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们看海去

心如止水

 
 
 

日志

 
 

默默香之四十二:白银戒指  

2017-05-30 09:05:11|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塘沽渤海度假村。

大家一下车就被当空的艳阳照得虚眯了眼睛,好一个秋高气爽之日。在这样的时候,公司在津的大多数成员都汇集至此。一年中仅有的两次公款款待大家的机会——国庆与春节,大多时候国庆前表彰先进个人,春节前表彰团体。

几近浩荡之势进了大厅,先期抵达的行政部人员正坐候在长椅上。依然是浓妆艳抹的总经理助理兼行政部部长王艳艳,高高的蓬松发髻,一袭黑色长裙,像要即将出席一场盛宴。在她们的引领下,大家找到自己的位置。

王艳艳宣布了日程安排:中午的工作餐后大家可以回房间休息半小时左右,下午1点半还是在这里举行迎国庆表彰先进茶话会,3点结束。3点半到5点半领导会议。6点准时开始晚宴,总经理说了,到时大家可以尽情豪饮。晚宴后是自由活动时间,明天早晨9点准时发车返回市里。如果有人不想在度假村住下,要及时将房卡交到前台,但是交通可要自理哟,感谢大家的配合。

 翟靖拿到房卡时竟然被通知与张金津一个房间,一时愕然。回头见他还在领导席上聆听着老板的教诲,便先上了楼。308室。翟靖扔掉肩包躺在了床上。临出门的时候告诉妈妈大概在晚上10点左右回家,而在车上大家就嚷嚷晚饭后回市里狂欢,横竖明天上午放半天假。翟靖一直未置可否,面对着这群小弟小妹们,真真觉得自己老了。除非玩通宵,不然深更半夜的回家又影响妈妈睡觉。要么回家,要么乖乖地呆在这里,难得享受一次公司提供的安宁之所。

正胡思乱想之际响起了敲门声,翟靖赶紧起身开门:“领导好,领导辛苦了。”翟靖做了个请的姿势。

“还是你们自在,填饱肚子就可以回房间,越是这种场合老板越有演讲兴致。”张金津扯下领带往翟靖手上一塞,匆匆进了卫生间。

“你们都是公司的大房梁,好不容易聚齐了,老板当然高兴。”翟靖又倒在了床上。

“你应该知道,在所有的领队中,老板对你印象最深,几次开会都提到了你。”张金津也躺在床上。

“有老板在,你们哪个也别想少喝,考验你们的时候到了。有可能晚饭后我就跟他们一块回市里了,你自己独守空房吧。”翟靖随口说着。

张金津一下子坐了起来:“喂,赏个脸,陪你领导一晚,你要是走了,晚上找个给我倒水的人都没有?”

“别的同事都是两两一屋,唯独我守着领导,出门也不让人闲着,行政部真会安排。”翟靖玩笑的口吻。

“这可真让你说着了,谁让公司里男领队少呢,凑不上一对了,让我陪你一屋,你还不愿意。要是换别人肯定求之不得。行啦,赶紧准备下楼吧。你今晚可是压轴出场。”张金津边往外走边整理着裤子及衬衣下摆。

见他就要开门,赶紧喊住他:“领带。”

“茶话会,不戴了。”他回头笑笑。

翟靖冲他指指胸口,张金津低头看了一眼没觉出什么异样,又看看翟靖。翟靖近前为他系上一个衬衣扣子:“敞开一个扣子就可以,两颗扣子不系,背心都露出来了。”

“又不是女人怕人偷窥。要是让我老婆看到我这样,又得训我一顿。”张金津呵呵一笑,享受着翟靖的细心,“有件事我一直没跟你说起过,老板娘早就想把你挖到她那去,我不同意,你是我亲自面试的,我放谁也不放你。”

“我当初是冲着总部来的,只要在总部干,谁是我的上司都无所谓。”翟靖进了卫生间漱漱口擦了把脸,看看头发。张金津似乎已被翟靖粘住,抱着胳膊倚在卫生间门前。

二人出了房间。

还是那六张桌子,已换上了干鲜果品。王艳艳依然还是那么矜持造作,她的莺声燕语是她身上唯一还有些青春痕迹的遗留。终于等到她的时间了。大厅中间靠墙的位置有一块二十几平米大小、二三十公分高的舞台设计,舞台正前方的屋顶上悬吊着一台电视。

——一年一度的迎国庆表彰先进茶话会现在开始,首先请总经理致辞,大家以热烈的掌声欢迎!

总经理廖孟辉——大家私下里习惯称呼他为老板,在大家的掌声中迈着沉稳的步子走上了舞台,总是似曾相识的发言让人过耳便忘。

王艳艳再次登台:在这样美好的日子里,总经理要是不出个节目,大家能饶他吗?她的女人态发挥得淋漓尽致。

场下掌声不断。

王艳艳接着说:去年总经理带给大家的是《小白杨》,那么今年是不是得来个新鲜的。

再次出现在舞台上的竟然是老板娘——鞍山西道营业部经理,与王艳艳年龄姿色不相上下,总经理紧随在她身后。这回是老板娘先开口:“为这个节目,总经理已经准备好几天了,下面就为大家献上一段黄梅戏《夫妻双双把家还》。”音乐响起,当那耳熟能详的唱词飘送到大家的耳中时,掌声便随之响起。

翟靖也是眼前一亮,想不到在离开学校多年后还能听到身边的人演绎黄梅戏。总经理与他的太太。卡拉OK的水平,只当一乐。要是六七年前的心态,今天非得再一次技惊四座,如今唱上一段流行歌曲就不错了,老啦。

随即开始上演一场你方唱罢我登场的卡拉OK秀,陆续就颁出了最具活力导游奖、最具潜质导游奖以及最具                             亲和力导游奖。只有两位获奖导游到了场,第二个奖项是由其所在门市部的经理代为领取。

又一段轻歌曼舞后,翟靖从老板手中接过了年度最佳领队奖,已是连续三年的年度最佳。翟靖回头望望自己的上司张金津,他冲自己打出了胜利的手势。手中的鲜花证书奖杯,让此刻的翟靖越发光彩照人。

王艳艳又抛出了即兴的问题:可以说是众望所归,下面请翟靖谈谈此时此刻的感受。

翟靖环视着大家,心潮有些起伏,仿佛那一路上的辛酸苦辣都涌现在眼前,强挤出些笑来:“这个奖拿在手中感觉很沉重。我们所有奔波在一线上的导游都很辛苦,他们都有资格拿这个奖杯,因为我们深深地爱着这个职业!这份职业让我们的生活更加美丽充实,让我们的人生经历也多了份绚烂的色彩。心中感慨万千,一时间却不知该说些什么,也许只有感谢二字抵得上千言万语——感谢所有给过我帮助的人,谢谢大家。”

翟靖深深地一躬,就要走下舞台,被王艳艳拦住:翟靖的歌大家可是都听过的,这个时候还有什么比歌声更能表达对大家的谢意的,大家说是不是?

掌声,翟靖经历过的数次如此场合中的掌声再次响起。王艳艳接过翟靖手中东西,走下舞台。翟靖说:“忘不了,送给大家。”

——忘不了忘不了,忘不了你的错,忘不了你的好,忘不了雨中的散步,也忘不了那风里的拥抱。忘不了忘不了,忘不了你的泪,忘不了你的笑,忘不了叶落的惆怅,也忘不了那花开的烦恼。寂寞的长巷,而今斜月清照;冷落的秋蝉,而今迎风清摇。它重复你的叮咛,一声声忘了忘了;它低诉我的衷曲,一声声难了难了。忘不了忘不了,忘不了春已尽,忘不了花已老。忘不了离别的滋味,也忘不了那相思的苦恼。

安静中地聆听。从2007年进入公司以来,翟靖的嗓子得到了大家的公认,虽然也有同事撺掇他参加各种社区或文化馆组织的歌咏比赛,翟靖从来都摇头以对。只想安静地生活,只想有一份喜欢的工作,只想下班后回到自己温暖的家。也许这种与世无关的心态造就了自己在工作上不思进取——用上司私下里的话说,怎么没有任何往上爬的欲望,你简直太另类了!

掌起响起时,翟靖深深地再次鞠躬,刚要走下舞台。台下的掌声依旧。王艳艳迎向了翟靖:请留步。然后面向大家说:有人传过条子,想听翟靖演唱的《传奇》,大家再给些掌声吧。

只是曾经在大巴车上给客人们唱过,今天谁又牵起这样的头?翟靖一时也猜不出。眼前的电视上已经打出了字幕,音乐再次响起:只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再也没能忘掉你的容颜。梦想着偶然能有一天再相见,从此我开始孤单地思念。想你时你在天边,想你时你在眼前,想你时你在脑海,想你时你在心田。宁愿相信我们前世有约,今生的爱情故事不会再改变。宁愿用这一生等你发现,我一直在你身边,从未走远……

舞台上的翟靖眼前已虚幻了一切,也许他永远都不知道谁会是自己歌声真正的和者。掌声中,翟靖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王艳艳终于宣布茶话会的圆满结束。领导退席。大家可以自由活动。之后便是同事们的尽情飙歌,翟靖悄悄退出了会场。

 

回了房间的翟靖倚靠在窗前,看着窗外偶尔穿过的一辆辆汽车,脑中似乎已近于空白。敲门声。这么点工夫张金津还回房间干嘛?是他。翟靖看看他。张金津似乎明白了翟靖的心思:“干我们这行的就是时间意识好,我们得充分利用。来,让我拥抱一下最佳。”

翟靖有些哭笑不得:“有毛病!我已经决定不回去了,有一晚上的时间说话,还在乎这点工夫。”不自然地迎合着他,瞬间便离开他的怀抱。又一个成熟的男人如此走近着,翟靖不想让他看出自己内心的慌乱。

“公司里给你们这四个人的奖金也太少了,200块钱都不够请大伙一顿的。作为你的上司,连续三年要是再没有什么表示,有点说不过去了,对吗?”张金津安然地注视着翟靖。

“明白就好,连着三年给你脸上抹粉,你就是没心。”翟靖假装一本正经地说。

“也就你敢这么跟我说话。”他说着亮出了左手,“看出跟平时有什么不一样的吗?”

他微张开的五指上,以前仅是无名指上有一枚银色的翟靖辨不好质地的戒指,今天小手指上又多了一枚同样颜色款式相近的。翟靖不禁笑笑:“你也玩新潮?我看还缺三个,那才叫个性。”

“玩你个头,别瞎扯,我都多大了。”张金津顺手抹了下翟靖的鼻梁,又说:“有一个是你的,想要哪个随你摘。”

“啊——算了吧,别逗我开心了。要是摘错了,你老婆还不把你扫地出门。我可没那胆量。”翟靖按下他的手。

“谁跟你开玩笑。”他说着,自己摘下了小手指上的那枚,强行抓过翟靖的左手。生硬与小心在瞬间便完成转承。“正合适。不许问为什么,我只希望你将来幸福。”

翟靖后退两步怔怔地看着自己的领导:“我只是跟你开玩笑,你何必当真。我们一直是相处很好的上下级关系,最多多一份兄弟情,干嘛这样对我,你不怕我粘上你?”翟靖试着往下摘着戒指。

张金津上前两步,紧紧抓他的手:“我为你专门跑了好几个地方,是白银的,不太贵。现在它已经是你的了。那只是个物件,又不是把我整个人送给你,怕嘛!”

“你给我的帮助太多了,我一直没机会当面谢你,你送我这么贵重的东西,让我怎么承受得起?今后,我不知道该怎样面对你。你不要让我为难,好不好?”翟靖一屁股坐在了床上,看到桌上的鲜花水晶奖杯还有证书,接着说:“有这些就足够了,一朵花一片叶都曾经是经历过风雨的生命,此刻都在这默默地陪着我,我要再奢求别的,是不是太贪了?”

张金津缓缓蹲下身子,说:“我再说一遍,谁要是对你有一点邪恶之心,谁儿!你就把它当成我为了自己的工作做的感情投资吧。”

“说的什么乱七八糟的。”翟靖笑出了声,“我从不习惯戴什么饰品,你还是留给别人吧,也许下一个年度最佳还是你的手下,你的这份心我领了。”为什么自己的上司突然间给予自己这样的对待?一种莫名的害怕在翟靖心中油然而生。

“我心中的年度最佳永远是你,除非你离开康亚。休息一会吧,我得去开会了,散了会我回来喊你吃饭。”他拂了拂翟靖的头发,冲他一笑。

翟靖仰身倒在了床上,脑子里乱极了。自己好歹也是个过了三十岁的人了,怎么在他面前连智商都降低了似的!晕!

林熙阳姜明亮何海昕的影像轮番浮现于眼前,遂又远去。突然间张金津的脸怪笑着无限接近过来!这个领导会是突然间变换了旗帜吗?没有任何可能。一直敬而远之的,从没有任何非分之想。失去了距离感,今后怎好相处?不要,你做你的领导,我带我的团队。你继续为攀登绞尽脑汁吧,我依旧随心性而过,我们永远不会有交集……怎么连呼吸都不能?翟靖憋得难受,躲闪着他的搅扰,一下子睁开了眼睛,怎么会进入如此怪异的梦?竟然是张金津捏住了自己的鼻子,他终于笑出了声。

“快起吧,睡了这么久,看你晚上还睡不睡。”看来张金津回来好一会了,那么他就一直坐在床前吗?

翟靖眼中的疑问避开了他的视线。

  评论这张
 
阅读(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