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们看海去

心如止水

 
 
 

日志

 
 

默默香之四十九:郑权  

2017-05-30 09:51:23|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临近下班时,翟靖接到了张金津的电话:“一会儿陪我去吃饭,饭后送你回家,跟家里说一声。”

“嘛题目?不可能平白无故地又去吃饭。”翟靖追问道。

一上车便感觉又是电视台方向,翟靖忍着等他先开口,实在想不通他为什么又带自己来这里。直到进了小区停好车,张金津才说:“我带你见一个人,我同学的朋友。”

“为什么要介绍我们认识,跟我有关系吗?你还嫌我心里不乱?你这样替我操心,我怎么谢你?”翟靖下车朝近距离咖啡馆的方向走去,张金津紧赶几步抓住翟靖。翟靖回过头面色阴沉:“我没缠着你吧,你以为我离了男人就没法过了?还是这些日子闲得难受了?堂堂部门经理也干起保媒拉牵儿的活了!你总来这种地方,小心你老婆炒了你的鱿鱼。!”翟靖甩不开他,二人僵持着。

“你真没良心!你以为我随便找个人就介绍给你?我以我同学还有他男友的人格担保,这个人值得你见见。我没有半点玩笑的心思,我这样做你真不明白?真想不到平时和蔼可亲的翟靖也有这么冷酷的一面。幸亏我这当领导的脸皮厚。”张金津拽拽翟靖。

“我过不了我妈那关,就这样往前混吧,过一天是一天。你这样,等于让我跟妈妈摊牌,如果我拿不出完整的精力对待人家,让人家怎么想?我不想无缘无故地又招惹别人。我的眼前已没有随意谈论个人感情的路,只能一个人走。谢谢你。”翟靖眼下只想安静地带团,只盼着妈妈身体条件越来越好,不让自己太担心。在保证妈妈安静平和的生活与牵手一个男人永久生活在一起之间根本就毫无调和的余地,哪怕建立一点点现实基础也好。

“让你这一说,就好像立马就要把你无偿奉送出去似的。我只问你一句,这辈子到底结不结婚?”张金津一脸严肃状。

翟靖没有底气地摇摇头。

“那好,你不忍心伤害一个无辜的女人,又不想伤害男人,那从今天起再也别想。做好一个人孤独到老的准备吧。你要现在发誓,我们立马回家转。”张金津死死盯着翟靖的眼睛,有夜色的掩饰,所有路人的目光都已被这二人视若了无。

“我——我害怕一个人。”翟靖使劲捶着自己的头。

“来吧,相信我,就只当是一次普通好友聚会,有缘再聚,无缘各奔东西,谁又强迫你非跟他不成。”张金津牵着翟靖的手,像领着个孩子。手机响了,是向自强:“你好,自强,我们已经到了。”

“那就好,我以为路上又塞车了。”向自强出门向这边张望着,已经看到这二人,遂摆摆手。

跟在张金津身后的翟靖面对向自强竟然失去了自然:“又来给自强哥添麻烦,真不好意思。”

“自家兄弟,说得太见外,一会先罚你三杯。赶紧进屋,人家都等你们好半天了。”向自强又转身对张金津说:“国庆又过不来,他说哪天单独请你。”

“事成之后,我专门请你们俩。”张金津话一出口意识到身边还有翟靖,话音未落,后腰已被翟靖狠狠捏了一把。

“我叫服务生马上上菜,大家边吃边聊。”向自强冲领班打了个手势。

心中开始忐忑的翟靖走在了最后,前边二人都已进了房间,才踟躇而进。被自强哥介绍着名字的郑权目光一下子捕捉到了翟靖。翟靖笑笑:“你好。”这个眼睛不大的男人看上去也透着股精气神,鼻梁让这张脸有了立体感,嘴角的笑中都隐含着力量。仅仅是礼节性的握手,他却传递着翟靖从别的男人身上没有遇到过的探询,抑或是目光相遇激起脑中瞬间的游思。

郑权一再坚持说不喝白酒,便选择了啤酒咖啡茶,也算觥筹交错。翟靖很少说话,不时看一眼坐在身边的魁梧汉,无法想象某一天会与这么一个陌生人生活在一起。曾经抗拒着一种陌生地相对而坐,如今面对的是顺应内心的类似场面,为何心中无法平静?有人举杯便相随,今次面容心不知。

酒过三巡,自强哥接着电话离开了房间,随后张金津也被电话声催叫着离开了房间。这二人酒意渲染了心情,谁还会关心他们是有意还是无意而去。屋内陷入了一时的尴尬,翟靖不知道说些什么。郑权倒直爽:“看你的样子也就二十六七,哪像三十的人,好多人都说我显老,也许是头发稀闹得,每次理发都舍不得让人家狠往下剪。”

“贵人不顶重发,也许你这辈子注定轻松快乐有人帮衬,我只能想想而已。”翟靖不想迎着他赤裸裸的目光,始终低头把玩着手中的杯子,从不曾想过会有一天相看一个陌生的男人,怪怪的感觉。

“有一个好领导,从事着自己喜欢的工作,多晚下班都可以回家,已经很让人羡慕了。”郑权已被眼前这个红了脸膛花一样的男人迷了眼睛,心在不知不觉中开始向往。

“我是身在福中不知福,你说的是。”翟靖随意一瞥,让男人眼睛一亮。

“别误会,我懂你说的。我在天津没有亲戚,父母都不在了,一个人实在腻得难受,就通过朋友介绍认识了自强哥。周末要是没什么事就会过来坐坐。我来天津已经13年了,很喜欢这个城市,想融入城市生活中,却总是在夜深人静时有一种彷徨无助的感觉,不知道自己的归宿在哪。也许因为我不懂浪漫不懂幽默,谁在我身边呆久了都会感觉无聊,最终都得离开。”郑权收回了目光,举举杯子,二人抿了口酒。

翟靖开始仔细打量这个男人:黑衬衣下该是贴身的保暖衫,宽阔的肩膀适中的身材就是天生的衣服架子。独自生活的男人。他的世界会吸引自己的目光吗?好奇于他的工作之外,那才是一个人本质绽放的时候,不禁问道:“那平时都是自己做饭?”

“中午吃食堂,早晨将就,晚上要是懒了就买点现成的,高兴了就炒个菜,一个人的饭做着也没劲。我住的是单位宿舍,最多的时候是四个人,这几年调走的调走结婚的结婚,现在就我一个了。”郑权目光多了份柔和,翟靖不再躲闪。

“就没想过找个女孩结婚吗?”翟靖怯怯地又问。

郑权一笑:“不会的,前几年应付妈妈心中总会不安,现在哥哥姐姐太好应付了,他们都有自己的事,不会总想着远在天津的老弟,我不怪他们,因为我知道自己的追求是什么。也许今天我已经遇到我要等的那个人了,只是我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能力敲开他心中的那扇门。”

翟靖不知道如何作答,与他对视了好久,才收回目光:“我一带团出去就是十天八天,回来最多呆两三天又走,谁会耐心等候?”

“工作,对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在体现自身价值,一个人从事的工作如果是自己特喜欢的,就跟娶了个好老婆一样。”郑权呵呵一笑。

翟靖扑哧一笑:“你的工作也是你喜欢的喽?”

“对呀。”郑权看了看翟靖。

“所以,我们都不用娶老婆了。”翟靖与郑权相视间都笑了。

“以后我们直接联系吧,不要再麻烦自强哥津哥他们了,你说呢?”郑权掏出了手机,似乎已明了翟靖的答案。

翟靖点点头,随口说出了自己的手机号。郑权输入手机中,随即拨了过去。翟靖兜中的手机振动着响了起来。存储好。门开处,张金津向自强一前一后进了屋。

“等于你们俩只顾说话了,菜一点没动。是我点的菜不对胃口啊,还是都凉了?”向自强看着张金津冲正低头摆弄手机的这二人说。

“我们吃饱了,自强哥这是说哪的话。”郑权憨然一笑。

“来吧二位,酒还喝完,主食还没上,哪来的饱?要我说是看饱了,秀色可餐嘛。”张金津接过了话。

翟靖不动声色地捶了一下张金津的大腿:“就你有嘴。”

“上主食吧,天不早了。”郑权端起杯子,“这杯酒我敬津哥,翟靖有你这样的好领导,是他的福气。”

“要这么说,你也跟我干来吧,我可不知道自己哪好。”张金津哈哈一笑。

“不敬我?没有我,你怎么知道津哥是个好领导?”向自强打趣着说。

郑权举杯共邀:“都敬,谢谢。来,翟靖一块吧,敬你领导,敬自强哥。”

翟靖端起杯子看看张金津向自强,微微一笑。

“我们不在,你俩是不是私定终身了?”张金津眨眨眼,看看郑权又看看翟靖。翟靖脸上辣辣的,狠狠踩了张金津一脚……

饭后,向自强郑权目送着这二人上了车,郑权也辞别而去。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