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们看海去

心如止水

 
 
 

日志

 
 

默默香之四十八:红郎  

2017-05-30 09:48:18|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午间休息时,张金津拨通了于国庆的手机,距春节前的相聚已逾半年,他的行踪就是这么飘忽不定。

“难得老同学还能想起我,是忙里偷闲哪,还是有事吩咐?”于国庆调侃着张金津。

“贫,我说一晃半年多了,你也不说请大伙。前些日子我去了咖啡馆,向自强应该告诉你了吧,还以为你会给我打个电话呢。”张金津实在佩服这个总是插科打诨惯了的于国庆,跟他在一块就没愁事儿。

于国庆:“倒是听他说了,你小子别是要换口味吧,哪弄了个帅哥儿,敢往我那领?”

张金津:“别瞎扯,你在天津吗?定个时间坐坐,我你自强,多了不带,我有事跟你们说。”

于国庆:“行,我现在在深圳,周四到家,我们周五晚上见吧,你要不忌讳,还在我那,怎么样?”

张金津:“可以,我下班后直接过去。”

而此刻翟靖已在驶往机场的大巴车上了,头一天晚上接收到这一团的成员信息及行程单后,基本上已经有初步的印象。从恭候大家上车时的一一握手寒暄到现在,已没了陌生感。他怎么也不会想到张金津会因为自己再次光临近距离咖啡馆。今次的台湾8日行程已绕开了苏花公路,那曾经让人惊魂的地方仍在抢修中,而失踪人员都已被确认为罹难。翟靖不想看任何有关苏花公路事故的后续报导,太让人心酸。临近机场时,收到了张金津发来的短信:“旅途愉快,争取在你回来时送你一个惊喜。”

翟靖心中直纳闷儿,年度个人先进表彰会也开过了,各种津贴补助一时又不会涨,还会有什么惊喜?犹豫中回复了他的信息:“晕,还是把惊喜留给你自己吧,谢谢领导挂念。”

张金津看了他的回复笑笑,只等周五与于国庆的相见。

周五一下班,张金津驱车直奔近距离咖啡馆。于国庆和向自强早已在门前恭候。

“张经理大驾光临,小店真是蓬荜生辉,来来来,快请吧。”于国庆夸张地瞅瞅张金津身后,张金津拍了他一巴掌。

“看什么看,就我自己。”张金津拿他也没办法。

“撂下三十奔四十的人了,还跟愣头小子似的。”向自强跟张金津握握手,三人径直走进了常坐的单间,向自强随后又退出房间。

“我这也没有什么新鲜玩意款待您,还是老规矩——上好蓝山咖啡一杯,先给您开胃,饭菜让自强安排。”于国庆送上一支烟,“来一支?”

张金津摆摆手:“没那口福,你抽你的。”

“从来都是我联系你,这回看来真有事。”于国庆嘿嘿一笑。

张金津点点头:“就是上次我带到你这吃饭的那个男生,自强呢,喊他。”

话音刚落,向自强已跟在服务生后进了房间。

张金津接着说:“这种事跟你说不如跟自强说。”

“津哥有事,我们肯定竭尽所能。”向自强平日里张罗着这家咖啡馆,当于国庆不在天津时,没少麻烦张金津。

“嗨,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上次跟我来的那个男生,自强也看到了,想让你们给他特色一个合适的男友,愿意生活在一起的。我是没这方面的渠道。”张金津躲避着于国庆惊诧的目光。

“你小子肯定沾上人家,甩不掉了?看不出来,你终于让人给掰弯了,那男生够有魅力,哪天你带来,我非得一饱眼福。”于国庆连烟都忘了吸。

向自强捶了他一把:“你别打岔,津哥不是那种人,听津哥把话说完喽。”

“我都不好意思开口,让国庆这么一说。他是我的下属,是我亲自面试进的公司,从第一眼看到他就感觉他与众不同。他很喜欢这份工作,三年中从来没有投诉。时间一长互相就熟了,私下里他跟我的肢体动作最多,我根本没往那方面想,后来我断定他是,为了验证我的判断,我事先没告诉他,就直接带他来了这里,事实证明我判断正确。他的目的很明确:要找一个可以永远生活在一起的人,跟我只是玩笑。他认为我不是才敢那样,要是,他会离我远远的,因为我有家庭。”张金津不想扯太远,“这小子真的不错,心地善良善解人意。我这次来也没跟他商量,所以我的条件是:单身,30岁上下,学历不能太低,至少高中中专以上,人品不能太次,相貌说得过去就行,关键是个子般配些最好。”

“津哥这条件太苛刻了,打着灯笼都难找。不过我明白津哥的心情,既然背着他张罗这事,至少得找个一见面就能让倾心的。凭他那模样,谁见了都喜欢。津哥亏了不是,要是的话,天天守着这么个尤物,怎么受得了。”向自强微笑着说。

“自强说话就是受听,国庆跟你在一块,怎么一点也熏陶不出来。”张金津看看于国庆瞅瞅向自强。

“上床板那天也改不过来了。你小子面试人肯定以貌取人,无论男女,能到你手下的哪个都不差,这差事不错。”于国庆笑得灿烂一片。

向自强接着说:“30岁上下的人,肯定有过经历。”

张金津不好意思地笑笑:“这倒无所谓,谁还没个过去,只要真心寻找伴侣想过好以后的生活,就没问题。”

“我看你改行吧,人家红娘牵线搭得是一男一女,你做红郎,专门给男男牵线搭桥。”于国庆哈哈一笑。

“去你的吧,我就是要饭吃也入不了那行。你就拿我改吧。”张金津饮尽杯中咖啡,服务生刚好送来饭菜,喊走了向自强。这二人开始边吃边聊。

“趁自强不在,你给我说实话,你肯定沾人家了,心里愧得慌,巴不得赶紧找个人,好把这块烫手的山芋扔出去,我说得没错吧。”于国庆神秘兮兮的。

“去你的,哪跟哪啊,我要是那种人,自己留着用不更好?这小子太招人喜欢,要在你身边早让你搞到手了。”张金津看看不怀好意的于国庆,“你倒是说说,背着自强又哄骗了多少良家少男?”

30岁的极品男人,在你身边真是可惜。你放心吧,有自强在,绝对给他物色一个您满意的纯种男人。”于国庆哈哈一笑。

二人又山南海北地聊了一会儿,张金津告辞时已近9点。

 

只隔了一天,张金津便接到了向自强打来的电话,说:“有一位山东籍的市建筑设计院的助理工程师,32岁,个头比你那个下属矮些有限,一直未婚,不打算结婚了,这几年一直住单位宿舍,交往过几个都不了了之,也是通过好友介绍来过几次咖啡馆,跟我也就熟悉了。他今天一来我这,我突然想起他就挺合适的。要不我约个时间,你先相相?”

张金津想了想,说:“山东人豪爽讲义气,横竖这俩人你都见过了,你要是觉着他们站一块般配,就约时间,我过去见见他。就实话实说吧,我们是上司下属的关系。”

“好,一有消息我就通知你。”向自强挂了电话。很快电话中就传来了消息:周日下午3点,在咖啡馆相见。

周日下午两点一过,张金津离开了单位再次赶往近距离咖啡馆。

适逢周末,咖啡馆中热闹非凡。张金津没摘墨镜直奔那个老板专用的房间。是向自强拉开的门,张金津闪身而进,摘下墨镜。

“这位就是郑权。张金津,我和国庆的好朋友。你们先聊,我一会儿过来。”向自强为二人介绍着,服务生已送来饮品。

二人点头示意后相对而坐,张金津给眼前这个膀阔腰圆的男人打了个及格分,不禁问道:“我看你更像个健身教练,跟我想象中的工程师一点也不一样。”

郑权呵呵一笑:“每天早晨就是跑跑步,夏天那会儿游泳滑旱冰,活动惯了。”

“我们为什么能坐在这里,自强应该跟你介绍了。要是有什么问题,我们应该开诚布公地交流,我是这样想。”张金津不想再绕什么圈子。

“津哥说的是。自强一跟我说这事,给我的第一感觉就是挺新鲜,想不到会有这样的领导,竟然这么关心自己的下属,作为下属真是太幸运了。”他点点头说。

张金津沉默了一会儿,说:“工作时间我们是上下级,私下里是好兄弟,因为对他了解得比较多,我不想看着他一个人太孤单。眼下,他跟妈妈在一起生活,每个月至少带三次团,在家的时间加一块也就五六天。别说谈男友,就是交女友也费劲。和他处朋友的人都应该理解他,他很喜欢这份工作。”

郑权的笑透着一股真诚:“我明白津哥说的,我相信自强哥,他的介绍肯定不会错,所以我二话没说就答应了。我父亲死得早,母亲去年去世的,上面有一哥哥一姐姐在山东都有各自的家庭。母亲活着的时候,还有人催促我结婚,现在没人催了,我也不打算结婚。这就是我大致的情况。”

张金津被郑权的直率感染了:“有一点我必须说明,我这位兄弟一直不敢跟妈妈说明自己的真实想法,需要时间。还有,我是背着他来见你,他总说相信缘分,可这样的工作根本没时间考虑个人问题。男女之间有人给牵线搭桥,男男之间也该一样,如果有缘,千万要珍惜,只有最近的人才能照顾他。”

郑权不住地点头:“津哥放心,就算只是一面之缘的普通朋友,能够认识你们,我也很高兴。我在天津没有亲戚,只有两个同学,其他的都是同事。哦,对了,还有国庆跟自强哥。”

张金津基本认可了这个憨憨的男人:“等我兄弟从台湾回来,我跟他说好后会让自强联系你。一会儿我还有事,先走一步,很高兴认识你。”手机响起时,张金津起身伸手与郑权紧紧一握。

郑权也一起出了房间:“今天这日子他闲不住,我也不打扰他了。”

    在大厅前与向自强相遇,二人匆匆告辞而去。
  评论这张
 
阅读(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