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们看海去

心如止水

 
 
 

日志

 
 

默默香之二十五:伤心的大姐  

2017-05-30 08:44:17|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刚下班,手机响起,却是一组陌生的数字,我接听,是个女人的声音:“你好,是姜明亮吧。”

“对,您是——”

“我叫翟娟,是翟靖的姐姐。”

“哦,大姐您好,我常听翟靖说起您,还有邢恺。”我怎么也不会想到会接到翟靖姐姐的电话,绷紧了神经。

“是这样,我知道你是翟靖唯一交往了好几年的朋友,我希望能找个时间与你谈谈,我想了解一些翟靖的事情,可以吗?”到现在还记得开学那天是姐姐陪着翟靖报道,而别人大多是父母相伴。后来他无意中说起姐姐比他大13岁,那么现在已是四十开外的人了。

“可以的,大姐,有事您尽管吩咐,我和翟靖一直是好兄弟,我告诉过翟靖他不在家时要是伯母有什么活,随时可以给我打电话。”我想像不出大姐找我会有什么事。

“你说吩咐,我倒不好意思了。你说时间吧,我们见面谈,好吗?”看来电话中三言两语解决不了。

“那明天下班后,可以吗?您在哪块住?”我说。

“我家住昆仑小区。”

“那好,我6点左右到,到时再跟您联系。”

“那明天见,打扰你了,不好意思。”

“瞧您说,太见外了。”

……

会有什么事?他那天早晨走的时候没说嘛呀,难道是回家后发生了什么?

 

翟娟,翟靖的大姐,一袭紫罗兰色长裙,头发在顶上挽成蓬松的发髻,姣好的面容,随着她,我们走进一家饺子馆。

“先给你看段信息。”选在一处角落坐下后,大姐掏出手机查找出信息递给了我。

我低头看着,是翟靖发给姐姐的信息:“大姐,你和妈妈是我最爱是近的人,这么多年来一直操心我的婚事,我知道。我已经31岁了,本不想道出实情,可21日晚,你跟妈妈那种逼我相亲的态势,我知道凭我说什么想推脱掉,你们都不相信我。我经过深思熟虑后决定告诉你:我这辈子都不会也不可能与女人结婚,因为我喜欢男人。妈妈年岁已大,还是不知道为好。如果能得到大姐的理解,我将感激不尽。翟靖。”只剩惊讶,他竟然开始向自己的亲人摊牌!再看时间,也是刚刚到达台北的那个晚上发出的。我赶紧把手机还给了大姐,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怔怔地看着她。

“看了信息,我的心都要碎了,一个晚上都没有阖眼,也不敢跟任何人讲。作为他唯一的好友,我想你应该比我更了解翟靖,这就是我要找你的目的。”

我一时语塞:“我——我也是今年春节去海南旅游时知道他这种取向的,海南偶遇之前,我们已好几年没联系了。”

大姐目不转睛地点点头:“也就是说你们的好友关系从毕业到现在中间间隔了好几年,却一见如故。至少从春节后上班到现在,翟靖已经在你那住过两次了,对吗?你不可能单身,我听翟靖说过你已成家并有个可爱的女儿。不过你家住房倒是够宽敞的,听翟靖说,你母亲也和你们一块住。”

我越听越糊涂:“我跟翟靖一直是好同学好兄弟,我们之间的交往正大光明,我也一直催促他尽快处个女友,他不高兴我说这事。”

“我相信你,从我第一次在学校见到你,印象就很深,沉稳自信。翟靖说与你最投缘,我和我妈都忒高兴。我有一点想不通,有什么事电话中说说解决不了,非得住你家?我不敢问翟靖,请你理解我。”大姐用纸巾蘸着面颊。

“我虽然离过婚,可现在正交往着女友,也许10月份就结婚了,我以人格担保,我与翟靖之间是纯正的交往。”看来大姐怀疑到我与翟靖的关系了,或许翟靖所有交往中的同性好友,她只见过我。

“你离婚了?这倒没听翟靖说。要真像你说的,我就放心了。可是,他要是没有现实中交往着的男友,为什么还要发那样的信息?”大姐那纠结的内心完全跃然于脸上。

“三十一过,还不结婚,没法跟家人交待,他不摊牌,家里肯定会急着催他。他春节那会儿说这辈子不会结婚,我以为是玩笑话,后来的几次交谈中,已经相信他说的了。他选择这样的一条路也是无奈之举。这么多年来他一直想找到一个可以牵手一生的男友,应该是没找到。”我不想说得过于细琐。他与自己之间的那种直白。自己那无法解释的行为。

“我决定见你之前想了好多,说实话,我一开始就怀疑你是他的男友,你的好多方面都是翟靖从上学那会儿就佩服的。看了他的信息后,就是听你们亲口说俩人已经好几年没联系了,我都不能相信。我也担心,一旦我判断错了,等于把翟靖的隐私泄露给了你,那可真是弄巧成拙。你果然是知道他的,说明你在他心中的位置相当重要,甚至超出普通好友的关系,他那么相信你。”大姐看也不看桌上的饺子,眼中满是挥散不去的愁绪。

“我们是好兄弟,发过誓的。”大姐的坦然让我舒了口气。

大姐点点头:“他能交到你这样的朋友,我也高兴。可眼下我该怎么办?我不能跟家里任何人讲,就我一个理解他又有嘛用。以后,我最多不再提女友的事,我妈都已经68岁了,翟靖的婚事是他现在唯一的心事。还有邢恺,一直以他舅舅为榜样,翟靖说什么他都听。要是在这方面也随了他,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我是不是得限制邢恺跟翟靖的接触?20岁的人了,我又怎能限制得住!”大姐一手抱在胸前,一手揉搓着额头上满布的焦灼,接着说:“我后悔邢恺上高中那会儿曾经不让他跟女生走得太近,现在大二了,很少听他谈论女友的事。从这次翟靖带团走,我就再也不让邢恺陪我妈了,要么住校要么住家里。邢恺跟他爸爸都问为什么,我能怎么说!翟靖倒好,轻松地发个信息,让我一个人寝食难安,要是一两天也就算了,终究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儿?”

“大姐也别太过忧虑,他的出色是有目共睹的。他不会暗示邢恺什么的,这点我们应该相信翟靖。其实,好多这样的人都是各行各领域中杰出的人物,就是因为他们爱的是常人眼中不应爱的人,大多压抑隐藏着自己,即使他在世人面前光环再多,一个人的时候除了孤独就是抑郁,心中的苦没人知道。作为他们的亲人,如果希望他们幸福快乐地过一生,是否应该多一份宽容,哪怕一个眼神一个拥抱都是最大的安慰。我是这样认为。”我平静地道出了自己的想法。

“你倒会替别人着想,这都是你从翟靖身上了解到的?你不怕翟靖粘上你?要么就是翟靖一厢情愿,我说的对吗?”大姐似乎明白了什么似的,眼睛一亮。

“不不不,大姐您别乱猜,我们见面次数有限,大多是说些他在外面遇到的新鲜事,没有别的。”我连连摆手。

“不用你说,我也能猜个大概,你在他心里的位置如此特殊,见面只说些不疼不痒的话,没人会相信。我想像不出两个男人在一起怎么谈情说爱怎么生活,难道也跟夫妻一样?荒唐。我不想再谈论这些,我倒希望他交往的男友是你。”大姐说话的逻辑前后已乱,我已无法分辨,指指早已端上来的饺子。

“时间久了,大姐自然会了解我,我也是个普通人,翟靖是又读书又走路又经历形形色色的人,还这么看重我,也许就是大家常说的缘分吧。”我也低头吃起了饺子。

“你是家中的独子?”大姐不知又想起了什么。

我摇摇头:“不,我还有个妹妹,早就结婚了。”

“哦,我妈一直就特喜欢小孩儿,这回抱孙子的愿望是彻底落空了,反正一时半时我也不知道怎么把信息透给我妈,走一步算一步吧,唉。”

结帐时,撕扯了好半天,终拗不过大姐:“耽误你这么久,我实在过意不去,本该让你到家里吃饭的,让翟靖知道了,不怪我慢待你,就不错了。

“您太客气了。”

“你不也是,一口一个您您的,显得我多老似的,要是翟靖在,还不怎么笑呢。”

我笑笑。

回程的车上人影稀疏,车窗外明亮的街灯氤氲在尘霭中,快速路外光影更加绚烂,如此夏夜中的清凉真是难得。而我上车时,回望夜色中的大姐,她冲我摆手之际被风吹起了鬓边的头发,突然就让我想到早已花白了头发的伯母——孤单的身影不应再受任何轻微的伤。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