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们看海去

心如止水

 
 
 

日志

 
 

默默香之三十九:顶头上司  

2017-05-30 09:01:33|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天全岛一天金门,然后是30多个小时漫漫火车行程,翟靖率领全团客人终于抵达了霸州车站。还好,接站的大巴车已在守候。临上车前,大家各自买了早点。又将是三个多小时的车程。车上已然是香气四溢。坐在座位上,翟靖回想着与客人们的台北中秋夜,那是夜色中海阔天空的地聊,与这些大爷大妈们,酒店免费赠送给大家的月饼是最烘托气氛的点缀。还有难得一见清晰而切近的圆月,远离尘埃与喧嚣的近。即使身边坐着夏陆冰的父母,心里却想着家中的妈妈,好在邢恺早就发来了信息,大姐一家三口与姥姥一块过中秋,所以思念仅在一瞬间……迷蒙困倦中时睡时醒。

车进市区,翟靖足足地伸了个懒腰。我们回来了。

远远便见公司门前站着的部门经理张金津。翟靖一下车,还未开口,没想到经理握手之际,另一只手揽过了翟靖的肩,近乎耳语:“辛苦了,代言人,中午我请你,然后把你送回家。”

翟靖笑笑,突然间注意到了门口夏陆冰曾经停车的地方,他正虎视着自己,赶紧推开经理:“我过去一下,客人们马上就要走了。”

“好的,我在办公室等你。”张金津拍了下翟靖的肩膀。

翟靖走到夏陆冰近前:“这么早啊。”未等他说什么,扶着车门低头与四位老人寒暄了一会儿。直起腰身,见夏陆冰还是这么专注于自己。

“你在哪等我,一会儿?”他坚定的目光,而那接近北京口音的语调,翟靖有一种说不出的不自在。

翟靖以为他不会再提起:“还是别往回赶了,改日不也一样吗?我现在很累,只想回家休息。”

“实在不行我请你去蒸桑拿,最解乏,已经说好的事,不许变卦,除非你约了别人。”夏陆冰望望办公楼门口。

“你不要多想,他是我领导,他刚才在交待工作。”翟靖不自然地一笑,其实此刻在翟靖的心里在考虑着推掉哪一边的约请。与夏陆冰仅仅是见第二面,他就如此咄咄逼人。领导那边不知会有什么变故,让他变得有些莫名其妙。恰恰都在中午相约。

“那可不像上下级的举动,我可不敢对自己的下属这样,你们领导不是一般地喜欢你。”夏陆冰眼神似乎已投射到了办公楼里。

“幸亏他不是你。”

夏陆冰收回了目光:“我先送老爹老娘他们回去,一个半小时之后回来。”

“那我在前面一个路口等你,我带你去吃自助餐。”翟靖无奈地说,看着他上了车,直到他的车子消失了踪影。

翟靖目送着最后几位老人离去,才提着行李包进了大厅。与值班的同事打过招呼把行李放在角落中径直上了楼,敲响了经理办公室的门。经理瞬间拉开了门,似乎一直在门边守候,却见他正搅着咖啡:“你们认识?聊得挺投入。”

翟靖摇摇头:“接这个团之后认识的,过几天也就忘了。”接过经理递过的杯子。

“先喝杯咖啡提提神,中午想好去哪吃了吗?随你点。”

翟靖狐疑地看着经理:仅仅是因为凡亚比吗?不可能吧。一时不知如何才好,第一次接到领导的邀请,还要推却。

“临出发前我已经答应刚才那个人的邀请,刚才本来想推掉的,没谈成。所以,我——”翟靖有些局促。

“请你吃饭,还得挑对日子,看来我这领导的面子抵不过刚认识几天的,惨了。”经理坐在了翟靖身边。

“要不改天我请你吧,好吗?”翟靖不好意思地笑笑。

“有事跟你说,那就改在明天下班后,没问题吧。”经理没有丝毫玩笑的成分。

“嗯,好的。只是你怎么突然间有时间了?”翟靖问道。

“我老婆去北京开会去了,儿子暂时跟我妈呆两天,所以我难得轻松一回。可是你却没时间。”经理摇摇头。

“真不好意思,领导。明天我请你。”翟靖呷着咖啡。

“能问你个私人问题吗?”经理的眼神全无往日的干练,让翟靖一时有些慌乱。

“领导今天让人感觉像变了个人,跟自己的下属说话还这么小心翼翼。”翟靖想让气氛轻松起来。

“是不是快结婚了?听他们说的。”经理嘴角隐含着一丝笑意。

“啊——,你听谁说的?我倒想,谁愿意跟我?领导要是有合适的帮我介绍一个?”翟靖笑笑。

“才不信你没有女友,我像你这个岁数时结的婚,已经是晚婚模范了,你再不考虑可就耽误下一代啦。”经理想再给翟靖冲一杯咖啡,被翟靖拦住。抓住他手的瞬间,二人的目光有一时的碰触,尴尬中,翟靖收回了视线。

“谁规定了必须得结婚,我现在感觉自己挺好的,自由随便,我可修炼不成你这样的好男人,下辈子吧。跟你牵手的女人,真是前世修来的。”翟靖不由得就把自己平日对领导的看法说了出来。

“别听他们瞎哄哄,我只是个普通人。真的,你一直是我的骄傲,作为你的领导,我希望你工作生活都顺心,我怕是这样的工作性质影响了你谈女朋友,曾经想把你调到国内计调部,你没接受,一晃又一年了。”经理一本正经地说着。

翟靖以为经理想与自己说的就是这些事情,抬头迎合着他的目光:“想不到你还这么细心,不像领导更像个大哥。”

“大哥好啊,没有拘束感,更随便,我希望有你样的一个小弟。”张金津又坐在翟靖身边。

“那好,你要是不介意,以后私下里我就喊你大哥。就为了说这些事,不用专门请我,真不明白你。”翟靖想不到与领导还会有这样性质的谈话。

“不是这些事。”张金津暧昧地注视着翟靖。

“还有什么事?”翟靖不知道这十一天公司里会发生什么变动。

2829号两天,公司定在塘沽渤海度假村召开迎国庆及表彰先进大会,今年的优秀领队依然是你,我还不该请你?”张金津的注视让翟靖侧过了脸。

“去度假村开会,我早就知道了,我28号又走,你是知道的,有什么奖品,你替我领吧,算我送你的节日礼物。”翟靖把玩着手中的杯子。

“你又能去了。你后边的行程做了调整,原定的8天直飞改为30号起程的11天团。小白请病假了,只有你的日期适合。28号的团让明天回来的李颖带。只是又得辛苦你了。这才是我要跟你说的。”张金津期待着翟靖的目光。

好久,翟靖才抬起头:“我归你领导,你的决定我都会无条件服从,不用整得这么紧张。”翟靖微笑着说。

张金津一把抓住了翟靖的手:“谢谢你。”作为经理,他知道没人愿意带这趟线。

翟靖一怔,以为自己听错了,那么曾经的试探,他是故意把持着自己?不可能。他那么豪放,心底里应该不会藏污纳垢。怕自己会被他带入某种失态,赶紧站起身:“我该走了,明天见吧。”

张金津站起身拦在翟靖面前:“明天下午听我电话。”

翟靖点点头,再也没去看他。

  评论这张
 
阅读(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