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们看海去

心如止水

 
 
 

日志

 
 

默默香之四十四:沿途寞寞  

2017-05-30 09:07:17|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最佳的光环还未散去,翟靖便又踏上了行程。恰逢国庆假期,海陆空都是人满为患,可苦了这一团队的大爷大妈们。这样的行程更加让人心神紧张,而行走中的假期只有从客人的角度尚能感觉出一些轻松随意。除了接收同事传来的工作方面的文字,再没心情登录QQ。高度紧张的一天之后,只想洗漱完毕后上床休息。

对于何海昕迟来的告知信息——因走的匆忙,未来得及跟你辞行。我正在乌鲁木齐的医院中陪伴奶奶。父母不想让我再回天津,可我的心再难收回。等我,无时不刻不在想你——翟靖只是简单地回复了一句:听你父母的安排也未尝不可,我已经习惯一个人了,也许今生就是如此了。勿挂念。对于他之后再发来的信息:千万等我。只是一笑置之。你已远在天山脚下,愈加像只飞鸟,从你畅游世界的那天起,翅膀便已生成,也就注定了你随时会再次展翅。家是我回归的点,而你呢——家与心之间阻隔着万千山川沟壑。我捉摸不住你的身影,又怎能安心于等你的心境。你尚在回与不回间纠结,也许只有真正痴心于你的夏陆冰会守候着你的归期。你的柔情与梦想横跨千万里,没有谁轻易追上你的足迹。珍惜你身边的有情人吧,仅仅是简单去北京接送,我都做不到,何况其他。

之于何海昕,其实在心里已经决定了一切。他更像自己头上已然淡去的光环,随着时间的推移,都将成为回忆。所以在夜中翟靖更多地陷入沉思。是张金津或早或晚公私不明的手机信息偶尔打断翟靖一个人时的专注。

——为什么晚上等不到你上线了?累了吗?记着早点休息,不许晚过12点!

——为什么不回我的信息?做为你的领导关心一下远在千里之外辛苦带团的下属,不为过吧?

——如果我的冒犯还让你怀恨在心,请原谅,是你太招惹人,不能都怪我。

——到了哪里?横眉冷对你上司,你忍心吗?

真的不知道要回复些什么,要是20岁的纯情男,也许会陪他玩会文字游戏。只因为赤裸的呈现已让他曾经在自己心中所有的神秘感完全消失,从此只能是上下级。这样也好,与一个让自己明里暗里都喜欢的人合作,至少能够保持一份轻松的心情。

就在表彰大会的转天早晨,翟靖穿着张金津肥大的衬衣匆匆上了他的车,二人悄然先大家一步返回了市里。一路上,翟靖都被张金津打趣着。翟靖不愿打破与他之间依然正常的上下级关系,任凭他信口开河。

此刻,张金津的影像只要一出现翟靖的脑海中便是邪笑着的,甩也甩不掉。可恶的张金津,你让我怎么回复你的信息?恨不得洗去脑中所有关于你的记忆。你是我上司,我就是再渴望男人也不可能纵情于你的怀里。你可倒好,除了取笑,我想像不出还有别的什么心态。我的行程属于客人们,留给自己的只剩休息。客人与景色。

 

回程。又是漫长的火车上的白天与黑夜。

一下车便见公司门口手拿锦旗的客人家属在守候。只因为在乘座游轮的晚上为两位晕船的老人端茶递水,依然被他们轮番呕吐的声音搅扰着。早晨一到台北先陪着两位老人进了医院,补水。之后才继续一天的行程。熊猫眼的翟靖勉强支撑到当天晚上……两位老人却背着自己通知家人准备了锦旗,真是让人受宠若惊。

张金津那溢于言表的微笑,也感染了翟靖疲惫的面容。张金津就要行贴面礼,翟靖一手推在他胸前:“保持距离,注意形象。”

张金津其实只想近前耳语的,被翟靖搞得摇头一笑:“说句话都不行,冲这面锦旗,一会儿我送你回家,就这么定了。”

“谢了,我自己回就行,你还是早回家陪你老婆去吧,小心回去跪搓板儿。”翟靖坏坏地一笑,赶紧回身跟陆续离开的客人们告别。

“送你回家也是工作,我是你领导,必须听我的。”张金津站在翟靖身边,目光也在客人们身上。

还是那两个晕船的老人非要搂着翟靖在公司门前合影,翟靖推脱不掉,扭头看看张金津,张金津笑笑:“老人家的要求不过分,可以行。”

翟靖面对相机时的自然瞬间便赶走了倦意。

老人一个劲儿地道着谢,直至上了接他们的车。

送走最后一个客人,翟靖真恨不得找个地方靠上一靠,拎起行李包想进大厅休息一会儿,张金津从翟靖身后一伸手拽过行李,径直放到了他的车里:“半小时后出发。一会儿见。”

翟靖一脸的无奈,真的还不能适应与他之间这么突然的距离改变。

 

我与冯春颖的亲密交往已让妈妈跟媒人提出了结婚的想法。一开始我还有些反对,横竖已经是这个年龄,不着急。可从媒人处传来的消息竟然与妈妈的想法不谋而合——冯家伯母也有这个意思。我跟冯春颖说出长辈的心思,她只是笑而不答。看来是该走入婚姻了,婚前相处的长短与婚后的长久并不成正比,我已深深体会过。

就在我们相识不到5个月的时候,双方便达成12月份举行婚礼的意向。

我说起请翟靖当伴郎的想法,竟然与冯春颖想到一块了。她说,正好让伴娘好友与翟靖相看一回,如果有缘真正是再好不过了。

中午饭后,我拨通了翟靖的电话:“干嘛了?”

翟靖:“这个时候能干嘛?吃了饭,跟同事聊天呢。”

我:“两件事跟你说,完了你请我。”

翟靖:“嘛事没有,我都可以请你,你是我哥啊。难得你还能想起我。”

我:“我跟你颖姐计划12月份结婚,具体日子还没定下来。这是第一件事。”

翟靖:“好啊,恭喜你们,往后再想见你一面就不易了。你心里有我这个弟弟,我就知足了。真让人羡慕。”

我:“说得什么乱七八糟的,我们随时可以见。第二件事,我们一致同意你做伴郎。你能抽出时间最好。”

翟靖:“我会的,你们定好日子马上通知我,时间上如果有冲突,我会与人调换。放心吧,就算站在你身边很心酸,我也得去。除了我的家人之外,你是我最近的人。”

我:“这样吧,下班后,我去你们单位门口等你,我们一起吃顿饭。最关键的是你颖姐想给你介绍对象。”

翟靖:“太好了!我总怕与你见面次数多了,会让颖姐误会。只是你得想办法跟颖姐说,我已经有对象了。”

我:“见面说吧,三个月没见你了,挺想你的。”

翟靖:“也想你。”

 

还在车上,便看到了站牌前向这边张望的翟靖,即使在夜色中他玉树临风的样子依然让人一眼便可认出。我一下车,他上前便拽住了我,拐到站牌后,他便迎身贴了过来,我浅浅地拥抱了他一下,那心中的迫切让他目光变得箭一样尖利,我赶推开他迈开步子。

“你胆子也太大了,有人看咱们呢。”我低着头。

“别人的眼睛爱看哪,是他的自由,我从来不会注意这些。面对你的时候,我管得住身子管不住心。”翟靖始终与我十指相扣,他引领着拐进了居民区,“这里有一家东北风味的饭馆,还有大炕呢,特有意思。老早以前跟同事们来这一次,感觉还可以。”

果然是大红门廊绿色窗棂的醒目设计,也许是因为其深在小区内才如此装潢,让看到它的人便过目不忘。

翟靖熟练地点了两三个菜,另加一碗玉米渣粥。

“如果你能陪我回家,明天赶早班车到单位,应该来得及。可以吗?”翟靖殷殷的目光。

这么快他就改了主意,我笑笑:“一会儿打个电话告诉我妈一声,应该没问题,只是怕打扰伯母。”

“哈,你答应了,说话算数不许反悔!”翟靖终于现出会心的笑。他根本就不容你再说什么女友的事,你刚要一张口提,他就端杯,山南海北地闲扯。当我扶着摇摇晃晃的翟靖走下饭馆台阶时已近9点。他指引着我找到他平时等车的站牌。

车上乘客廖廖。我们坐在了最后一排,甫一坐定。翟靖一头歪在我肩上,手环住了我的腰身。他不时喃喃而语:你永远不属于我。哪怕一个月陪我一天也好。谁能懂我?你还喜欢我吗?

我不时拍拍他的脸,轻声耳语:“前面的人都听到了,有嘛话到家再说。”

“家里只我和妈妈,如果你不陪我回家,又是我一个人坐夜车,一个人进家门。睡不着就数星星数羊。”翟靖的手已经伸到我的衣服里面,贪婪地摩挲着我的肌肤。

“我知道了,休息会儿吧。到站喊你。”我不忍心推开他,不时拍拍他的肩。

与翟靖在一起的夜晚,我知道会面对什么,虽然不是十分情愿。也许是心中的对他那一丝不忍,被翟靖轻易抓在了掌心,也便把我牵入了他的梦中……

  评论这张
 
阅读(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