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们看海去

心如止水

 
 
 

日志

 
 

默默香之二十二:冯春颖  

2017-05-30 08:40:45|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妈妈带女儿从游乐园回来已是午后,临近下班时给我打了电话。说是遇到之前早已嫁到别处的同龄远房姐妹,也带孙子出来玩,对方说他们邻居的女儿也是30岁左右刚刚离婚,有一个男孩归了男方,在一家食品公司当会计。要不见见?我刚吃了午饭,接了这个电话感觉很突兀,不知如何做答,说:下班回家再说。一时应付过去。

进家还未坐稳,妈妈便直奔主题:“人家听了你的情况同意见面,要不见见吧,条件挺好的。”

我看着正看电视的女儿,犹豫中点点头:“行。”

通讯的便捷在这样的时候充分地被体现出,很快敲定了见面时间地点——明晚7点堆山公园门口相见。

我本来兴致不算太高,但还是被妈妈催促着下楼剪了头发。

转天下班后简单吃了口东西便出了门。准点抵达堆山公园门口。刚一站定,便见远远走来一位戴红丝边眼镜的女子:手提卡其色挎包上穿件肥大的罩衫下着休身牛仔裤。我拨通了对方的电话,见她接通电话,二人已经明了对方,相视一笑。

我主动上前打过招呼并自报家门,她莞尔一笑,说了名字:冯春颖。我们一同朝园门走去。一路上的话题便漫无边际,人生工作生活梦想。直到夜色渐浓,才送她至小区门前,挥手而别。

回家的路上,我心里翻倒了五味瓶般。她说,先前的男子因为有了外遇不常回家,是她提出的离婚。离开这么久了,只是想孩子,尤其是夜深人静时揪心地想。即使拥有探视权也不想总去探望,怕影响孩子。只是不甘为什么男人先背叛婚姻却让女人忍受煎熬。离婚回到娘家跟未婚一直同父母住,那根本就是天壤之别。

如此目的明确的相见,却不再是两个人的事。直到现在婷婷还会问起妈妈什么时候回来看她,我总说快了快了。突然间就有个新面孔出现,由偶尔串串门的阿姨演变成久处相当于妈妈的角色,如何才能完美过度?却消失了单纯的对女人的渴望。是因为翟靖,还是婷婷?我使劲摇摇头,怎么又想起了翟靖。思绪有些乱。

 

是在郁闷中接通了只见过一次面的她的电话:“周日中午我们出来一起吃顿饭吧,之后如果你觉得有可能的话,去见见你的宝贝女儿。是不是有些唐突?”

“不,没有。”我迅速调整思绪,“我刚要给你打电话,你的电话就打过来了,巧了。”我呵呵一笑。

“我们都不是少男少女,行事理性会多于感性。从上次的聊天中,我已经明白你现在的顾虑。对你来说,不可能总这样一个人走下去,迟早都要面对。”

“是。”她的言语中分明已亮出了对自己的态度,我真不知如何回答,没想到她安静温柔的外表之下隐藏了如此果断的行事作风,“你说个地点吧,我们可以早出来会儿。”

“堆山公园不远处有一家狗不理分店,还在堆山公园门口见吧,你说呢?”她的声音清爽得如同让人闻到了风中隐匿的香。

“好的。”

“那明天见。”

“明天见。”我们几乎同时挂断了电话。

周日。

吃了早饭,我便出了家门。连日来的高温又恰适芒种节气,就想起了古谚:芒种见麦茬。正是农家正忙时,而我早已失去了对这种生活的体验。从我居住的小区到堆山公园之间曾是片片农田,仅仅是十几年的时间都变换成了成熟的街区。记忆中的搜索,那农家气息已久远至还在求学时。

下车一看表才9点不到,甫一站定,就见不远处那个相识的身影在向自己招手——端庄的米色套装,手中是个小巧的奶白色手包,细高的鞋子支撑起她修长的身材,真怕她站立不稳。我紧走几步,竟然就伸出了手,尴尬中不知该不该收回,她大方地轻轻一握:“我也是刚到。”怎么变了个人似的,是眼镜不见了,齐肩的头发也散开了,额前短穗式的刘海让她显得一下子小了好几岁。一时间有些恍惚。

“干嘛这样看,不认识啦?”她那目光瞬间的停滞后扭过了身子。

我只想让自己看上去干净利落身材矮小些,出门时套了件浅黄色的T恤配了条奶白色裤子深棕黄色无跟休闲鞋。她还是回转过身:“找个地方坐坐吧,难得你能请一天假。”

我笑笑:“为了新生活,该歇还得歇。”

扑哧,她笑出了声:“看不出,你也会幽默。”

“嗯?我哪长得不幽默了?”我疑惑地反问道。

“看哪都不幽默。”她的眼中还隐含着笑意。

“那是你没戴眼镜的缘故,看不清。”

“眼镜?对我来说可戴可不戴,高兴时摘下不高兴就戴上。”她指指一株海棠树侧的长椅。

“这么说一开始是不高兴见我喽?”我本想幽默地说出来,却没拿捏好语气。

“不不不,你别胡乱联系。我的意思是度数低,不用常戴。”她从包中抻出两张纸擦拭着长椅。我们坐下。她接着说:“你现在跟人说自己二十七八岁,都有人信,我都不敢照镜子了,老了。三十岁是男人最好的时候。老天真是不公。”她侧过脸,目光在我脸上停留了一两秒钟便低下了头,把玩起手包上的金属坠儿。

“没觉得像你说的那样,成熟也是一种美。”我真的不相信眼前会是个离了婚的女人,那个男人怎么会舍得抛下她。

沉默许久,她才开口:“我们见面那天是周四,却到周六都没有你的消息,不知道为什么就拨了你的电话。我想,做为普通朋友出来坐坐吃顿饭也是说的过去的,你说呢?”

“本来我应该主动给你打电话,好几次拿起手机翻出你的号都没打过去,我承认是因为女儿,感觉自己不是在找女友,像是在给女儿找妈妈,我不知道会面对什么,作为丈夫我已经失败了,作为父亲,我不想失败,怕失败。”我们的目光不再躲避。

“你要这么说,我已经都失败了,我比你还惨。从春节后我搬回娘家的整整100天里,每天下班后就把自己关在屋里面壁思过。这100天里感觉自己就像只刚刚断了奶的猫儿狗儿,猫儿狗儿还可以随意地叫几天,而我一天都不敢出声,只有在暗中抹泪。有时想得乱七八糟有时大脑空白一片。后来生出个怪想法:第101天,只要有人介绍男友,无论对方如何我都会同意,错过那天,我就再也不嫁,除了父母之外只为自己活,只有这样才不会再受伤害,多好。61号,恰恰是我搬回娘家的第101天,就有了你的消息,你说巧吗?”她缓缓面向我,已是珠泪涟涟。

像在听一段故事,是她的泪提醒我面对着一个活生生的人:“你——的想法是够怪的,你就不怕对方是个穷光蛋是个丑八怪,是个——”

“就是猪八戒我也认命,至少猪八戒知道疼媳妇。”她用纸巾轻蘸着两颊。

“我还没那么惨吧。”我搞不清这还是不是她那怪想法的全部。

她笑了:“谁说你了,我是说当时那个怪念头,所以当时我都没有收拾自己的心情。”

“呵,还是见猪八戒的心态,惨的是我。”我板着自己不让脸上露出一丝笑来,才觉出刚才对她判若两人的感觉是对的,“不过,你还是让人佩服,不怕错失良机。”

“给自己关100天禁闭之后会是什么心情,你试试就知道了。所以我才厚着脸皮拨通你的电话,谢谢你没有拒绝我。”

“我现在的样子有什么资格拒绝。”我轻叹一声。

“那还让我给你打电话,可恶。”她白了我一眼,我站起身,“去吃饭吧。”

还未走出石子小路,她哎哟一声顺势拽住了我的胳膊,我赶紧扶住她。

“鞋跟太高了。”她红了脸说,挽着我的手再也没松开。

“不习惯,以后就不穿。”我笑笑。

“谁让你个子这么高的。”她轻轻攥了一把。

“又是我的错,总不能锯下一节吧。”

“瞎说。”

 

即便捎了一份足够四口之家吃的包子,还是拗不过她又在超市中搜罗了两大包东西,才拦了辆出租车直奔家中。

虽然第一次上门,妈妈表现得格外亲切随意,拉着她的手嘘寒问暖,婷婷只是怯怯地喊了声阿姨便坐一边看电视了。

一切都如所料,磨合只会在她与婷婷之间,不禁放松下来,不敢相信自己这么快就被一个女人俘虏。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