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们看海去

心如止水

 
 
 

日志

 
 

默默香之五十九:假期(下)  

2017-06-18 13:40:33|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郑权第一次睡在翟靖的床上,却一宿未怎么阖眼。狭小的床上,翟靖不敢太抗拒他,床铺的吱吱声使得郑权放慢了节奏,那简直是一场漫长的旅程,上下翻飞汗流浃背。两个人像水中捞出似的,简直是水深火热。郑权像服用了兴奋剂,令翟靖叫苦不迭。郑权都不知自己肩上何时被翟靖咬出了血……

二人双被敲门声惊醒。是妈妈:“该起床了,吃早饭。”

我靠,9点啦!翟靖狠狠捶了郑权一拳,他依然搂着自己不放,凭你如何挣脱。窗外偶尔有鞭炮声。

“大年三十,晚上还要包饺子守岁,你可倒好,折腾得我快散架了!”恨恨地捏了他,痛得他直咧嘴。

“喊老公。”郑权咬着他的耳朵。

“滚!”翟靖使劲掰开他的手臂。

军训般的速度洗漱。翟靖将二人污了的内衣都洗好,想背着妈妈都不行。大年初一初二,妈妈不是允许洗衣服的。虽说晾在阳台最边沿,郑权依然不自在,想放进包装袋带回宿舍再晾晒,翟靖又不依。

陆续有信息提示音响起,翟靖一一回复,唯有对姜明亮多输了几句:“……另,提前祝贺你又要当父亲。我初二的团中有陈萍,她是独自游台湾,怪怪的。”

很快收到姜明亮的信息:“你照顾好他,她就是冲你去的,你还不明白。”

翟靖:“不知如何面对她,感觉她内心与外表不相搭。你该帮我的,看来未让颖姐向人家说明。我现在有好友,她终是徒劳。”

姜明亮:“见机行事吧,别太伤人家就行。”

郑权也坐下来:“倒是比我信息多,我就几个同事同学。”

翟靖笑笑,撂下手机:“初二这个团有个女生独自出行,他家人托我关照呢,可是我感觉她是冲我来的,想做女朋友,烦。”

郑权无所谓的样子:“又不是未成年,你别色诱人家就行。”

“我倒想,换谁都比你温柔。”翟靖压低了声音。

妈妈过来坐下,二人都装作若无其事样。

闲话氛围中,天南海北地跳跃着。当看到陈萍发来的信息,翟靖吓了一跳:“忐忑中期待着即将开始的旅行,我相信这将是我最美好的一个假期。祝春节快乐吉祥安康。”遂扔了手机,不知如何回复她。在回复接下来的几个好友信息时,群发了一条给她。

吃早饭时已近10点。

“三十的包子都得吃喽,这叫裹碎,一年的不顺心都让这顿包子带进肚儿啦。”妈妈介绍着。

“素的,你将就吃,中午就张罗团圆饭。”翟靖小声对郑权说。

“伯母的手艺真好,素包子比肉的还香。”郑权好久没吃到妈妈味的包子了,心生一份感动。

“要是在农村,早饭后该去上坟祭祖。市里也有在马路边上烧的,活人过年死人也过年。然后就是放炮,市里是不让放的,听说村里一放炮啊乌烟瘴气的,一个村子都集中在11点前后上坟,你想想。一年中最热闹的场面。”妈妈像中特意为郑权介绍天津的周边习俗,“你们老家呢,怎么过年?”

郑权才意识到自己已远离家乡风俗好多年,而又游离在这座城市的风俗之外,俨然是个无根之人:“我们那过年祭祖可麻烦了,要请到家里,在家里烧纸钱,还要上贡,然后才轮到大家吃团圆饭。还是天津这边好,更环保更人性化。”

“上坟祭祖,市里人更看重清明,周边农村侧重春节。”翟靖听姜明亮谈论过这个话题。

妈妈的手机响了,是大姐。翟靖不用妈妈学舌就知道大姐会说些什么,无处乎注意休息、少吃油腻的之类的。大姐听到妈妈介绍郑权的情况定是惊讶一翻。他已与郑权约定好只住两晚,初二一早就回宿舍,不会与大姐他们相遇,而那时翟靖已走进单位。他才不会让大姐用异样的眼神同时审视自己与郑权。大学同学,骗过妈妈可以,骗大姐不易。

翟靖实在支撑不住,回屋撂倒,还叮嘱妈妈不有客团圆饭,由他与郑权弄就可以。郑权打着圆场:“好久没见面,聊了一晚上。”

“你也睡会儿吧,横竖也没嘛事了。”妈妈愣是把郑权推回卧室。

“不许你关门。”迷蒙中的翟靖嘟囔着。

 

待翟靖醒来,却见郑权与妈妈在厨房忙活得热火朝天:炸鸡翅、炸春卷、蒸鲽鱼、羊肉丸子、糖醋排骨,还有几样炒素菜凉拌菜。天啊,这哪里是三人份,六个人都未准吃得了。仅仅因为多了一个郑权。

“太丰富了,我先尝尝。”翟靖抄起一块鸡翅大快朵颐起来。

“别烫着,你这是沾了郑权的光。他身高体壮,就得多吃,你本来就瘦还这不吃那不吃。”妈妈一副很享受的表情。

“这还没认干儿子呢,就有点偏心啦,抗议!”翟靖干脆坐在饭桌前,凭妈妈与郑权出进于厨房。

当一家三人都已落座,郑权为伯母翟靖斟了红酒,他自己还昨晚剩下的半瓶白酒:“这么多年都没感受家的气氛了,谢谢伯母。”他一饮而尽。

“别这么客气,你们以后有嘛事互相有个帮衬,省得我胡乱寻思。以后就当这里是自己家,常来常往才好。”妈妈慈祥地看着郑权,翟靖也被感染,心中微微一动。

远远近近的鞭炮声不绝如缕。这顿其乐融融的团圆饭持续了两个多小时。郑权的言语被白酒牵引得就差把祖宗八代都作以汇报。收拾好桌子,郑权想到外面走走,翟靖不好违拗他。

街上人影寥寥,属于城市一年中最清静的下午时分。小区门口卖粮堆儿的小摊前竟然排起长龙,翟靖看看郑权:“想吃吗?别看这个摊儿不大,远近闻名,连南门食品街都有人来请教学习呢。”

“这得排到啥时候啊。”郑权看看蜿蜒十几米的蛇形队列。

“又没人等你赴约,又不赶飞机,排会儿队怎么啦。每年年三十,他家都卖到半夜呢。”翟靖停在队列之末。

“也别说,他家的冰糖葫芦怪好看的。”郑权像在自言自语。

“叫得还挺文雅,冰糖葫芦是北京人叫法,最标准,天津人叫糖堆儿。”翟靖呵呵一笑。

“知道叫糖堆儿,我练了好几年还叫不好呢。”郑权的儿化音确实不够标准,“小时候,一到年三十,我跟小伙伴们就会装一口袋儿小红炮围着村子乱转,可舍不得放呢。还要在各家门口的炮皮子中找炮呢,没信子,就掰开,直接点火药,我们都叫呲花,其实就是炮药瞬间燃烧发生的呲呲声。那都玩得很开心呢,你看现在的孩子们,谁还玩这个啊,就是想玩儿,大人都不放心。”郑权四下看看,不见有十来岁的男孩三五成群地燃放鞭炮。

“这是城市,早已不让燃放鞭炮,小孩子们的娱乐方式早已升级换代。你说的那些就像农耕时代,我都想象不出来。”翟靖喜欢安静地欣赏眼前这位农耕时代走出的男人,宁可他总是这样有些傻傻的一本正经,有时想不明白私下的郑权咋就那么直白的色力无边。

“那时就是农耕时代,其实现在我老家依然有田地需要人耕种,好几年没回去了,都快忘记田里的感觉了。有机会带你去看看,咋样?”郑权挑挑眉毛。

“这主意不错,看看你出生的地方,顺道爬一回泰山,就你我,切断与有与外界的联系,自由自在。”翟靖一心向往与他的私下出行,只是不曾对他说起过。

“你没爬过泰山啊?你可是导游欸,有没有搞错?”郑权抢先付了翟靖选中的糖葫芦钱。

“带团的不算,我要与你一起半夜从山下爬,然后看日出,那才叫与泰山的亲密接触。”翟靖留下一支红果夹豆馅的,递给郑权两支:纯红果与山药豆的。那油亮的糖衣上散布着焦黄的芝麻,郑权看了好一会才舍得下嘴。一口下去,酸酸甜甜中有股淡淡的油香,味道不错。

“那好,咱一言为定,找个机会你陪我回家祭祖,我陪你爬泰山。一趟行程两全其美。”郑权伸手过来想搂翟靖的肩,被翟靖推开。

“祭祖?为什么还要我陪着?”翟靖有些疑惑。

“我们那风俗,男人娶了媳妇,三天后都得带媳妇去祭祖。”郑权看看翟靖。

翟靖抬手就是一拳:“想得美,谁是你媳妇就去找谁,与我无关!

“除了你没别人了,我不带你带谁?”郑权坏笑的样子。

翟靖索性不理他,快走两步。已至月牙河边。河两岸沉睡中冬青的已了无生气。冰面上积了一层尘土,偶有水瓶塑料袋附着于冰面。前后不见人影,小路的尽头消失在树木中。而不远处的木拱桥,让翟靖想起了姜明亮,二人买面条回家时在拱桥上的影像仿佛昨日般重现于脑海。翟靖将只吃了一半的糖堆儿递给了郑权:“我们回吧,太冷清。我从来没在年三十的下午到里遛达过。”

“闹市中最清静的一天,只有你我在这逛,你不觉得是一种奢侈吗?来,我搂着你。”郑权说着竟然真的搂他入怀。

“让人看见,放开我,说着说着就没正行。”翟靖看看身前身后。

“你吃这串。”郑权还给他那串山药豆的。

“你都吃了吧。”翟靖拽着他往回走,“估计这个时候我妈肯定弄饺子馅儿了。”

“刚吃了午饭,就准备晚饭,还吃得下吗?”

“冲那些鱼肉,你也得在我家多住两天,要不然后天我一出门,我妈得吃到十五。”翟靖拉紧了衣领,这样无雪的冬天让他家在不喜欢,偶尔揿起的鞭炮声过后便会散落一些烟尘,即使淡淡的火药味儿也会引得翟靖咳嗽几声。

“你不在家,我咋住。明天我就得回宿舍,你说呢。”郑权本就计划住两晚。

翟靖住了脚步,回身看着他:“明天家里没人来,你再陪我一天,初二早晨咱一块走,好吗?”他不想让心中的不舍太明显地表露。

郑权扶着他的肩:“当然可以,我10号才上班呢,晚上你不能嫌我。”那么迷迷的眼神,翟靖没有回应,转身就走。

 

除夕夜,万家灯火。透过窗子望去,对面楼的窗户几乎都有亮光。听伯母说要亮一宿,所有房间的灯。郑权不禁瞧了瞧正包饺子的翟靖。两盖板饺子很快便包好,如约而至的春晚准点直播,妈妈只看了一会儿便开始打盹,被翟靖劝回卧室休息。

郑权栖身而至,翟靖挪开一人的距离,指指妈妈的卧室:“11点还要煮饺子,到时你去楼下放炮啊。”

郑权只是一搂便传递出身体里的信息,翟靖无法抵抗,随他进了卧室,而厅中的电视只有独自播放……

是窗外的鞭炮声惊醒了睡梦中的翟靖郑权。翟靖迅速下地,厅中的电视依然在唱独角戏,妈妈还有睡。时间已是11点半,赶紧张罗烧水。饺子下锅后,翟靖才催郑权下楼放炮。郑权已全副武装好。而此刻的小区里已是烟花的世界,漫天的烟尘呛人至极。郑权选在甬路上的炮屑中散开鞭炮,迅速点燃,转身之际,耳后已炸响。四面八方都有烟花爆响。城市的午夜在沸腾,禁炮的政令在今晚失效。郑权四下望了望迅速钻进楼栋,头发上已沾有尘屑。

翟靖已煮好饺子,等候他归来。

“吃几个吧,妈妈已经吃过了。”翟靖递给他筷子。

“过年真好,又有人陪又有人伺候吃。”郑权夹起一个先送至翟靖嘴边。

“我也吃了两个,不吃怕妈妈不高兴,你都吃了吧,我得睡觉。”翟靖避让不开,又吃了一个。

“多吃点,好伺候我。”郑权压低声音。

翟靖关掉电视:“为了保证你的身体健康,今晚你睡沙发,对不起了郑先生。”

“我靠,我发誓不碰你,还不行啊。”郑权端着碟子抢先一步进了卧室。

“那我睡沙发,晚安。”翟靖真就躺在沙发上。郑权嘿嘿一笑,简单洗漱后蹑手蹑脚到沙发前,手一伸托起假寐的翟靖,进了卧室。

“你就不累啊,睡会吧,求你啦。”翟靖扎进他的怀中。

“你一走就十天半个月,好不容易回来两天,还不一定能见面,你总得补偿一下吧。我就不信你不想我。”郑权的身子简直就是一把开启翟靖身体的钥匙,“今晚,我们一起守岁——”

 

翟靖醒来见郑权一条腿还压在自己身上呢,半个身子露在被子外,而时钟指向已过了10点。他一下子坐了起来:这要是让妈妈看见,怎么解释。推醒他:“不许睡了,今晚你回去吧,总这样,我怕让妈妈看见,就惨啦。”

郑权笑笑:“娶了老婆还要独守空房,我命也太苦了吧。”

翟靖狠狠拍了下他的屁股:“快穿衣服,驴。”

妈妈已收拾好屋子,正坐沙发上看电视:“起啦,我去烧水煮饺子。”

身后的郑权扑通一声跪到地上:“给伯母拜年啦!”惊得翟靖差点掉了下巴:“你是这干嘛,没人给你压岁钱!”

“我们老家初一早晨都得给老人磕头拜年,你不磕啊?”郑权一本正经地看着翟靖。

妈妈也是一怔,赶紧扶起郑权:“咱家没这规矩,快起来,洗漱去,马上吃饺子。”

饭后,郑权准备离开,凭伯母如何挽留也劝不住。翟靖毫无挽留之意,惹得妈妈一痛嗔怪,只得装满两三个饭盒的菜。郑权感动之际只得收下。翟靖送至小区门口被郑权拦住:“回家歇着吧,明天还要飞台湾,到了地方发个信息。”

翟靖点点头:“自己吃饭别将就,要按时吃,不许吃凉的。”

郑权就这么看着他:“等房子下来,我们住自己家,一切都规律了不会影响你休息。”

翟靖摇摇头:“是我的时间没规律,与你无关。我不想带团了,也想像这样朝九晚五,然后周末在家,只有我们俩,才不信你还这样天天跟吃了兴奋剂似的。”

郑权笑笑:“老婆就是老婆,知道疼老公,以后我会克制。”

翟靖转身进了小区,扔下郑权站那巴巴地看着他消失了踪影。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