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们看海去

心如止水

 
 
 

日志

 
 

默默香之五十一:扉门再启  

2017-05-30 09:55:14|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郑权想送翟靖回家,翟靖根本就不同意,终还是一个人上了回程的车。而在接下来的两天中,翟靖不知道如何打发闲下来的时间,有时坐在沙发上翻着书页时就会走神。一本德波顿《旅行的艺术》翻看了好久还没有翻到结尾。

开门进屋,见妈妈还没睡,似乎早已困倦:“正准备给你打电话呢。”

“您赶紧睡吧,以后我再回来晚了,就不要等了。”翟靖说过太多次,也是枉然。

“明天我跟你大姐得出门,你姑姥姥过生日,你姐夫开车送我们去,你要是嫌在家腻歪就一块去吧。每次去,姑姥姥都会问起你。”妈妈的姑姑在大港区,已近80高龄。

“我手头有好多资料得整理,就不去了。”翟靖找不到其它的理由。

“冰箱里有饺子,明天中午你自己煮吧。我们回来得四五点,等我回来再做饭也行。”妈妈进了卧室。

“嗯。”翟靖知道明天早晨的懒觉可以睡到10点。

 

还在睡梦中,手机的震响吵醒了翟靖。已近9点。是郑权。

翟靖:“你好。我睡得正香,让你搅了我的好梦。”

“都几点了,还睡。我都围着天塔跑两圈了,早点也吃完了,你可倒好。快起吧。”电话那边郑权一脸热腾腾的感觉似乎也被传递过来。

翟靖:“家里就我自己,起来干嘛?没人陪,就想睡觉。”翻了个身。

“昨晚你上车的时候想问你这两天有没有时间出来,没想到我们都是一个人。”郑权说。

翟靖:“你来我家吧,中午我请你吃饺子,好吗?”翟靖想想他的样子就想笑,多少有些明亮哥的影子。

“那可真得谢谢你了,我已经好长时间没吃家里包的饺子了。我现在下楼,一会儿见。”郑权庆幸自己这个电话打对了,心情就如同此刻窗外的天气一样——阳光灿烂。

又是一身黑色的郑权立着衣领出现在翟靖眼前时,不禁惹得翟靖一笑:“就差一副墨镜了,整得跟黑社会老大似的。”精短的头发不知抹了什么,根根立。

郑权打量一下自己:“我哪有那么酷,深色衣服禁黵,省得老洗。”他手中提着葡萄酒的礼品装。

进了门,翟靖脱了外套,上身只剩一件背心,接过郑权手中的衣服,指指沙发,从厨房端来沏好的茶,随手从茶几下拿出尚未拆开包装的杯子:“这个送给你,你在宿舍用罐头瓶喝水,瓶口一生锈,太难看,也不卫生。”

郑权没想到翟靖看在眼中便记在了心里,嘿嘿一笑:“我没送你什么,怎能要你的东西。”

“那你捎来的酒算什么?不年不节的,往后不许你乱花钱。这个杯子是台湾同行送我的花博会纪念品。”翟靖指指包装上台湾花博会的会徽。

“还是你留着吧,人家一片诚心。”郑权看着台湾字样的文字说明。

“东西既然是我的,我高兴送谁就送谁。”翟靖从起床到下楼接郑权,就没闲着——洗漱吃早点擦地,这才坐下来。

“谢谢啦。”郑权看着罩着无领半袖肥大背心的翟靖,被他身上这种居家时的随意熏染着,这便是温馨吧。而同样是暖意融融,自己的宿舍中为何就缺少这份可以入眼的美?这么想着,不禁说道:“每天下班后,回到宿舍要是能见到你这样的一个人该多好,才有家的味道。”

“刚给暖气,天气又好,在屋里穿件背心正好。你衬衣里要是保暖衫,一会儿就得出汗。等会儿,把保暖衫脱了,只穿衬衣就行。照你这么说,穿件背心坐在沙发上就有家的感觉,你天天这样不就得了。”翟靖笑笑。

“一个人再怎么折腾也没有家的感觉,所以叫宿舍。”郑权靠近翟靖抓住他的胳膊引过他的手,紧紧攥握着,“你应该明白我说的意思。”

“我不可能撇下妈妈搬出去住,更别说跟一个男人在一起,会要了我妈妈的命。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更不敢想象让别人去等,谁也不会忍受漫长的等待,也就注定我不会轻易遇上知心人。所以我想的最多的是将来有一天要么出家要么到处流浪。”翟靖试着抽回手,怎奈郑权又引领着翟靖的手贴在了脸颊上。

“太凄凉啦,不要这样。我会等,哪怕我们一个月见一次,只要有一天我们会在一起,就算我们都老了走不动了也不怕。”郑权开始亲吻翟靖的手。

翟靖不敢望向这个真切表白自己的男人。这一年中经历的男人啊,与哪个保持一清二白了?或是抑制不住身体的渴望?如今的面对不就是自己的所求吗?却不敢碰触不敢正面迎对。“如果有人真诚地付出全部,我拿什么回报?”何尝不希望身边有个可以倚靠的臂膀。

郑权笑笑,伸手揽过翟靖的肩:“做梦都没想过会等到你,我谢天谢地还来不及呢。能让我走进你的心,就是最大的回报。”

厚实的肩膀。翟靖闭上了眼睛,安心享受着这个有可能只为自己守候的男人的肩膀。火炉一样的男人,他的躯体又如昨晚般。睁眼的瞬间,翟靖被他直愣愣地盯视迷乱了心情,赶紧推开他,起身站在了阳台门前,双手抱于胸前,窗外的一切仿佛都消失不见。

郑权悄悄到了他的身后,只是轻轻一扶,翟靖便一个机灵,稍一晃动身子便靠在了郑权身上。当压抑中的收敛一旦被荡去,放逐的是身体里最本能的渴望。“你让我心跳,你应该知道。”郑权已箍住了翟靖的腰身,“为什么不能让我们痛痛快快地爱一场?为什么总让我们带着面具生活?总这样下去,再强健的人也会被压垮,肩膀胸膛上的肌肉再厚实,也只是个空架子。是这样吗?”

翟靖点点头。是的,他说得没错——再高大的身架也需要情爱去滋润,貌似坚硬的支撑没了细微的填充仍会在一瞬间坍塌。“不要再说了,至少我现在靠着的不是空架子,从此以后有人再也放不下。”翟靖已被感染。

“嗯,从此以后这副身架再也不会接纳别人。”郑权略放开翟靖拆解着衬衣的纽扣,“太热了,你给我找件背心吧。”

翟靖看着郑权脱掉衬衣保暖衫,汗津津的身子就呈现在了翟靖眼前。翟靖往哪给他找合适的背心去,颤抖的手就触摸到了郑权那紧绷的肌肤。郑权轻轻一拉翟靖几乎就撞进了他的怀中,怀抱中翟靖瑟瑟之态分明是在招引。郑权无法控制自己,寻找着那份甘甜,翟靖怎么能逃脱掉。所有的话语都已苍白,如此炙热地攻势中,再坚固的心门也会被摧熔掉。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