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们看海去

心如止水

 
 
 

日志

 
 

默默香之三十六:夏陆冰  

2017-05-30 08:58:43|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接连两趟行程的间隙,翟靖都没有与任何人相见,只是安心在家陪妈妈,或看看书,连网都不愿意上。偶尔在夜深人静时会想起姜明亮,终还是强忍着未发出信息及电话。迟早都得面对婚后的姜明亮,永远的可望不可即,还是不去打扰的好。而连日来总不见好转的感冒症状,又让自己心生疑虑:分开好久的林熙阳真能洁身自好?真不应该让他毫无防范地肆意。在妈妈的催促下,按时连续地服用了两天药,倒是舒服了些。那么接下来11天的行程是要带着一大堆药了。

16日。翟靖早早赶到了单位。随后就有被家人开车送到的大爷大妈们,他们直接跟翟靖打着招呼。翟靖引领着到了大厅,暂且休息一会儿。终于等来了司机师傅,翟靖帮着老人们往大巴车上安置着行李。陆续又有客人们到达。

已是930,仍未见家住武清的那四位老人的身影,翟靖不时看看手表,站在路边东张西望。终于,一辆银灰色卡罗拉轿车停在自己身边,翟靖不禁后退了两步。一个四十岁上下的高个子男人先推开了车门,白色衬衣灰蓝色领带黑色西裤锃亮的黑色皮鞋,简直就是一职场走出的白领男。他一回身与翟靖四目相对,他竟然微笑着点点头,翟靖正疑惑间,白领男已经找开了车后门,正是自己等候的那两对老夫妻。翟靖赶紧上前接过白领男从后备箱中提出的行李包,低声对白领男说:“就差这四位大爷大妈了,不过还好,提前十分钟。”白领男呵呵一笑:“让翟导担心了,不好意思。”

年龄最大的大爷近前做着介绍:“这是我儿子,昨天送我们开说明会的是他媳妇。他就是我跟你说的金牌领队——小翟。”

翟靖抬头再次打量着白领男,这样的年龄身材还没有太腐败的发展迹象。二人提着行李到了大巴前,放好后,司机师傅锁好行李箱门。四位老人已被车窗上张贴的“翟靖”二字引领着陆续上了车。

翟靖回头见白领男还站在原地不动,不禁走近他几步:“你要么上车看看,要不然就可以回去了。”

白领男却伸出了手,翟靖礼节性地一握,却被他有力的攥住:“我是夏陆冰,同事们习惯叫我陆冰,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姓陆呢。”

夏陆冰的介绍让翟靖一时有些错愕,很快便又调整好了表情:“真没想到,我们会以这样的方式相见,你好。”

“比照片上还好看,真想跟我父亲换换,我替他去台湾。”夏陆冰不舍地放开翟靖的手。

他的目光让翟靖失去了自然:“有兴致的话,可以随时报名做我的客人。”

“客人?”夏陆冰反问的口气。

“我们习惯称呼整个团的团员为客人,显得亲切没有距离感。”翟靖笑笑,活动着被夏陆冰攥得有些发酸的手指。

“我肯定会当一回你的客人,感受一下你全方位的服务。”夏陆冰隐隐一笑,而他的话让翟靖听着那么的不顺耳。未等翟靖开口,他接着说:“这十一天,让你受累了,我爹妈跟我岳父母昨天回到家就夸领队如何如何平易近人,他们没说错。”

“我对待所有的客人都一样,照顾好他们是我的工作职责,请放心。”翟靖不再看他的眼睛,他的目光太贪婪。裤兜中的手机响了,翟靖赶紧掏出,是一组陌生的数字。

“你不用接,是我的号。我在你空间发现了你的手机号,就存进了手机中,有什么事我们电话联系吧。等你回来,我为你接风,你一定要答应。”夏陆冰略低了头,目光依然粘在翟靖的脸上。

“再说吧,十一天之后的事,你首先应该安顿好四位老人。”翟靖不想搅入他跟何海昕之间的情感纠葛中。看看表,马上就要10点了,淡然地说:“你回吧,我们马上就要出发了。再见。”

夏陆冰点点头,目送着翟靖上了大巴车,冲坐在窗边的妈妈岳母挥挥手,直到大巴车拐上马路淹没在了汩汩的车流中才钻进自己的车里。

 

翟靖上了车,再次清点一遍人数,回到车前方,拿起话筒进入了工作状态:“亲爱的大爷大妈们,大家上午好。我是翟靖。从现在开始,我们已经踏上了为期十一天的行程。我们将在三个小时之后抵达北京西站,乘坐下午308Z59次列车奔赴武夷山,大约在明天早晨617到达。刚才网上的信息显示,昨晚8点在台湾以东洋面生成的第11号热带风暴‘凡亚比’仍在加强,至于‘凡亚比’是否能够影响我们的行程,我会随时与大家通报。预祝大家旅途愉快……”翟靖微微颔首。

刚坐在位子上,手机就有信息提示。翟靖低头一看:夏陆冰!这个何海昕正在努力摆脱掉的男人为什么要急于跟自己建立联系?难道他已经预料到了何海昕的矛头指向?复杂的职场中人,只有小心提防为上策。如此想着,还是打开了信息:“你还没答应我的邀请:26号中午,我请你,然后负责把你送回家。请相信我,我没有恶意。盼!”

翟靖迅速关闭了信息。车窗外的城市正是熙攘繁闹时,孤独中单薄的人相对于千万人口的大城市来说太过渺小,即使声嘶力竭地叫嚣依然逃不掉被城市的恢弘而淹没,那么短暂的人生之于时空的延伸,岂不可以被忽略。想到这,不禁浑身一个机灵,翟靖迅速给夏陆冰回复着信息:“好的,看在四位老人的面子上,我答应你。”

夏陆冰:“谢谢谢谢,你的归来是我的期待。等你。”

好暧昧的语气!难道这是他应对何海昕即将弃他而去的举措?这个深不可测的男人,倒要看看这个已婚男跟林熙阳有什么不同,看看他是否真如他所讲在何海昕身上做了付出。可是,知道了这些又有什么用,他们之间有没有情感背叛跟自己有什么关系?难道就真的想接纳摆脱了任何纠缠的何海昕?他在新疆的父母随时会招他回去,还有奶奶。真的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走,谁能告诉我?明亮哥,你在干嘛?想你想得好辛苦,为什么今生我们无缘?我已经陷入一场混乱的成人游戏,我真的无心搅入,我该怎么办,明亮哥?

翟靖突然间想起大概两个月前,同事小白跟自己说:又有人来咨询你的11天老年团了,非你不去,服了。有意的说者,听者却无意记着,今天此刻,终于明白了。这个夏陆冰,略有几分熟悉的陌生人,就突然间闯入自己的视野,他的父母岳父母此刻就坐在自己身后。

  评论这张
 
阅读(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