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们看海去

心如止水

 
 
 

日志

 
 

默默香之二:回忆  

2017-05-30 08:06:13|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在1994年走进了天津渤海化工学院中专部。虽说不是同一个专业,我们却被分到同一间宿舍——两个班合住一间。是他的名字首先让大家觉得新颖——“翟”在姓中少见,与“靖”搭配真的应该是个女孩的名字,而托塔天王李靖用的不也是这个字吗?在以后的日子中,只要有人拿他的名字取笑,他总会搬出托塔天王来。偏偏是他那太过白皙的皮肤,格外清纯的眼睛,红白相间得醒目的唇齿,真的是让人过目不忘。熟悉之后,我对他说过一句话让他笑得很开心:“我要是成立剧团,肯定让你演天使。”这么一个男生宿舍中天使样的男孩从此便招来了几个调皮男生的嬉扰,总是在他求助的目光中为他化解。私下里他总喊我亮哥,我不允:“别哥哥弟弟的,让人听着肉麻。”

大部分业余时间,他都是捧着本书倚在床头旁若无人地读,似乎书中有他放不下的牵挂,竟然痴迷到与文字同悲欢。这样玻璃样的一个男孩无法不让人怜爱。总是在我摆弄拉力器时引起他目光的游离,会问他:“不影响你看书吧?”他总是摇摇头:“不,正好看累了歇会儿。”

在一次他们过分的嬉闹中,我拉开了扒在他身上的那个同班男生,男生悻悻地离开之后,他的眼中竟然噙着泪花儿,他猛地拉开窗子,哇哇地呕吐着,旋即拿起洗漱用品冲进了水房。

他再回到宿舍时,屋里只剩下我一人在摆弄着拉力器。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就那么安静地站在身后,我后仰的身子碰到了他,我先是一惊,还不曾回过头,他倏地拥住了我,我笔挺地僵在了那,不知如何应对。

“他夺了我的初吻,太让人恶心,每次都是你不在的时候。”翟靖低低的语调。

我分开他的手,回过身:“你也练练这个,都是因为你太瘦弱。”

翟靖摇摇头:“他们都说我是你的人,你不介意吧?”

“让他们说去,你这么漂亮,谁都会喜欢的,怪只怪你的长像!他们都是饥渴状态。”我嘿嘿地笑笑。

“你也取笑我?照你这么说,难道你不饥渴?”他狠狠地捶了下我的胸脯。

我攥住他的拳头:“这不是没别人在吗!”他头倚靠在我的肩上,我的手竟不知置于何处:“别这样,让人看见。”轻轻推开他。

真的,打心眼儿里喜欢这个天使般的小弟,可那种呵护仅仅是兄弟般的情谊。每当他为我讲解功课的时候,找准时机他便是言语或肢体上的骚扰调戏,我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没有旁人在身边,他就戏称我是冷二郎,也不知是从哪部书中看来的。我的家境不如他,总是分享他每周从家里带来的佐餐小菜。而他经常是一日三餐还抵不上我的两顿饭,总会问他:“就不能多吃点?”他说是在减肥。每每如此我都会仰天长笑:“还减呢,你都皮包骨了。”唯一与他天使形象不符的是他裤裆间那一坨家伙,只要在浴室中,就会问他:“是不是长错了地方?”即使这般,他还是副羞涩状,躲躲闪闪的。这时,我会说:“怕嘛,那是你的资本,看你的人都在妒忌。”有时他就回过话来:“要看,也只让你一个人。”

 

毕业那晚啊,他简直就是醉得一塌糊涂,当深夜曲终人散之时,便开始陪他在整个校园中夜游,他时不时地傻笑:“为什么暖不过来你的心?为什么只让我们相处四年?为什么不值你一吻?”我所有的劝说都无济于事:“别胡闹啦,以后少看点小说吧,都走火入魔了。”“你快走吧,让我一个人呆会儿。”摇摇晃晃的翟靖甩开我的手便走进了花园中的羊肠小路,路两边是齐人高的芦苇。我紧随其后,他喃喃自语:“这下好,没人再纠缠你了。你走吧。”

无奈中拦腰搂住他,他竟然安静了下来。他依旧喃喃自语:“不用你管,你走啊。”可以感觉到他使劲转过身,如抱住救命稻草似的死死箍住我的脖子咬住我的腮便不再松口,我只是闭着眼睛凭他肆意着自己。

 

毕业后,翟靖进入一家独资企业,我则走进已步入下坡路的国营企业。我在单身宿舍中居住,无论是住处还是工作单位,我们相距都很远,只是偶尔通过单位电话联系一回,间或写封书信。很快,我便找到了职大的成人高考补习班,为来年的成人高考做准备。翟靖只是在积攒钞票,并在一家文化馆的诗社续写着文学梦想。

转年春天,我顺利地考入职工大学,而关于翟靖的消息越发少了。

当年秋天,翟靖突然打电话约我在海河狮子林桥相见,有要事相商。那是个周日,我先于他之前到,远远的便见他洋气十足地骑车而来,他一站定,我便打趣他:“还是这样,就不怕被骚扰?这回我可鞭长莫及啦!”

“这么长时间没见面,见面就拿我开涮,一点哥哥的意思都没有。”他有些嗔怪地说,随手从包中拿出一大叠复习材料之类的书本:“看看这些吧。”我一本一本地浏览:北京电影学院招生简单、中央戏剧学院招生简单、解放军艺术学院、中国戏曲学院……天哪,他这是要干什么?我们选好一处长椅,背水而坐。

“我明年准备报考艺术院校,已开始复习专业材料,首先要过明年3月的专业考试,然后是7月的全国高考,怎么样?”他一脸的灿烂。

我捏了下他圆润的唇:“鬼灵精怪的,谁点化你的?”

“说来话长,不过我还是很感谢那个人。到明年7月两年的工作正好攒够学费。你要是有可能跟我一起去,我们又会在一起读大学,多好啊。”他始终攥着我的手。

我摇摇头:“我的职大刚开学,虽然只是大专,可半途而废也怪可惜的。关键是我的工资少得可怜,不可能再找家里要学费。”

“我知道这回相见也只是找你说说而已,肯定得是我一个人去北京。也不会再遇到像你这样的大哥了。等我过了专业考会再找你,为我加油吧。”翟靖清澈的眼神总会勾起人的念头。我不禁搂住他的肩头,他顺势靠在我的肩上,只一瞬便离开,毕竟有路人经过。那样一个瑟瑟的秋日,此情此景无法不让人感伤。

之后长达4个月没有他的消息。

当春天开始的时候,我终于接到他的电话:还是狮子林桥相见。

我也急切地想见他,所以约定相见的那天,我早早地便到了。

远远见他风尘仆仆地缓缓而近,我目迎着他的笑脸。还未等他停稳车子,我们的手便紧紧握在一起。我说:“看来是好消息。”

他点点头:“我通过了中国戏曲学院的专业考试,错过了北影央戏还有解放军艺术学院,挺遗憾的。”

“都是艺术院校,一样的。”我安慰他说。

翟靖便开始娓娓讲起他那梦幻般的北京之旅——初试笔试等待发榜——一次比一次紧张又要一次次继续面对。那种孤军奋战的感觉。他那么兴奋,像在述说着昨天的事儿。

“我还有三个月的时间复习文化课,听我的好消息吧。”他最后说。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