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们看海去

心如止水

 
 
 

日志

 
 

默默香之二十三:X+Y  

2017-05-30 08:42:03|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因老姨住院,妈妈想在周日去陪伴一天,我便决定周日休息,在家陪婷婷,而周一则须先送婷婷到幼儿园再去上班。

周四刚一进家门,便接到了翟靖的电话:“我已经到家了,你好吗?”

我:“挺好,我也刚进家门,你呢,好吗?”

“不好。”翟靖相当沉稳的口气。

“怎么啦?”我以为发生了什么事,“到底?”

“想你,要不是我给你打电话,你根本就把我忘了。”翟靖那切切绵绵的语调最会抓人的心。

“老大不小了,还把这么肉麻的字眼挂在嘴边,你周日还在天津的话,要么出来吃顿饭,不过我得带上婷婷,我妈有事不在家。”我犹豫着说。

“这样吧,周日我去你家,跟上次一样住下,转天直接去上班。我下一个团15号走。你不反对吧。”翟靖瞬间便谋划好了。

“可以,你这个大忙人我请你还请不到呢,那周日早点过来吧,想吃什么我专门为你准备。”

翟靖:“只要跟你在一起,吃什么都行。那我们周日见,Bye-bye。”

挂了电话,回味着翟靖那特有的腔调,不知他什么时候能够真正长大。我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女儿,女儿高兴得蹦了几蹦:“我都快忘了靖伯伯长得什么样儿了,靖伯伯才想起我,说话不算数。”

周六下班后直接去超市选购了些食品,刚结完帐,手机响了,是冯春颖,容不得寻思什么,赶紧接听:“嗨,你好。”

“倒是当领导的有架子,早把我忘了吧。”她矜持的声调。

“别取笑我了,我都让人当猪悟能了,还有什么架子。”我轻松一笑。

“明天休息吗?”

“是,我请了一天假得陪婷婷,我妈有事。要不是因为这个,我早给你打电话了。”

还未等我说完,她便打断了我:“编吧,你就。要不这样吧,我去你家坐坐,你说呢?”她分明已做出了决定。

“不过,我弟弟说好了也过来,你要是不嫌乱就来吧。”我本想让她避开翟靖,却无法说出口。

“你们有事聊你们的,我陪婷婷,帮你们做做饭,总可以吧。”她如此坚持,我还能说什么。

这下可好,明天要面对两个未知。与冯春颖仅仅见过两次面,却已仿若故人般。而又如何跟翟靖说——你别来了,下回逢周日时我专门请假陪你。真的没法说出口。

 

毕竟近些,冯春颖早早便到了。她捎来一大兜苇叶棕子。婷婷只是叫了声阿姨便回屋陪伴她那几位小公主去了。冯春颖剥了一个粽子递给我:“还热着呢,我妈自己包的,纯绿色食品。”

“老人家费劲包的,倒让你拿来送人情,你可真行。”我接到手中,避免她直接递到口中。身后有婷婷窥视似的,我浑身不自在。

“你弟弟没在,还是我来的太早了?”她四下看看。

“他住万新村,有点远,估计也快到了。”我品尝着芦叶香溢的粽子,思虑着一会儿如何介绍他们,而又有婷婷在场用词还得小心,感觉像在导一场戏。

翟靖的电话。我知道他至少已经到了车站,是否还想像着如上次一下车就会遇到我期待的目光?定是于失望中拨了我的电话,我转到阳台上接听:“我刚下车,你是几号楼?”

“我马上下楼,一会儿见。”不方便再说什么,我换了鞋对冯春颖说:“他认不好这个小区,上次来是晚上,我去迎他。”

她点点头,提着水果进了厨房。

翟靖,三个月未见的翟靖依旧光彩照人。大红T恤玉白色五分裤同色系的休闲鞋,而袜子只及脚踝。我笑笑:“整个一小洋人,也不怕让人劫了。”

“我身上缺的就是钱,谁愿意劫谁劫。”翟靖不屑地说。

“劫色!”我不怀好意地笑笑。

“谁有胆就让谁劫,横竖你也不在乎。”翟靖看也不看我。

“唉,本来我是想给你打个电话的,来不及了。今天家里多一位客人,不过她不会住下,吃了午饭就走。”我始终侧脸看着他,却捕捉不到他的任何表情。

“是你未来的媳妇?”翟靖顿时住了脚步,“要不我回去吧,省得你尴尬。这是我从台湾捎来的茶叶,估计你的兰贵人快喝完了,这是给婷婷的酥糖。”翟靖往我手中塞着两个大提袋。

“你不能走,我都说了来接你,你是我弟弟,有什么好尴尬的,走吧。”我揽过他的肩,却不敢碰触他那幽怨的眼神,总想把人看穿似的。

再无语。

刚近门前,门开了。冯春颖牵着婷婷的手双双迎候在门口。你好。靖伯伯靖伯伯。翟靖冲冯春颖点点头:“是颖姐吧,我是翟靖。”

“快进屋,今天天儿可够热的。”冯春颖俨然一副女主人的姿态,茶几上已布好了果盘。婷婷牵过翟靖的手倚在了沙发上。

我坐在了方凳上,视线在这三人身上流动。翟靖从兜里掏出一盒凤梨酥,帮着婷婷打开,婷婷欢喜着。翟靖递给冯春颖两块:“尝尝台湾风味,甜而不腻。”

“台湾?”冯春颖接过凤梨酥,一直侧目盯着翟靖,感觉他的皮肤质感令女人都汗颜。

“明亮哥没跟你说?我是康亚旅行社的导游,台湾领队。”翟靖的笑淡然若无。

“哎呀,真好,一年到头地在外旅游,多美的职业啊正适合你。”冯春颖把玩着手中的酥糖,分明被眼前的翟靖吸引了目光。

“可不像颖姐说的这样,总在重复的山水间行走,再美的景也会审美疲劳的。我带的团大多是上了年纪的大爷大妈,整个行程中我的精力都在人的身上,哪有心思看景。”唇红齿白的翟靖身上的那份魅力便在这轻声细语中散射着,他接过冯春颖递过的西瓜,咬了一口。

“是,各行都有各行的难处,干好干精都需要下功夫的。”她不时扫视一下翟靖。我根本就插不上嘴。如果这样呆上一天,我真不知怎样充实地过好每一分钟,而婷婷的话也是面对翟靖的。我已经预感到她虽然小小年纪却分明在拒绝着一种靠近。冯春颖对台湾的着迷,问题便一个接一个,而翟靖也乐于解答……

“好了,我不影响你们了,我去做饭。”冯春颖冲我笑笑,进了厨房。

翟靖缓缓抬起头,盯了我好久。所有的话语似乎都无法说出口。婷婷拉着翟靖的手非要进卧室:“靖伯伯,你陪我玩会儿吧,来。”翟靖的微笑此刻完全给了婷婷。我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反省着。卧室里是翟靖与婷婷的嬉笑声,厨房中偶有锅盆碗灶的碰触声。我必须做出选择。终于起身到了厨房门前。

“你陪翟靖吧,我就做个汤,估计订的菜快到了,要不你打电话再问问。”她如此流畅地做着这一切。我点点头,无言地注视让她扭过身子:“快别站这了,翟靖来一趟不容易。下回来,让他带上媳妇孩子,不更热闹。”

“他——还一未婚男呢,哪来的孩子。你可不要当面问他,正苦恼着呢。”我假装神秘地一笑。

“啊?不可能吧,这么个人儿,肯定是他太挑剔了,你不方便说,我有机会劝劝他,我们单位好几个新来的大学生还有工作两三年的,只要他不嫌弃,绝对能物色一个合适的。”她近前两步。

我不禁笑笑:“他每次回来最多在家呆上两三天就又出门,哪有时间处女友,他也许太喜欢这份职业了。”

“不对,还有比终身大事重要的吗?不行,我得说说他,三十了都,还有几个三十?”她一本正经地说。

“过过吧,才头一次见面,说深了浅了不好掌握。”我看着她,真有一家人的感觉。

她点点头:“就依你,等他下次再来,你告诉我,我见机行事跟他谈。就算那外地的好女孩也不会等的,错过了机会,怪可惜的。”

订的菜送到时已近中午。

饭间,翟靖只是偶尔从我脸上扫过一眼,把所有的话语都给了他的颖姐跟婷婷。很快话题又转到了旅游方面。云南福建台湾,马尔代夫夏威夷。天马行空地随意着。我又成了一名听众。其实这是最好的一种局面,也许好多东西是我多虑了。

翟靖帮着冯春颖收拾好饭桌,大家重新坐回到沙发上时,气氛有一时的尴尬,似乎话语都已说尽。是冯春颖先提出的离开:“我先走一步,你们难得见一面,好好聊聊。有时间就过来玩儿。”她对翟靖说着,已拿起手包。

“不,还是我先走吧,横竖有事可以电话联系。”翟靖抢先一步拦在了冯春颖面前。

“你刚才还说住下,这么会儿就变卦,骗人!”婷婷上前抓住了翟靖的手。

“下次来再住下,我会带好多好吃的,好吗?”翟靖的脸上已经笑意全无。

“不好。”婷婷晃着翟靖的手。

冯春颖已换好鞋子打开了房门。我一时不知如何应对这样的局面,赶紧追至门外,陪冯春颖下了楼:“真不好意思,大热天的,应该凉快下来再走。”

“没事的,我包里有太阳伞,以后见面的相会多了,别送啦,赶紧回吧。”她推了我一把,我根本不理,陪她出了小区,拦了辆出租车,才与她挥手而别,她那灿烂的笑好久才从我的脑中散去。

  评论这张
 
阅读(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