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们看海去

心如止水

 
 
 

日志

 
 

默默香之三十四:邢恺的疑惑  

2017-05-30 08:56:41|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翟靖决定不再与何海昕联系,在QQ好友中把他放到了陌生人组。林熙阳呢,自上次一别之后再无消息,与他也仅剩了性。而这个夏陆冰暂且一留,也许他将是自己彻底关闭情感扉门之前唯一想解开一些疑惑而有可能见一面的圈中之人。

临行前的晚上翟靖新理了头发,晚饭后早早便上了床,却毫无睡意,思虑中还是给大姐发了信息:“亲爱的大姐,请相信我,我以生命担保绝不会影响邢恺的情感生活,我还是有这点理智的,所以,我真诚地希望暑期中就让邢恺跟姥姥做伴吧。你的心脏也不是太好,就不要两边跑了。翟靖。”很快便有了大姐的回复:“这段时间我也想了很多,也许我有些太过担心了,从小到大看着你可爱地成长,我知道你有一颗善良的心。如果让我绝情地对你做出些什么,你知道我的心会有多难受吗?我答应你,让邢恺陪咱妈妈,你安心带团吧。”看到大姐的回复,翟靖的泪潸然而下,在这个盛夏孤寂的夜色中再难抑心中的平静,迅速回复:“谢谢大姐,我会找机会跟社里申请不再带团,那个时候就可以正常上下班了。谢谢。”“几个谢字让你我之间仿佛陌生人般,要不是有你姐夫在身边我又该落泪了。干你自己喜欢的工作吧,只要你快乐。近一年中,妈妈的身体状况挺好的,不用太为妈妈担心。”“嗯,我们都早些休息吧,明天还要工作!88”仿佛压在心头的一块巨石瞬间消失不见,翟靖足足地伸了个懒腰,睡吧,明天将会以饱满的最佳状态踏上新的旅程,在这飞来飞去的八天中重新开始一切。

而随着暑期旅游旺季的到来,社里已排出了两个月的行程。那么接下来的两个月中,有邢恺跟妈妈做伴,即便是自己频繁地带团,也不会再有心灵上的疲惫,也可忘掉让自己心乱的无缘人。只要可以在路上,无论八天直飞团还是十一天的海陆空老年团,对于自己来说都是一样的。也许就是因为自己从来没有抱怨过十一天团的艰辛,又时常收到客人写来的表扬信,便成了经理眼中的优秀。私下里也听同事们议论过,公司今后将会增大男领队的队伍,很大原因就是因为男领队带团的低投诉率,而翟靖是社里唯一一名零投诉的领队。到底是自己不招摇张扬的性格还是总面带微笑的样子抑或是不思进取的心态——哪一点赢得了大家的喜欢,连翟靖自己也无法说清。

下午1320,长荣BR729航班准时起飞,飞机腾起的瞬间,翟靖觉得自己再一次剪除掉了所有禁锢在身上的丝绦。舷窗外的空蒙,多像此刻自己的脑海——茫茫间越发窎远。

从此后,翟靖完全投入到了忘我的工作当中,似乎那虚拟世界中的好友都已消失不见。可怜那间或传来的问候信息都被翟靖忽略。

 

我与冯春颖接连好几个周日一块带着婷婷到市中心玩耍,便是在一次次的游乐中,婷婷已开始喜欢上了冯阿姨,从牵手到拥抱,相处得越发随意自然。偶尔与冯春颖的闲聊中,我们便憧憬起新家庭的美好,我也便暂时忘记了翟靖。

又一个周一的早晨,我进了办公室打开电脑刚一上线,就有信息提示,是邢恺昨晚上发的信息:“在吗?在吗?姜伯伯,见到信息后请回复,千万千万。”

我先是一怔,又怎么了,难道翟靖与大姐之间又起了矛盾?此时他还没有上线或是隐身中,我回复道:“在呢,有什么事吗?”许久未见他的回复。我处理完手头的数据,便下了楼。在一楼的工作间巡视了一回,分别与新检验员探讨着新近工作中出现的问题,重新回到办公室中已是1130,一连串的信息中先处理了工作方面的,然后才是邢恺发来的好几段信息:“姜伯伯,我无意中进了一个不该进的空间,而那个人好像是舅舅的好友,我现在不知道该不该把那个人与舅舅联系起来。”

邢凯:“你在忙吗?看到我给您的信息了吗?”

邢恺:“姜伯伯,今天周一这么忙啊。”

我:“你好,邢恺。我刚刚回来。什么空间?我也可以进入吗,如果有地址链接,发过来。”

邢恺:“嗯嗯= =。”

他迅速发来了一个链接,我点击进入。空间的名字是:男霸天,日志分类是清一色充满男性气息的文字:男图天下、G视频、男情小说……我随便点击开一篇名为《毛色内裤模》的图片日志。我KAO,纯粹就是一群欧美男模内裤秀,倒是与题目相对应,这几个模特的选择都是从胸腹到脐下一直延伸到双腿的毛男,这也许就是在国内G圈中被认为最性感的类型吧,所以被空间的主人放在置顶的位置。如果单看其中的一张,倒觉不出什么,如今是十几张这样张扬的照片集中到一起,让人看了无法不生遐想。又点击开一个视频中的链接:《情狱》,一个半小时的德国影片,可没有时间看这东西。只看那些题目就让人心领神会:《黑白大战》、《男得有情天》、《懵懂精灵的秘密》。又迅速打开小说日志:《寻爱之路——一个GAY的心灵独白》。我匆匆退出,这样的浏览记录,如果被监控打印出来,再公示于天下,大家还不怎么看我呢,想到这,浑身一个机灵。

邢恺的信息又发了过来:“干嘛呢,姜伯伯?是在看那个人的空间吗?”

我:“看了个大概,明眼人一看就能明白空间主人是个G。是网络让每个人的心灵都能找到一个安歇之地。只要不是太黄色太暴力太反动,我们可以根据各自的喜好选择浏览网上浩如烟海的信息,你说对吗?”

邢恺:“是,我明白您的意思,可是我是在舅舅的空间中发现的这个人,点击就进入了。那个人应该把自己的空间加密,不为自己考虑也得为他的好友考虑吧。舅舅的空间向所有人开放,也许那个人只是偶尔路过,可还是让人感觉怪怪的。”

我:“你已是成人,又是成长生活在信息如此迅捷的时代,接收信息的渠道多样,信息量纷繁复杂,就要求你这个年龄的人要有良好的辨识能力,要让网络为已所用,让虚拟世界中更多的正面信息走进自己的生活。有些东西知道就可以了,不要引申到现实生活中。”

邢恺:“是,是。姜伯伯说的我也赞成。我最想说的是,无论舅舅将来选择什么样的生活,我会一如既往地喜欢并尊敬他。他那么出色,无论男人女人都会喜欢,呵呵呵。”

我:“你话里有话,小小年纪倒挺高深莫测的,你啊,是不是在怀疑舅舅?”

邢恺:“你要听我说真话,还是说假话?”

我:“你啊,鬼灵精怪,不许说假话。”

邢恺:“我们学校里就有疑似同性恋的男生,两人出双入对的,看着绝对不是一般的关系,又都是校草级的人物。所以我不是特排斥身边人有这样身份的。你和我舅舅从上学那会到现在一直这么好,我舅舅又一直找不到女友,我曾经怀疑过你们,可又听说你快结婚了,现在有些看不懂了。”

我:“臭小子,怀疑我跟你舅舅是同性恋!我倒想,你舅舅也看不上我,晕!”

邢恺:“嘻嘻,说心里话,我觉得你们挺般配的。”

我:“不许瞎猜,小心让你舅舅知道了收拾你,你就不怕舅舅会生气伤心?他那么以你为傲。”

邢恺:“再也不敢了,请您替我保密,敬礼!肯定是舅舅的那些带团照片吸引了心怀叵测之人。有机会您让舅舅修改一下访问权限吧。”

我:“好,你先干点别的,我这得接个电话。”

邢恺:“嗯。”

已是午饭时间。

再回到办公室,邢恺已下线。便进入了翟靖的空间。那个G男的访问痕迹依然存在,我真的想不明白一直细心的翟靖为什么存留下这样的疏忽,这个人不可能是随便路过的驻足,至少应该对自己的空间设定访问权限吧。那些指向如此明确的图片视频文字都是有固定的读者群的。邢恺可以无意中进入,翟靖的同事同学也有可能啊,难道翟靖真的在一点点释放一种暗示?我不想对离线状态的翟靖发出任何信息,一切等晚上再说吧。

下班后很少上网的我,一进家门就打开了电脑。登录。翟靖是会员状态,这个时候也许在陪客人在赶往餐馆的路上。

吃了晚饭后再回到电脑前,他依然没上线,只是刚刚更新了个性签名:“这他妈的天天耗到晚上12点回酒店,谁受得了!?” 一贯温文尔雅的翟靖怎么也学会了爆粗口?是这个团带的有些艰难?还是什么?便浏览着他近期的更新:“摊上这么一群客人,悲哀啊,基层干部就是这种形象?真真把大陆的脸面丢到太平洋沿岸了,呃呃。”“想你的时候,谁来陪?”“风雨交加夜难眠!”“即使穿越了这美轮美奂的时空走廊,身后依然是那幽远而神伤的太平洋。”……

跳跃的思维,在现实与虚幻中。也便是这种即时的记录方式让头脑中的瞬间有成为永恒的可能。一个月未怎么与你联系,你应该还是那么轻灵地生活甜蜜地工作着,我做不到随时解你夜中的孤单,久了,你就会淡忘我的好。我能给予你的,都已尝试,那么我们的兄弟情已是极致,多么希望你来去的路上不再有对孤单的恐慌,多么期望你扣响家门的瞬间有一份母爱之外的温馨。也许今后我再难有言语上柔软的关顾,因为我的心已开始指向了我的新家。

你这顿饭到底吃了几个小时?你的客人们难道在饭后还有游玩的景点?近11点时,仍不见你有现身的迹象,困意已袭来,我无奈地又看了空间中照片上的你一眼。关电脑睡觉。

  评论这张
 
阅读(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