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们看海去

心如止水

 
 
 

日志

 
 

默默香之三十一:哀伤弥漫  

2017-05-30 08:52:36|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吃过早饭,我便早早地出了门,想像着早去早回。

一下车便见翟靖一身随意的装束守候在车站,那迷人的微笑总是让人倍觉亲切:“望得我脖子都酸了,一会儿给我按摩。”他揽过我的胳膊,我试着挣脱开,他就是不放。

“说了不用你等,我认识你家。”我笑笑说。

“不懂情调。”翟靖一脸的轻松,做梦都想某一个周日有明亮哥陪在自己身边,这个日子却这么轻悄地来了。经过一整天的休养,此刻感觉精神状态超好。

一进门,我赶紧跟伯母打招呼,目光所及之处窗明几净。我递过妈妈专门为伯母准备的杂豆及玉米面:“您早晨熬上一碗,预防三高,还延年益寿。”

“让你妈妈费心,太过意不去了。快坐。喝杯柠檬水,凉快凉快。”伯母拉着我的手坐在沙发上。虽然空调开着状态下的室温刚好,伯母仍在习惯地摇着一把蒲扇。

翟靖安静地坐在我一边。

“要不是离得远,我应该常过来看您。”我望着伯母那已灰白的头发真的不敢再往深处想,翟靖的选择真的太残忍了,他敢面对妈妈讲出来吗?

正说着,钥匙开门声。门厅处出现一位20岁上下的小伙儿。健康的肤色。最吸引人的是那两道眉毛,浓黑而有形。瘦高的个子超出翟靖好多。白T恤牛仔短外裤。一腿的汗毛加重了这个已然具备了男人胚子的男生身上成熟的气息。

“臭小子,听你姥姥说你都半个月没来了,有这么忙吗?”翟靖上前捶了下他的肩膀。他换了双人字托。

“我这不是来了吗,姥姥千万别生我气。”

“这是姜——舅舅,邢恺。”翟靖指指我。

“还是叫伯伯吧。”我站起身伸出了手,着实地与邢恺相握,“真精神,把你舅舅比下去了。”

“姜伯伯千万别这么说,我可没舅舅帅,您坐。”邢恺坐在姥姥身边。

这回伯母有了话题:“几个人住一间宿舍?晚上睡得好吗?天天吃食堂习惯吗?你妈想出一出是一出,这就要放假了,下学期再开始住校就不行了?”邢恺始终是含糊的回答,我与翟靖都已听出了端倪,不禁互相对视一回。

翟靖拉了我一把,对妈妈说:“我跟明亮先下去一会儿,顺便买面条回来,您跟邢恺好好聊聊。”

“好。家里啤酒还有一箱,横竖是礼拜天,你们仨多喝点也没事,你觉着要是不够再捎点嘛上来。”伯母站起身嘱咐道。我与翟靖已出了门。

出小区先经过一家餐馆,翟靖点了四个菜,我争着交钱,被翟靖狠狠抢白了道:“你别寒碜我。”

穿过马路,眼前是一片拆迁后不规则的地,已长满了及膝的杂草,那满眼的绿色倒也别有一番情趣。杂草间已被人们踩出一条羊肠小径,沿着小径穿过杂草地便至月牙河边。翟靖指指这条宽不过十几米漾着清波的河。水色已呈富营养化,偶有一股腥气飘来。我们走过人行拱桥就避开了下风口处的杂味儿,选在一处树荫下的石凳,翟靖拉我坐了下来。还以为会直奔超市或农贸市场,此时才明白他的意图。

“知道吗,我这次出团到台北的第一个晚上给你和大姐分别发了信息,你也许记不得了。”翟靖眼中瞬间弥漫了哀伤。

“信息还在我手机里存着呢,没忘。”我说。

“给我大姐的信息,你想知道吗?”翟靖侧过脸郑重其事地看着我。

我不知该不该道出已经与大姐见过的实情,思索中,翟靖已经递过了他的手机:“平常往来的信息,我随时删除,唯有这条,一直存到今天,也许专门留给你,你看看吧。”

虽然我已明了信息的内容,可还是认真地再读了一遍。他接过手机迅速删除。我抓紧了他的手:“你这么坚决,都想好了?”

“是,我想像着大姐会理解安慰我,可你都看到听到了。自从大姐接到我的信息后,邢恺当晚就不再跟我妈做伴了,大姐亲自来。我要是在家也有情可原,我远在台湾哪。也许在大姐眼中家里的空气都被我污染了,邢恺离这个家越远越好。我不相信邢恺住校。你看他刚才跟他姥姥说话的表情,太不自然。我不想点明,可坐在那看着邢恺说谎,我心里是说不出的滋味,他那么信任我。你今天来的正是时候,谢谢你。要没有你在,我面对邢恺都不会说话了。我该怎么办?”翟靖背过脸去,他的泪不愿让我看到。

如果不是光天化日之下我真就会揽过他的肩,此刻只有最简单的拥抱能给他心的安慰,我也只能加大攥握他的力度。

“高三毕业时他想考民航学院的空乘专业,可他的成绩有冲击一本的实力,我强烈推荐他报考电子工程专业,最终接受了我的建议也考上了,偏偏这个专业只招男生。进了大学后,邢恺跟我说他听我的,对了。”翟靖的视线停留在河对岸空旷的杂草上方,“我估计大姐已经后悔听任邢恺采纳我的建议了。即便是住校,教室宿舍中都是男生,能彻底放心吗?”

好久,翟靖才看看我:“你是不是跟颖姐处得很好,她喜欢你也适合你,从她看你的眼神中我已经感觉到了。你们结婚那天,我做你的伴郎吧,行吗?”翟靖摩挲着我的掌心。

“嗯,我求之不得!再说,也不会这么快,才交往了一个月。”我怜惜地看着他。

“有缘人走到一起,不会受交往的时间影响。今生今世只能以伴郎的身份与你共同走进婚礼的会场,看着你牵新娘的手,看着你们满脸幸福的笑。伴郎心里只有心酸,他也只能躲在某个角落暗自神伤,他不适合参加自己心爱男人的婚礼,他是多余的。”翟靖泪涟涟的样子让人看着不忍。

“你千万别这样想,来生我做你的新郎,我保证。”我不知道怎样才能让他恢复心情。

“来生?你一直不相信有来生,哄我开心呢。不过就凭这句话,我也会跳入忘川河中等上你千年。”翟靖用手背抹了下眼角。

“封建迷信你也信,真服了你。谁能忍受得了千年的煎熬,这一千年中你要眼巴巴看着自己心爱的人在桥上走过十几次,他几乎就忘记你十几次,你这千年值吗?傻了一世,就别再傻第二世。答应我,以后不许再说这样的傻话。”我伸手捏了一下他的鼻子,“回家吧,我们出来的时间太长了,你这面条到滨江道买,也该买回来了。”

翟靖终于抬起头露出了些许笑意:“多早晚儿你也有幽默细胞了。”他站起身冷不防捶了我的肩,“还说我封建迷信,你讲起忘川河头头是道,比我还明白,虚伪。”

“我是为了劝你,胡说的。”我呵呵一笑。

“才不信。”话语间,我们又上拱桥。

“你低头看,桥下有什么?”翟靖停了脚步。我看了看,未觉有何异常。

他接着说:“奈何桥上看忘川河,如果是这种感觉,肯定会有更多痴男怨女跳下去。因为他们前世肯定有过相约,为什么有了相约还让先一步跳入河中的那一个看着自己一心苦等的人从桥上一次次走过?除非后来者变了心。可见,柔情蜜意中的相约根本禁不住时间的考验。”

我挨了挨他的额头:“说嘛呢,快打住吧,等于这半天我陪你走的是黄泉路!要不是大白天的,我真得收拾你一顿,太不吉利了。”

“那晚上就住下,随便你收拾。”翟靖暧昧的眼神打量着我。

“快走吧。”我拉了他一把。

翟靖的手机响了,他看了显示对我说:“是邢恺,估计是等急了。”接听后,他说:“我们已经到楼下了,你收拾桌子吧。菜钱,我已经给完了。”

“菜都送到家了。”翟靖看看我。我们拐进菜市场买了面条饮料,赶紧往家赶。

  评论这张
 
阅读(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