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们看海去

心如止水

 
 
 

日志

 
 

默默香之三十二:绝版男人  

2017-05-30 08:54:17|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进门,只见餐桌上已摆满杯碟碗盏,伯母与邢恺自制的小菜与外卖热菜搭配适宜,四个人怎么能吃得下一桌?我与邢恺的目光不期而遇,他那黑亮的眸子里隐含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笑。

“准备吃饭吧,姜伯伯。”邢恺摆好塑料凳。翟靖进了厨房,见妈妈已做好了三鲜卤儿,随口说道:“一会儿我煮面条,您一块喝点饮料吧。”

“你们吃,我这就好了。”妈妈点点头,回身一看,见我跟邢恺都坐在沙发上,赶紧过来:“来呀,坐沙发上干嘛。你们怎么都跟外人似的。”我们应声而起,邢恺看看我,我们相视一笑。

我一直想着如何与邢恺展开一些话题。我深深地相信,凭邢恺如此光鲜的模样,早就有女友了,却为何没听翟靖提起过?若有了女友,大姐应该不至于如此敏感才对啊。又似没有。而关于G方面的话题却是禁忌。

我与伯母相对而坐,左手边是邢恺,右侧是翟靖。我和翟靖开的是常温啤酒,邢恺打开的是冰啤。

“姥姥,”邢恺先端起杯子:“半个月没过来看您,先罚我一杯,我考完试就过来跟你做伴,让舅舅安心带团。”邢恺一仰脖,冰凉的啤酒咕咚咕咚灌入口中,随即又斟满。

“傻孩子,你现在大了,等你将来参加工作了,结婚了,一个月来一趟,我也不会怪你。别喝这么急,胃受不了。”伯母怜爱地看着低头斟酒的邢恺。

翟靖起身端过他的杯子:“一口干的话,就该喝常温的,别一会儿又闹胃口不好受。”两个杯中的啤酒在碗中混合了一下,又重新分开。

“没事儿,跟同学们出去,总这样喝。”邢恺笑笑地端起杯子面向了我:“舅舅时常说起姜伯伯,所以虽说今天第一次见,感觉一点也不陌生,我敬您,以后有时间常来家里做客。”

我点点头:“邢恺比你舅舅还优秀,好好努力。适量,咱慢慢喝。”我抿了一大口,邢恺见半。

“我听舅舅说过,当年你们初中毕业时中专正是热门,分流走了好多优秀生,可惜了,好端端的大学名额奉献了。”邢恺眉眼含笑地低下了头。

“那个时候大学录取比例也低,上高中不一定就如愿。都过去快20年了,提那些干嘛。”翟靖接过了话茬儿。

邢恺慢慢抬起头,眼中已没有了笑意,有些迷幻的眼神分明在掩饰什么:“在我心中舅舅一直是绝版好男人形象,来,我也敬您。”

“绝版好男人?你舅舅可配不上这几个字,别拿你舅舅改了。”翟靖深情地注视着今天有些异样的邢恺,“以往都是你你的,今天怎么改您了,我还有些不习惯,好像我一下老了似的。”

翟靖举举杯子,邢恺一仰脸,杯中酒全部下肚,翟靖想拦他,未能。邢恺的笑再也没了开始的自然。姥姥给他夹着菜,他也不拒绝,偶尔抬头扫我一眼瞥翟靖一回。

“住校的最大好处就是增进与同学间的感情,大家没有利益冲突,这个时候建立起的友情会陪伴你们的一生。”我说。

“嗯,就像您和舅舅,十年的友情,好让人羡慕。我要是能在这四年中有这样的收获,真是太好了。”邢恺此时是羡慕的目光。

我与翟靖相视后,翟靖略摇摇头。我不再顺着这个话题延伸:“说说你学习之外都喜欢干些什么?跟我们那个时候比,十年的变化肯定会是天壤之别。”

“听歌上网打篮球。歌星我最喜欢潘玮柏,NBA球星最喜欢魔兽德怀特·霍华德。”邢恺终于还原了他的本性,一提到自己的偶像眼睛都在发光,“我是学校篮球队的中锋,一打球就有粉丝给我加油助威,那种感觉超爽。”

我跟翟靖都被他天然青春的笑感染了,伯母开口道:“哟,这么说,咱家邢恺在学校还是个名人呢,哪天把女朋友领家来,让姥姥看看。不论丑俊,只要个头般配就行。”

我和翟靖对望一眼,邢恺眉峰一挑:“才多大,我说姥姥,等舅舅结了婚,再讨论我也不晚啊。”

“您吃海参。”翟靖赶紧给妈妈夹菜,越是不想听嘛越来嘛,“邢恺给姜伯伯斟酒,别只顾说话。”

邢恺要起身,被我拦住:“自己来。”邢恺也是个红脸汉,用伯母的话说:今天你们仨算遇一块儿了,赛关公的脸一个比一个红。

一箱啤酒已下去大半,邢恺仍频频地让着酒。伯母已起身进了厨房煮面条。

“差不多就别喝了,邢恺。”翟靖近前拍拍他的肩膀。

“舅舅,为什么妈妈不再让我陪姥姥做伴?我做错了什么,你告诉我。”翟靖一把捂住了翟靖的嘴,回头看了一眼灶前的妈妈。

邢恺想挣脱开翟靖的束缚,翟靖拽起邢恺进了卧室。我呆呆地看着眼前的这甥舅二人。

邢恺倚在门上,近乎凝滞的眼神死死盯着翟靖:“到底发生了什么,舅舅你告诉我!我根本就没住校,你心里知道嘴上不说,纯粹是为了骗姥姥一个人。从小妈妈最恨我说谎,今天这是怎么了?我想不通。”

翟靖一时语塞,想搂过邢恺,终不能伸出手,要是让大姐知道了还不知又会生出什么事端,自己在大姐眼中已是毒草是蒺藜,是邢恺永远不能靠近的魔障!纠心的痛瞬时漫延全身,后退着一屁股坐在了床上,双手深深插入发际,许久才说:“你没有错,千万不要胡思乱想,是舅舅的错,我犯了不可饶恕的错,在你妈妈眼中,我不配做你舅舅。”

“我还是不懂。”邢恺一下子蹲在翟靖眼前,轻轻抓住翟靖的手臂。翟靖一个机灵,起身退至窗前。

“我一天不结婚,你妈妈就不会让你过来住下,听我的,别再问了,等时间久了,你也许会明白。下学期一开学就住校,听你妈妈的安排吧。这几天不叫撒谎,是善意的谎言。永远不要让你姥姥知道,你答应我,好邢恺。”翟靖近乎哀求的语气。

邢恺还是在摇头:“你不结婚跟我陪姥姥做伴有什么直接关系,无论你做了什么,你都是我心中最完美的舅舅。”

敲门声,是妈妈:“俩人有嘛悄悄话,还背着我们说,吃面条啦。”

翟靖赶紧拉了一把邢恺:“不许再喝了。吃了饭,一会躺床上歇会儿,听话,啊。”令翟靖纳罕的是大姐竟然没陪邢恺一块过来,也许大姐防范的只是晚上?还是有事没来?只是不能问邢恺。

“嗯。”邢恺噘着嘴。

我们又重新坐回饭桌前。翟靖端过邢恺的半杯酒匀在我与他的杯子中。

“谢谢您的到来,起了吧。”翟靖目光已变得深邃。

“甭卸了,套着喂吧。”我说,惹得邢恺直追问什么意思。

“让你舅舅跟你解释。”我故意卖关子。

翟靖看看我,又面向邢恺,说:“这是起源于农耕时代的歇后语,骡子驴马干完活之后,先不卸下它身上的夹板绳索之类的捆绑,直接喂草料。谢卸同音,明白了?”

邢恺的笑那么牵强。之后,只剩下吃面条的声音。

饭后,翟靖让邢恺陪我坐沙发上休息,自己与妈妈收拾着饭桌。很快,翟靖便端着沏好的茶水来至茶几前,为大家分好杯子。我起身进了卫生间。

邢凯在一边把玩着掌中的手机,只一会儿工夫,翟靖的手机响起了信息提示音。翟靖掏出手机一看是邢恺,赶紧走向卧室。我刚从卫生间出来,被他一把拉进卧室。他递过手机:“你看看。”我感觉有些莫名其妙,低头看着:“邢恺一直最信任舅舅,舅舅却拿邢恺当外人,伤心。”

翟靖轻轻关了门:“邢恺喝酒的样子根本就不对劲儿。以前他心里有事,都是跟我说,现在却不知道跟谁说。我的心有些乱,你帮我。”

“你跟他说实话了?”我一时也不知该说些什么。

“去你的,打死也不能说。早知道会是今天的结果,跟大姐说也是多余,应该走一步看一步。”翟靖懊悔地说,“他只是疑问妈妈为什么要他撒谎,明明没住校非说住校。”

“实在不行你这样回信息。”我在他的手机上编辑着文字:“我要选择另外一种生活方式,比如像现在这样四处游走,或有一天选一处世外桃源隐居起来,因为我越发觉得自己不属于聒噪的大城市。”我把手机递给他。

翟靖看罢点点头,迅速发了出去,他冲我竖起大拇指。

邢恺很快回复了信息:“舅舅难道想要过一种超凡脱俗闲云野鹤般的生活?而这是与传统的婚姻生活相违背的,所以妈妈怕我被你传染,就让我远离你!明白了。”

“是这样。请你理解妈妈,不要徒劳地去解释什么。是舅舅不好,本以为只是自己将来的生活做个规划,未想到会波及邢恺。你一定要努力学习,遇到合适的女孩好好珍惜。邢恺已经长大了,肯定不会让爱你的亲人为你担心。”翟靖的手指在键盘上翻飞。

邢恺:“我会好好想想的,也请舅舅放心,善意的谎言会永远善意下去。”

翟靖如释重负地舒了口气,抬头对我说:“这回好了,没事了。”他伸手想拥抱我,我指指外面。翟靖不情愿地打开房门。始终倚靠在沙发上的邢恺看看我跟翟靖,嘴角终于露出了刚进门时那份随意的笑。

  评论这张
 
阅读(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