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们看海去

心如止水

 
 
 

日志

 
 

默默香之三十:夏日么么  

2017-05-30 08:50:09|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吃了午饭,我坐在了电脑前,发现翟靖是手机在线状态,发了信息给他:“在哪呢。”

翟靖:“机场,飞机晚点,马上飞台北。”

我:“哦,又开始下一段旅程,来无影去无踪。”

翟靖:“来有影去有踪,是明亮哥的视野里没了我的存在,呵呵。颖姐婷婷还有伯母都好吗?”

我:“她们都很好,谢谢你的问候。我想等你回来赶上周日的时候,我专程去看望伯母。”

翟靖:“我2号下午到家,34号在家休息,那就4号吧。每个孤独的夜晚都在想你,而你永远不属于我。如果今生我们不曾相识,该多好,你永远体会不到我心中的痛。”

我:“我明白你,我们永远是兄弟。”

翟靖:“兄弟情,你已给我太多,谢谢!”

我“怪你哥哥?哪来的谢?”

翟靖:“怪自己一厢情愿,呵呵。”

我:“我真的很惭愧。”

翟靖:“不要这样说,我跟你开玩笑呢,别介意。马上就要起飞了,有时间再聊,好吗?”

我:“好的。旅途愉快。”

翟靖:“88。”

 

这个周日,因工程师出差在外,我不能请假。依然接受了冯春颖的约请:下班后一起吃饭。饭后,期待中的那份缠绵终于上演,对于异性的渴望让二人几乎还原了本色,虽说夜色中的虚幻掩去了她满面的娇羞。过后好久我们都保持着距离,直到我上了返程的车。临上车时我已告诉她关于下周日的计划,而对于翟靖,我只字不提,即使她有太多的提问。

之后的日子中,与冯春颖的电话总在会中午或晚饭后连通,一聊便是半小时以上。冯春颖已开始策划暑假带婷婷外出旅游。如此的随意倒不像相识一个月,这也许就是年龄的原因吧。

一场迟来的大雨赶走了连日来的暑气,估计晴空万里之后便会迎来桑拿天气。明天翟靖就该返津。进入盛夏对于东南沿海来说已经进入了多雨且台风频发的时段。这样的季节总是海陆空变换地行走,那单薄的身子适应得了吗?或许那份执着与热情可以滋生出无穷的力量吧,心中会为你祈祷。

接到翟靖打来的电话已是转天下午4点钟。

“喂,你好吗,明亮哥?”他那慵懒的声音是在安静的屋子里。

“好啊,你呢,到家了吧。”我走出办公室,站在楼道上。

“是啊,正躺床上歇着呢,想睡,又怕影响晚上。给你打电话报告一下我的行踪,你不说我来无影去无踪吗。”可以感觉电话那边他笑笑的样子。

“报告?得了吧你,我又不是你领导。我是你哥,你也不用这样啊。”我知道他现在只剩休息。

“明天你能来吗?我恨不得马上就见到你,颖姐没约你吧?”他调皮的语气简直就是个孩子。

“都已经计划好后天去你家,明天你可以在家好好休息。陪陪伯母,最是你该做的。”我说。

“你为什么不说看我,也让我满足一回虚荣心。我妈很好,只是我一直病着。”他严肃了口气。

“嗯?你怎么不好了,在台湾就不舒服了?”我追问道。

“是——单相思,只有你能解,你却不愿帮我解,好在这病死不了人,你知道就可以了。”可以想像翟靖躺在床上的那份随意。

“又瞎说,你哥傻傻的,有什么优点这么让你这么欣赏?别胡思乱想了。”我呵呵一笑。

“那我们后天见,不打扰你工作了,我也困了,Bye-bye。”清晰地听到他临挂电话前隔空献吻的声音。

 

当晚,翟靖沉沉地睡了一个对时,睁眼时窗外已是艳阳高照。妈妈准备好的早餐已摆放在餐桌上。客厅的阳台前,妈妈正在端详着一副花样子,类似于中国结的传统手工艺品的图样。妈妈已跟那些每日遛早的老姐妹们学会了好几种挂件的制作:红福齐天、吉祥如意、连年有余,可大可小,或挂墙上或装饰于车内或悬于灯下。妈妈说,只是喜欢做,做好后送给亲戚朋友高兴一回就挺好。今天不知道妈妈又要研究出个什么式样。

翟靖洗漱好,喊妈妈一起吃早餐。

“妈,明天姜明亮要来咱家,他专程来看您。”翟靖说。

“他就是这么周到,我体格好着哪,你跟人家说,不用总惦记,要是离得近,还好些。”妈妈一副与世无争的安详之态,让翟靖不敢再偷偷地端详。

“已经说好了,再说我们也好长时间没见面了。”

“那明儿中午咱就捞面,对了,我还让邢恺明天过来呢,这个臭小子打一住校就没来过。我寻思着别是出嘛事了吧,问过你大姐,她就会说忙忙,不用我担心。白眼儿就是白眼儿,要是红眼儿,怎么打都不走。”妈妈像自言自语。

翟靖心中咯噔一下,从发信息给大姐之后邢恺就开始住校,离这学期结束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怎么说住校就住校?从那之后一直没再见到他,想过给他打电话,想拨时却又一次次作罢了念头。不知大姐到底说了什么做了什么。那么明天邢恺将会遇到姜明亮,其实只是再寻常不过的相遇。大姐是不是也得跟踪而至,好时时防范自己这个另类的弟弟,以免污染了他的亲外甥。想到这,翟靖胡乱吃了几口饭便离了饭桌。

“我得整理些资料,等您吃完了,我收拾桌子。”翟靖回了房间,打开电脑登录了QQ。随意浏览着属于会员权限范围内的个性皮肤,一个长发飘飘的男人独自驾着11路汽车的画面让翟靖内心一动,就换这副吧。不想再上传照片。一直处于加密状态的私人相册中那几十张学生时代的照片让记忆一下子跳回到七八年前。一晃,离开戏曲学院已经如此之久了,你还好吗?那记录着自己最灿烂生活的地方,不知今生还能否再次走入。那张曾经被林熙阳拿走的照片,也归在了这个相册中。毕竟那是自己曾经最独特的存在,哪怕匆匆一瞬间。凡是知道密码的好友大多在这张照片下书写了评论:你把谁的照片放在了自己的私人相册中?这恐怕就是你传说的的表妹吧?你的最爱?是穆桂英的剧照吧。矮油,真的是你吗,果然是你吗?我的个乖乖,受不了了,小心我爱上你,嘿嘿~~MY GOD,上天弄错了,错了嗳……只回复过一次:我上学时的反串照。终还是拦不住大家的自由发挥,爱咋地咋地。没有留下文字评论的只有何海昕与姜明亮。

沉思中,何海昕的头像在闪烁,好久才点击了他:“在家呢?”

翟靖:“是,你呢?”

何海昕:“在店中。周六周日有时间见面吗,想你了,你也不想我。”

翟靖:“这周恐怕不行,都已经安排好了,下次吧。好吗?”

何海昕:“不好,你偷走了我的心,你让我怎么过。无情的靖哥哥。”

翟靖:“瞎说,骗我吧,你就。实在受不了找别的好友。”

何海昕:“冤枉死,逼我剜出心来给你看吗?就是想你。”

翟靖:“安心工作,我还期待做你的领队呢,呵呵。”

何海昕:“好吧,你非得让我等到枯萎了。”

翟靖:“不是萎去,是养精蓄锐。”

何海昕:“来客人了,我得干活了。再聊。么么。”

翟靖:“好的。”

  评论这张
 
阅读(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