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们看海去

心如止水

 
 
 

日志

 
 

默默香之二十六:高雄纪事  

2017-05-30 08:45:33|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刚刚洗漱完的翟靖,此刻正躺在高雄华园大饭店单人间的床上,可谓是筋酥腿软,再也不想动。就这么睡去吧。又一个豪华宾馆中孤独的夜。

从凌晨抵达阿里山顶观日出看云海,之后到台南安平古堡,至高雄春秋阁打狗英国领事馆,再俯瞰高雄湾,直到刚才晚餐后陪客人们逛六合夜市赏爱河夜景……总是这一行程中最耗精力的一天。每次一进宾馆都是军训速度的洗漱,倒在床上便一睡到天明。今晚却闭上眼睛好久都不曾睡去,两三天来总会在一个人时想起姐姐想起明亮哥。想像着大姐看到信息后的惊愕与无措,想像着这一路风景中有明亮哥相伴该是怎样一种幸福啊;想像着最不愿见到的妈妈知道消息会那无言的悲伤,想像着毫无现实依据的有明亮哥陪着的所有在台湾的夜晚……既然不能双双成行,那么就应该用心记录下每一处为你看到的景色,对,我为你而记!头脑格外清晰的翟靖一下子坐了起来,打开上网本直接进入游记文档。

“阿里山日出:

因其为台湾第一美景,所以每次抵达都会让人忘记早起时的不愿。那份期盼与兴奋之情让所有等待着的人们安静着,连日来的疲倦便被抛到了九霄云外。日出前的玉山那黛蓝的轮廓已可辨识,山顶上或浓或淡或散或聚的云彩已在昭示即将亮相的那激动人心的一刻。即使已感受过这氛围与情景的人同样再被大家感染着,因为这是世界上唯一一处跳跃式的日出。

光线渐强,云际亮了起来,旋即跃动出一丝一线,那简直就是羞答答的除去面纱似的。谁又想像得出有着亿万年生命的太阳那羞于见人的忸怩之态仅仅在玉山凹处,如眉弓如半月,猩红的脸膛变幻着,一跃一跃……终于,她跳脱开了山的遮拦,云层也被染上了亮色,玉山渐渐还原了那青葱郁郁的面庞。

大家有的在拍照有的在摄录,我只用心在感受着眼前的一切。

回程中,大家的兴奋依旧,而我只想快些赶到酒店,已饥肠辘辘。

……

六合夜市:

台湾第二大夜市。白天是车水马龙的通衢大路,傍晚之后便是封闭的步行街市。只要置身其中,谁也无法拒绝那美食的诱惑:郑老牌木瓜牛乳筒子米糕担仔面盐蒸虾花生粽八宝冰棺材板臭豆腐……就是这家郑老牌木瓜牛乳摊前,把所有的名字看一遍都得花些工夫,又怎能迅速挑上一款自己的最爱。一杯在手,那爽口的风味不由你不咂舌。

一晚上香风中的摩肩接踵,而至转天凌晨前所有的摊贩都会悄然而退,马路很快被清扫干净,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

在大爷大妈眼中,这样的夜市在天津也有,只不过所售卖的品种不同罢了。一如第一天登上宝岛一样,更多的是对比着频繁出现的繁体字,那根本就是自家土地的感觉。

……

爱河影像:

如梦如幻的爱河两岸灯光璀璨。水中光影漫漶迷离得让人只想沉醉其中。真真是情侣游走的绝佳之地,所以大爷大妈说不是他们的所在,我硬拉着一对对老人在岸前留影,爱河前不留下影像岂不枉到高雄。

“小翟啊小翟,跟你在一起,我们都年轻了好几岁。”

“这就对了,年轻了才好继续世界旅行啊。”

六七十岁的双双对对,多好啊,笑起来都是满布皱纹幸福的脸。这才是发自内心的笑。与携手了大半人生心心相印的人同游爱河,多好。

梦啊,何时相伴到爱河?

……”

直到困得直打磕睡才关了电脑。已是午夜。

 

中午,当大家都在餐馆中就坐后,翟靖实在困得不行,与导游苏姐说了一声便回了大巴车,睡一觉吧,哪怕十分钟也好。

陆续上了车的大爷大妈并未喊醒翟靖,直到大家都已到齐,苏姐让客人叫醒了后排座上的翟靖。翟靖睁眼一看立即坐了起来,不好意思地笑笑,回到门前。车已起动,翟靖迅速调整好自己的思绪,开始为大家介绍着接下来的行程。有客人在给翟靖拍照,翟靖清爽的微笑便定格在了那一个个扬起的手机相机中。翟靖一坐下,身后的大妈递过了手机:“看看你的样子,你要是满意就把照片传到你的手机上吧。”翟靖答应着,鼓捣好相片,QQ提示有新消息,打开一看,是个叫何海昕的新疆男生:“这是在哪啊?好久不见,还记得我吗?”

要说仅与他见过几次面而已。他小自己两岁,大学毕业后就一直在天津工作,数次辗转后进入了完美产品的销售队伍,间或在她姑姑的美容店中从事美容工作。两人各自忙碌着,真的很少有合适的时间相约。

翟靖礼节性地回复他:“呵呵,你好,我在台湾呢,你还好吧。”

是在08年国庆节前开始的第一次相见。对于这个新疆男生,翟靖同意见他时忽略了一个问题:没有确定他是天津人。见面前的手机通话中听到了对方的口音才意识到。听他说起自己的祖籍江苏,说起父母当年由江苏下放到新疆塔城地区,他在新疆出生成长考取了天津的大学,大学毕业后一直借住在姑姑家,或住美容店中。第一次相见他便提出让翟靖陪他到美容店中过夜,翟靖随便找个说辞就匆匆结束了会面。之后便进入了09年,在他的数次邀请下,才又见过两三次面。他个头与自己相当,给人的感觉宛如一头小豹子,每次都想肆意,翟靖却有隐隐的不愿,掌控着与他的距离。用何海昕的话讲,翟靖默许的拥抱分明是在故意点燃他的火,却又不管不顾。是他居无定所让人无法感觉到真实的存在,何谈长久。便也就在心中把他定义为了普通好友。而说不准什么时候他就会突然回到父母身边,那跨越了整个东西国土的距离,永远不可能去追随。失去了长久相处可能性的基础,若是再深入,岂不太随性?所以,对于他发来的QQ信息,大多疏于回复。他却依然执着。好在他从不在自己的空间中留下任何文字,若无这点,早就删除了他——不可能孤单寂寞的新疆小弟,多像一只发情的公鹿,四处探嗅着投缘的信息素。

“哦,想你了,你太无情,总不回我的信息。等你回到天津,我请你吃饭吧,别拒绝我,靖哥哥。”

读着他发来的文字,翟靖又胡乱思想了:是找不到合适的伙伴,还是过往的新鲜都已不在?而唯有自己一直未由着他的性子,也便继续期待。捉摸不透他的心思,为情?为性?推说行程匆匆,其实是心中没有他存在的位置。纵然匆促,不还是睡到了明亮哥的床上。

“不是这样,是你比我还忙,对于你我来说时间重合的概率太低。呵呵。”翟靖说。

“那是在白天。我的晚上与你在外地时一样孤身一人,你回到天津至少还有家。我知道自己是你众多优秀好友中最普通的一个,我想拥有与你的友情。”他今天这是怎么了,遇到郁闷事了?

“我从来没说过我有众多好友,你不要凭空想像。我的职业让我无暇友情,所以好多人说我冷淡高傲自恋,我不会刻意去辩驳。我相信有缘人终会相遇,强求不得。”翟靖说。

何海昕:“嗯嗯,明白了,我也相信。原谅小弟言语失当。”

翟靖:“你也很出色:积极向上阳光蓬勃,一直在为梦想而努力,辛苦之余要注意多休息。如果时间允许,我们会有机会相见。”

何海昕:“好的,你什么时候回来?到时我去你们公司门口等你。”

翟靖想了想——要不要在短暂的天津停留中去见他?而近期是不能再打扰明亮哥了,如果发展顺利,用不了到年底,明亮哥就会再次迈入婚姻的殿堂,今生至多是他的伴郎。做过无数次伴郎,心底从未起过波澜,却无法保证在以伴郎的身份面对明亮哥做新郎时内心依然平静。也许只是自己妄想呢,明亮哥幸福的日子里怎么会有自己的位置。想到这不禁凄然一笑,遂编辑着给何海昕的信息:“我22日抵津,暂定24日下班后我们吃饭,好吗?”

何海昕:“好,谢谢靖哥哥,很高兴你能同意。”

言语上好温驯的小弟,而自己在明亮哥面前不也是判若两人的咄咄逼人之势吗?也许只有当一个人面对心爱的人时才会在见与不见间会表现出如此巨大的反差,不见时善意的伪装为着那相见时的本性绽放。

翟靖退出了手机QQ登录,车即将抵达台东。

  评论这张
 
阅读(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