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们看海去

心如止水

 
 
 

日志

 
 

默默香之十八:悖诺  

2017-05-30 08:35:22|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车至公司门前,翟靖才从恍惚的回忆中收回精神。

当翟靖结束了与妈妈的电话,拎着行李箱从公司里出来,一眼就认出了那辆黑色帕萨特,这么多年了,居然还是那辆车!近前,后备箱适时而开。林熙阳钻出来,翟靖微笑着看着他,竟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你还是那样,没有任何变化。跟你比,我已经老了。”曾经那么熟悉的声音,总是隐含着笑意的眼睛,那精短的头发。这一切仿佛一下子从记忆中跳出,然后,林熙阳就这么活生生地出现在了你的眼前。他接过翟靖手中的行李箱放入后备箱,打开副驾驶这边的车门。

“都说结了婚的男人一过三十就发福,你怎么没胖啊,瘦得脸上都有了皱纹,不老才怪。”翟靖迅速打量了他一翻,除了眼角多了两条皱纹,几乎没有什么变化。

“就跟猪似的,我就是那瘦形的。远来是客,今天是不是你请我?”他已经发动了车子,是他开会的酒店方向。

翟靖想拦他,却又改变了主意:横竖得回家,去哪都无所谓。而在刚才与妈妈的电话中竟然撒谎说飞机晚点还没到天津呢。“就在附近找个地方吧,你这样开,离我家越来越远。前边路口右拐有一家自助火锅店,很不错。”翟靖指指前面的路口。

林熙阳根本就没听到翟靖的话似的,径直朝着他心中的目的地驶去,其实他离开酒店时已经定好了两份晚餐。此刻,他只想回到酒店,而又不敢向翟靖挑明自己的安排。

沉默。翟靖似乎明白了他的去向,就这么看着前面。

车子停在了如家快捷酒店门前的停车场上。

翟靖也不下车,抱着胳膊一脸正色地说:“为什么来这?说好了在一起吃顿饭,然后我回家,你回你该回的地方。其实,在我决定见你的那一刻,我就知道会错过妈妈包的饺子。”

“去接你的时候,我已经定了两份晚餐。相信我,我不会伤害你。我已经改邪归正了。真的。”林熙阳双手支在了方向盘上,眉毛紧锁,不知该如何面对此刻的翟靖。

翟靖扭过脸看着他的侧影,不禁一阵心颤:如果眼前是明亮哥该有多好,心中发了誓的等待难道才三个月就要坚守不住?是自己堕落的本性又死灰复燃,还是这个曾经让自己动过心的男人的再次出现扰乱了心绪?离开他,远远的。翟靖推开了车门。早已是灯光点点的街景。背对着酒店的门,左顾右盼,眼前只是不时穿梭而过的车辆,而内心已经没了方向。是林熙阳的触碰,让翟靖收回了目光。

“只是说说话,吃了饭之后,我送你回家,我说到做到。来吧。”林熙阳扭身迈开了步子。翟靖终被他无形中的牵引随在了身后。

经过大堂,林熙阳嘱咐十分钟后送晚餐。翟靖径直上了楼梯,在休憩平台处停住了脚步。林熙阳紧随其后:“二楼。”

他打开了房门足有一分钟的等待。翟靖站在门口一脸的凝重。林熙阳苦笑着说:“你放松点可以吗,不是赴刑场,不是赴汤蹈火,更不是被歹人劫持。”翟靖迈进了房间。双人大床!不是双人标准间!翟靖迅速回转身,而林熙阳已倚在了门上,温情脉脉地凝视。

“这是你有意订的房间,不是开会期间为你准备的。”即使已经预感到了什么,翟靖却不知该如何进退。

“嗯。”林熙阳痛快地点点头,“如果联系不上你,我此刻是在返回北京的路上,是你让我决定在天津住上一晚。”他移动了脚步,虽然放慢了动作,却每迈出一步都让翟靖的心跳加速一次。而翟靖身后就是那张铺陈着欲望的大床,想着后退,脚下却被焊住了般。

“你别靠近我,你自己说的只是吃顿饭说说话,你不应该欺骗我。”翟靖摇着头。

已经近在咫尺的林熙阳,连呼吸都能触碰到翟靖的脸颊,目光中满是坚定。

“想过我吗?”

翟靖摇摇头。

“你骗我,除非你亲口告诉我,你已经结婚了,或者说你现在有固定的男友。”他那眨都不眨的眼睛似乎要看穿翟靖。

许久,翟靖才一字一顿地说:“我心里有人。”

“他肯定非常优秀,可是心里有人不代表他是你固定的男友啊,你所答非所问。”林熙阳扭过翟靖有意避开自己的脸,“你都不敢看着我,你说的肯定不是真的。”

“我说了等他,哪怕一辈子。就算等不到,我也不会再与别人往来,我说到做到。你,不要让我违背承诺,要不然,我真的没脸再见他。”翟靖想推开他的手。

“他肯定是已婚男,你这样痴心,他知道吗?”执拗的林熙阳猛地捧起翟靖的脸。

翟靖点点头。

“为什么还让你等,为什么?你哪配不上他?”他那越发晶亮的眼睛就要喷出火来。

“他不是,他说只当我是兄弟——”翟靖只想低下头掩去这份尴尬。

“傻瓜——”他那曾经那么熟悉的吻深深地袭来,翟靖怎能逃掉那近乎啃啮的吻啊……

“脖子这么烫,你再说什么我都不信。”此刻的翟靖俨然已成为了他怀中的猎物。

“你都已经改邪归正了,干嘛还来招惹我,你不怕你老婆——”翟靖知道自己已经再次在他面前完全敞开。是翟靖的呻吟声突然间点燃了林熙阳体内积蓄数年的欲望之火,他猛地一推,二人双双倒在床上。

响起了敲门声。翟靖慌忙推开他。林熙阳跪直身子:“送晚餐的。”他一下地,翟靖赶紧收回身子,避开门口的视线范围。

林熙阳把饭放在了电视旁,见翟靖羔羊似的蜷缩在床上,那么的无辜。他就一下子甩开了衬衣背心,已经拨开了皮带扣,翟靖制止住:“不许你这样!你先吃饭,我去洗澡。”

林熙阳笑笑:“老夫老妻了,你怕什么!”话说着,裤子已经滑落。

翟靖逃似地冲进卫生间,林熙阳无奈地坐在了床沿上。

翟靖倚在门上好久,闭上眼睛就是明亮哥那张脸:明亮哥啊,我再也不会打扰你,我早已不是你当年的小弟!本已经决定远离,却又被你推却,我的堕落已经深深渗入到骨子里。只有你能救我!拧开水龙头,直到水温暖暖的才除去衣服。花洒之下凭水冲刷着依旧青春的身体。

“这么半天,你什么时候染上的洁癖,我可等不及了!”林熙阳敲了两下门,试着拧动门把手,门开了。翟靖未曾料到他如此,惊愕之际,已经完全赤裸的林熙阳就站在了你眼前。到底是谁在诱惑谁?林熙阳一下子揽过翟靖。从卫生间到床上。即使湿漉漉。如两条纠缠着的蛇……

终于,林熙阳那忘情的声音再次响起,翟靖只担心墙壁的隔音效果。两具干了湿,湿了干的躯体啊……

翟靖睁开眼睛时天已大亮,看看还在沉浸在梦乡中的林熙阳,想想一晚上无休止的缠绵,说不出心里是何滋味,好在今天是周六。可一想到跟妈妈撒的谎,心里还是愧得很。拿开林熙阳搭在自己身上的手臂想起床,他就醒了。

“再睡会儿吧,等我一起走,好送你。”林熙阳支起身子仔细端详起枕上的翟靖,脸就又粘在了一起,“什么时候再相见,你告诉我。自从你不辞而别之后,我一直专心对妻子,真的再没跟男人乱来过,相信我。我30岁的时候认识的你,与你在一起的时间最长,我曾经的花心乱性伤了你,过后我才意识到。回想婚前的经历,只有你真正走进过我的内心。你从没有索取过什么,你用整个身心陪我,我却不懂得珍惜,原谅我,好吗?”

翟靖的泪顺着两颊无声的滑落,何曾想到会在分别这么久之后能听到曾经那么高傲的男人如此温情的忏悔:“你不要再说了。我要是不相信你,不会让你碰我。这么多年了,我们都变了,你应该好好对你妻子,不要伤害她。实在想了,就来天津找我。跟陌生人在一起,至少得注意安全吧。”

“去你的,我哪来的陌生人,我现在只有你,我发誓不会再去找。这已经让我背上了枷锁。”林熙阳抚摸着翟靖那光滑的肌肤。

“我不会走进婚姻,也许哪天就去云游四方,到时你想见我,也不能了。你还得另找别人。”翟靖想起身,却被林熙阳一把握住了私处。

“你哪也去不了,我就这样拴着你。”

“我得起了,必须回家,你睡吧,不用你送我。一会儿我拿了行李箱,会把车钥匙送上来。你要是忘了我最好,省得大老远的总往天津跑,还休息不好。”翟靖逃脱了他的怀抱。

“让你害了,我也愿意。我真的困了。”林熙阳打着哈欠……

    翟靖拎着行李箱拦了辆出租车直奔万新村而去,只想赶快进家门,一身的酸痛,实在承受不了公交车上的颠簸。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