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们看海去

心如止水

 
 
 

日志

 
 

默默香之三十三:乱难逃  

2017-05-30 08:55:49|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邢恺喝了杯水躺在了卧榻上:“姜伯伯你们聊,我喝的有点多了,躺会儿。”

“电视开着是不是太吵了,要不到卧室休息吧。”伯母怜爱地对他说。

邢恺摆摆手:“想听姜伯伯和舅舅说话,他们不烦我就行。”

我和翟靖相视一笑。

正说话间,响起开门声。是大姐。我与翟靖几乎同时站起身,邢恺刚才还双眼迷蒙,一下子坐了起来,眨着眼睛:“妈,你不是不过来了吗?”

“明亮来了。”我打过招呼后,大姐说道,“想你舅舅了。”翟靖怯怯地指指沙发:“我给你倒水。”

“凉的就行,我不喝茶。”大姐一见邢恺的面颊脖颈的酡红,知道他没少喝,摸摸他的额头,指指靠近邢恺的杯子说:“是你的杯子吗?”邢恺点点头。大姐给他斟满茶水,随手连带我跟翟靖的杯子也一并续满,直接把杯子递给了邢恺,看着邢恺一饮而尽。

“晚饭在这吃吧。”伯母对大姐说。

“不啦,妈,我上午出门了,午饭在外面吃的,待会儿我得回去给邢恺他爸做饭。我过来主要是问问翟靖下一个团几号走。”大姐坐在了伯母身边。

“后天,8天行程,13号回来。”翟靖说。

说话间,我的手机响了,是婷婷。她知道了我在靖伯伯家,非要跟靖伯伯通话,我把手机递给了翟靖。翟靖到了阳台前——你好啊,想靖伯伯了吗?过过,一定去看婷婷。相信靖伯伯……翟靖那专心的样子俨然在与一个大人通话。

手机回到我手上,我很快结束了与女儿的通话。我也该告辞了。拦住大家,有翟靖陪我一道下楼就可以了。当我和翟靖出了楼门口,身后传来邢恺的声音:“姜伯伯,等等我。”

翟靖回过头:“干嘛?这么早就回去,不等你妈妈一块回?”

“嗯,正好跟姜伯伯一路,只当我替你送姜伯伯。”邢恺粲然一笑。

车站上,我们都没再说什么。车至跟前,我回头示意翟靖返回,邢恺上车连续刷了两次卡。他回身等我上车,二人直接到了后排座位上。

“告诉我您的QQ号可以吗?以后我有什么关于舅舅的疑问,好向您请教。”邢恺微笑地看看我。

我先是一怔:“舅舅对你这么好,还有嘛关于他的疑问?这回该我想不通了。”

“偶尔,不是经常。”邢恺嬉嬉一笑,搔搔头皮,那种超短穗式的不知模仿谁的发型。

“那现在呢,还有吗?”我想了想,问道。

“嗯——就是一阵阵想不明白,凭舅舅的样子竟然总也遇不到合适的女友,我从来不敢问。”邢恺望着车窗外说。

“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生活的权力,他现在很满足这种飞来飞去的状态,只是得有人陪你姥姥,又不可能总拴着你跟你妈妈。大学生活丰富多彩,也是一个人一生中的黄金时期,结交到可以交往一生的好友,那也是这四年生活中的宝贵收获。我想,你舅舅会在近期考虑下一步的安排。”我慎重地说。

邢恺扭过头看看我:“您和舅舅就是那种知己型的交往吧。”他呵呵一笑。

我说出自己的QQ号,他认真地存储在手机中,说:“我现在就加您,您手机能上线吧。”

我掏出手机登录QQ,处理了他的好友申请—— 我看着他如此怪异的名字,问:“我真落伍了,不懂你名字的意思,可以解释吗?”

他犹豫了一会儿,说:“用QQ发过去。”他的手指便飞快地在按键上流动。

很快,我这边便有了提示音:“因为曾经受过感情的伤害,最伤心的时候感觉自己就像是被人随便要或不要的口香糖,那时QQ名字叫‘口香糖’,后来干脆叫一个字‘糖’,希望自己能像糖一样甜蜜开心的生活,再后来通过网络查找就换成了现在的样子。呵呵。”

我笑笑,回复他:“才多大,也受过感情的伤害。”

邢恺:“真的,这话我只跟你说了,连舅舅我都没说过,请替我保密,姜伯伯。”

我:“谢谢你对我的信任,谢谢。不过现在看来,你的状态很好啊,素面朝天的快乐大男生。”

邢恺:“都过去了,我现在不想谈感情,学习上网打球,多好。”

我:“晕。明明还是少年不识愁滋味的年龄,却说出这种沧桑的话,看来是时代不同了。”

邢恺:“哈哈,我没有说谎,真的。我该下车了,以后我们就是好友啦。有空聊。”他装好手机,起身对我说:“再见,姜伯伯。”

我点点头:“再见。”望着他的背影,就想起了当年与翟靖同窗时的情景,眼前分明又是一个人见人爱的男生,而邢恺身上更多一份活力四射的阳刚。他站在路边冲我挥挥手,我抬手回应着。车已启动。 

 

回到家中的翟靖见大姐正陪妈妈说话呢,而此刻的翟靖只想躺床上休息,对大姐说:“大姐,你陪妈妈说话,我得躺会儿,酒劲儿还没过去。”

大姐点点头,随口说:“我看你跟咱妈晚饭再煮点面条就行,那些菜肯定吃不了。”

“嗯。”翟靖回了卧室,懒懒地倒在了床上。也许再坚持些日子,该申请调换岗位了。去年底,部门经理张金津问过一次是否愿意到国内部做计调,而真正感兴趣的是国际部计调,无论哪个部门的计调,都可以朝九晚六地上下班,少了奔波自然会影响到收入。眼下的取舍已容不得自己考虑太多,只为让家里少一份尴尬。

迷蒙中有人推醒了翟靖,是大姐:“我该走了,你起来遛遛,吃了晚饭再睡。”

“吃完饭再走吧,几点了?”翟靖感觉自己才睡着似的。

翟靖走出卧室,见大姐已开门。翟靖目送着大姐下楼,大姐回头时欲言又止的样子,翟靖不想再解读,僵硬地笑笑:“Bye-bye。”

复又倒在床上的翟靖心里乱乱的:其实是赞成邢恺住校的,他上大一时一直是大姐跟妈妈做伴,大二以来因为陪姥姥而选择了走读,转眼已是一年的光景。如今大姐又做出新的决定,却让邢恺如坠云雾般的迷茫,他可是有着独立思想的90后。而两年期的领队证看来陪伴自己往返于海峡两岸一年就相当不错了。纷繁世间事,又能逃脱掉几何?即使真的有一天横下心游走四方,至少得没了唯一的牵挂啊。十年?二十年?也就意味着将会是四十五十的年纪,容颜老去,离开便再难有归期,而谁还会在乎一个瘦骨嶙峋踽踽独行的老男人?是否荒野中路边的茅草屋、冰封河岸旁的涵洞便是他躲避风霜的栖身之处?不不不!翟靖一个机灵坐起身。与其孤独凄苦地行走,还不如选一个风景明媚处的庙堂等候到终老,只去忍受心灵上的寂寥。最喜欢的永远不会接受自己,火热的相处中人仿佛是抓不住的水中花月。惶惶中打开了上网本。已连续两次未向空间中上传新照片了,不想。明天才会拿到下一团的行程单及团队名单。短暂的闲歇。登录了QQ,打开音乐播放。沉静中的安宁。

信息提示,又是何海昕,连续三个表情符号:呲牙笑、红玫瑰、拥抱。

翟靖有些纳闷儿:何海昕很少用表情符号打招呼的,基本上是:干什么呢?想我了吗?未等翟靖回复,又是一连串的表情符号:红唇红心大太阳。感觉很奇怪的翟靖回复道:“在店里了?今天周日不可能这么轻闲吧。”

何海昕:“现在刚好得空歇会儿,见你在线,打个招呼,不想我吗?宝贝。”

翟靖:“恶心!正经点好不好。”

何海昕:“我们连床都上了,你还这么……唉,让我说什么好。做梦都想和你ML,我们晚上见见吧。”

翟靖:“你怎么啦?说得莫名其妙。”

何海昕:“除非你心里有别人,你不想我,我不信。”

翟靖:“你实在受不了,就去找别人,又没有人拴着你。”

何海昕:“好无情,伤心,我心里只有你。”

翟靖的鼠标无意中扫了一下何海昕的头像,显示的地址信息竟然是廊坊,不禁心生疑问:“你现在在哪?我去见你。”

何海昕:“呵呵,刚才忘了说了,我现在不在天津,在泊头给人做培训。”

翟靖:“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不错。对了,我上次在你那好像落了一样东西,替我收好,等下次我们见面时,你再给我。”

何海昕:“什么东西,不记得了。”

翟靖:“红木手串,你自己打电话告诉我的,这么快就忘了,瞧你这记性。”

何海昕:“哦,想起来了。下回带给你。”

翟靖:“还有,我穿你的内ku是什么颜色的,好像跟我的混了,一并也还给你?”

何海昕:“算了,送给你啦,咱俩谁穿都一样。”

翟靖:“你到底是谁?明明在廊坊却说在泊头?我也没忘你那什么东西,我这也没有你的内裤。”

何海昕:“冤枉,我就是何海昕。”

翟靖:“我不管你跟他是什么关系,也不管你出于什么目的,你不说实话,何海昕再也不会出现在我的好友名单中。我等你一分钟。”

何海昕:“对不起,我是他的好友,刚才一直地跟你开玩笑,不好意思,不要因为我影响你了你们的交往。”

翟靖:“不错,关系真不一般,连QQ密码都共享!既然如此之好,为什么还要再招惹我,为什么?”想想自己鬼迷心窍地就闯进何海昕的怀抱,恨不得此刻把自己扔进开水锅中煮了涮了!那日临别一刻真就动了心,或许两个单身真有可能走到一起,却原来,他身后还有深深地隐藏。好友申请的提示信息闪烁起来,翟靖恨恨地点击了一下,其验证信息为:“我是冒名的何海昕,现以真实身份加你,请接受。”犹豫片刻还是同意了他的申请,倒要看看他想怎样。接受他的同时,何海昕的头像已是离线状态。这位新好友的名字挺硬气:伯爵君,地址显示还是廊坊。

伯爵君:“你好,翟靖,我真诚地希望成为你的好友,我们同在一个城市,见面的机会总该多些。”

翟靖:“怎么知道我的名字?也是他告诉你的?明明是在廊坊,却说同城。”

伯爵君:“他的好友名单中这么标注的,而且你的空间里也被人称为靖哥哥。我相信这就是你的真名字。我在武清区杨村镇,没骗你。”

翟靖:“呵呵,我不是随便跟人聊天的,我没有那么多无聊的时间。之所以接受你为好友,只是因为我好奇两个人要好到哪种程度,才会共享QQ的密码。没有百分百的信任,不可能如此。”

伯爵君:“我叫夏陆冰,同事们都习惯叫我陆冰。有些事网上三言两语说不清,如果能有缘相见,我将倍感荣幸,提前声明:我可不是无聊之徒。”

翟靖:“对不起,我没有时间。好好珍惜你现在的好友,如果心中有对方,见不见我似乎不这么重要吧。”

夏陆冰:“是,我相当在乎他,在他身上付出了很多,无论时间金钱与精力,所以偶尔会用他的号登录。他说只真心地对我一个,所以告诉了密码。也许你会说我心胸狭窄,你应该是有情感经历的人,当你真心付出之后,相信你也希望有同等的回报。”

翟靖:“是。如果你们之间真像你说的这样,更应好好珍惜。也是让人羡慕的。”

夏陆冰:“今天我无意中进入了你的空间,感觉你是个导游,在这么多地方留下了身影,人与山水共一色。”

翟靖:“是。如果你个人信息是真实的,那你现在应该是已婚人士,对吗?”

夏陆冰:“呵呵,我儿子已经上高二了。”

翟靖:“可是你却有男友,这样的现实岂不是对你妻子的不忠,你就没有任何负罪感吗?”

夏陆冰:“不要问我这个问题,听这口气,你还是单身?等你结婚后,你就会明白我。”

翟靖:“所以我这辈子不会结婚,即使孤苦一生。”

夏陆冰:“太可惜了,你这么优秀的男人选择单身,会让多少痴情于你的女孩子伤心啊。你又怎么向你父母交待?”

翟靖:“呵呵,没有女孩儿看上我啊。我现在走一步算一步,想不了太多。”

夏陆冰:“我们聊得这么投缘,应该可以找机会见上一面的,呵呵呵。”

翟靖:“也许吧。”

夏陆冰:“期待中。”

眼睛盯着显示器,心思却飞到了窗外:如林熙阳一样的已婚男人,与单身的何海昕痴情地交往着,而何海昕却又心怀旁骛,偏偏就有如已之人又踏贼船。那么这个夏陆冰为什么还要提出与自己相见?难怪有人说这个圈子没有真情,更遑论长久。那么圈子之外,便如自己痴迷于明亮哥,仅是一厢情愿。身后传来妈妈喊自己吃饭的声音,翟靖退出了QQ

  评论这张
 
阅读(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