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们看海去

心如止水

 
 
 

日志

 
 

默默香之二十八:何海昕  

2017-05-30 08:47:58|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翟靖一出公司门口便见马路对面树下站着身材高挑的何海昕,他看到了翟靖,冲这边招招手。近前,翟靖伸手想与他相握,怎料何海昕迅速拥抱了翟靖,回过神的翟靖面露愠色:“你要毁我,让我同事看见。”

“是情不自禁嘛,我错了还不行吗!”何海昕眉头一拧。

翟靖指指街角,二人快速拐了过来:“去哪?我们。”

“去哪,我们都是一路,今晚我回店中,你要是感兴趣到店里坐坐,看看我平时的工作环境,我可以单独为你做全身护理。”何海昕笑眯眯的样子。

“那我们还去上次吃饭的那家餐馆吧,完了,你回店,我回家。”翟靖已停在了车站前。

“上次?都半年了,那时还是冬天,你不说,我都想不起是哪家了。”何海昕的目光就胶着在了翟靖的脸上,翟靖遥望着来车的方向。他那浅黄色的T恤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地立着领子,精短的头发在额前有几丝飘落,那眉宇间透着的狡黠气在每次相见时都可以感觉到,修身的牛仔裤破洞边沿飞着线缕,人字拖让性感十足的双脚招摇于阳光之下。这么个周身散发着阳光气息的男人不知伤了多少女孩的心。

“女朋友谈的怎么样了,父母是不是又追了?”翟靖还清楚地记得最后一次与他相见时,他接到妈妈打来的电话,没超三句话便提到了女友。

“追得再紧又有什么用,没人看得上,要啥没啥。”翟靖身上淡淡的香刺激得何海昕嗅觉异常灵敏,就这样守在他身边都饱了,哪还有吃饭的心思,心想:你还有脸说,比我还大还优秀,你不也是一个人吗?你又是怎么跟妈妈敷衍的?这话,就是打死何海昕也不敢问出口。

正值下班时间的人流高峰,好久才等到一辆车,二人挤上了去。何海昕有意紧贴在翟靖面前,贪婪地欣赏着这份成熟的男色:圆润的唇唇上的淡青色柔和的下巴!何海昕突然意识到自己已经起了反应,颠簸中,就顺势抓住了翟靖的手按在自己胯下那变了相的突起上,一口气吹向他的脸颊。翟靖不动声色地抽回手转身向中门挪移着,何海昕紧随其后。

两站地后二人坐到了后排座上,翟靖在里何海昕靠外,居高之势,车中之景尽收眼底。何海昕的右手紧紧抓住了翟靖的左手,摩挲揉搓轻挠着翟靖的掌心,他要让翟靖感受到自己对他的渴望,不信他毫无知觉。翟靖的目光始终在窗外:不可能陪他到店中,进了他的店等于向他缴械。如果单纯为性而性,那不是堕落又是什么?玩玩儿吗?如果沦落到这种地步,还不如找个清静的地方剃度了倒省心。

“唉,刚才我不是跟你开玩笑,你出去一趟好几天肯定休息不好,我为你做一个小时的护理,保证既解乏又提神,免费的。我可不是随便一个人就伺候的,平时在店里我的客人大多是女士预约。”何海昕的手已经侵略到了翟靖的大腿上,此刻的翟靖紧紧抓住了他的手。

翟靖不禁笑笑:“小心让哪个富婆儿看上,包了你。”

“这你可说错了,这么多年愣没人看上我,估计不是那块料。你要是常去店中,我现在就可做主——费用全免,而且我自贬身价为你服务。”何海昕此时一本正经地说。

翟靖笑出了声:“让人感觉不是美容店,还自贬身价,你是头牌?”

“你说什么嘛,我说的是实话,我每年都带徒弟,同样的皮肤护理师傅徒弟能一个价吗!”何海昕抽出手狠狠捶了一下翟靖。

“你这拳头这么重,太太小姐喜欢,男人谁会让你做护理,我就是去了,肯定找个小妹。”翟靖调侃着。

“到时看到我为某个老男人做腹部减脂,你别妒忌就行。”何海昕压低着声音,他的笑眩眩的。

车过昆仑小区。前天到家后,大姐、邢恺的身影都没有出现,妈妈也念叨了这几天一直是大姐与妈妈作伴,一想到这,翟靖心中就拧起隐隐的结。赶紧给大姐打个电话吧,响了好几声才接听,是大姐:“你到家了吧,应该。”“同事聚会,今晚我不回家吃饭,我怕晚了,要不让邢恺过去陪他姥姥一会儿,我尽量早回去,误不了他回家休息。你说呢?”翟靖不知道大姐究竟做出了怎样的决定。第一次感受到家中的孤独,是因为习惯了有邢凯在身边吗?“邢恺开始住校了,一会我过去陪咱妈吧,你也别太晚了,明天又要起程。”“谢谢啦,我争取早回去。”翟靖有种想哭的感觉,姐弟间的距离感油然而生。撂下电话又拨通了家里的电话:“妈妈,我不回家吃饭了,一会儿让大姐过来陪您一会儿。”“不用了,我这嘛事没有,别让你大姐来回来去地跑了,一会儿我给你大姐打电话。你也别太晚了,啊。”“嗯。”翟靖挂了电话,闭了眼睛。面对亲情的谎言、亲人的远离、妈妈的苍老……一直自认为的风华正茂在面对家庭哪怕极细微的变故时,随时都会萎去。

“该下车了。”何海昕拽着翟靖的手。翟靖醒悟过来似的,赶紧摆脱开。他姑姑的店紧临万新村小区,翟靖从未问过何海昕是哪一家。

已走进了年前二人共进晚餐的饭馆,当初之所以选中这里,翟靖看中了其幽雅的装潢设计。何海昕已捕捉到翟靖通了两个电话后的情绪低落,利落地点了两三个菜要了两瓶啤酒——只有压缩吃饭时的时间才有可能引翟靖在店中多呆会儿。

翟靖端起何海昕斟满的酒杯,一仰脖,杯子见了底。何海昕又续满。

“你说,你不找女友怎么跟父母说?没人看得上你,他们不会信。等你过了三十,你在天津还解决不了个人问题,你父母肯定在新疆给你张罗婚事,到时你不回去都不行,在父母身边结婚生子,按部就班的过日子。”翟靖握着杯子痴痴地与何海昕四目相对。

“过一天是一天,好在离得远,打电话也是有时有会儿。靖哥哥是不是有压力了?”何海昕呷了口啤酒。

“我已是过了30的人,总找各种理由拖着不去见女友,也只能哄骗我老妈。”翟靖自嘲地笑笑。

“我们都是单身,咱俩就在一块儿吧,好吗?”何海昕一把抓住翟靖握着杯子的手,那么殷切的目光,“如果这辈子有缘跟你在一起,我现在就跟家里挑明。”

翟靖虚迷了眼睛,看着他好一会儿,轻轻推开他的手:“我们并不了解对方,而你的归宿到底是哪里,你说的好吗?我们租房吗?租房有家的感觉吗?”

何海昕被问得一时哑然,许久才说:“我是没能力买房,可我的梦在这里,我不会回新疆的,偶尔回去也是看望奶奶、父母。我有两个姐姐一个哥哥,早就都成家了。我这辈子不结婚不至于让父母太绝望,他们已经有了孙子孙女。你要说因为经济实力我配不上你,我接受,也不会再打扰你。”一脸伤感的大男生像听候判决似的,默默地迎合着翟靖的目光。

翟靖最看不得男生在自己面前无助的样子,使劲摇摇头:“不是这意思,我想说的是,你我这个年龄不可能没有经历,我始终在寻找一种长久的可能,很遗憾,到今天也没能如愿。有人说,凭我的样子不会遇不到合适的,可现实就是如此。我不会做某个已婚男人的秘密情人,也不会随便找个男生玩419,我一直相信男男之间也有长久的真情存在,遇到了是幸运,遇不到也不能强求。”

何海昕点点头:“我多少明白些了:我不是天津人,你怕一旦动了情,说不准哪天我就突然回了新疆。你是不是也认为我只为性不懂情?你要是再怀疑我有好多性伴,我更惨了。”

翟靖没想到今天的相见会如此坦率地打开话题,在他目光地逼视下竟然低下了头:“你这么活泼可爱,喜欢你的人少不了。”

“遇到你之前,我一直怀疑男男之间是否有真爱。我发誓,从现在起别的男人休想再碰我!”何海昕其实一直交往着一个在银行工作的43岁已婚男,他工作生活在津郊小镇,有一个十八岁儿子。一开始,他只是何海昕要争取的客户,固定了业务关系之后便突破了朋友间交往的底线。即使他对自己很好,可终归是有家室的人,那么自己在他的生活中仅仅是同性情人而已。困惑于这个圈子中是否有固定长久地相处,便结识了翟靖——与自己年龄相仿的单身帅哥导游,偏偏见他一面是如此艰难。

“不要轻易发誓,接受一个人谈何容易。我们才见了几面,看到的都是对方表面的东西。脾气秉性喜好厌恶还有优缺点,都是要深入了解的,只有包容了对方的一切才有在一起的可能,你说对吗?”翟靖一仰脖,又是一杯啤酒下肚,何海昕陪他干了,双双再满上。

“为什么不让我早一天遇到你?我不奢望靖哥哥有一天会完全接受我,我在这个大城市中就像一株无根的小草,随便一阵风都可以把我吹走。我需要付出多少努力才会加重自身的分量才会扎下根,我不知道。有时真的不能想太远,远方的路太迷茫,可我已经迈出了步子,不甘心就这样回去。能认识你,我已经很高兴了,真的。”何海昕举起杯子:“为我们的相识,为了我心中永远年轻的帅哥哥,干。”

“贫。”翟靖渐渐忘却了刚才所有的不快,只知道自己越来越轻松,却不知自己那绯红的脸颊已让何海昕欲罢不能,而何海昕的笑与真诚的言语就如同迷幻药般剔除了翟靖所有的戒备。

“别只顾喝酒,吃菜。我们要点什么主食?”何海昕的脸是越喝越白与翟靖形成鲜明的对比。

翟靖摆摆手:“饱了,你随便要吧,你多吃点。”

何海昕结合了帐,帮翟靖挎好包,一前一后出了餐馆,下台阶时,翟靖一个趔趄,何海昕顺势环住翟靖的腰:“我送你回家吧,你这样没法让人放心。”

“我没事,你走吧。”翟靖试着掰开何海昕的手,徒劳中放弃了。而何海昕已牵引着翟靖拐上了前往美容店方向的路。

  评论这张
 
阅读(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