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们看海去

心如止水

 
 
 

日志

 
 

默默香之四十一:近距离咖啡馆  

2017-05-30 09:03:28|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翟靖正收拾着东西,手机信息提示音,一看是经理张金津:“出门右拐,乐购超市门前等我。不见不散。”一天都没听他提下班吃饭的事情,以为有了改变。这个上司啊,玩的可够沉稳的。

跟一直乘同一路公交车的同事道别之后,翟靖径直奔乐购超市方向走去,还未至近前,张金津那辆黑色现代领翔轿车已停在了身边,他推开车门,翟靖一闪身钻了进去。

“我带你去个地方,你肯定喜欢。”车驶上了快车道,怎奈正值下班高峰,车速缓慢。

天色已暗。车子拐来拐去,暗中已分辨不出路边的标牌,似乎是电视台方向。直到车停下来,翟靖也认不好是哪条路上,不想问这个今天有些反常的顶头上司。

张金津晃了晃手中的墨镜:“你不介意吧。”

“随你。戴上这东西更性感更有男人味,你也不怕被哪个姜女盯上?”翟靖打趣地说。

“也就你敢拿我开涮。”他呵呵一笑。

树影掩映中,一家门面设计精巧以黑红为主色调的咖啡馆呈现在二人眼前——近距离咖啡馆!翟靖一个寒颤,止住了脚步。美国女作家安妮·普鲁小说集的名字,其中就包括那篇被李安改编成电影的《断背山》。这些,自己的年轻上司不会不知道!他竟然带自己来这种地方,他究竟是何意?

等张金津意识到翟靖已落在身后时,二人之间相隔了七八级台阶。他摘下了墨镜:“你怎么啦,来过这里?”

“你为什么要带我来这种地方?你到底想干什么?这跟接风压惊根本就关联不上。”翟靖望着眼前的张金津,感觉到了陌生,难道是自己判断失误?还是他城府太深,深深地隐藏了枝枝蔓蔓,便迷惑了自己。

张金津回身抓住翟靖的胳膊远离门口一段距离。二人瞬间的沉默,似乎都在等待着对方的回答。

“这种场所是有钱人有闲人寻求刺激的地方,我一没时间二没精力,更不知道闹市的角落中隐藏着这样一个所在。到现在为止,你依然是我心中的模范男人优秀领导,请你维护好自己的形象。”翟靖就觉得心里有什么东西往下坠,略弯了身子。

张金津双手扶住翟靖:“不好受吗?还没进去就下这种结论?除非你来过,你看我像那种寻求刺激的人吗?你贬低自己的领导就等于贬低自己,你看着我。”

翟靖无法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只想找个地方靠一下,目光中这个男人的脸庞有些虚幻:“我真的不知道这个地方,直觉告诉我,我们不应该进去。”

张金津轻轻扶过翟靖的肩:“傻瓜,你都不相信自己的领导吗?你说了私下里喊我作大哥,从现在开始,我们是兄弟。来,别怕。”

像个怕迷失方向的孩子,翟靖被张金津牵着手迈上了咖啡馆的台阶。

一进门,完全没有翟靖想像中的嘈杂混乱及情色气息——柔和的灯光下几个身着白色半袖衬衣黑色裤子扎深紫色领结的服务生穿梭于桌台之间,隐隐的背景音乐弥漫在所有的角落。有人在跟张金津挥手,翟靖再次紧张起来,他是这里的常客?难道平日里都是在伪装?

“我的意思是我们坐在大厅里,你可以感受一下这里的氛围,十点之后才正式上人,估计我们等不到那个时候,怕你回去晚了,家里又催。”张金津指指拐角处的双人桌位置。此处的身后还有两张桌子,都已有了客人,往前可以看到整个大厅。

未等翟靖开口,一个服务生已经到了近前:“二位先生好,请问需要点什么?”

张金津把菜单推给了翟靖,介绍着说:“这里的菜品都是西式改良的,饮品种类挺多,味道都不错。”

翟靖只要了份茄子盖饭,张金津笑笑,随口报了四个菜名,加了一份盖饭,一个扎啤一杯咖啡。服务生离开后,已陌生感十足的张金津接着说道:“怎么样,这里环境不错吧,挺适合两三个朋友小聚的,也有网线,晚8点以后播放文艺电影,都是免费的。就怕你喜欢上这里。”

“我可没你这么有雅兴,还知道这么个地方。”翟靖低低的声音,目光不敢太随意地放开。

“才不信,没来过,怎么到了门口那么敏感,我都不怕,你怕嘛!”张金津坏坏地一笑。

“领导整天日理万机,不会看一些闲杂小说,知道断背山的人都知道近距离,电影与小说集的名字。”翟靖心情安静了许多。

“你是学中文的,我想起来了。服了,以后叫你老师吧。”张金津盯着翟靖那红润的嘴唇,手里不时摆弄一下墨镜。从当年面试翟靖时,就已经从他的眼睛中读出一丝另类,三年来,从未正式打扰过他,因为他那么投入地工作着,他私下里偶有言行上的无意都被自己巧妙地化解开。与翟靖相反,自己则是越在人多的场合越与他深度接触,那本身也是大家眼中豪放的一部分。

而此刻,翟靖的目光所及之处是清一色的男人,有斯文的眼镜中年男,有膀大腰圆目光锐利的壮年男,竟然还有二十岁上下的学生模样的花样男。一个人沉默的坐,两个人窃窃地聊,三四个人聚在一起多是刚刚退去青涩的花样男……

“你老婆这么出色,干嘛还要来这种地方,你不怕吗?我无所谓,横竖是光棍一根。”翟靖终于鼓足勇气迎上了眼前这个既熟悉又陌生的男人的目光。

“先给你讲俩故事,我再回答你的问题。”张金津神秘地笑笑,“我上大学那会儿,来自驻马店的一个男生,个子要比你矮一些,皮肤很白,一直到大二都跟我很要好也相安无事。直到大三我谈了女友,当然不是现在的老婆。他突然间再也不理我了,一开始我没觉着什么,时间久了也就忽略了他,毕业前夕一个偶然的机会他道出了实情:从一进校时就喜欢上了我,他说我不喜欢他,他只有选择远离。我很吃惊,竟然不知道跟自己无话不说好了两年的男生暗恋我。我们整整谈了一个晚上,约定今后依然是好哥们。也是那个晚上,他说想把自己的初吻献给自己第一个真心喜欢的人,那就是我,我实在接受不了,拒绝了,只给了他拥抱,他说一辈子也不会忘了我,然后泪流满面地离开了。之后我们再也没联系。刚看到你时,一下子让我想起了那个同学,你的个子要比他高好多,也比他帅,相同的是某个角度看人的眼神——明明在看对方,却总在视线交汇时瞬间避开。”翟靖一下了绯红了两颊,想不到这个精明的上司竟然能解析出目光中的本质。

“第二个故事跟这家咖啡馆有关。这个咖啡馆的老板是我高中同学,他的大学在昆明上的,大学毕业后回天津工作了几年后搞了这么个咖啡馆。上高中那会儿,我总拿他开玩笑,直到大学假期间的聚会我都没读懂他的内心。工作后的重逢,他才说出了自己的取向,因为他一直很喜欢我,我太粗心了。他把我领到了这里,他只在周六周日来,平时都是他的男友打理。结婚前我来的次数多些,结婚后就差着来了。在这里,我结识了好多圈子中的人,都是精英,一点点的,我也就改变了对同性恋比较传统的偏激看法,试着接近他们,与他们作朋友。多年来没有人骚扰我,更没有人非礼我。进门前我还担心自己判断失误,你那激烈的反应让我坚信了自己的判断。来吧,喝酒,吃菜,后面还有项目呢。”他端起杯子碰了碰翟靖跟前的啤酒杯。

“接着回答你的问题,为了避免不必要的尴尬,我从来没跟老婆说起过这个地方。也许再过一段时间,我们的社会会更宽容些,就会接受所有人世间的真感情。我真希望你能找到自己的幸福。”笑眯眯的张金津似乎仅用眼睛就扒光了翟靖所有的衣服。

“谢谢领导,今天这个日子对我来说真的很特殊,我会一生铭记。以后我会肆无忌惮地看你,只是不允许你再跟我有肢体接触,你可以无所谓,对喜欢你的来说那是一种暗示一种诱惑,甚至会让人误会。”翟靖彻底轻松下来。

“我没感觉自己有多优秀,怎么总让人喜欢上,真是太荣幸了。”张金津笑得越发灿烂。

“喜欢你的人大多是日久生情,你还没到让人一见钟情的地步。哈。”翟靖真的好久没有这么身心愉悦了。

“那一会请你洗澡,你敢去吗?”张金津不像开玩笑。

“不不不,你是有老婆的人,我可是单身,我再惹领导生气,你也不能这样折磨我吧。”翟靖连连摆手。

“今天就是来了性也没处放,你少跟我装糊涂。不打镲了,一会送你回去时经过一家足疗店——渝富桥,很正规的,一个半小时,不会让你太晚到家。找个帅哥技师伺候你一回,保你到家一觉到天亮。明天的表彰大会你还得代表总部表演节目呢,差点忘了通知你。”张金津握握翟靖的手。

“就知道压迫我,看我好欺侮!”翟靖低头吃着饭。

“我倒是想压迫你,你让吗?”张金津扔出这么一句。

“这可不像领导嘴里说出的话,失身份。”翟靖没再看他。

“打住吧你,领导也是男人。不许再提领导,我是你大哥。哎,这厅里的人肯定把咱俩当成一对了,你信吗?”张金津从来没在翟靖眼前这么得意的表情。

“自做多情。”

 

二人赶到渝富桥时已近9点。躺在窄小的床上,翟靖合了眼睛。在翟靖的坚持下,还是选了按摩姐。此刻被按摩姐揉搓着的翟靖不时笑出声,间或就坐了起来。让一旁的张金津看风景似的异样着目光。一个半小时的足底到全身,确如张金津所讲——太爽了。

技师姐姐离开后,这二人躺床上惬意地闲聊着。

张金津:“你真没有合适的好友,我不太信。”

翟靖:“我干嘛要骗你。曾经经历过的一个男人是北京的,他最后选择了结婚,之后我回了天津,就到了你的麾下,直到现在,就是想,我也没时间啊。”

张金津:“那回来让我同学给你留心着,有合适的介绍给你。有我做媒,保你满意。”

翟靖怎么听怎么感觉这话别扭:“不用,我现在又有暗恋对象了。”

张金津:“这么快,能让代言人看上的,肯定差不了。”

翟靖:“对,说的没错,那人就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张金津:“你可想好喽,我对美女帅哥都没有免疫力。”

翟靖:“借你点胆量,你也不敢碰我。好歹也算个经理,我可是无官一身轻。”

张金津:“你等着,别让我逮住机会。有你好果子吃。”

翟靖:“哎,我估计你那个大学同学要是现在献吻给你,你肯定不会拒绝。哈。”

张金津:“错,还得加个更字——我更不会同意了。”

翟靖:“为什么?你不是已经不反感这种相处了吗?想不明白你。”

张金津:“要是你,我倒有可能考虑。”

翟靖抄起枕头狠狠地砸到他身上:“这可是你说的,我会脚踏实地改造你,你不怕你老婆知道,蹬了你?”翟靖起身摘下了衣架上的衣服,扔给了张金津,自己已除去了店中提供的肥大短外裤穿好长裤。

张金津:“不用你改造,你哪天要是需要我,我随时奉陪,就怕你后悔。”

翟靖叹了口的气:“唉,一个光明磊落的好男人形象从些开始陨落。悲哀啊。”

张金津:“那是他禁不住堕落的诱惑。你不用叹气,上了床的男人都一样。”

翟靖拽了他一把:“看来今后我得离你远点了,我是让你堕落的诱惑。起了,都几点啦,你也早回家歇着吧。”

张金津:“我不急,横竖回去也是孤家寡人。”

翟靖扔开他的手:“那你就在这过夜吧,我一会给你招只鸟。让你美一宿。”说着,翟靖已经出了门。

张金津赶紧坐起身:“你别胡来啊,我马上下楼,等我。”

翟靖正准备结账的时候,张金津到了近前掏出了会员卡:“刷卡。”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