伯伯身边帮着修改文字啊。”

盛情难却之下,翟靖坐在了餐桌前。林阿姨一个劲儿地夹菜令翟靖犯了难:吃撑了也得下咽!久违多时的家庭味道的饭菜,让翟靖想起了天津的父母,其实是多么想回家啊。不由得盘算着:如果提前结束了这里的活计,还是回天津陪陪父母吧。

饭后,翟靖帮着林阿姨收拾好厨房。坐在长椅上的翟靖哪有心思看电视,干脆又进了书房,继续录吧,越快越好。视线仅在显示器与稿纸间,唯有时间被忘记。

是林阿姨的敲门声让翟靖再次抬起头,揉揉僵直的脖子。阿姨轻声说:“别太辛苦了,快10点了。你过来一下,我告诉你冷热水开关,到现在你还没进过林阳的房间呢。”

翟靖冲林阿姨笑笑。厅中电视的声音很低,是戏曲频道,没了林伯伯的身影。阿姨递给翟靖一条崭新的毛巾一把牙刷,指指水盆旁蓝色的塑料杯子:“那是林阳的杯子,你不要嫌弃,家中不常有人住下,应该提前给你准备好。”

“这已经给您添麻烦了。”翟靖不知如何表达这份感激之情。

林阿姨推开那扇一直紧闭着的卧室门,翟靖只是站在门口环视着这简洁的房间:左边是一组四门白色主调镶棕色装饰条的衣柜,那张同样是白色床头的双人床上铺着水红色床单,枕头与夹被随意地放在床头一侧——应该是林阿姨刚才准备好的,而床沿以下露出浅黄色的床罩,门前正对着床的柜子上是台29吋左右的平板电视。

“洗洗就睡吧,别太晚了,啊。他这屋就跟旅馆似的,有时回来晚了,不脱衣服就睡到天亮,也不知他天天下班后都忙些什么。”林阿姨摇着头,又回到了厅中。

翟靖先回书房关了电脑,随手带上房门。

就这样走进了属于一个成年男人的私密世界——用着他天天使用的杯子,站在他时常站着的花洒之下,感受着他每天在这个空间里的转手投足。而那张床,是否已经永远粘染了他那成熟男人的气息?今晚,却是自己第一次的亲密接触。不会再有第二次,不会。好在每天的走入,正值他离开家的上班时间,哪里会总遇到……与这对慈眉善目的老夫妻相处才刚随意下来。偏偏是那个让人感觉怪怪的男人,总有一种令翟靖无法言说的不安。

出了卫生间,见还在看电视的林阿姨正在抹眼泪似的,翟靖悄悄坐在了长椅另一端,原来电视上正在播的是评剧《秦香莲》。

“我妈妈喜欢听评戏,打我记事起就陪在妈妈身边听。如今我都60了,我妈妈已经去世十年了,十年啊,一晃。只要一看评戏,我就泪流满面,也说不清是让戏文感动的,还是想起了妈妈。”林阿姨又抹了抹眼角。

“我妈妈喜欢听黄梅戏,打小我也听惯了,蛮好听的。进了戏曲学院后,感觉哪个剧种都有它各自的魅力。”翟靖轻声说。

“难得还有你这样的男孩子喜欢戏曲。林阳小时候从没陪我听过,倒是他姐姐有时能坐那陪我听会儿。”屏幕上列出了演职员字幕,林阿姨关了电视。

他也有个姐姐?跟自己一样也是姐弟二人,应该早就出嫁了,家里根本就没有他姐姐的任何迹象。这么想着,翟靖就忐忑地进了林熙阳的房间。窗外月光皎皎。静静地坐在床上好一会儿,翟靖才旋开床头的台灯。灯下是林熙阳常用的电动剃须刀,PHILIPS。把玩了一会儿,关了灯。就这么躺着,却了无睡意,深深嗅着被子上的气息,这是他身上的味道吗?只能住这一晚,在这个三十岁男人的床上。翻来覆去的翟靖数着台灯旁小石英表嘀嗒的声音,已经数到了上千,那声音却越发清晰,索性抠掉了电池。安静下来,真好。

就回到了家中。妈妈那早已灰白的头发,爸爸那早已微驼的背。窗外飞驰而过的火车轰轰地响。怎么会有一个男人的身影,在火车过后随月光飘进了窗,谁?会有如此轻灵的脚步,是光着脚吗?不,是光着身子!翟靖却看不清他的面庞,轻轻地靠拢着,你要干嘛?连呼吸都不能——翟靖一下子睁开了眼睛,天哪!明明是一个人睡,怎么有人趴在了身上,他的唇舌早已探开了翟靖的唇齿,那么贪婪地吮吸着,这不是梦啊!翟靖猛地推开他坐了起来,真的是他,林熙阳。赤裸着的林熙阳,即使在夜色中依然清晰可见。

“你骗我,骗林伯伯林阿姨说不回来,还是回来了,为什么这样?”翟靖瑟瑟地抖着。

“从那天遇到你,就喜欢上了你,我真的不是欺侮你,我可以发誓!”林熙阳搂过翟靖,紧紧地搂在胸前,“真的喜欢你,真的。”

翟靖起伏的心潮已无法回归平静:整整五年了,与明亮哥分别。以为再也不会被男人搅扰,想像着与一个轻灵的女孩儿牵手,偶尔也憧憬过婚后的生活,却是没有细节的空想。难道五年的守候又是为一个男人?上了他的床,当然也就引来了他赤裸地出现。难道是注定了这样走下去吗?他的气息浓烈地撞击着翟靖的嗅觉,让翟靖无处躲闪,他那发烫的身子仿佛要与自己合在一处,连他的拥抱都让自己呼吸困难。

“你放开我,我喘不过气来。你不该回来,你骗我。”翟靖环在林熙阳身后的手却没有丝毫收回之意。他的吻再次袭来,很快就席卷了面部所有的肌肤。翟靖环住了他的脖颈,想限制住他的随意,而他的身子又重新舒展开,翟靖哪里应付得了这个成熟的男人。已经燃烧起来的男人很快便剔除了翟靖身上仅剩的两件衣物,而那体内郁积的火已然被他那长驱直下的吻点燃,那唇舌简直就是索命的钥匙!翟靖已无处躲闪,想抓住他那已精湿的身子,又怎能够。完全迷失了方向的翟靖彻底被眼前这个疯狂了的男人肆意着……

犹如从窒息中醒来,翟靖呆呆地望着暗中的天花板,而林熙阳的手还在翟靖身上游移着。好久,翟靖缓缓地说道:“这是我在你家的第一个晚上,你真好!我得想想这份活儿适不适合我。”

“你已经答应了这份差事,你不干了,我去找谁?你不能说话不算。”林熙阳为二人盖好那唯一的一床夹被。

“我答应的差事没有陪你上床这一项,这算什么?”翟靖背对着林熙阳,蜷着受伤的身子。

“是你主动上的我床啊。我可没强制你。”林熙阳吻着翟靖光滑的背,“我会对你好,相信我。”

“对,是我主动上的你床。”翟靖坐了起来,却茫然无措。

林熙阳揽过翟靖:“喜欢吗?你要说不喜欢,我永远不会再碰你。”

翟靖的心乱了,他身上那股令人兴奋的气息搅得翟靖脑海中一片空白:“我想像的喜欢是坐在一起吃顿饭说说话,花前月下的那种。你可倒好,这么下作。”

“不对,做爱是互相喜欢最直接的表达方式。你都成人了,我说,怎么天真得跟个孩子似的。就只能男女间发生性关系是正常的,谁规定了?都这年头了,还有24岁的处男吗?你还得谢我呢。你这一辈子都忘不了我,因为我是你第一个男人。”林熙阳深深地嗅着翟靖身上淡淡的香

“到现在还难受呢,你还强词夺理!”翟靖一把抓住他的下体,狠狠地捏了一下。

瞬间漫延的痛让林熙阳哭笑不得:“喜欢也没有这样虐待的,废了我,倒霉的还是你,傻瓜。”

“我要睡了,你不许再碰我,你保证。”翟靖离开了他的身子,想保持住哪怕一丝的距离。

“想睡,你得问问它同意吗?”林熙阳又扳过翟靖的身子,吻了上来……

 

“该起床了!”是林阿姨敲门的声音。

翟靖睁开眼睛一下子坐了起来,推了推还在沉睡中的林熙阳。天哪,都7点半了。坏了,第一晚就这副样子,让林阿姨怎么看自己。翟靖迅速穿着衣服,脸上火辣辣的。林熙阳却不紧不慢的,翟靖压低着声音:“你快点好不好,我可开门了。”

“这就是跟父母住在一起的不好,我早就想搬出去住,父母就是不同意,还拿我当三五岁的孩子。”林熙阳怪怪的一笑。

“身在福中不知福。”翟靖叠好床单夹被,林熙阳拧开了房门。

“说好不回来了,又回来,也不知你忙的是什么。赶紧洗漱吃饭,照顾一下小翟。”林阿姨嗔怪着儿子。

“阿姨,我,我有些不舒服,想回学校,明天我会早过来的,不会耽误林伯伯交稿的。”翟靖嗫嚅着说,感觉浑身酸痛。

“病了就该到医院,不能挨着,啊。”林阿姨上前摸了摸翟靖的额头。

“只是没休息好,一换地方就这样。”翟靖感到无地自容。

“那一会儿让林阳送你吧。”林阿姨坚决的口气,林伯伯附和着。

翟靖就要往门口走:“不用了,也不远。”正说着,林熙阳出了卫生间,看着眼前的一幕有些疑惑。

“要走?那也得洗把脸吧,这么白净的帅哥一上公交车,让人当猴看,你不怕?”林熙阳回屋拿起剃须刀。

无语的翟靖放下背包进了卫生间。一看镜中的自己吓了一跳:眼睑浮肿、脖颈靠右锁骨处竟然留下了紫红的吻痕,遂撩起T恤,前胸上也有!浸湿了毛巾,胡乱抹了把脸就出了卫生间。

已全副武装好的林熙阳早就等候在了门前,翟靖冲林阿姨点点头,二人出了门。

“不用你送,我自己走。”出了楼门口,翟靖根本无视林熙阳的存在。

“我说,你还跟我呕气,刚才还好好的,这么会儿就晴转阴了,我哪没伺候好你?”林熙阳上前两步抓住了翟靖的腕子。

“你看!”翟靖指指自己的脖子,“我现在就跟散了架似的,浑身说不出来的难受,你简直就是个恶魔。”

林熙阳会心地一笑:“下次不会这样了,我会注意,上车,宝贝儿。”

“恶心!还想有下次。”翟靖看也不看他,却被他死死箝住,是路人的目光让翟靖恢复了冷静,顺从地上了他的车。

直到进了翟靖的宿舍,二人都是无语状态。翟靖扔掉背包迅速爬上了床,抓起毛巾被蒙头便睡。

“你好歹吃点东西吧。”进校门时,林熙阳买了几个烧饼。

“你走吧,我只想睡觉,不要再烦我。”翟靖一动不动。

“那好,横竖回去也是睡觉,不如就在这睡,也好跟你做个伴。”林熙阳回身销了门爬上了另一张床。翟靖一把撩开毛巾被,以为他又要上来搅扰,却见他上了对面那张床,又蒙了脸。

 

当翟靖睁开眼时,已是下午3点。对面那张床上已不见林熙阳。坐起身,却见桌上两个餐盒下压着张纸条,赶紧下了地。只见纸上写着:“我不打扰你了。起来后赶紧吃饭,好好爱惜自己,明天一早我过来接你。打扮好自己哦。林。”

一丝惆怅骤然而生:想像中挺简单的活儿,却演变成了这副样子,究竟会怎样收场?翟靖感觉肚子真的饿了,也顾不得洗漱了,先填饱肚子再说。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