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们看海去

心如止水

 
 
 

日志

 
 

默默香之五十:召唤  

2017-05-30 09:53:17|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临近中午,见翟靖在线,我发出了信息:“忙吗?现在。我和你颖姐已经定好1211日举行婚礼,别忘你的伴郎任务。”

翟靖:“在呢,明亮哥。祝贺你们,为你们高兴。”翟靖迅速翻看着后面的行程安排,12月初的8日行程后正好是10日回津,刚好周六参加明亮哥的婚礼。

我:“呵呵。你颖姐还想着给你介绍女友,上次因为你休假,她没好意思提这事。我推说你行踪不定。她说只要你来参加婚礼,你肯定会见到伴娘。她29岁的未婚好友。”

翟靖:“这么长时间还没遇到合适的?你多说说我的坏话,拜托。”

我:“说实话,见了一个,没谈成,还是寄希望于你。你颖姐可信心十足。到时最次陪送一辆15万的车,要弄好了没准还有处房呢。考虑一下吧。”

翟靖:“晕倒。我不想重复什么,如果有女生之缘,早已了结,不会到今天。如果实在避不开,我会应付一下,之后的结果不说,你也应该知道。是不是伤了人家的心?你干脆说我有对象了,也是刚定下来的。”

我:“半个月前还说没有,这么快就改了,还不如不说,见面后你酌情掌握吧,我见过她女友,挺好的。”

翟靖:“该吃午饭了。有时间再聊。拥抱。”

我:“好的。”

下班后,翟靖进家门时已是7点钟。吃饭的时候跟妈妈念叨着我要结婚的消息:“明亮结婚的日子定了,是1211号,我想不出送他嘛好,您有工夫的话帮我想想,一个月的时间也快。”

妈妈看了翟靖好一会儿:“明亮第二次结婚都定完日子了,你呢,只比他小一岁,第一次还没影呢。到底怎么打算的,啊?你姐姐这些日子也不提你的事了,唉。”

翟靖偷偷地瞥一眼正低头吃饭的妈妈,思量着如何回答:“我——暂时不打算结婚,至少35岁之前。您就甭老想这事了,我自己会有安排。”

妈妈眉头一皱:“等你有安排了,谁还会等你?结了婚晚要孩子倒行,左一个不见右一个不见,以前给你提的好几个女孩儿都结完婚了。我和那些老姐妹见面不就是聊些家长里短嘛,总有人问起你。”

“再有人问您就说我已经结完婚了,省得老解释。”翟靖不敢看妈妈的眼睛。

“嗨,平白无故地说那瞎话有嘛用,再说了,人家还等着掏钱随礼呢。”妈妈摇摇头。

翟靖真想道出实情,话至嘴边又咽下。妈妈不只一次说等翟靖娶媳妇时好好拾掇房子,就把阳面那间当婚房。

“您看看,是不是该开药了,下次回来我陪您去医院。”翟靖想转移话题。

“下礼拜二上午让你大姐陪我去就行。明亮结婚,我回来给他做个吉祥如意的大中国结吧。大红的也喜庆,让我看比买嘛都好。你觉着行,我就准备。”妈妈撂下了碗筷。

“挺好,就依您说的。”翟靖省去了选购的奔波之苦,心中甚为高兴。

回了房间,翟靖倒在了床上,对明天又要开始的行程没有任何期待的心理,拧在心中的结终于开始影响到带团的心情了,这可不是好兆头,翟靖赶紧捶了几下脑袋。

手机短信。是郑权:“干嘛了,还记得我吗?”

翟靖:“怎么会忘?我正准备明天出行的东西呢。又一个八天的行程,18号回来。”

郑权:“哦,行色匆匆,游山玩水间染上山水的灵气,所以你给人很清爽的感觉。”

翟靖:“谢谢,重复的山水间行走,没有知心的人相伴,风景纵然如画,也会黯然失色。”

郑权:“明白。有机会,我也做一回你的客人,被你引领到天南海北的感觉肯定是一种超值享受。”

翟靖:“当然欢迎,最好叫上你的同事。”

郑权:“不会,只想单独与你在一起。白天好几次想给你打电话,怕影响你工作。估计这个钟点,你应该在家。”

翟靖:“我妈还要给我准备婚房呢,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走,一想到自己的事就心乱。”

郑权:“不急,只要你相信会有人安心等你就好。等你从台湾回来,我请你吃山东大餐,我亲自下厨。”

翟靖:“只要不是大饼卷大葱就行,哈。”

郑权:“第一次请你,至少得让你见识一下我的厨艺,等将来我有信心让你一个月内体重增长10公斤。”

翟靖:“不要,这样挺好,正合适。”

郑权:“不要刻意节食,要顺其自然。”

翟靖:“谢谢哥关心,受宠若惊。嘻嘻。”

郑权:“早点休息吧,想——你。”

翟靖:“你也是。记着你许的山东大餐。”

郑权:“忘不了。呵呵。”

 

当翟靖结束又一次台湾之行回到天津时,天津正是阴沉冰冷的天气。小雨加雪持续了一个夜晚。

吃了早点,翟靖便跟妈妈道了别。翟靖上身穿了件浅驼色棉服,下着洗得发白的牛仔裤,咖啡色休闲鞋,在众多候车的乘客中显得鹤立鸡群。

9点时到了公司门口,与老总一前一后进了公司大门。忙碌中便近中午,正准备跟同事出去吃午饭,手机响起,是郑权。

翟靖:“你好,郑权哥,在单位了?”

郑权:“是,你呢,在哪?”

翟靖:“我在单位啊,每次带团回来,转天如果不是周六周日,照样得到单位。”

郑权:“今天下班后有安排吗?”

翟靖:“暂时没有,下班后就回家呗,陪妈妈也是安排。”

郑权:“下班后我去接你,说了请你吃山东大餐,我得兑现吧。”

翟靖呵呵一笑:“我都忘了,我这人对吃没有讲究,能填饱肚子就行。”

郑权说:“不会太晚,完了我送你回家,可以吗?”

翟靖迅速思量着:总共在家才四个晚上,还要在外面吃,真不忍心跟妈妈说出口,犹豫中说:“好吧,咱找个方便的地方随便吃点就行。”

郑权:“我都准备好了,你赏个脸吧,顺便尝尝我的手艺。”

翟靖眉头紧锁:真的不想去他宿舍,却又这么盛情地邀请着。“好吧,那我们下班后见。”

郑权问好了他单位的地址,二人挂断了电话。

又是半天的忙碌。翟靖收拾好东西随在同事身后走出公司大门。街上已是灯影重重。翟靖一抬眼便见不远处正在守候着的郑权。夜色中他一身黑色,像个夜行人。翟靖挥挥手。郑权笑笑地指指车站方向:“我都看好路线了,到我宿舍坐9路,到你家再坐快速1路,很方便。”翟靖笑笑。一路上郑权总会在拥挤的时候抓住翟靖的手。

是老式居民区中的一栋墩子楼。楼梯较窄,楼梯面也不宽。四楼。一室一小厅。冰箱电视倒是都有,卧室还算整洁。棕黄色的地板革上已有了不易除掉的污渍。两张单人床一左一右。左边这张铺盖得整齐,右边的床上堆着杂物:纸箱背包等。

“你先坐会儿,我准备饭。”郑权搬进圆饭桌,支好,“说实话,我可不会炒什么菜,都是些现成的,热一下,很快就会好,再做个汤,你可别说我慢待你。”

翟靖摇摇头脱去外套,只剩一件V领保暖衫,随郑权进了厨房。翟靖想象不出这么一个大手大脚的男人站在灶前会是一副什么景象。“天津市面上卖的德州扒鸡总感觉不是味儿,等有机会跟我到山东,肯定会让你吃上正宗的扒鸡。”郑权说着已切好块儿。微波炉中正加热别的东西。

很快,桌上便摆满了饭盒不锈钢盘子搪瓷盆食品袋等,两个人肯定是吃不下的。翟靖阻止他。郑权指指冰箱上的酒,翟靖选了一瓶红酒。

“跟糖水有什么区别,陪我喝点白的,怎么样?”郑权已取下白酒,是泰山特曲。

翟靖头摇得拨浪鼓似的:“你饶了我吧,这辈子与白酒无缘。”

“惨了,以后还是没人陪着,只要你不反对就好。”郑权分明已把翟靖当成了另一半。

翟靖笑笑:“适度可以,酗酒糟践的是你自己的身子。”

“放心,我会保护好自己。”郑权真想让眼前这个惹人怜爱的男人留下,他相信自己会让这个男人眷恋。忙碌中热起来的郑权此时上身只穿了件无袖背心,那合身的包裹,让他的胸背完全有形地呈现在了翟靖眼前,翟靖不敢再迎向这个魁梧男人的目光。

“你能来,我真的很高兴。”郑权端起杯子说,他目光中的殷切之情,翟靖清晰地感受着。

翟靖知道自己遇上了一个沉稳憨厚又懂生活的男人,不像张金津的狡黠没有林熙阳的张扬,说道:“我是不是胆子挺大哈,黑灯瞎火地就闯进了你的私人空间。”

“照你这么说,我是食人族要么就是吸血鬼。我倒想有那嗜好。”郑权呵呵一笑。

翟靖不知该说些什么,只是低头随意吃着东西,如此封闭的环境中,被一个成熟的男人肆意打量,似乎有一种在大庭广众之下被扒光了的感觉。

“怎么不说话,看都不敢看我,我有这么恐怖吗?”郑权自嘲地一笑。

翟靖摇摇头:“不是,我在想,你一个人的时候会干些什么?明天又是周六。”

“我?要是不加班的话,有时去图书馆,有时随便逛,反正也没人陪,自由随便。往后,我就听你的了。”郑权直愣愣地说出这样的话来。

翟靖先是一怔,说:“怎么会?我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资格得到一个男人的爱,怕的是失去。”

郑权始终盯着翟靖的眼睛:“无论我们曾经经历过什么,只要我们还有一颗懂得爱的心,就会遇到知心人。不是每次得到之后都是失去,所以我们会相遇。如果你能在我脸上看到丝毫的欺骗,你就不会再见我。”

翟靖凄然一笑:“我不会看。”谁的欺骗会写在脸上,晕。

“用心看。”郑权离开了凳子坐在翟靖身边,抓过翟靖的手贴到自己的胸膛上:“我已记不清自己有多久没有这样心跳过了,心的感应。”他的胸膛温热,翟靖想抽回却被焊住了般。

是他的气息完全包围了翟靖,翟靖想抗拒却身不由已地靠在了他的胸前,咚咚的心跳强劲有力,在召唤什么吗?翟靖有些恍惚,在他温暖的怀抱中。

郑权紧紧搂住翟靖,恨不得把翟靖嵌入自己的身体:“留下来吧,好吗?”

翟靖轻声说:“不行的,多晚我都得回去,我找不到骗妈妈的理由。”

“什么时候我们不再孤独,你说。”郑权已好久没有过的感觉。

“会有那一天。你身上好热。”翟靖想挣开他的怀抱。

“要烧着的感觉?还不是因为你。”郑权沉醉其中。

终于在他力量间隙之际,翟靖挣脱开他的包围,深知是在玩火,起身进了卫生间,需要冷却。已过了8点钟,不应再耽搁了。

9点一过,我妈妈就催我回家,怕我在外面学坏。”翟靖微微一笑。

“跟我在一起,想学坏都难。”郑权已坐回到凳子上,心中就是有万分期待,也不可能一蹴而就。“吃饭吧,都凉了。”郑权指指桌上。

“守着你这个火炉,凉不了。”翟靖笑笑。

郑权心想:只要你不嫌热就好。

  评论这张
 
阅读(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