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们看海去

心如止水

 
 
 

日志

 
 

默默香之一:相遇  

2017-05-30 08:04:50|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与妻办完离婚手续后,妻便决绝地搬离了这个我们已共同生活了八年的家,只剩下女儿泪眼婆娑地站在阳台上隔窗凝望,凭女儿怎么喊,她都不理。不知什么时候,窗外飘起了雪花儿。这样一个冬天,我的生活也开始跌入冰冷。

妻说与我的生活缺少激情,仿佛已未老先衰,才三十出头啊!所以她选择离开,也便选择了属于一个女人真正灿烂新生活的开始。我只能接受眼前的一切。之后我首先要拿下的是照顾女儿这一关,仅仅过了一个晚上,便把女儿送到了母亲处,是晚间女儿无休止的呓语般对妈妈地叨念,让我彻夜难眠。

也是在这个时候,单位组织春节期间中层管理人员的海南旅游,我毫不犹豫地回绝了——把名额让给别人吧,真的没那份心情,不想去感受三口之家在一起乐融融的氛围。这乱七八糟地心情正好可以利用春节间十几天的长假清静下来——一年中仅有的十几天假期。两位副经理问过我好几次,我都摇头以对。他们最后还让我考虑:千载难逢的机会,别错过,还有三天的时间。

是啊,已经进入公司五年了,才有这么一次机会,我多么希望也像大家那样奔赴海南。做为质检部主管,我是单位最年轻的中层领导。因为婚变,最近总是出差错,才刚遭到老板的痛批——老板是我表哥,这样的关系中工作,遭到痛批如家常便饭般。也想换个工作环境,终未寻到合适机会。

在最后一天决定去海南的名单时,与表哥在办公大楼前相遇,一进一出,他随口说:“怎么不去呢,在家呆着干嘛?”

我说:“在家清静几天。”

他说:“你肯定清静不了。”

他踅回身,我跟他一起进了总经理室。他接着说:“去吧,带上孩子。”

我摇摇头:“我一个人弄不了,要去肯定得带上我妈妈,这是我唯一的顾虑。”

表哥眨眨小眼睛:“行啊,随你。其实我每年都出去呆几天,绝对放松,去了,你肯定不后悔。”正说着,财务主管黄文来敲门而进,是来拿表哥的身份证。表哥递给他时说:“正好让文来开车跟你回家拿身份证,再晚就来不及了,你就跟初五那个团走。”不容置疑,我与黄文来对视一眼,一同出了总经理室。

 

匆匆过了年。年年如此年年过。

初五日。我们相聚在旅行社的大巴上。抵达机场是下午的4点钟,才知道是640的飞机。整个候机大厅都是出行的人们,大包小包的。在这样的日子里,是否都如我们以旅游居多?昆明、重庆、海口,好几个旅游城市的名字不时从扩音器中传出。

我们这一团都是一个单位的,相互间便也多了份随意。好几个人都随着表哥称呼妈妈为老姑。好在表哥是随着初一团队将乘坐一会儿我们搭乘海口的飞机返津,那么在海口机场也许会相遇,而机场地出与进隔着那么多的门窗与厅廊,相遇该不易。

第一次乘坐飞机,对于我们这个团队的大部分人来说。进入机舱才感觉空间的狭小,舱内所有的设计都在利用有限的空间。坐在那如同小学生听课般,我们持续着第一次的兴奋,看着空姐空哥不断地穿梭。从飞行里程上看该是国内最长的航线吧,三个多小时的坐候也是一种历练。窗外时而空旷无垠时而飞云翻卷,相机在啪啪地拍照。远远的有飞机飞过,如一只银色的飞雁。光线在消失,天色已暗,我们的视野仅仅局限在了周遭不远的范围里……

从夕阳映照下的云上到穿云破雾般地下降,便也真正体验到穿与破的含义,水气就与你一窗之隔,而这浓淡的水气会是从地面上看到的厚重如缎的云吗?曾经总是虚幻地冥想那云上的风景,而今真的身临其境便虚幻全无。已经准备降落,那么我们便是在不知不觉中飞过了黄河长江琼州海峡。仅仅是这么悄无声息地飞过,也便在心中存了一份遗憾。已近10点,终于望见了地面,灯光从星星点点到清晰可数,心也在沉降沉降。终于,跑道边的黄色小灯飞一样忽闪而过,飞机的高速度便也在这起与降中最明显的被感受着。

我们终于抵达海南。海口美兰国际机场。夜色中你能感到只有在天津盛夏时节才有的那种潮湿溽热,空气中似乎还有海的腥。多么奇妙啊,仅是三个多小时的间隔,我们便从冬飞到夏!目光所及之处都是绿色,那枝叶随风摇曳的姿态就如欢迎你的微笑般。这样情境的拥围中,我们便融入了这情人般的怀抱。

海南,让无数人向往的绿色家园,多年以前,我与妈妈何曾会想到有一天会乘坐飞机飞越大半个中国来到这里,享受这错过春天的夏夜之风。这,便也是一种幸福。

 

写着“康亚”的标牌醒目地在我们眼前矗立着。我们的地接导游,两个帅哥,一个个头矮些,黑黑的;另一个白皙清秀瘦高,着浅蓝色撒大黄花T恤、休闲裤、旅游鞋。只是余光这么轻轻从他脸上一扫便是一惊,怎么这么像翟靖。自从我结婚后便没了他的消息,不可能到海南来吧?也许是这夜中的灯光恍惚了视线。赶紧陪妈妈哄着吵闹的女儿,匆匆上了大巴车。

“来来来,天津的朋友们。”夹着海南口音的普通话从黑导游口中传出:“我们的车号是5515,这辆车将全程陪同我们,大家记住5515就可以了。”白导游开始清点人数,黑导游继续说着:“我们刚刚送走那个团队——你们的先头部队,我代表旅行社又迎来了大家,非常荣幸地为大家服务。本人吴仰任……”阿任调侃式的开场白赶走了一路上的疲乏困顿。终于,阿任指向白导游:“与我一起负责大家这几天行程的还有这位帅哥——翟导,当然他也只是一陪,只陪游不陪吃陪睡的——”白导游一把抢过麦克风将阿任按在座位上,微笑着面向大家:“我是翟靖,翟姓比较少,靖是立青靖。”他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有空中比划着自己姓氏的汉字笔画,“大家叫我小翟就行。”

    真的是他!我差点忘形地喊出他的名字。自从他2000年考上中国戏曲学院后我们仅仅见过两次面,那都是在我步入围城之前。至今已是10年的光景呀,挥手间。为什么当初学的戏曲文学专业,却在干导游?不可能错的,就是你——翟靖!那精致的五官丝毫没有任何岁月的刻痕,还是那么瘦削,平添的是干练洒脱。翟靖啊,中专四年中我们的友谊最淳厚,一生都不会忘记。离我们最后一次相见已相隔八年了啊,如果不飞海南,又怎能与你相遇?心情不由得激荡起来。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