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们看海去

心如止水

 
 
 

日志

 
 

默默香之三十五:梦想与现实  

2017-05-30 08:57:55|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溽热而又漫长的暑期终于结束。每年这个时候都会迎来妈妈的生日,而今年恰逢翟靖在家,所以翟靖下班后一进家门,便见邢恺跟姥姥早早准备好了一桌饭菜,桌子中间是一个醒目的生日蛋糕。已近7点钟,看样子大姐姐夫也已坐候在沙发前许久。翟靖好久未见姐夫了,打过招呼,换了衣服。大家已围座在了桌子前。邢恺非得让姥姥戴上那个纸质黄色皇冠,姥姥推脱了两下,还是依从了邢恺,那满脸的笑啊,看得翟靖还未沾酒心便先醉了。这样属于家人聚会的日子,真是久违啦。推杯换盏间,大家的话题便随意起来。翟靖也说出了自己支持邢恺在即将开始的学业最重的第三学年选择住校,至于妈妈这,大姐隔一两天来一次就可以,而妈妈总是这样的话:“不用做伴儿啦,我这挺好的。”翟靖也告诉大家自己已向社里提出申请,如果有机会的话会调换一下岗位。话最少的是邢恺,他不时看看妈妈又看看舅舅,而在父母跟前,他从来没有这么拘谨过。也许是喝了酒的缘故,邢恺直到最后才嗫嚅着对妈妈说:“妈,今晚我想住下,我已经好长时间没跟舅舅说嘛话了,后天舅舅又走,明天晚上舅舅应该早休息,只有今晚可以不受时间限制。”

“自个儿家,想住就住,还得问你妈妈!”姥姥疼爱地看着邢恺。翟靖的目光停留在大姐的脸上。是姐夫接过了话:“住就住吧,横竖一开学再想碰上你舅舅一面,可不易了。”

许久大姐才开口:“随你,只是明天舅舅还要上班,不许你们聊得太晚。”

“嗯,放心吧,您。”邢恺终于露出了轻松的笑,冲翟靖使了个狡黠的眼神,翟靖装做不知低了头,随便夹了点菜送入口中。

“我怎么觉得翟靖也比以前话少了?”姐夫又给翟靖斟满了啤酒。戴一副眼镜的姐夫是空港物流部经理,当初对邢恺报考中国民航大学相当支持,却与翟靖一样反对他选择空乘专业。

翟靖笑笑:“话都在外说尽了,到了家,只想听你们说。”

“我看也是。”邢恺俏皮地应和着。

“那还想住下呢,应该让你舅舅好好休息才对。”妈妈看看邢恺。

如此温馨的氛围,翟靖是无比开心,虽然一时还不清楚是大姐为了让妈妈高兴,还是已放松了提防自己那紧绷的神经。送大姐姐夫下楼时,妈妈非让大姐捎走一块蛋糕,那剩下的,若不是翟靖在家,非得糟践不可。

妈妈简单洗漱后便回屋歇息了。客厅中的沙发上,邢恺躺在榻上翟靖架着二郎腿选择着电视频道,最后选定了纪录片频道。

“舅,我记得你曾经说过非常喜欢带团的工作,就是为了不让我妈来回跑跟姥姥做伴儿,你就向领导提出申请了?是不是太可惜了。”邢恺斜支着身子。

“梦想与现实总有距离,跳不出的现实让梦想一点点回归,二者就渐渐地没了差距。”翟靖平静地说。

“作家、老师、导游,梦想,现实。倒是像你说的那样,不说这些了,想知道我今天为嘛非要留下来吗?考考你。”邢恺一下子坐起身。

“又想给我列单子,帮你同学捎东西?”翟靖看看他。

“错,再猜。”邢恺就一直盯着翟靖。

“嗯,有女朋友了,不敢跟你爸妈说,想让我帮你出主意?”

“更错,代沟啊,还是别猜了。其实是我怕哪天这家里突然多个舅妈,我就不会这么随便住下了,哈,估计你也猜不出,笨。”邢恺已完全恢复了往日的模样。

翟靖一仰身歪向沙发靠背:“晕,亏你想的出来,实话告诉你,不会,你舅妈还在我老丈母娘肚里没出世呢。我听你姥姥说过,以前有算卦地说,我命中注定是晚婚晚育的模范。”

“你也信这些,看不出来。其实你心中早就有人了,只是你瞒着大家而已。”邢恺神秘兮兮地说。

“你这么了解我,说说,我心里有谁?”翟靖倒有些迷惑了。

“姜伯伯!”邢恺眼中含笑地说,虽然声音很轻,却如一声炸雷响在翟靖耳际。

“你——说什么?我们只是同学加好友,怎么跟心上人扯到一块了?亏你编排得出来。”翟靖故作镇定。

“据我观察,姜伯伯是你目前唯一的知心好友,我的意思是如果你们是一男一女,简直就是天生的一对,如今只能是好兄弟了。”邢恺不紧不慢地说着。

“你多早晚爱琢磨起人来了,看来是长大了,要么就是舅舅老了。”翟靖远离了邢恺一块距离,生怕他看出自己起伏的内心之下已经不太自然的表情。

“舅舅可不老,三十的男人一枝花,只要你有心,我马上就会有一个可爱的舅妈。”邢恺说。

“不要再说这些了,你去洗澡,我们都早点休息吧。”翟靖想不到大姐妈妈最近不怎么提女友的事了,又冒出个邢恺。

“你先洗吧,横竖我明天可以晚起。”邢恺一下子又倒在了榻上。

 

一上午的客人出行见面会,翟靖说得口干舌燥。从现在起,翟靖已经开始为明天的出行做准备。下午整理好客人的资料便离开了公司,先到超市选购些出行需要的物品,就在离家最近的那家大型超市。

翟靖在货架间随意地游走着,经过纸巾货架前刚选好一包纸巾,回头却见购物车中多了一包卫生巾,那种艳艳的粉色那么抢眼,愣愣地出神,身后就有了一个男生的笑。回头一看,是何海昕!翟靖怒目圆睁:“该死,我说也不会有人轻易开这种玩笑。”翟靖迅速伸手抓出那个粉包强行塞进何海昕的怀中:“要么你自己留着用,要么放回货架上。”翟靖转身推开了购物车,只把背影留给何海昕。

何海昕放回手中的东西,紧走两步追上翟靖,几乎贴着翟靖的肩膀说:“唉,我说,我们都多长时间没见面了,你就忍心这样对我!”

“我们都在忙自己的工作,一年见一两面就不错了,你还想天天见?”翟靖的目光依然在货架上移动。

何海昕死死盯着翟靖的脸:“一会儿我们去吃饭,好吗?”

自从上次与翟靖相会之后,已发誓再也不去见那个银行男——夏陆冰,虽然夏陆冰打过来几次电话,大多找理由搪塞过去。

却在十几天前,夏陆冰借来市里开会之际趋车到了何海昕所在美容店前,先是电话中的拒绝相见,夏陆冰道出自己到了美容店门口,何海昕将信将疑之际透过玻璃窗看见了路灯下夏陆冰那辆新换的银灰色卡罗拉轿车。无奈中的何海昕赶紧出了美容店,只想近前告诉他赶紧回家。却被夏陆冰一贯生硬的言语震慑住:“上车!”何海昕还想编排原由,夏陆冰依然冷酷地声音:“上车。”何海昕只好拉开车子的后门,坐在了副驾驶座后。车子起动后,飞也似的上了快速路。又是二人第一次留宿的旅馆。何海昕无言地跟在夏陆冰身后,何海昕都能感觉到眼前这个男人体内蓄势待发的那股谷欠望!又是一间双人大床房间。门哐地关上,何海昕一个机灵转身看着夏陆冰,他在近前,何海昕却在一步步后退着:“不要这样了,回家做你的好丈夫好父亲去吧。我可以不结婚,而你呢,你抛不下别人眼中幸福的家庭生活。干嘛这样偷偷摸摸的,我说了不想做你的地下情人!”夏陆冰没有任何言语,抓过何海昕狠狠地吻上来,何海昕知道这一劫难逃不过去,趁他喘息之际挣脱他开的怀抱进了卫生间。稍稍平静下来的夏陆冰仰躺在床上说:“你先洗澡吧,我等你。”却不料,夏陆冰精赤着身子钻进卫生间,何海昕再也无处可逃,愣愣地看着他。“两个月不见我,你让我想的好苦。”夏陆冰揽过何海昕,二人就都沐浴在了花洒之下。缠绵只一瞬间,便是狂风暴雨。面对这个男人,何海昕从来都是他身下的被授予者,已不容许自己扭转乾坤。激情过后的夏陆冰才露出些许绵软的本质:“你不担心我登录你的QQ,可我已经知道你与好几个网友见过面,甚至上床,我不敢相信,因为我一直真心对你,你不应该再跟别人。这段时间,你不怎么跟我联系,肯定看上了别人。我猜的对吗?”何海昕干脆地摇摇头:“不对,我的网友很多都是我的潜在客户,就像当初的你。就算我跟其中的一两个上过床,也是为了促成交易,不会跟他们真心。你说过与我长久的前提是建立在我结婚的前提下,可是我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走进婚姻。如果我一旦决定今生只会与一个男人牵手,那个人肯定不是你!”夏陆冰好久才说道:“你要这么说,我衷心希望你会遇到意中人,那个时候,我不会再打扰你。现在我们还是好友!”何海昕说:“跟你在一起我永远都在你身下,你太强势。”夏陆冰笑了:“你呀,从一开始就接受了我,你不也很享受吗?这会儿又说这话,搞不明白。”何海昕没再看他:“你还是回家吧,我今晚不可能陪你,我得回家。”夏陆冰:“你还是变心了,明明知道我已经跟老婆交待完不回去了,你真忍心让我独守空房?”何海昕坐起身捡拾着自己的衣服:“谢谢你对我的关心支持,以后我们还是好友。对不起,我得走了。”夏陆冰一把拉过他,凌厉地盯着何海昕:“移情别恋,那个导游把你迷住了?不许你走,我自打跟你之后就没找过别人。”何海昕一怔:“导游?你可真行,又用我的身份跟人家联系?我跟他是相互尊重的好友,我们之间一清二白。”夏陆冰呵呵一笑:“就因为他是单身?你要是说你们有可能永远一起,我再也不打扰你。”何海昕掰开他始终攥着自己胳膊的大手:“我不知道,可我总该为一种可能而努力一回吧,他也不想结婚,我们年龄相当。”夏陆冰没再说什么,凝视着何海昕的眼神越发柔和,他的整个身子再次席卷而来:“求你最后一次陪我,现在还不到十点,误不了你回家。以后再想你的时候,你逼我去找别人?你好狠心。”难得一见夏陆冰如此温柔,却掩藏着随即而来的最后疯狂……之后,何海昕决绝地离开,不知道明天会如何,只是为了一丝心中的向往。

翟靖觉出眼前的何海昕有些反常,转念一想:既然离得这么近,总有机会碰到,不如来个彻底了断,以免让人心生妄想。于是点点头:“好吧,我请你,还是老地方。”

何海昕略露出些笑意,慢慢地跟在翟靖身后。翟靖也没了再逛的兴致,向结算出口走去。二人无语。何海昕看着翟靖收拾好东西迈开步子,想喊住他,又作罢了念头,好在自己的东西很少,付了款,赶紧追上已走到扶梯口的翟靖。

“买这么多东西,是不是又要飞台湾?”何海昕侧脸看着翟靖。

“对。你呢,最近生意好吗?”翟靖随口问道。

“凑合吧。”二人走出超市右转过月牙河桥再右转进了那家餐馆。还是那个角落的两人桌。翟靖利落地点了几个餐馆中的拿手菜要了两瓶啤酒。

“我们有两个多月没见了吧。”翟靖偶尔扫视一下何海昕。

“是你太忙,我发给你的信息你都没时间回。我没想到咱离得这么近,竟然连见面的机会都没有。”何海昕掏出了裤兜中的香烟。

翟靖轻巧地说:“你的足迹横跨大半个中国,应该有很多网上和现实中的好友,见不见我,应该无所谓吧。”

“瞎说,我说了等你,直到你能完全接受我。”何海昕伸手抓住翟靖的胳膊。

翟靖赶紧抽回胳膊:“这又是何必呢,我们之间本来就没承诺过什么。”

“难道两个月不见,一切就都变了吗?那天分手时还不是这种感觉。”何海昕一脸的迷茫。

“对不起,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感觉,不记得了。”翟靖微笑地看着他。

“难道是我在做梦?梦想着与你永远在一起,为什么你让我有一种陌生感?”何海昕端起酒杯的手停在了半空。

“我们才见了几面?我说过只谈论友情,交往就会长久一些,要是沾染了情色就不好了。”翟靖只想通过暗示让他明白自己目前的心态变化,毕竟也是个与自己不想上下的成年男人。

“你让我跟你只谈友情?如果你不喜欢我,为什么会接受我的吻?你说的不是真心话。”何海昕哪还有心思吃东西,看着翟靖低头尽情地吃着。

“先吃饭吧,看着我一个人吃,显得我多没出息似的。”翟靖看看他,举起了酒杯。

何海昕仰脸干了杯中酒:“我现在只想吃你。”

翟靖摇摇头:“不要说傻话了,先吃饭,填饱了肚子,我有话跟你说。你要是嘛都不吃,我也就什么都不说了。”

何海昕听了这话,开始动起筷子,默默地吃,不再看翟靖,似乎已预感到了什么。二人只是偶尔碰下杯,很快便瓶干碟净。何海昕用纸巾擦拭着,终于又可仔细地打量翟靖,翟靖也已正襟危坐。

“好了,现在你可以说了吧,我听着。”何海昕强装微笑地对翟靖说。

翟靖双手交叉支在桌上略低下的头瞬间抬起,直视何海昕的眼睛:“如果两个人共享一个QQ,那么这两个人的关系应该是非同一般,我没有这样的好友,你有。既然拥有就要珍惜,为什么还要招惹别人,我不明白,长久的基础是相互信任与尊重,二者缺其一,都是空谈。上次我之所以同意跟你去店中,跟喝酒没有任何关系,自始至终我都很清醒,是我开始想了解你接近你,也是为将来的一种可能。我可以实话告诉你,当与你分别的时候我心中的那扇门已经开启。可是,没多久我就遇到一个冒牌的何海昕,他在用你的QQ跟我聊天,被我识别了出来,那一刻,我的心凉了。我不知道如何再面对你。”翟靖如释重负,心中豁然开朗。

何海昕到此刻才明白夏陆冰的影子已伸入到了自己生活的细枝末节,仅仅自己单方面决定重新开始新的生活就会一切如意,哪有这么简单。沉思了好久,何海昕才开口:“从那次与你分别之后,我已经发誓不再与任何人联系,我想追求属于我们的生活。曾经的交往至今还在影响我,我忽略了,对不起。他是个已婚男人,当初认识他我也想长久地交往,可是我必须走进婚姻才能摆脱地下情人的身份。几年来深深地陷入男人的情感中,心中早已关闭了那扇应该对女孩打开的门,结婚已变得越来越遥远。如果一开始你不同意见我,我心中也不会点燃新的希望。难道我们一点可能也没有吗?”

翟靖摇摇头:“我不知道!我从来不奢求能遇到一个没有任何情感经历的男人,可是我永远不接受与人共享,无论怎样一种爱情都是排他性的。直到今天他还能登录你的QQ,说明你们的关系还没有结束,那么,又怎能开始新的情感生活?我的工作性质注定了我没有太多的时间去寻找,而你不一样,但愿你能找到真正适合的人。”

何海昕双手相握于额前,说:“遇到你,我很荣幸,请给我时间,我会处理好一切。请你相信我,我们之间不应该只停留在现在的程度,靖哥哥?”

翟靖点点头:“不早了,我们走吧。如果我们真的有缘,还会再相逢。”

何海昕一把抓住翟靖的手:“我跟你要是有半点玩笑的成分,天打雷劈!”

翟靖已站起身:“不要胡说,太晚了,先这样,好吗?”

    何海昕非得送翟靖到他家小区门前,翟靖只得随他。
  评论这张
 
阅读(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