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们看海去

心如止水

 
 
 

日志

 
 

默默香之四十六:魂落苏花  

2017-05-30 09:09:17|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翟靖带领大家登上直飞天津的飞机时,也未得到关于失踪司机与领队的消息,而距事发时已是48个小时之后。

虽然是晚于计划行程一天返回,所有客人都平安是对翟靖最大的安慰。至于其它,翟靖不愿去想。只希望3个小时的航程快一些结束,只想躺在家中的床上安心睡上一天一夜。随后便是飞机上的凝神与思虑。风雨。夜晚。泥石流。直升机。空投。等待……

仿佛游走了一个世纪之后的返回,一时间翟靖被天津这秋日午后的艳阳刺得眼睛虚眯了好一会儿。刚才还在公司门前台阶上抱臂而立的张金津已移步近前,他那坚定的目光中,翟靖分明品读出了些微的情愫。翟靖淡淡一笑,以为与他又会如以往那样握握手拍拍肩,怎料他上来容不得翟靖说什么便深深地拥抱了。此刻,他的怀抱就如这秋日午后温暖而舒适的阳光般令人迷醉。翟靖不敢明确地回应自己上司的情感表达。

“谢谢你,你和客人们安全返回是最重要的,谢谢。”张金津身后已出现了同事。翟靖赶紧推开他,与大家一一打着招呼。

张金津向客人们解释着后续工作:“等大家的行李一回到公司,我们会在第一时间通知大家。至于行程的改变对大家的影响,公司会尽快拿出处理办法,请大家放心回家休息。”云云。

翟靖坚持着站在张金津身边,目送着所有客人的离开,才无精打采地回头看看他:“可以送我回家吗,浑身没劲,像散了架。”

张金津从一开始就已经看出翟靖那苍白于往日的容颜,说:“我上楼拿钥匙,你能坚持吗?”

翟靖点点头,倚靠在他的车旁。他来了,为翟靖拉开车门,翟靖坐在副驾驶的位置。

张金津一坐好,厚实的手掌便粘在了翟靖的额头上:“是不是发烧,浑身冷吗?”

翟靖无力地说:“就是没劲儿,走吧,到家睡上一觉就好了。麻烦你,不好意思。”

张金津拍拍他的肩:“以前都是我上赶着送你回家,好不容易你主动张回嘴,我高兴。”

始终闭着眼睛的翟靖不想再说什么,想起刚下飞机时他发来的短信说送自己礼物,不禁问道:“还说送什么礼物,竟骗人。”

“礼物已经送给你了,你也完全笑纳了呀?”张金津斜睨了翟靖一眼。

“什么?”翟靖扭过脸,不明白他的所指。

“公开的拥抱!还有什么能抵得上我给你的拥抱来得直接。”张金津那么坚定的口气。

是啊,顶头上司拥抱自己的同性下属,也许根本就是再平常不过的,只有明眼人才会看出其中的奥妙,但愿同事当中没有眼光凌厉之人。翟靖掩耳盗铃般地安慰着自己。

“以后不许了,容易让人误会,我倒没什么,横竖光棍儿一个。你不行,会影响家庭和睦的。破坏安定团结的大好形势,我可担不起这样的罪名。”翟靖捏捏太阳穴。

“什么乱七八糟的,你放心吧,坚固着呢。我们之间正大光明,谁会说嘛。就你脑子复杂。”要不是开着车,张金津真想逗逗这个可爱的仍然孩子气十足的而立男人。

直到车停在了自己家楼下,翟靖才从迷蒙中醒来。张金津背着翟靖的肩包,扶着翟靖下了车。翟靖想挣脱开他的搂扶:“你回吧,我能上楼。”

“这么多回都没说请我上去喝杯茶,太无情了吧。”张金津抓着他不放。

“不敢耽误你的时间。”翟靖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今天周六,事不太多。”

二人慢慢上了楼。

 

从下飞机开始便接到了妈妈大姐邢恺打来的电话,自己一遍遍地报着平安。此刻,妈妈姐夫大姐邢恺竟然都守候在门前。翟靖有一种受宠若惊的感觉,妈妈伸出手的瞬间,翟靖扑进了妈妈的怀中,已记不清有多久没有享受过妈妈的怀抱了。不争气的眼泪无声地滑落,好在是背对着张金津。妈妈轻拍着翟靖的背:“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大姐姐夫赶紧把张金津让进了客厅,客套着。翟靖强打精神,坐在一边陪着大家。

张金津见大家都把自己当成了中心,忙起身告辞:“翟靖得休息了,一会儿试试表,可能有些发烧。实在不行就去医院,别硬撑着。我先回公司,有事电话联系。”

翟靖也跟着站起身:“没事的,放心吧。”

“喝杯茶再走,大老远地来了。”妈妈大姐跟张金津谦让着。

张金津已经到了门口:“我坐久了,只会耽误翟靖休息。有时间再聊。再见。”

张金津前脚出门,翟靖一下了倒在了沙发上,妈妈上前抚摸着翟靖的额头:“是有点热,试试表。邢恺扶你舅舅回屋躺好睡。”大姐已经找出了体温计。

翟靖真的不想成为大家照顾的对象,还未等邢恺拉自己,便坐起来:“睡一觉就好了,没事的。”

邢恺生硬地拉过翟靖的胳膊,小声说:“你现在可是家里的重点保护对象。”

“你才是重点保护对象。”翟靖反唇相讥。

“我又没经历台风,我现在也不发烧。”邢恺帮着翟靖盖好被子,“水杯就放在你床头。我在厅里,你要是感觉不舒服就喊我。你的手机也在厅里,有什么电话信息的,我先替你回,让他们7点以后再打,你不介意吧。”

“随便你,你姥姥跟你妈妈有点太小题大做了,你玩你的,我没事。去吧。”翟靖冲邢恺笑笑。

邢恺刚坐回沙发上,翟靖的手机有信息提示,竟然已有8条未读信息。逐一查看,都是问候短信,邢恺一一回复着:“我已平安到家,谢谢你的关心,谢谢。”邢恺特期待看到一个人的名字:姜明亮,往回翻了好几条,也没见到。也许他不知道。他跟舅舅都是好几天没怎么上线了。收件箱中名字最多的竟然是张金津,他们领导!好奇心驱使着,邢恺打开一段信息:“你和客人们平安归来是对我最大的安慰,谢谢。一会儿会有好礼物给你,你不收都不行。”上司送给下属的好礼物,会是什么?并没见舅舅捎回什么新鲜玩意啊,也许放在单位了。下一条:“幸亏公司里只有一个你这样的下属,要都像你这样让我牵肠挂肚,我也就该卷铺盖走人了。”

邢恺不想再往下看,总感觉怪怪的言辞,在上下级之间,在两个男人之间。

见妈妈从舅舅卧室中出来,手里捏着体温计,邢恺赶紧站起身:“怎么样?”

38℃,有点低烧。等你舅舅醒了,必须让他吃退烧药。我和你爸得去你伯伯家,晚饭后再电话联系。要是你舅舅没事,我们就不过来了。你今天就住这,照顾你舅舅。”邢恺不住地点头。

 

一觉醒来已是傍晚十分,口渴的翟靖坐了起来,抄起杯子咕噜咕噜地喝了个干净。邢恺正呆愣愣地坐在床边盯着翟靖,翟靖也是一怔。

“看你睡得这么香,不忍心喊你,该吃饭了。你有些低烧,还得吃退烧药。”邢恺拽了拽翟靖。

听到说话声,妈妈也进了屋,对翟靖说:“起来吃饭吧,我做的面汤。吃了饭好吃药,一会儿还得试表。”

翟靖伸了个懒腰:“我没事,就是缺觉。”

坐在饭桌前,翟靖让邢恺调换好中央4台,想听到苏花事故的最新报道,很快便有消息播报:直到23日早晨,所有受困苏花公路的大陆游客及台湾民众完全由救援直升机救出。目前,已确认有23人仍处于失联状态,包括来自珠海旅行团的19人及1名来自北京某旅行社女领队。

翟靖胡乱地吃了汤又回了卧室。失去联系!在那样恶劣的环境中,即使希望再渺茫,他们的亲人也在殷切地期盼中啊。56个小时过去了!不想再深入地想,眼神呆滞的翟靖对于邢恺地走近没有丝毫反应。

“好多信息都是问候你的,我刚才回复了几条,你要不要看看。”邢恺坐在舅舅身边。

“你接着回复吧,谢谢发来信息的人。告诉他们我很好。”妈妈过来又在翟靖腋下放好体温计。

耳听着客厅中翟靖的手机响了起来,邢恺赶紧拿到翟靖跟前。是张金津。

张金津:“怎么样了,我说?”

翟靖:“好多了,我妈又让我试表呢。没事,放心吧。”

张金津:“晚上你身边要是没人,我可以过去陪你。”

翟靖不禁笑笑:“才不信,你少来这些嘴把式。”

张金津:“不跟你开玩笑了。早报记者想采访你,怎么样,要是没问题,我们半小时之后到你家。”

翟靖有些惊讶:“不不不,我有嘛可采访的,你帮我应付一下吧,我说领导同志,拜托啦。”

张金津有些为难地说:“是老板的关系,我要是能应付就不给你打电话了。我也跟老板争取了,给你放十天假,让你好好休息休息。够意思吧。”

翟靖:“谢谢你。”

张金津:“别用嘴表示了,拿出实际行动吧。我们一会儿见,你准备准备。”

翟靖:“那是一场恶梦,非得让我再回忆一次。就这一回,后面的,千万不要再答应了。”

张金津:“明白,只当是工作的一部分吧。等你有心情了,我陪你到蓟县散散心。现在去蓟县正是好时候。”

翟靖:“这可是你说的,我可当真。你要是再骗我,你就不是我领导。”

张金津:“君子一言驷马难追,绝对兑现。”

 

当翟靖坐在客厅中面对张金津和早报记者时,已是7点半。戴一副无框眼镜的二十六七岁男生。他似乎早已拟好了采访提纲。从事发当天临近中午的被困,到下午,再到晚上,再到转天下午被营救,一直讲到今天下午下飞机时的心情。最后,翟靖不得不官腔一回:“大家能够平安顺利脱险是全体司机师傅导游领队共同配合的结果。客人们并没有因为行程被迫更改报怨什么,因为大家都说,能够平安返回已是最大的幸运。从被困苏花公路开始,我们已收到来自方方面面的问候信息,让人感觉特别温暖。虽然好多信息都无法及时回复,太多的感动之余便是感谢……”

临出门时,张金津冲翟靖竖起了大拇指。

翟靖又爬上了床,邢恺始终陪在他身边。

便是在这个时候,邢恺收到了我发给翟靖的短信:“在哪呢?还好吗?”邢恺想了想还是把那条已经回复给了好几个人的信息发给了我。

半夜时分,是翟靖的呓语吵醒了邢恺——明亮哥,别离开我——明亮哥,你还喜欢我吗——你说过来生做我的新郎,明亮哥。邢恺不想再听下去,终于不再怀疑——舅舅的心属于男人!赶紧推醒了舅舅,旋开台灯的一瞬间,竟然发现舅舅的脸上有泪痕。

“起来吃药吧,喝点水,又发烧了。”这屋的声音已经惊动了姥姥。

姥姥一摸翟靖身上:“怎么又热了?你给舅舅再试试表,我去沏碗姜糖水,从进门到现在,他就没正式出汗。”

38.7。吓了邢恺一跳,睡前分明是已接近正常体温的37.4。扶舅舅吃下了药,盖好被子,等候着姥姥。姜糖水在姥姥手中的两个碗间来回对倒着,姥姥还不时吹着气息,终于尝试着适宜了温度又让邢恺扶起翟靖:“都喝喽,不出汗,甭想退烧。”

等舅舅睡着了,姥姥扭头轻声又对邢凯说:“你一会跟我去那屋睡,我给你舅舅收收,别是吓着了。”

邢恺下了地,想笑又不敢,没想到姥姥还有这功夫。只见姥姥先给舅舅掖好被子,关了台灯,从客厅中拿来舅舅的上衣,借着那边卧室的光线,用上衣在舅舅身上晃荡着,不时敲敲床帮,口中还念念有词:“翟靖,咱回家啦,跟妈妈回家啦,翟靖听话,咱回家啦。”然后把那件上衣轻轻盖在了舅舅身上,抽身关好了门。看得邢恺大气都敢喘。姥姥一转身与邢恺近在咫尺:“愣着干嘛,回屋睡觉。”

“一会儿舅舅再起来喝水,身边没人,行吗?”邢恺怀疑地看着姥姥。

“要是惊吓受凉,天一亮就该好。你小时候跟你舅舅一样,动不动就吓着,一吓着就发烧,我这么一收,准好。”姥姥倒挺放心,邢恺也没再坚持。

舅舅的呓语一直回响在邢恺的耳际,好久,邢恺才睡去。

  评论这张
 
阅读(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