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们看海去

心如止水

 
 
 

日志

 
 

默默香之二十九:不问长久  

2017-05-30 08:49:00|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时近晚上九点,美容店已打烊。何海昕打开卷帘门引翟靖进了店中,回身又将卷帘门放下。

翟靖一屁股坐在一张美容床上,倦乏地歪倒:“为什么带我来这,我说了我回家你回店。太晚了,我只想回家睡觉,睡觉。”

何海昕打开空调,进卫生间洗了把脸,拧着毛巾到了翟靖跟前,强扭着为翟靖擦着脸,那股清淡的香再次侵扰何海昕,不禁问道:“你平时用什么牌子的香水,闻了让人起性。”

“不是香水,BIOTHERM系列,滋养皮肤延缓衰老。”翟靖想坐起来,被何海昕按住。

“我给你做做护理,保准让你喜欢,最多40分钟,不会误了你10点进家门。”何海昕试着撩起翟靖的T恤,翟靖只是摆摆手,还是顺从了他。

“半小时吧,一会儿我妈就得打电话。”翟靖始终闭着眼睛。

翟靖赤裸光滑的胸腹一下子点亮了何海昕的眼睛,瞬间的思维停滞后试探着解开他那卡其色五分裤的纽扣:“外裤也得脱,全身肌肤都给你调理,听话。”

翟靖一把抓住他的手,睁开了眼睛:“腿部就不做了,简单些就行,要真上了瘾,我可消费不起。”

“我说了,对你是免费的,你要是喜欢,我可以为你做一辈子。”何海昕没再坚持,翟靖又闭了眼睛一副很享受的样子。何海昕开始揉捏起他的胳膊——哪有心思为他做专业的护理,这么近乎零距离的接触让人火烧火燎的难受,身子越来越低,屏息间已碰触到了翟靖的呼吸。翟靖已感觉到了异样,迅速睁开眼睛。未等翟靖开口,何海昕轻柔地吻了上来。翟靖知道无处躲闪紧闭牙关,身子却在他有力的揉搓中越发紧绷僵挺。“不要——”完全清醒了的翟靖再也说不出什么,何海昕俨然一头发了威的小豹子,仅仅是唇舍的挺进便让翟靖臣服。此刻何海昕的肢体语言灵动起来,翟靖推开他喘息的瞬间,却又被他的身体凶狠地碾压着。

“别再逼我,这也算皮肤护理吗?”翟靖紧紧捧着何海昕的脸,他那撩人的眼神已开启了翟靖心中禁锢着欲望的锁。

“你也想要,为什么不能接受我?怕我不干净?我上个月还献血了,我可以给你看献血证。”何海昕清晰地感触着翟靖那已然蓬勃起来的态势,而此时翟靖才发现他身上只剩了一件窄小的三角裤。他缓缓地离开翟靖,站在翟靖眼前,未等翟靖再想什么,他一猫腰除掉了那仅有的一件遮挡,那份雄奇巴巴地张扬在翟靖眼前:“你就这么看着我,你要是不动心,你收拾东西现在离开,我不拦着你。”翟靖坐起身,眼前何海昕如此逼人的赤裸早已击垮了翟靖的矜持,那分明是朵怒放中罂粟花,难道就要食言吗?无情而性,还是已经动了情?扭过头,而那轻微的战栗便是无言的表述。何海昕拉起翟靖紧紧搂住,久久相拥。

“我的心是干净的,相信我。”何海昕安然的笑,翟靖无法看到,而此刻充斥在翟靖周遭的是何海昕身上强烈的男性气息。

“我还是走吧,跟你这样,我已经知足了,做兄弟永远都会是兄弟,一旦沾染了情色,迟早有一天会再次失去。”翟靖推开他,细细端详着这张依旧青春逼人的脸

“别再欺骗自己了。”何海昕的手就越过翟靖一直张开的裤口隔着内裤抓住了翟靖的昂然,“总压抑自己会生病的,我可以治病救人,真的。”何海昕顺势双手一拉退下了翟靖的外裤,裤子滑到了脚上。翟靖挣脱他的怀抱,脚下却无法行走,穿好裤子,看也不看身旁的何海昕。

“要走?我不是只为上床,我可以发誓,我真的喜欢你,相信我!”何海昕环住翟靖。

“你可真有心路,倒是走南闯北的人。”翟靖不想再看他的一丝不挂。

“我冤枉。”何海昕就是撒手,“别走。”

电话响起。

“妈妈又催我了,以后有的是机会吃饭聊天,我还是那句话:沾染情色的交往,没有长久。我希望与你成为一生的好友。”

何海昕身体恢复了冷静,他默默地穿好衣服:“我送你。”

翟靖与妈妈在通电话:“这么晚了还没完事?”“马上就到家了,刚才身边太吵,没听到电话响。您睡吧,别等我了。我到家还得整理资料。”翟靖佯装轻松的语气。“行啊,你自己注意着点,茶几上有杯柠檬茶,刚好你回来喝,别忘了啊。”妈妈也许早就倦了。“嗯,好的。”翟靖收拾好自己,回头见何海昕像犯了错的小男生,满脸的不情愿,未等翟靖开口,他拥了上来。

“以后想你怎么办?你一出门就是好几天,就这样抱你十分钟。”何海昕近乎哀求的口吻。

翟靖轻拍拍他,静候了一会儿:“好好工作,如果我们有缘,一切都会顺理成章。”

何海昕的吻从翟靖的耳根一直漫延至唇上。翟靖试着想推开他,几次都被他执拗地又箍紧。

“可以啦。”翟靖的气息都要被他阻止。

“小气!”何海昕狠狠咬了他一口,极不情愿地放开他,打开卷帘门。

夜风袭袭,纳凉的人们依然悠闲地在河边在桥头在凉亭。

拐进高架桥的阴影中仍可见到翟靖所在小区的门口,何海昕拦住翟靖紧紧搂住他,翟靖也环住了他的腰:“你回吧,早点休息。”

“什么时候再见,你告诉我。就是傻等,我也等。”此刻何海昕的温情隐隐触动了翟靖的心。

“随时联系,回吧。我到家还要整理一下客人的资料。”翟靖抚抚他,离开他的怀抱,突然间有种初恋的感觉,就想起了当年与林熙阳的相处。

“台湾,说不准哪天我一发狠,也做回你的客人。东北山东云南我都去了,对,下一站就是台湾。有我这样的客人,你的旅途不会孤单。”何海昕笑了。

“好啊,我倒希望每个团都能遇上你这样的同龄人。”

“不好,要真那样,你早就让人勾引走了,还是大爷大妈好。”

“胡说八道。我走啦。”翟靖挥挥手进了小区。

 

翟靖进了家门,见妈妈已躺下,一下子将自己扔在了沙发上,浑身散了架似的,脑子里一片混乱:林熙阳姜明亮何海昕三个男人的脸庞轮番出现,短短半年中竟然与三个男人发生了纠缠!我这是怎么啦?难道骨子里就有堕落的基因?当初整个身心都交给了林熙阳,三年一梦,他终还是逃不掉婚姻的捆绑。离开便如同剪断所有的牵绊,所以不再联系,只当是匆然相聚的两颗星,错过便是一生一世。永远也不明白曾经那么痴迷于自己的林熙阳怎么就能让身体瞬间便完美地游刃了女人?想同时拥有男人女人吗?除了离开,我没有再好的选择。回到家中的感觉仿佛从幻境回落凡间,陪妈妈买菜,帮爸爸按摩腰腿,那短暂的温馨竟然已是父亲生命中的挽歌。而却只在失去后才突然间意识到,以这样的代价让心智成熟,未免也太大了。当林熙阳成为了过去式,父亲也与自己天各一方。之后便是失神地游走在各个人才招聘市场,当过报社记者跑过保险做过领班,最终迈入了导游的行列,这一晃便是三年时光,三十而立,立起了什么?因为网络便结识了何海昕,他很早以前便是自己的搜狐博客好友,他在博客中偶尔的留言多是对某段文字的感慨。某一天他写下了QQ号,而频繁的更换工作哪有心思理论这一条条虚拟世界中的信息,山南海北的好友维持这样一种交往已经很好了。在昆明做地接的的某个夜晚整理博客时便因他QQ号后“天津小弟”四个字选择在QQ上添加了他,很快便通过,他说他大多时候都在线,而那一刻正在店中。第一次聊天便至深夜,他说他住黄家花园,在姑姑开的美容店中上班,所以大多时候白天是手机在线的状态。而风格迥异于博客的QQ空间让何海昕频频发问:你真是导游?你现在在昆明?我刚从云南回来,早认识你的话就跟你的团走了。什么时候回天津,我们一起吃顿饭。相信又是空间相册中自己的影像迷幻了他的眼睛,让他上来便发出约请。有机会吧。对他诚心叮嘱道:不要在空间中留下违禁字眼儿,这里大多是同学同事。他一直遵守,所以便在同城好友列表中存在着。即使他后来总在发出约请,时间上终不是太如意,见面的机会一拖再拖。他开通了好久的空间里没有任何内容,而博客中也只是三篇陈年的简短文字。这也没感觉到什么,毕竟不是所有的人都喜欢在电脑上鼓捣文字图片之类的。最大的疑虑是在另外的情色气息相当浓厚的博客中发现了他的留言,竟然与留给自己的一模一样:QQ号码+“天津小弟”。也便对他形成了交际广泛随意的印象。2008年国庆节前的初次相见才知道他的家在新疆,之后便进入了2009年自己转战海南的工作历程。对于他的信息,十有八九不予回复。正思虑着如何界定与他的相处时,便接到了2010年春节两个海南游团队的客人信息,赫然发现了姜明亮的名字。今生第一个让自己心动的男人啊,没想到还有重逢的机会。便是明亮哥的出现,让心中学生时代的那份纯情又开始了续篇。乱了的2010!心中的结啊,何时才会被人打开?

翟靖坐起身饮尽已是常温的柠檬水,换洗了衣服,整理好明天的行李,随后打开电脑,又查看了一遍明天这个团的客人信息,肚子就咕噜咕噜的叫开了。悄悄进了厨房伸手从顶柜中取下一碗方便面,煮之。香味四溢,美美的独自享用着。

再回到电脑前登录了QQ,只想记录一下此时的心情:大半夜的肚子饿时,煮一碗香喷喷的方便面,简直GOOD死了!美哉!美哉!

 

  评论这张
 
阅读(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