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们看海去

心如止水

 
 
 

日志

 
 

默默香之六十二:爱发誓的男人  

2017-07-09 19:42:25|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刚一进门,就被郑权拦腰抱住,直接撂倒在床上,连啃带咬,翟靖躲也躲不掉。一阵嬉戏后,才顾得除去外套:“你准备的什么饭,饿了。”

“先吃我!”郑权手已伸进他的衣服,粘腻中又双双倒下。

“好啦,身上太脏,你不嫌啊。”翟靖按住他扎手的脑袋。

“我只闻到了香。”郑权也在剔除自己的衣服……

从卧室到卫生间,郑权纠缠得翟靖精疲力竭:“又不是世界末日,歇歇吧,别闹了。”

“你在还账,除非你答应今晚住下。”被郑权逼在墙角的翟靖动弹不得。

“你明天休息吗?”翟靖只要稍有回应就会招致攻击。

“不休。”郑权太过迷恋他光滑的肌肤、红润的唇,还有他的耳根。

“对呀,晚上你得休息好,不然会影响白天的工作。”翟靖想分散开他的精神。

“做爱也是一种放松休息,你别不承认。”郑权怕眼前的时光稍有不慎就会流逝。

“弄饭吧,让我考虑考虑,好吗?”翟靖给了他一个深深的吻。

 

饭桌上。郑权犹豫中还是开了口:“其实我有件事一直瞒着你——”

翟靖呵呵一笑:“只要不是你要娶老婆了,都不叫事。”

“肯定不会,这一点你放心。”郑权看着他那清澈深邃的眼睛。

“说吧,感觉你要抛弃我似的。”翟靖一脸的无所谓。

“我有个女儿,大概四岁了吧,一直跟她妈妈生活,还有继父,估计还有个弟弟或妹妹。”郑权顿了顿。

翟靖瞪大了眼睛:“你是双性恋?她们在啊,找你了?”

“没有。他们一家在泰安。我跟女儿从来没见过面,当时女友怀孕后,本来都到谈婚论嫁的程度了,妈妈与女友合不来,最后我主动放弃结婚,想让女友做掉肚子里的孩子,女友已经流产过两次,医生警告最好生下这个孩子,否则面临将来再也不能生育的风险。女友就带着身孕嫁人了。那之后,我们再也没联系。后来听亲戚说生下的是个女孩儿,她们的日子过得不算太富余。”郑权没了刚才的轻松表情。

“你可真做得出来,让你女友打掉两个孩子,只图你一时痛快!”翟靖略嘲讽的口气。

“那时年轻,不懂,感觉已经做得相当有把握了,这不是重点——”郑权承认自己说不过他。

“你至少有个女儿在这世上,我们不用再去想着领养孩子,你不如想个法子资助你女儿生活学习,将来要是能来天津读书,最好,有你这个当爸爸的在,她妈妈也不用担心。”翟靖以为又要步与林熙阳相处的后尘,还好,但愿郑权没骗自己,尽量不让内心的不安表露于脸上。

郑权痴痴地看着翟靖,好一会儿:“你一点不在乎我曾经与女人相处过?”

翟靖点点头:“你也不是我的第一任男友,我的第一个男友,北京人,因为他结婚,我选择回天津,一个人浑浑噩噩的,就遇到了你。我相信张金津,也相信自强哥。”

郑权放下筷子,近前揽住翟靖:“心里暖暖的,遇上你,是我的福气。要是有一天我负了你,天打雷劈!”

“好好的,发哪门子誓!只要你不结婚,就不叫负我。就算背着我找了别人,别告诉我,只当我不知道,小心别染病就好。”翟靖抓着他的手,不想让他乱动。

“我有那么无聊吗?我们就差有结婚证了,我是你老公,你是我老婆,我们只能喜欢彼此。”郑权撩拨着翟靖的耳根。

“去你的,再胡说,我就走。”翟靖推开他的脸。

“那个追你的女孩呢,咋样了,这几天天天住宾馆,完全有可能发生点啥啊,她没半夜敲你房门吧?”郑权有意逗他。

“没敢告诉她我的房号,我不想耽误人家,守着你,已经让我吃不消了,我可没精力再应付她。”翟靖起身推他回到座位上。

“我哪让你吃不消了,我现在算个合格的丈夫了吧。”郑权哪还有心思吃饭,直到此时,翟靖都没决定是否留下过夜。

“她还等着我请她吃饭呢,我答应她了,这趟行程她带动整个团队花了不少钱购物。”翟靖不想顺着他的话题往下滑。

“完了,她对你贼心不死,你小心。她要是真勾引你成功,你告诉我,我好骟了自己,然后到五台山出家当和尚!”郑权没松开他的手。

翟靖呵呵一笑:“就怕你下不了手,留着吧,还有比我好的呢,遇到了,不得后悔死,你要真骟了自己。”

郑权站起身拥住翟靖:“没人比得了你,我的身体只认你,再也不会认别人,我发誓!”

翟靖知道这顿饭没法安心吃下去了:“以后就叫你爱发誓的男人。”

“知道我喜欢你哪吗?”二人额头相抵,“眉毛,眼睛,鼻子,嘴唇,脖子,还有这里。”郑权的手直抵要害。

“别逗了,我该走了,一会儿我妈又要打电话了。”翟靖箝住他的手。

“刚才还说考虑,现在就决定了?”郑权哪里舍得放开他,狠狠地吻着。

“从我出门头一天起,我妈就看着日历数日子,计算我哪天回来。只有陪朋友吃饭可以晚回家,哪敢轻易在外过夜,感觉自己就是个没长大的孩子。”喘息之际,翟靖说。

郑权抱起翟靖直奔卧室。

 

送起翟靖,郑权倒在床上回味着尚未散去的甜蜜。迷蒙中,手机响起,看似熟悉的号码,一时想不起是哪个。

你好?

一个男生的声音,似曾相识:郑权哥,真的是你吗?我是尹健啊,还以为你换了号呢。

郑权先是一怔。这个瘦高的男生已回家结婚生子了,咋又想起给他打电话:你好,结了婚就该好好过日子,我可不是好人。

尹健:我知道你恨我,所以两年没敢联系你。我已经离婚了,正在火车上,马上进站,你还在原来那个小区住吗?我想借宿一晚,可以吗?

郑权瞬间惊醒:啊,我靠,你咋离婚了!咋又到天津来啦?

尹健:在家里呆不下去,见面说吧,我不想住宾馆。

郑权皱皱眉:我还在这住,你来吧。

尹健在天津上学时是郑权的学弟,是位来自四川绵阳的男生。毕业后,在天津工作了四年,被父母逼迫回老家结婚工作,作为家中的独子,他无法违拗,痛别郑权,便断了联系。郑权伤心之余删了所有与他相关的信息。谁料想,这才两年,他就又魂一样地现身了。

郑权再无睡意,从车站打车到宿舍也就半小时车程,那么今后呢?若让翟靖撞见尹健,又该如何解释?但愿他只留宿一晚。郑权赶紧起身收拾另外一张床。离婚了,又来天津,不像住住就走的口气啊。这个尹健,当年也是个相当乖巧的男生,若是在翟靖面前,可就被比下去喽,估计翟靖的年龄感要远远小于尹健。既然已经错过了,即便仍是旧地重逢,怎奈早已物是人非。郑权暗自打定主意。

当敲门声响起时,已近午夜。郑权眼前的男人虽然风尘仆仆依然不失当年的眉目如画。那一瞬,让人感觉昨天才分开似的。

尹健脱了外套,挨个角落审视着这处曾经住了很久的地方,一转身搂住了朝思暮想的郑权:“还是你一个人住啊,你那些同事都搬走了?”

郑权拍拍他的肩:“坐下来说话在,邻居们都睡了,房子隔音不好。”

尹健嘿嘿一笑:“不是你那时忘乎所以的时候了。就这么搂一下,又没啥声音。”当年,只要郑权一上身,尹健就兴奋得不行,那声音简直要人命,几乎每次都用毛巾堵住他的嘴。

“我给你弄点吃的,你去洗个澡,太晚了,明天我还得上班。”郑权分开他的胳膊。

尹健盯着郑权:“你已经把我忘了,不会想到我会来。是不是?”

郑权勉强一笑:“我现在有男友,他今天吃了晚饭才走。”

尹健点点头,坐在床沿,分明嗅到了某种味道:“我信,你们做爱的痕迹还有呢。你身边有人,再正常不过,他帅吗?”

郑权点点头。

“他也是单身?”尹健逼视着郑权的眼睛。

“嗯。”

“他是天津人?”尹健已至郑权跟前。

“对。”

“我也单身了,我还有机会吗?”尹健目光咄咄。

郑权摇摇头。

“看来他够出色,能俘获郑权哥。既然是我先负的你,我当然没资格再次拥有你,谢谢你今晚的留宿。”尹健进了卫生间。花洒下,尹健冲洗着依然青春的身体。大学时一直敬仰的郑权哥,是在他毕业时借着酒劲向他透露的心声,然后便把自己完全给了他,那充满血腥的夜晚啊,已经永远植入尹健的脑海深处。让自己一生都不会忘记的男人啊,如今已有了别人。去时无奈,来又匆匆,而曾经早已不在。洗漱用品果然是两套样式一模一样的,那两个并排而立的杯子就那么肆意地张扬于尹健眼前。

就那么湿漉漉地站在厅中,郑权皱铍眉头:“穿件衣服,晚上暖气不太热。”抄起毛巾给他擦拭着,尹健只是僵硬地矗在那。郑权脱下自己的睡衣给他披上。还是那厚实的胸膛,徽黑的肌肤。尹健张开了双臂。

“我不求你的全部,哪怕就一晚,我也知足。你是我唯一经历过的男人,死也忘不掉。以为自己没了婚姻的羁绊就能与你重回过去,我太天真啦,你能原谅我吗?”瑟瑟发抖的尹健亲吻着郑权的脖颈。

“你没有错,谈不上原谅。好好的干嘛要离婚,你父母会生气的,他们同意你来天津?”郑权未忍心推开他。

“我只说来看看老师同学就回,不知道下一步怎么走。你要是结婚了,不在这住了,我就得住宾馆,花光身上的钱再说,来时是这么想的。”尹健依旧单薄的身板分明在召唤,郑权怎能不熟悉。

“早点休息,你就先住这,横竖今晚也没人来,白天你再琢磨下一步的规划。只要你跟父母说好,在天津重新找份合适的工作应该没问题。”郑权安慰着他。

“一直在想你。”尹健几乎是被郑权抱到另外一张床上。郑权真的不能再这样面对赤裸的尹健了,看来男人的心管不住自己的身体。

“我不想一个人睡,你睡哪,我就睡哪。”尹健搂着郑权的脖子就是不撒手。

郑权无奈地摇摇头:“我跟他已发了誓,找人作了证,不能背叛他。请理解我。”

“发誓?作证?难道你们都出柜了?”尹健不敢相信。

“不是,是好友给作证,互相忠诚,好比结婚。”郑权试着分开他的手,逃离尹健那已发热的身体,迅速关了灯,钻进被窝。街灯透过窗帘,可以隐约勾勒出室内的轮廓。郑权很快进入梦乡。尹健就那么睁着眼睛看着对面的床铺。床依旧,人依旧,而屋内的气氛已迥异,尤其是一进屋时给他留下深刻印象的洁净地板革。只要他一闭上眼睛,便有一双眼睛在盯着他。他睡不着,裸着的身子分明在渴望那已久违了的爱。他坐起身,赤脚定定地站在郑权床前。郑权的轻鼾惹得他来了气:心无旁骛啊,你就真的毫无感觉?没有你,我何必还要来天津?哪怕与你再拥有一晚,然后永远离开你的世界。他揿开郑权的被子,靠身而依。郑权醒了,尹健那充满欲望的身体已然缠在他身上,凭他如何推拒,他已磁吸往。郑权不忍推他到地上,只是紧紧护住要害,随他撕咬吧,这样的夜晚怎能入睡!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