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们看海去

心如止水

 
 
 

日志

 
 

默默香之六十一:艰难的行程  

2017-07-09 16:06:45|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回到酒店,翟靖与黄姐姐确认所有客人都已返回,才安心小坐于大堂前的沙发上。陈萍即使再不情愿,也得上楼回自己的房间。

“这回把女友给带来了,好靓!”黄姐姐调侃道。

翟靖摇摇头:“客人,同学的妹妹,真不是女友。”

“哎哟,你俩很般配啊,你别犹豫了,人家可是喜欢你的,从她看你的眼神都能感觉到,后面的日子我会多上心的,你多陪陪她吧。”黄姐姐已近四十。

“我的好姐姐,拜托,她真不是我女友,我可以对天发誓!”翟靖立正站好。

“好啦,照今天这趋势,8天后也就是了。”黄姐姐哈哈一笑。

互道晚安后,二人各自回房。

翟靖洗漱后便倒在床上,此刻才感觉两腿酸胀,打开上网本,却见郑权姜明亮都是离线状态。何海昕夏陆冰是手机在线状态。睡吧,也许大家都已休息,期待中郑权的问候信息一直没有,略觉遗憾地关了电脑。

台北第一晚,陈萍辗转无法入睡。专程为他而来,就是不相信以自己如此的姿态接近他,换不来他的倾心!多年来,见过的正式与非正式的相亲对象,连自己都记不清有多少了,一个个都被PASS掉,只有这个气质出众的姜明亮的伴郎让她一下子没了矜持之态。她不相信男人会比女人目空一切。今晚的夜市,多美。那一刻,她以为行程的第一天就有了答案,可为何有一种抓不住的感觉,如风中影水中月。连那份笑都似乎被无形的东西控制着。他到底在防着什么?男生防备女生,这怎么解释得通? 除非他有心上人!只有这一种解释可成立,明天,必须探个虚实!陈萍感觉自己收获的只是疑惑。

 

翟靖刚到自助餐厅门口,被相向而来的陈萍吸了眼睛:深蓝色身袖灰色大翻领双排扣上衣,内着白色紧身T恤,紧身牛仔裤及同色系的帆布鞋,勾勒出她那曼妙的身材,过肩的长发随意地散在颈前,依然拎着她那个米白色包包。

“不认识啦?”陈萍淡淡一笑,随她而至是一股似有若无的香,完全在翟靖的承受程度内。

“哦,帽子得带着,别走丢了。”翟靖一身灰黑白,他从来不希望自己的穿着招徕他人的目光。

“带着呢。”二人双双走进餐厅,引来客人们的目光,翟靖分明感觉到了黄姐姐的笑。

饭毕。集结上车。黄姐姐介绍着一天的行程:中正纪念堂故宫博物院忠烈祠日月潭。陈萍只对日月潭还有些期待,其它地方只是随在翟靖身边就好。他走她行,他住她停。即使是他在招呼着整个团队,她依然安静地站在他身边。她从不拍照,即使有翟靖的提醒,她也是摇摇头。中午时,坐在餐桌上面对其他客人狼吞虎咽,陈萍只简单地用几口饭便坐在一边看风景。有那么一瞬间,翟靖被她孤单的背影抓了心。赶往日月潭的路上,黄姐姐隆重地介绍了翟靖的献歌助兴,喜得陈萍掏出了手机。这是翟靖带团的保留节目,反正面对不是固定人群,也就是那几首歌的反复呈现。他随口报出曲目,谭咏麟的《夜未央》——轻轻踏在月光里,好像走在你的心事里。那年黯然离别后,再也没有人与我同饮。飞花轻似雾,奈何风吹起,终究如烟纷飞东西。细雨细如愁,忘了看个清楚你眼中脉脉深情。雨中路遥遥,梦里风萧萧,仿佛中你在微笑。漫漫长夜里,梦醒得太早。想起我轻狂的年少,无声又无息花落了满地,只留下芬芳依稀。蓦然再回首,梦还是一样,为你等在夜未央,不知风寒。

陈萍听得如痴如醉,仿佛那歌词都是为自己而写。他的声色是那么干净,即使是清唱,毫不逊于自己手机中的那些歌。她想着只是拍两张照片,却改为摄录,只是从她的角度只能拍到他的侧影,也足够。

客人们的掌声再次证实了陈萍的感觉。翟靖甫一落座,陈萍抱怨着说:“我没录开头几句,有空你再给我唱遍完整的,我重录,也算是这趟行程的收获吧。”

“有那么好吗?听原唱岂不更好,我只是模仿。”翟靖一脸石化。

“你只管唱我录,就喜欢听你唱的。”陈萍戴好耳机听着刚才的效果,竟然将另一个耳塞戴在翟靖耳中,“韵味十足,当导游可惜了你。”

翟靖目光已落在窗外,那一色的青葱蓊郁营造出天然的亲切与柔和,只有这样的景让他倍觉安宁。他羡慕那一片片一团团飘浮在海一样绿色之巅的云。无的地漂游,自由随性,终是人所不及。

弃车登艇,一众人等漂游在湖光山色中。只因小学课本中有日月潭美轮美奂的描述,所有登陆台湾的大陆游客必游此处。这处被神秘化的地方啊,在陈萍眼中也不过如此,连拍张照,她都不屑,看着被人群拥住的那块石头,陈萍选择了与翟靖远离。远看人们变换着角度拍照留念。陈萍讨厌本应属于自己的照片中有陌生人的身影。要说唯一给她留下印象是阿婆茶叶蛋。冠了盛名的寻常小吃地处这样特殊的位置,想不发财都难啊。邵族姑娘的歌舞,玄光寺的佛性,在你一转身间,仿佛从当下穿越至曾经。也许在游客稀少时,倒有些意境。人山人海中,山水似乎也远离了些。陈萍跟在翟靖黄姐身边,让人以为是三位领队呢,黄姐已在直呼陈萍的名字:“来一起留个影吧,我给你们拍。”

陈萍直摆手:“就这样跟你们走走就很好了,我要的就是这份感受。”她不敢看翟靖的眼睛,怕从中读出一丝拒绝来。

再上车时,陈萍要了翟靖的QQ号,至于车的目的地,对于她来说,无关紧要。

“这样经过日月潭,你不后悔啊,连张照片都没留下。”翟靖都为她感到惋惜,若都是如她这样地游走,花这份钱未免有些可惜。

“我知道我何而来,你还想让我说什么?”陈萍直视着他的眼睛,惹得翟靖愧意陡生。

陈萍抓起手机点开QQ,直接选中翟靖:“同意我的好友申请。”

随后便是她发来的信息:你是我整个行程中唯一的支靠,没有你,我不想围着这转,大陆上随便一处地方都比这好玩。

翟靖看看她:我与客人们都是你的依靠。台湾毕竟是宝岛,一生中总要行走一次。

陈萍:你告诉我,你现在到底有没有女友,说实话!

翟靖停顿了一瞬间:没有,保证实话。

陈萍:那好,我们先从普通朋友做起,你不反对吧。

翟靖:我都这个年纪了,并不认可自己的当下,还要准备换工作,又没有单独的婚房,也没车,更没自信,不想耽误某个女孩儿。所以一直这样生活下来。

陈萍:你说的那些,我都不在乎,你听好,我只在乎大活人。那些身外之物,可以凭两个人手去挣,挣多挣少,对得起自己内心就好。

翟靖:以你的条件,完全可以遇到好过我的,怕你最后白白费了时间。

陈萍:要遇到,早遇到了。除非眼看着你娶了别人,否则我不会再见别人,我说到做到。

翟靖:我真的配不上你,会让你失望的。

陈萍:不许再说!你就当是我同学吧,这样都自然些。

翟靖:好吧。

陈萍:你的歌,别忘了睡前录好发给我,要是再唱个别的更好啦。

翟靖:还惦记呢,只是偶尔一乐,网上搜原唱,多好。

陈萍:我只想听你唱,你不发给我,我就不睡。

翟靖:好吧好吧。

 

翟靖实在没想到参观阿里山茶庄时,在陈萍的带领下,几乎每位叔叔阿姨都有购买,让他对她开始刮目相看。那位爱说笑的阿姨也喜欢与她在一起逛,几次从她们身边经过,都可听到她们隐约的交流:你俩真是合适,他也喜欢你,我早看出来啦,将来别忘了请我们吃喜糖哦。翟靖便有意远离这形似母女的二人。

高雄。恒春。知本,花莲。

当车驶在曾经给翟靖带来阴影的苏花公路时,黄姐姐一路的介绍让客人们了无睡意。所有人的视线都投向窗外浩瀚的太平洋。唯有翟靖闭了眼睛,他希望快些经过这段路。陈萍拽拽他的衣袖:“你看外面,多美!”

“那就多看会,这段路就是行进中的景点。”他本想说条件反射之类的话,终觉不合适。

 

郑权一个人的假日,每天除了跑步就是在宿舍中看书,偶尔面对日历发会儿呆,计算着翟靖的归期。几乎每天都想给翟靖发信息,强忍着,倒要看看能坚持到几时。如此高开低落的假期啊,几乎每晚睡前都会面对手机在线的翟靖头像胡思乱想一回。

平静中,便开始了新的一年中的工作。当收到翟靖发来的信息时,已是初八深夜,郑权早已钻进了被窝:这么多天都不想我,被哪个帅哥勾走了魂儿?

郑权:天地良心,我正准备睡觉呢,每天睡前都对着手机里你的照片舔屏,一直为你守身如玉,发誓!

翟靖:明天回,可在你那呆到晚饭后。

郑权:直接go to bed,吃饭时间也省了才好(坏笑)。

翟靖:滚,要这样,就不去了,让你找别人去吧,不在乎。

郑权:真的?就怕你后悔。

翟靖:敢!你要是跟别人,割了你喂狗。

郑权:切,就怕你舍不得,你这是挑逗,又硬得不行了,你就是我的劫!

翟靖:驴!这趟行程中有个单身女孩一直缠着我,以前朋友给介绍的女友,我一直未答应。这次她主动报名跟我的团,这几天可不好受。

郑权:你太抢手,男人女人都喜欢,反正你已经是我的了,她白费劲,直接告诉他,你是有夫之夫,完事。

翟靖:我也这么想,可我已经承认没女友了。

郑权:告诉他,你有男友,这也是事实。

翟靖:(惊吓)我再想想,你睡吧(亲亲)。

郑权:等你回来,憋得不行了!

翟靖:憋死你!

 

翟靖几次拒绝陈萍要房间号的要求,他真的就差一点说出自己真实的所爱,终未鼓足勇气。也许这次行程中留下的所有与她的合影都会被她珍藏,而自己呢,其实仅是视那照片为再普通不过的与客人间的合影罢了。那个热心肠的阿姨啊,她说她儿子是公安局的,以后有事需要帮忙尽管开口。阿姨相当满意翟靖的领队工作,或许也仅是客套之辞而已。这最后一晚,他只想早点休息。台北豪景饭店奢华的客房里,翟靖品味着与郑权间的甜蜜,就要关电脑,却见何海昕的头像又在闪烁,这个精力旺盛的小子又要干嘛?

何海昕:靖哥哥,我的新店今天开业啦,你若有空可以光临捧场。随后又发来了地址。

翟靖微微一笑:祝贺你,奋斗中的年轻人,有空我会去的,现在在台北。

何海昕:我这样奋斗,是希望身边有你这样一个人相伴,你又不喜欢我,伤心

翟靖:我有男友了,你知道的。希望你与有缘人好好相处,你那么阳光,会有人喜欢的。他真想点破夏陆冰的存在。

何海昕:倒是有个人喜欢我,可是他有家庭,这次开店他借给了我五万块钱。

翟靖:真不错,他这么信任你,你更该珍惜。如果你也喜欢他,且不在乎他已婚,可以考虑长久相处啊。

何海昕:走一步算一步吧,等有机会,你与好友都来我店,免费给你们做按摩。

翟靖:若遇到你好友,不太合适。

何海昕:很正常啊,他知道我喜欢靖哥哥,我说过为了你可以不跟他联系。你不理我,我又没别的亲人。

翟靖:嗯,太晚了,我们休息吧。明天还要早起。

何海昕:好,么么哒。

翟靖:(微笑)再见。

 

台北直飞北京。

返津的大巴车上,陈萍有些落寞,毫无游玩后的愉悦感,而身边的翟靖似乎在用手机与同事交流着什么。如果他真的愿意接受自己,几天中肯定会有亲密动作,却没有。而他分明表明了无女友啊,到底怎么一回事嘛!

“以后你还会想起我吗?”陈萍忧伤地看看翟靖。

“肯定的,你让我行程多了收入,按理说应该请你。”翟靖收起手机。

“要有心请,定好日子,我肯定赴约。”陈萍怕失了他的音信,似乎只收获了他的QQ号,此次行程。

“刚才社里给了我信息,下个老年团,十五出发,又要在火车上过元宵节了。”翟靖叹了口气。

“今天才初九,还好几天呢,你要是在家请我,我也不在乎。”陈萍恨不得他现在就定好日子,巴巴地看着他没了下文。那一刻,感觉自己真真是太迫切了,脸颊微微一热。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