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们看海去

心如止水

 
 
 

日志

 
 

默默香之二十四:夜迷津渡  

2017-05-30 08:43:05|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刚一到家门口,便听屋里翟靖的声音:“听话好吗,靖伯伯下回来肯定住下。”

“不嘛,靖伯伯说话要算数。”

我拉开门,一见我,翟靖迅速站起身,低头要从我身边侧身而过,我一把抓住他的腕子:“住下,明早直接到单位上班,不说好了吗,怎么又改了主意?”

“当了一天的电阻,我脸皮已经够厚了。”翟靖回过脸,是哀怨的眼神,“应该走的是我,我对不住她,她真的很适合你。”婷婷站在客厅中央哇地一声哭了。翟靖回身赶紧弯腰搂住了婷婷:“婷婷不哭,是靖伯伯不好,不该跟你爸吵。原谅靖伯伯吧,好吗?”

婷婷使劲地摇头:“不是靖伯伯,是爸爸要娶阿姨,妈妈再也不会回来看我了,靖伯伯你别走。”背对着我的翟靖泪刷地流了下来,牵着婷婷的手进了卧室。

我早已关了门,定定地站在门前。其实婷婷从一开始就看出了眉目。看着翟靖牵手婷婷的背影,我这心里说不出的滋味。从卧室门缝中传出他们的对话。

“阿姨是喜欢婷婷的,阿姨也漂亮,难道婷婷不喜欢阿姨吗?”

“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你怎么也哭了?”

“没有,是迷了眼睛。”

“噢。”

“以后,阿姨会带你去公园玩去吃麦当劳,会给婷婷买漂亮衣服还有娃娃,这些都不是爸爸和靖伯伯能做好的。婷婷就要上小学了,然后就长大了,会明白靖伯伯说的这些。”

……

我抱着胳膊在客厅中踱着步,想像着下次冯春颖与婷婷的相见。

翟靖出现在我的眼前:“对不起,我不该当着婷婷的面说你们的事,我不是故意的,请原谅我,以后我再也不会给你添麻烦,对不起。”翟靖一副懊悔相,目光中依然湿润。

“婷婷好啦?”见他关了卧室门,我轻声问道。

“嗯,在玩儿呢。”翟靖从茶几上的纸盒中抻出两张纸坐回沙发上擦拭着眼角。

“你不要多心,我没怪你,这是我早晚要面对的事情,我没向婷婷透露过半个字,其实她能明白,只是不敢问我罢了。”我紧挨翟靖身边坐下,接着说:“就算我又结婚,你一样可以来,我和你是兄弟,瞧你刚才那样儿,像掉进了醋缸。”

翟靖对着我的大腿狠狠地捶了一拳:“我乐意!只是忘了婷婷还在身边。我凭什么掩饰自己的心。你不接受,是另一回事。老天就是不公,为什么只有女人才能争你?因为我对你充满了异想天开,所以我就是你的不稳定因素,我必须远离。你结婚的那天我不会来,只有离得远远的我才会控制住自己。”

我轻轻搂过翟靖,翟靖顺势扎进我的怀中:“傻瓜,做兄弟怎么不好,说说。”

“兄弟一年都见不了几面,我想天天和你在一起,哪怕换一份工作也行。”翟靖闭上了眼睛,即使这短暂的接触也是求之不得的。

“说好了留下,又改主意,你就不后悔?”我故意逗他。

“是现实让我必须这样做。我敌不过跟你只见过几面的女友,伤心。为了你,我不会再接受任何男人,你结婚意味着把我再次推向深渊,我好害怕。”

门一下子开了,婷婷站在门口,翟靖触电般推开我。

婷婷端起茶几上的杯子咕咚咕咚喝着水。翟靖低着头进了卫生间。

 

帮女儿洗漱好,看她躺下,她却吵着让靖伯伯陪她一会儿,我无奈地回了客厅。翟靖笑笑:“失职。”

“睡吧,靖伯伯给就这样守着你。”翟靖斜坐在床沿,摇着折扇。

“讲个故事吧,奶奶讲的故事,我都会背下来了。”

“嗯,我给你讲个太阳东边月亮西边的故事……”婷婷很快便睡了。我想把门关上,翟靖摆摆手:“窗户关了就可以,没有穿堂风开着门吧。”

“你怎么跟我妈一种腔调?”我看看他指指卫生间,“都给你准备好了,请吧。”

站在花洒之下的翟靖又开始抑制不制的颤抖,却说不清内心的感受。

客厅中已换成柔和的壁灯光,走出卫生间的翟靖与我目光相对,或是我的微笑抑或是这光线的暗淡让他整个人出画般的柔美起来。我指指卧室,他低下了头,那让人心生怜惜的抖啊。

“又不是没同床共枕过,怎么今天这么紧张?”我回手关了门。

翟靖摇摇头:“不知道,也许一会就好了。”

这是怎样的一个晚上啊!半梦半醒中,我不知道翟靖是否入睡过,反正我总是在迷睡中被翟靖伸入内裤中肆虐的手扰醒,拿开他的手后,我翻身继续睡。已不知醒过多少次……

当翟靖推醒我时,天已大亮:“晚了,别睡了。”只有洗漱的时间。

翟靖慌忙中就要离开,我从冰箱中取出两三个冯春颖捎来的粽子:“到单位用开水泡一下。”翟靖一愣,紧紧搂住了我:“谢谢你能留下我,好好跟颖姐处,她是个好女人。”

婷婷从卫生间出来,我们双双推开。我说:“有时间来。时间久了,婷婷头一个念叨你。”

“反正你不念叨我,我真得走了。”他那最后的回眸中透出无限的不舍。我不置可否,他的身影已消失不再。我赶紧给婷婷做早点。

 

“不求一生拥有,谢谢你的包容,我死而无憾了。如果有一天我发生不测,我愿躺在你的怀中睡去,即使在来世,也会在忘川河中等你千年。”繁忙中不知道翟靖什么时候发来如此不吉利的信息,我立马拨通了他的电话。

“胡说八道些什么,死啊活的。总天上地下的跑,不许再有这么丧气的话。”我恨恨地说。

“我刚开完会。怎么啦?”翟靖无辜状。

“你早晨发来的信息,说的什么乱七八糟的。”我生气地说。

“放心吧,我没事。”

“那就好。”我们挂了电话。

随即他的信息又发了过来:“对你的喜欢,我一生都挥抹不掉。你终是要走入婚姻的,所以请冷淡我远离我,我绝不会再影响你。”

我迅速回复:“兄弟间不许再说这样见外的话,我们永远都是最好的兄弟。你再这样,小心下次见面我收拾你。”

翟靖:“兄弟?别自欺欺人了,有我们这样的兄弟吗?我不奢望与你牵手一生,但我们已不再是普通意义上的兄弟。”

我:“又是我错!我这辈子也学不来你那种温柔。今天是不是应该早回家休息?”

翟靖:“死不了。从此后,你过你的君子生活,我继续自己徒有其表的阳光行程。”

我:“你颖姐说了,帮你物色女友,一有消息就通知你。”

翟靖:“晕。你别自食其言,怎么圆过去,你自己想办法,你就实话实说——我一直在改造你,我也不怕。哈哈。”

我:“一说正事你就跑题,该吃饭了,中午抓紧时间休息会儿,你也。”

翟靖:“谢了。我可没有你那份福气,强打精神盼下班。88

……

转天晚上临睡前收到了翟靖的信息:“平安抵达台北,已进驻酒店,勿挂。吻你。”

  评论这张
 
阅读(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